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五十五章 喝醉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对于一般人来说,到工商、税务这些职能部门办事,手续很麻烦,流程也很繁琐。有时一办就是两个来月,要是十多天办下来,也算快的了。但如果有关系,或是有权利的话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云翔宇和于涛两个副处级,在省城是很小的官,可以说什么都不是。但毕竟手里有些权利,再加上在工商局有熟人,手续也准备的齐全,到哪个窗口都是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楚天齐什么话都不用说,先是在准备好的几份资料上签字按手印。然后又跟着云、于二人,到几个窗口处签字确认。刚十一点的时候,所有程序全部履行完毕,股东变更一事结束了。从进了工商局大门算起,仅仅用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云翔宇和于涛还在服务大厅和熟人说话,宁俊琦在打电话,楚天齐一个人在车旁等着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,宁俊琦来到楚天齐身旁,轻声道:“我爸中午没回来,估计得晚上或是明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太好了。”楚天齐心情一松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不想见我爸?”宁俊琦眼眉马上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忙不迭的解释:“不是,不是,你误会了,误会了。想到要见叔叔,我太兴奋了,这是我早就盼望的事,只是又很紧张,一上午都紧张。他现在要晚点回来,我正好可以再缓解一下心情。你看,我现在手心还有汗呢。”说着,伸手抓*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宁俊琦脸上有了笑意,“为什么紧张呀?”

    “不像话啊,公众场合拉拉扯扯的。”云翔宇和于涛已经出了大厅,正指着二人紧握着的双手,说说笑笑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宁俊琦脸上一红,赶忙甩开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嘿嘿,入乡随俗。”楚天齐大言不惭,“到省城了,我这乡巴佬也得学的开放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心都有呀。”于涛点指着楚天齐,“那好,今晚上就带你去开放开放。宁书记,你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“我可管不着。”嘴上这么说着,宁俊琦却又补充了一句,“都被你们给带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哥们,看来你还挺能装,宁书记还以为你是好良民呢。”说笑着,于涛打开车门,坐到了驾驶位。

    云翔宇坐在了副驾驶位上,楚天齐和宁俊琦坐到了后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,正是车流高峰,再加上雾霾严重、能见度低,汽车行驶的很慢。路上走了足有一个小时,汽车才停下来,停在一栋建筑物前面。

    下了汽车,楚天齐抬头看去。雾蒙蒙的楼顶上,依稀现出“雁云大夏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走进大厅,于涛向服务人员报了手机号尾号,在服务人员的引领下,四人上了电梯。电梯在五楼停下,四人鱼贯而出。

    于涛的手机响了,他接通后说道:“我马上到。你们呢?……哦,好的。”,然后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于涛一回身,对着楚天齐道:“哥们,中午请你喝花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于处长都不怕,我怕什么。”楚天齐随口应着。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觉腰上一疼,楚天齐赶忙侧身去看,原来宁俊琦的小手已经在给他“用刑”了。他做了一个疼的疵牙的动作,而她只是笑咪*咪的看着他,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来到一个餐包门口,服务员停下来,推开屋门,用手示意:“到了,里边请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抬头看去,见门楣上嵌着“情义阁”三个字,觉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简单谦让一下,四人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宁俊琦直接去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云翔宇到门外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于涛让楚天齐点菜,楚天齐说了“随便”,于涛也就没有坚持,自己点了起来。

    坐在那里,楚天齐观察着房间的布置。他注意到,整个房间风格古仆,主色调是红、黑两色,休闲沙发、餐椅也是这个色调,屋顶上的灯具是宫灯的式样。

    餐桌旁共摆了八张椅子,主位对面的墙壁上是一幅画,画上是三位人物,三人正跪在地上,手持香烛,意欲下拜,三人身后是一片桃林。中间之人两耳*垂肩,手可及膝,面如冠玉;右边之人卧蚕眉,丹凤眼,赤面长髯;左边之人豹头环眼、燕颔虎须。

    看到这副《桃园三结义》,楚天齐想起来了,曾经在这里吃过饭。

    那还是前年正月的事,当时楚天齐到省里找姜教授,请教授帮着联系化验矿泉水水质。后来教授让他找云翔宇,云翔宇的媳妇在水质化验中心工作。当时云翔宇和于涛请楚天齐吃饭,就是定的这间屋子,怪不得觉得“情义阁”三个字那么眼熟呢。

    楚天齐还记得,吃到半路途中,云翔宇和于涛出去了,自己正在唱《这一拜》的时候,宁俊琦听声进了屋子。后来云、于二人回来,不多时欧阳玉娜也来了。

    “楚主任,想什么呢?是回忆起了以前的事,还是在想着一会儿喝花酒?”宁俊琦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从洗手间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醋味挺大呀。”于涛放下菜单,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正这时,屋门一开,一个女人走了起来,后面跟着云翔宇。

    女人直接奔向宁俊琦,搂住了她:“小师妹,你更漂亮了,看来是工作生活两顺心呀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,又取笑我。我看你才是风采依旧,浑身散发着成熟*女人味。”宁俊琦也调侃着对方。

    两人分开后,楚天齐站起来,和秦雪梅打招呼,秦雪梅自是要调侃对方几句。

    这时,门口忽然传来一阵“咯咯”的笑声:“我看是谁来了?说的这么神神秘秘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声音响起:“呀,原来是我梦中的‘男神’到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笑着,两个人张开双臂,直奔楚天齐而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看清了来人,正是省委党校同学肖婉婷和岳佳妮。一见二女这个架势,楚天齐不禁尴尬不已,躲开不是,不躲开也不是。

    眼看着二女到了近前,但没有抱住自己,而是从自己身边经过,去后面去了。他一回头,就见二女已经和宁俊琦抱在一起,三人说笑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幕,自是又引起了一阵大笑,笑的楚天齐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很快,四个凉菜上桌,热菜也上了两道。

    云翔宇举起了酒杯:“各位,这第一杯酒,欢迎宁书记,顺便也欢迎天齐,大家干杯。”

    众人大笑,干了第一杯酒。

    接着,于涛提了第二杯酒,秦雪梅提了第三杯酒。

    三杯酒过后,人们开始自由提杯,喝了起来。一开始还是以提酒为主,然后就是打圈敬酒,也穿*插着单独对饮。喝着喝着,就开始捉对“厮杀”,开始“混战”。

    进入“混战”阶段,楚天齐自然成了主要目标。一则他远来是客,二则这些人也正是因他而坐在一起,他就相当于把大家连在一起的纽带。

    今天顺利退出天宇速递,楚天齐心中一块石头落地,轻松了好多。未来的老丈人要很晚才回来,可能得明天再见面,他心中也就没有了负担。另外,无论是大学同学,还是党校同学,和自己关系都不错,给自己帮了好多忙。基于以上原因,楚天齐是来者不拒,每杯必见底。

    宁俊琦见他这么喝,有些担心,便悄悄提醒了两次。可这些人根本不管这些,还“警告”她“要不你替他喝”,一看这架势,宁俊琦只好闭了嘴。

    在喝酒的时候,人们自然还是要问到楚天齐的工作,尤其肖婉婷、岳佳妮、秦雪梅并不知楚天齐近一阶段的事。此情此景下,楚天齐自是不便说出“被有病”的事,只是含糊的说了现在的工作。

    听说楚天齐当了双料正科主任,而且开发区前景看好,大家更是有了喝酒的说辞,便一杯接一杯的向他敬酒祝贺。

    提到工作,楚天齐不由得还是想起了“被有病”,想起了柯兴旺频频出招,心情一下子变得有些糟糕,喝酒也由轻松变成了郁闷。本来就喝了不少,再一喝闷酒,真就成了“酒入愁肠愁更愁”,渐渐的酒劲上了头。一开始的时候,只是看人稍微有点模糊,渐渐的就变成了重影。

    喝到最后,三个男人都喝成了大舌头,勾肩搭背的,一会儿大声喧哗,一会儿又喃喃不知所云。肖婉婷和岳佳妮也喝的不少,一个劲的“咯咯”直笑。相对来说,宁俊琦和秦雪梅喝的要少,也都清醒着。

    “我去开几间房,让他们去楼上休息。”秦雪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姐,你照顾一下他们,我带他去休息。”宁俊琦的脸红扑扑的,“顺便把东西也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秦雪梅一笑:“你带他去?回家?带他见父母?”

    宁俊琦支吾道:“啊?他们都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春雪梅笑出了声,“那你不成引狼入室啦?”

    “师姐,你瞎说什么。”宁俊琦嗔道,然后看了一眼另外几人,“好好看着云处长吧,千万别一会儿走错房间。”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喝醉了,但心里却还明白,还是听到了二人的对话。他不禁心头一喜,心中满是期盼,期盼尽快见到那个假想了好多次的老丈人家,期盼了解那个家里的一些秘密,更期盼他们能把女儿托付给自己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