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零六章 天齐不容易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正想着事情,屋门被敲响,打断了楚天齐思绪。

    得到楚天齐允许后,王文祥、冯志堂、方宇走了进来。在王文祥带头下,三人径直奔茶几而去,抓起果盘里的水果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文祥边吃边说:“哎呀妈呀,真解渴,今天就是说话了,嗓子直冒烟。”

    方宇也说:“真是想不到,本来以为开始领钱了,人们能消停,结果吵混的厉害。后领的人总怕没他们的份,一个劲儿打听;先领完的也等着不走,想看热闹,好一顿喧闹。总算全领完,他们才一块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道:“不着急,慢慢吃,吃完再说。”

    三人终于停止“扫荡”,擦完手,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看着三人,楚天齐说:“三位,发完了?辛苦大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发完了,不辛苦。”王文祥抢先道,“只要能按时发,心里也就踏实了,干点话是应该的。再说了,也想干这发钱的话。”

    冯志堂抢过了话头:“主任,以后再发钱的时候,早一两天发就得了,别等到节骨眼上,弄的这么惊险,太吓人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苦笑着摇摇头:“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啊,还不是钱到不了吗。你们也知道,县里只拨了百分之二十,其余的让我们想办法。俗话说‘话好说,事难办’,我去几家银行跑了好多次,根本不行。人家说土地产权是县政府的,我们不能抵押,办公楼也只能抵押三、四层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如果真有抵押物的话,银行还未必有指标。即使有指标了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办完手续,估计月底前是指望不上。”说到这里,他叹口气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主任,那这钱是哪来的?卖东西,还是追回欠款了?”王文祥追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哪有东西可卖?就是卖了的话,钱也得让县里扣着。上回卖烂尾工程的钱,到现在还在县财政帐上趴着呢。”

    方宇道:“总不会是真的要回了欠款吧,好几年找不到人,这就找到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就是执行回的欠款,要不法院和警察怎么会参与呢?也是该着,要是再晚一点有消息的话,恐怕我就要签下丧权辱国的条约了。”感觉到说走了嘴,楚天齐赶忙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三人都在关注着要欠款的事,倒没人追问“丧权辱国”的由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着说:“要说还得感谢一个朋友……”楚天齐讲述了追回欠款的过程。当然,好多情节都省略了,候三的名字也没有出现,只用“朋友”代替。

    “哎呀妈呀,真是万幸,真是多亏了主任的朋友。”方宇感叹着。

    “说好的三天之内,执行款必定回来。可是到昨天下午的时候,也没有动静,刘院长的电话还打不通了,直到今天十点多,我才打通电话,知道刘院长马上可以回来。老王,就是你和那些人进门前的时候。”楚天齐语气也透着后怕,“说实话,只到刘院长下车,说出‘幸不辱命’四个字,只到两名法警提着钱箱下来的时候,我悬着的心才算掉回肚里。所以昨天你们问我的时候,我只能讲一句‘说出来就不灵了’,也许你们还以为我在故意拿捏着或是信不过大家,实际上我自己心里都没底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呢,我以为主任在考验我们大家,在故意玩高深呢。”王文祥接了话,“原来也是一直别着马腿呢。”

    冯志堂回呛了王文祥:“你以为你呢,动不动就拿别人一把?”

    众人都笑了起来,王文祥弄了一个大红脸。

    “主任,还是多亏你了。我发现自从你到开发区后,什么事都比较顺,尤其这几次事,更是在关键时候,你力挽了狂澜。”王文祥奉承着,“就是前几天财政局要钱的事,我到现在还迷糊着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真诚的说:“事情得以顺利解决,全有赖于大家的同心协力。有时遇到点儿困难,并不是坏事。就拿这件事为例,你们三位自不必说,就是普通员工也能自愿或是奉命而来,这就说明大家心里装着单位,关心着开发区的发展。我相信,开发区上下只要有这种心气,就没有完不成的任务,就一定能够达成目标。”

    三人连连点头,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楚天齐豪气的说:“我现在更相信那句话:‘不到最后一刻,绝不轻言放弃’。虽然我总是心里不踏实,但一直坚信会有奇迹出现,会有办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嘴上说的这么干脆,其实并不完全是实情。在这件事中,他一度失去信心,甚至都要去签“城下之盟”了。他这么说,只不过是为了给众人信心,也为了给人们一个印象:我楚天齐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。

    又讲了一些发补偿款的事,楚天齐嘱咐大家回家好好休息,也让他们把感谢和鼓励带给员工们。

    三人一同走出了主任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发区顺利发放征地补偿款一事,在短时间内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焦点。绝大多数人以为,有那么大的亏空,开发区要是能补齐的话,简直就是“天方夜谭”。人们知道,就凭开发区现状,要从银行贷款很难,而且时间也来不及。至于要回欠款更是玩笑,能要的话早就要回来了,还能撑到现在?

    可是让大家意想不到的是,“天方夜谭”成为了现实。而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人,正是那个经常突发奇想,而又屡屡成功的楚天齐。

    虽然人们听说是追回了欠款,听说是楚天齐的功劳,但好多人对于细节并不知情。越是这样,人们就越感兴趣,越会去猜测其中的缘由。既然是猜测,那就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好多人在赞赏楚天齐的同时,往往认为他已经提前收回欠款,然后故作高深玩惊险。否则哪能那么巧?

    和外界猜测的五花八门不同,开发区上上下下对主任全是崇拜,由衷的崇拜。当时大家之所以到单位加班,都是认为不能按时足额发放补偿款,认为老百姓有可能闹事,大家是来维持秩序的。没想到,却看了一场悬念迭生的反转大*片。当听到主任吩咐“十二点准时发放补偿款”时,大家既惊愕又欣喜不已,有的人更是激动的喊了一声“耶”。他们觉得当时主任帅极了,从骨子里透出的那种帅。

    押款车送来钱款的时候,他们可是亲眼所见,当时场景像极了电视上的某些画面,只不过性质不太一样。大家看到,法院院长、刑警队长亲自服务,押款车直接送款上门,这完全是主任的能力、人品和人缘所致。

    在开始发放补偿款的时候,单位员工们放了心,好多人聚在一起分析着、议论着。通过梳理主任到开发区后的几件大事、一系列变化,大家发现,只要是有主任在,任何事都不是事,任何危险、困难只不过是有惊无险。大家形成了共识:主任无所不能,跟着主任干肯定没错,开发区保留并升格的目标一定能够实现,官升半级完全不是梦。

    开发区众人暗下决心,一定要更加努力工作,为开发区美好未来贡献自己最大力量,一定给主任留下美好印象。

    一时间,楚天齐人气爆棚,开发区全体员工干劲倍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省城一幢豪华别墅内。

    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,男人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,叼着个大烟斗,他的面前站定了两名男子,正在听他训示。

    “听明白了吗,我们要用官场手段,不要用江湖方式。”男人眯着眼睛,“记住,不但不能让小姐知道,也不能告诉少爷。少爷心存妇人之仁,他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坏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老爷,我们现在就去办。”两人说完,转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屋门打开,两人刚迈步出去,一辆红色跑车停在他们面前。车门打开,一个女孩跳下车来,伸开双臂,挡住了他们的去路: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女孩,一米七以上的个头,柳眉弯弯,眸子明亮,睫毛长长。她鼻子挺拔,皮肤白*皙无瑕,双*唇就如玫瑰花花瓣一样娇艳,乌黑的长发披在肩头,绝对的大美女。只是此时,美女满脸怒色,眼角眉稍透着杀气。

    有女孩挡在面前,两人想要离开必须得经过争斗,可他们不敢对女孩动粗,只能左躲右闪,嘴里说着“小姐,请让开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叼大烟斗男人出现在门口,他对着女孩喝斥道:“娜娜,不得无理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干什么。”女孩上前一步,“我只要求你不要伤害他。”

    烟斗男人沉声道:“你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女孩凄惨一笑:“不要骗我了,你肯定安排他俩出手了。”说着,女孩手里突然多了一把小刀,“你要是不放过他,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娜娜,不要胡闹了。”烟斗男人并不买帐,并向两名男子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两人迟疑了一下,欺身向前,要夺女孩手中小刀。

    女孩早有防备,一闪身,把小刀按到了手腕上,厉声道:“不许过来,否则我就死。”说着,她右手一用力,刀片下已经渗出了血丝。

    烟斗男人一惊,大喊道:“娜娜,不要干傻事,我保证不动他。”快步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女孩警惕的看着对方,刀片继续按在手腕上。

    烟斗男人转向两名男子:“行动取消。”

    女孩手一松,刀片掉落地上。烟斗男人赶忙上前扶住女孩。

    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,女孩喃喃着道:“天齐不容易。我保证不和他联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女孩口中的“天齐”根本不知道发生的事情,根本不知道女孩为保护自己在割腕明志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