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二十二章 齐心协力斗混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!识实务者为俊杰。皮总,其实我还是很欣赏你的,刚才我也是被气的够呛,说话可能稍微有点重。你放心,只要你跟着我走,就还是好兄弟,我这个人是不会亏待兄弟的。”张鹏飞看似大度的说,“人怕见面,树怕剥皮,你们也算认识一场。算了,就不用当面骂了,只要宣布永远做我的兄弟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皮丹阳对着张鹏飞,摇了摇头:“张总,可能有点误会,你理解错了。”说完,又把头扭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“楚主任,对不起。”皮丹阳继续着刚才对楚天齐说的话,“咱们已经认识三年多了,在和您接触的这几年,我知道您是一个一心为民的公仆,是一个清正廉洁的好官。我敬重您,也特别想和您交往,做朋友。在工作中,您对我支持和帮助很多。但在私交方面,您一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,掌控着一个合适的度。虽然咱们现在没有成为特别亲近的好友,和我的期望值有差距,但越是这样,我越是敬重您。

    所以,当知道您要出租办公楼的时候,我情愿多出几万元也想做成这个事情。我的想法很简单,这既是替您分忧,也是和您近距离接触的机会。可谁知,无形当中却成了被别人使唤的枪。至于后来招标的事,我那天和您说的话半真半假,一开始我确实不知道投标的事,但也不是开标前才知道,而是在开标前一周知道这个事情,也接受了参加开标的任务。

    我只到开标那天才出现在现场,等结果确定以后也才去见你,当时主要是两方面考虑。一是我认为中标的机率不大,没有说的必要。二是不准备给您添麻烦,不留下走后门嫌疑,所以,我就提前没见你,也没点破我和这个公司的关系。当然,如果要是没有这个招标的事,我可能永远不会跟你说起这个公司,因为这是有人专门要求的。当时,我只是以为人家是担心暴露背景,并没有多想。哎,这件事情发展到现在,我是有重大责任的。

    一开始我完全不知道是被利用,只到开标以后,您对我说的那些话,才让我对这件事情产生了怀疑。我便进行了求证,但没有得到准确答复,可是我对这事更加怀疑了,怀疑有人和你有过节,要对你不利。但我即使想破头,也没想到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。我刚才说的这些,并不是给我自己开脱,也不奢望得到您的谅解,我只是说出来,觉得自己心里舒坦了、敞亮了。正是由于我的糊涂,才给您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。所以,我要再向您说声对不起,并保证不会再这么糊涂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本来眯着的眼睛睁开了,脸上满是笑容。他旁边坐着的宁俊琦也是满脸喜色,偷偷冲着楚天齐俏皮的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和他们的喜形于色不同,张鹏飞脸上已经气成了猪肝色,并满布戾气,还有隐隐的杀气。他喉头动了两动,才说道:“姓皮的,你把我弄糊涂了,难道你要反水不成?”

    “张总,不是反水,而是不能再错下去了。”皮丹阳回答的挺坦然。

    张鹏飞眉毛挑了挑:“那你的股份和事业也不要了?”

    听得出对方浓浓的威胁味道,皮丹阳笑了笑,笑的有些无奈:“该是我的股份我当然要,事业也要做下去。”

    张鹏飞“嗤笑”了两声,说道:“我送一句话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*感。不要想的太美,而是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,去迎接那惨淡的境况,能想多惨就想多惨。”

    皮丹阳再次一笑:“我知道,你有很多门路可以打击我,收拾我。无论商界,无论政界,我都不是你的对手。在你的眼里,我可能就是一只蝼蚁,你想捻死就捻死。说实话,我很怕,怕了不是一天了,所以我很矛盾,迟迟不敢面对这一切。但今天我不得不这么做了,因为我的心还没有黑,还能分辨出好坏。而且我算是看出来了,无论我多么卖力,你都不会把我当人看,都会随时毫不犹豫的踢开我。于其那样,我何不早些回头?回头是岸。我和你相比,可能就是鸡蛋和石头,但是即使鸡蛋碎了,也要溅石头一身黄汤。张总,我也送你一句话,蝼蚁尚且偷生,何况人乎。”

    “好,说的好,真爷们。”声音是宁俊琦发出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竖起右手大拇指,冲着皮丹阳摇了几摇。皮丹阳双手抱拳回应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的做派,张鹏飞都看在眼里,但他现在已经没有精力理会那对男女,就把火力全对准了皮丹阳:“姓皮的,你可要想好了。真的要和我做对,不后悔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要和你做对,而是你不放过我们。不过,做正确的事,我不后悔。”皮丹阳回答的很坦然。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!这可是你自找的。”说着,皮丹阳拿出手机,在上面摁了一通,然后把手机放到耳朵上,“二毛、三淘气,马上组织五十人,赶到玉赤县,让那个姓皮的到重症监护室过七夕。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姓张的,我警告你,如果你动皮丹阳一指头,我就让你出不了玉赤县。”楚天齐“啪”的一掌,击在桌上,“我已经想明白了,我就是一个小科长。你可是有一个当市委书记的老爹,你又是家财万贯的大老板,和你拼一下,我也值了。再说了,我这是替哥们正当防卫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手机还在耳朵上,尽管手机里对方还在说着话,但张鹏飞已经被噎在那里。他在楚天齐身上看到了一股杀气,浓浓的杀气,好多年都没有遇到的杀气。

    宁俊琦厉声喝道:“张鹏飞,你不要犯糊涂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俊琦,你少说话。”楚天齐已经看出来,那个张鹏飞真是个混蛋,他不想让宁俊琦和对方结仇,以免遭到那个家伙的报复。就打断了宁俊琦的话,然后对着张鹏飞道:“张鹏飞,就冲你以前做的事,还有马上要做的事,你就是一个十足的混蛋加畜生。如果要是让人知道张书记有一个畜生儿子,那他的副部还能当的成吗?恐怕连市委书记也保不住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土老冒吓唬起老子来了。就凭你?”张鹏飞很是不屑,“你知道向哪反映吗?有人接你的茬吗?再说了,你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“证据?你看看这是什么?”宁俊琦及时插了话,然后从手包中拿出一支笔来,“你所有肮脏的话都在里边了。”

    “录音笔?”张鹏飞睁大了惊恐的眼睛,这种东西他知道,他就弄过这种玩意,现在国内很难弄到,他还是托别人从国外带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认为我也不知道向哪反映你的丑行吗?”宁俊琦质问着,然后话题一转,“当然了,如果你能与人为善,收起你那套流氓做法,我也可以放你一马。”

    他娘的,常年打雁,让小家雀把眼啄了。尽管不甘心,但张鹏已经看出来,现在自己是占不了任何便宜了。至于姓楚的和姓皮的,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,他真正忌惮的是姓宁这个女人。女人知道自己的家世,肯定还知道其它一些秘密,但自己除了知道对方的名字和职务外,对她的家庭无任何了解。而且她现在手里还有自己的录音,这是最为麻烦的。

    怎么办?识实务者为俊杰,三十六计走为上。想到这里,张鹏飞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这时耳边手机里传出了声音:“大哥,什么时候出发?你那边有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出发?出发你*娘个*。行动取消。”说着,张鹏飞结束了通话,迈腿要走。

    宁俊琦大声道:“皮总,该做生意还做生意,该是你的股份你就争取。如果有人胆敢难为你,你放心,有人替你出头。”她这话说的非常霸气,看似对皮丹阳说,其实是说给张鹏飞听的。

    张鹏飞听闻此言,驻足凝视了宁俊琦一会儿,又扫视了一下众人,从牙缝里蹦出三个字:“走着瞧。”然后大步奔向门口,猛的拉开屋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孟玉玲扶着沙发站了起来,抬起泪痕交错的脸颊,红肿的眼睛在众人身上扫过。然后低下头,发出“呜呜”的悲声,脚步踉跄着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玉玲,玉玲……”宁俊琦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俊琦,回来。”楚天齐低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宁俊琦停下脚步,疑惑的看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了口气:“追上又能如何呢?”他的声音里满是悲凉,还有浓浓的伤感和怜悯。

    “是呀,追上又如何呢?”宁俊琦呢喃了一句,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楚主任,我先走了。”皮丹阳说了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站起身,快步走到皮丹阳近前,伸出双手握住对方的手臂,真诚的说道:“谢谢你!哥们!”

    “楚主任,应该是我谢谢你!”说完,皮丹阳抽回手臂,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太可怜了。”宁俊琦感叹一声,泪水顺着脸颊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走过去,把她拥在怀中,仰起头看着顶棚方向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