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九十七章 真是高招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孔方最后是被宋玉香的司机送走的,开的是孔方的车,直接送他回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剩下的四人,分乘两辆车,进了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景区。当然,四人不是去旅游,而是有任务要完成。

    这次有宋玉香这个乡长在,黄牙男人没有再提门票的事。楚天齐坐的是夏雪的车,宋玉香上了欧阳玉娜的车,欧阳玉娜的车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一边开车,夏雪一边叹气:“哎,没想到闹了这么一出,我说不参与,你还拿话将我。”

    听出了夏雪话中的埋怨,楚天齐一笑:“夏局长,那是你自愿参加的,没有任何人强迫你。再说了,这也不算事呀。”

    “小楚,说话不能这么冷血吧?”夏雪不悦道,“人都晕倒了,还不知怎样呢,在你嘴里竟然不算事?”

    “这你也信,太小儿科了吧。”楚天齐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夏雪反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肯定地说:“装的呗,你没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夏雪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我也有怀疑,可那仅仅是怀疑,又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看,却是破绽百出。”楚天齐扳着手指头,说了起来,“第一,现在事情到了这种地步,他来这么一出,是最好的解决办法。尤其他一开始说的那段话,我相信在场的人都听明白了,就是警告我们不要乱来,否则大家都要遭殃。警告完,他就晕倒了,是不是值得怀疑?”

    “可这只是怀疑。”夏雪说道,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第二,他的症状也不对。突然晕倒,一般都是因为供血不足。但是病人应该脸色煞白,可孔方的脸却是红扑扑的,比我的脸色还健康呢。”楚天齐又给出了一条理由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不懂,也许他是因为别的毛病才晕倒呢,可能就没有你说的那个症状了。”说到这里,夏雪继续反问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也是最关键的一条。”楚天齐说到这里,话题一转:“孔方肯定是老三,对吧?他和那个卖票人什么关系,你明白不?”

    夏雪肯定的说:“孔方就是老三,这一点我深信不疑,无论从声音,还是他赶到的时机,以及说话的口气看,绝对没错。而且他和那个卖票人,应该是哥俩,亲*哥俩。我记得当时那个卖票人打电话时,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,‘老三,你怎么骂咱娘呢?咱可是一奶同胞’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得了。既然他们是亲*哥俩,弟弟摔倒了,昏迷不醒。哥哥能不扑到近前?尤其是今天这种情况,应该是冲着我们闹一通才对。可他没有这么做,更不可思异的是,我看到他还在笑呢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一笑,“这说明什么?说明孔方是装的,说明他那个哥哥提前知道,或是以前也干过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经你这么一说,确实是这么回事。”夏雪也笑了,“孔方这么一闹,省报记者不会走了,我们也不能拿那个录像说事了。真是高招,亏他想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欧阳玉娜的车停住了,她和宋玉香都下了车,并向夏雪他们招手。夏雪也把车停了下来,和楚天齐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宋玉香的司机开着车,孔方正闭着眼睛,斜靠在汽车后座上。车后座的另一边是乡党政办公室文员,文员是和宋玉香一同出差回来的,现在负责路上对孔方的照应。

    孔方虽然闭着眼睛,大脑却一直没闲着,一直在想着今天的事情。他刚才的确是装的,是危急情况下的一个无奈之举,但也是当时最好的办法。他相信,今天这么一闹,眼前的危机应该是解了。同时,他也更恨楚天齐,他认为正是因为楚天齐,自己才不得以来了这么一招耍赖招式。虽然解了围,但在那几人眼中,自己是丢人现眼了,希望不要传开就好。

    从知道楚天齐这个人的时候,孔方就对其不感冒,只不过对方有县委书记罩着,他也不能把姓楚的如何。

    孔方认为,姓楚的就是个投机分子,靠着有县委书记做后盾,平时狐假虎威。不但把乡里的常务副乡长温斌给欺负走了,还把组织部第一副部*长魏龙给搞下了台,就连他的直接上司黄敬祖也给搞的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其实孔方和这些人也并不都是交情深厚,但他自认他们都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干上来的,属于本地土生土长的实干派干部,一直辛辛苦苦二十多年,才熬到了现在这么一个职位。而赵中直却是从外地交流过来的,早晚得走。他认为正是赵中直的到来,才让类似楚天齐之流登上了玉赤县政治舞台,进一步压缩了本地实干派干部的进步空间。

    孔方认为,正是在赵中直的授意或默许下,楚天齐被赋予了一个个耀眼的光环,又是“优秀基层干部”,又是各种先进,甚至还弄了个“沃原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”。一时间,楚天齐成了玉赤政坛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,而且凡是和他对立的,全部都倒了霉。

    孔方认为,赵中直主政下的玉赤县政坛乱了。要不,他实在想不明白,为什么这些工作多年的老同志,好多人一下子成了反面教材,不就是因为跟姓楚的对着干吗?为什么一个黄嘴叉胎毛还没褪尽的毛头小子,刚两年多的时间,就由乡长助理升成了常务副乡长?要说靠成绩,鬼才相信,孔方反正是不信。既使有成绩,也应该是集体的,主要功劳应该是党委书记的,怎么轮也轮不到一个小乡长助理头上。可事实却是真的把功劳落到了这个家伙身上,只能说明是赵中直有授意,并且让人帮姓楚的造势,人为的造了好多成绩。

    在一开始,孔方并不屑于与楚天齐这样的官场新贵接触,他认为他们就是投机者,和自己这样的实干家不是一路人。为了这事,他和自己的叔伯兄弟孔臻还争吵过,他认为堂弟对姓楚的过于亲近,亲近的有失骨气。只到温斌被挤出青牛峪乡,只到魏龙突然倒台,尤其是县委副书记冯志国在常委会上公开道歉后,孔方的心灵才受到了震颤。

    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,孔方下了横心,自我安慰道:适者生存。然后开始和楚天齐接触,但他留了个心眼,没有一下子和对方过去亲近,而是采取了循序渐进的方法,这样不容易引起对方怀疑。但在他每次和对方不得不虚与委蛇的时候,其实内心里都在默念着:今天我对你的,以后要让你十倍还回来。

    自从和姓楚的接触后,孔方特意关注了一下对方的信息。果然,没过多久,工作了仅两年的毛头小子,一下子成了青牛峪乡的常务副乡长。也印证了孔方心中的一个推测,姓楚的挤走温斌的目的就是要鸠占鹊巢。今年刚上班没见天,姓楚的又占用了据称唯一的去省委党校的指标,当然最后指标是两个。按孔方的理解,哪怕就是十个指标,也不应该轮到姓楚的,但事实就是姓楚的。直到这时,孔方才认定自己的折节而交是对的,并心中默念:笑到最后才是英雄。

    当孔方得知赵中直要调走的消息时,内心无比欣喜,他预感姓楚的也是兔子尾巴——长不了了。果然,没出二十天,带着省委党校“优秀学员”光环的楚天齐,被发配到了县委办,孔方反正认为是发配。他觉得这就是报应,就是苍天有眼,同时他也更相信那句话: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。

    让孔方更没想到的是,没过几天又传来姓楚的消息,同为一个阵营的刘大智忽然给姓楚的穿小鞋。在高兴的同时,孔方很纳闷,甚至认为刘大智和自己一样也在隐忍蛰伏。但很快他给出了结论:不可能,姓刘的和自己不一样,姓刘的这叫反戈一击,在拿姓楚的做投名状,向新县委书记表忠心。

    在佩服刘大智阴狠的同时,孔方对这个赵中直的前秘书更是不屑:这分明是一个更阴险的投机者。他甚至在替赵中直叹息:你怎么尽弄一些投机分子呢?

    前几天,堂弟孔臻打来电话,说了楚天齐到他那里吃瘪的事。哥俩在庆祝的同时,孔方嫌堂弟做事太委婉,要是让他孔方做的话,连景点大门都不让姓楚的进,就是要赤*裸裸的打姓楚的脸,以消当年委屈求全之恨。

    这话刚没说完几天,孔方得到消息,姓楚的要来老幺峰乡调研。于是,他和一些心腹属下交待,只要看到姓楚的来乡里,就挡驾,就故意冷淡对方,甩脸子也可以。

    可因为一时疏忽,上周五刚消假回来的老梁没有得到消息,结果这个傻老梁,还以为遇到了县委来的大神,又是陪坐、陪*聊,甚至还想陪吃。更是接连给自己打电话,让自己回去见姓楚的。孔方既气老梁的迂腐,也想到了一个更解气的戏弄办法,于是他才对老梁说了“让他等着”。并在老梁的几次来电中,逐渐加重了申斥语气,以扩展戏弄姓楚小子的效果。

    就在孔方在“满天红”饭馆推杯换盏的时候,老梁再次打来电话,本来以为还是问自己什么时候回去,所以孔方一张口就是“让他等着”。等听到老梁说姓楚的“已经走了”时,孔方立刻有了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。老梁接下来又说了一句“他可能去抗战根据地旧址”了,让孔方一下子又兴奋起来,于是马上给自己的二哥打了电话,也就是那个卖票的黄牙男人。向他交待了怎么对付楚天齐的办法,最终目的就是不让姓楚的进去。

    一切似乎都设计的天衣无缝,可偏偏让两个死女人赶上了,更可恶的是竟然录了自己和二哥通话的音像。孔方知道,既使二哥再楞再傻也不至于主动配合对方,中间一定有什么岔口,方便的时候一定要问问。他就恨二哥不懂得配合,虽然明知道自己是装晕的,你也应该装装样呀。想到这里,他禁不住骂了一句“狗*娘养的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文员没听清孔方说什么,急忙问道:“孔书记,你哪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孔方这才意识到,差点出了马脚,于是赶忙摇了摇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