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八十五章 人心最复杂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候三继续低声说着:“我一点都不怕他们,不就是狗男女,不就是软王八吗?可我不能不替别人着想。如果要让他们听去了我刚才的话,怕是他们又该把气撒到饭馆身上了。现在乡领导已经全都不来这个饭馆了,可是以前欠的好多债还没给呢。我看饭馆两口子都是好人,也拿我候三当人看,才经常不断的来照顾一下生意。”

    听候三这么一说,再结合候三前面的话,楚天齐知道候三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。尤其刚才在说到孔臻和黄副镇长的时候,候三还警惕的看了一下外面的情况,足见其细心。而且他还是为了饭馆两口子着想,这就很令楚天齐称道。楚天齐端起酒杯,郑重的说道:“兄弟,我敬你,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人。”

    候三咧嘴一笑:“楚哥,你这是夸我吗?我怎么听着像是反话呢?”说到这里,他脸色一整,“楚哥,我知道你现在说的话,是发自内心,又多认可了兄弟。其实我这人并不坏,当初向你干那事,也是客观条件逼的,正如评书里说的‘良心丧于困地’嘛。局里给协警的工资只有每月五十,还给协警定了任务,其实就是变相怂恿下面干跌皮讹诈的事。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怪局里、所里领导,谁让县里穷,拨不出经费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拍拍候三的肩膀,说道:“兄弟,不提那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提了,喝酒。”候三说着,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又是几杯酒下肚,候三满面通红,口齿不清起来,他给大刘打过电话后,就趴在桌上了。

    很快,大刘和另一人来到饭馆,和楚天齐一起把候三弄上了车。汽车一启动,候三又醒了,嚷嚷着要喝酒,众人都是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到了“兄弟”旅馆,候三似乎清醒了一些,大着舌头说道:“楚哥,天不亮……我们就得出……出发了,还得去订木……头。你想在这住……几天,就住几天,免费住。你哪天要走……走的话,直接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看候三说话时,连眼睛都睁不开,还歪在大刘身上,确实喝的太多了。楚天齐也就没有客气,让大刘二人赶快扶候三*去休息。

    候三三人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背着挎包,又从旅馆老板处,拿上摩托车钥匙和头盔,进了房间。他今天也喝了不老少,进屋后,插上门,脱掉外面衣裤,上床就睡了,几乎是挨枕头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半夜里,楚天齐醒了,嗓子干的厉害。于是,他起床找水喝,找了一圈,发现屋里只有一壸热水,没有凉水。只好倒了一杯热水,并不停的用另一个空杯,把水倒来倒去的调着。过了一会儿,终于能喝了,喝掉这杯水,又如法炮制的喝了第二杯水。然后把两杯都倒满水,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这么一折腾,根本就睡不着了,楚天齐看了一下时间,才凌晨两点多钟。准备拿过手机玩一会儿贪吃蛇游戏,发现手机也没电了,马上又给手机充上电。

    躺在床*上,楚天齐眼望房顶,想着过去一天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昨天,从早上出来,就状况不断。先是忘拿头盔,后来在路上只顾着飙歌,摩托车来了惊险的一幕空中飞车。所幸有头盔护着,自己又及时采取措施,最终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到了向阳镇以后,自己自以为是的找到了镇长孔臻,满以为以前关系还说的过去,尤其对方还曾经多次和自己套近乎,对方一定会热情配合、大力支持。可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*感”,对方就像是和自己从来没有过交集的陌生人一样。还不如陌生人呢,陌生人见面还会保持基本的礼貌,可自己获得的待遇,却是“热脸贴上了冷屁*股”。孔臻不但把自己一脚踢给了候三口中说的黄*米——黄副镇长,还用对待叫花子的口气,让自己中午“去食堂吃口饭吧”。

    到了黄副镇长那里,对方对自己的不客气,比孔臻又加了个“更”字。她不但说话比孔臻更尖刻,还不时的用语言对自己表达着轻视,对旅游局也表示蔑视,更用“给旅游景点”打电话一事,摆了自己一道。

    当时自己要不是为了工作,要不是为了调研旅游的事,又何必让孔臻和姓黄女人如此羞辱呢。现在想来,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去镇政府自取其辱,直接找景点负责人不是调研更顺利吗?

    当时从向阳镇出来的时候,楚天齐可以说是气冲牛斗。虽说黄副镇长对自己的态度更恶劣,但自己毕竟和对方以前没有任何交情,而且对方又是个女人,女人一般时候总是比男人尖刻的,他认为还能理解和勉强接受。让他不能接受的是孔臻的态度,以前对自己溜溜舔舔,现在又对自己横眉冷对,就是一个十足的势利小人。

    听候三讲过关于孔臻、黄副镇长和上面领导的关系后,楚天齐觉得能接受孔臻对自己的态度了。候三的话未必准确,肯定是道听途说,但无风不起浪,孔臻、黄副镇长应该和黄敬祖、柯兴旺都有关系。而这两位县领导又对自己没好感,甚至有可能是水火不相容的关系。主子是这样的态度,跟风接屁的奴才、下人有这样的态度,就不难理解了。

    昨天到双龙谷后,没想到那个周经理也给自己摆了一道,不但不承认接到镇里电话,连存个头盔都死活不同意。现在想来,应该是姓黄女人和姓周的达成了默契,或是在自己从向阳镇走后,姓黄女人又专门嘱咐过姓周的。

    从进入双龙谷后,楚天齐的心情才好了起来。先是独自游览了双龙谷景点,后又和*市来的王昊一家愉快同游。

    当和双龙谷董事长方圆见面后,对方的态度很是到位,而且谈起景区来也是头头是道,如数家珍。对方既介绍了景区的发展规划,向自己展示了景区的美好未来,也提到了他自己遇到的困难,以及诸多的无奈。虽然对方诉了好多苦,但楚天齐认为对方重视自己,重视自己的调研行动,也重视旅游局的工作安排。

    自己在和方圆的谈话中,也掌握了好多想要了解的信息,算是进行了一场真正的调研。按说,如果再有镇政府配合,提供一些掌握的信息,如果再能从游客那里得到一些信息反馈的话,那这个调研才更圆满。可是,向阳镇的支持是别想了,至于游客的反馈,也只能是碰茬遇事。不过,昨天从王昊一家人那里,还是获得了一些有用信息。

    在和双龙谷董事长方圆的接触中,楚天齐得到了应有的尊重。这其中,夏雪和县旅游局的面子是占主要,但也可以看出方圆是一个想要干出一番事业的人,是一个名符其实的企业家。

    让楚天齐没想到的是,会遇到候三。更没想到的是,候三对自己那么热情,还一直关注着自己的信息。而自己为对方做的一点事,也仅仅是在雷鹏面前没有告对方的状而已。最让他没想到的,那个一身痞气的协警候三不见了,出现了一个豪气仗义的商人候三。只从候三照顾饭馆生意,并替饭馆夫妻着想这一点看,候三也足以让自己敬佩。

    候三现在是比以前混的要好多了,有专车,有帮手。但楚天齐明白,对方肯定也经历了好多艰难困苦。他在一本记实上看过贩木头的情节,有时甚至都有生命之虞。虽然现在法制健全了,监督也要规范好多,但起早贪黑、打通关节,甚至应对车匪路霸,还是有很多凶险在其中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暗自感叹:世间最看不透的就是人心了,人心太复杂。

    孔臻为了他自己的前途着想,进而攀高枝,并没有错。可以说每个官场中人都在攀高枝,都在想着更进一步。只不过所用的方式不同,有的人靠政绩,有的人靠理念相同,有的人靠趋炎附势、溜须拍马。可你孔臻也不至于,非用其他人,甚至拿算做朋友的人做垫脚石吧。

    感叹是感叹,但楚天齐知道,像孔臻这样的人,太多了,刘大智不是比孔臻加了个“更”字吗?要怪也怪自己太理想化,甚至说太单纯了。

    孔臻、刘大智之流,因为和自己同处官场,有形的、无形的竞争和利益纠葛无处不在。有利益纠葛就不可避免的产生冲突,当然处理冲突的方式很多,可以求同存异,也可能“拔刀相向”,还可能此一时彼一时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,比如黄敬祖、温斌、魏龙、董梓萱等等,也都可以对应上相应的情形。像赵玉芬、老冯和现在的魏龙,之所以和自己相处的相安无事,关系还比较融洽,主要是因为他们现在在仕途上已经无所求,和自己没有诸如调级、升职、评优等冲突。如果真正到有利益出现的时候,说不准情形也会有变化,甚至意想不到的变化。

    尽管身处官场,有些矛盾不可避免,尽管未来的情形不可预测。但楚天齐还是坚决奉行与人为善的原则,要做到心中无愧,“送人玫瑰,手有余香”嘛。魏龙、候三现在和自己,之所以由对立走向关系融洽,不就是自己当时没有“赶尽杀绝”吗?董梓萱应该也属于这样的情况,只是不知道贺平替她传达的话,是不是她的真实想法,也不知道她现在变卦没有。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做不到的呀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思想进行了好一番梳理,在天蒙蒙亮的时候,楚天齐才又睡着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