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百二十九章 失而复得很蹊跷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,楚天齐醒的晚了一些,起来后已经八点多了。他拿了一些物品,驾驶着自己的摩托,开始向家乡——柳林堡村进发。

    今天天气非常睛朗,碧空如洗,万里无云,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。一丝丝微风,不时吹抚着脸颊、胳膊,感觉很是舒服。路边农田里,玉米棒子挂上了长长的须子,谷穗也垂下了渐渐有些饱满的腰身。空气中到处弥漫的都是谷物的清香,和瓜果的香甜味道。

    一路上,随处可见外地牌照的汽车停在路边,这些车辆以*市的牌照最多。车上的人们纷纷钻出车厢,或拍照留念,或感受大城市里难得一见的田园风光。近两年,外地的好多人都会到玉赤县来玩,尤其周末要更多,今天就恰逢是星期六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空气中的微风几乎难以感受到,只剩下一小点儿的风丝,而且还是热乎乎的。尤其楚天齐还带着头盔,更是感觉到了闷热,可他又不能不戴。一是有上次“飞车”的前车之鉴,二是戴上头盔也好给父母交待,省得二老喋喋不休的埋怨。

    熟悉的场景展现在眼前,一车车的蔬菜,一伙伙的人群。不知不觉进了青牛峪乡地界,已经到了蔬菜市场外面。虽然现在已是上午十点多钟了,虽然已经进入一天当中的交易清淡时间段,但市场内出出进进的车辆依然不少,到处都是忙忙碌碌的人们。

    楚天齐停下摩托,右脚踩在地上,看着这些熟悉的场景。这个市场可以说是楚天齐一手建起来的,虽然这种说法有些武断。但不可否认,如果没有楚天齐的话,如果没有他做的那些工作的话,这个市场即使有,也肯定要晚上几年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这里是每到这个季节,自己来的最多的地方,投入精力最大的场所。这个场地留下了自己无数次的脚印,倾注了自己大量的汗水和心血。他感觉这里就像自己的孩子,虽然他没有孩子,但他可以找到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,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涌上心头,楚天齐不禁心生酸楚,感叹世事变化无常。本来想要下去走一走的冲动,彻底没有了。他手上轻轻加力给油,摩托车慢慢启动,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熟悉的景物再次出现在视线内,这些景物要更熟悉的多,尤其大门门头上的“青牛峪乡”几个字更是醒目。楚天齐不由得放慢车速,停了下来。这里曾是自己梦想启航的地方,这里的一砖一瓦,一草一木,都曾经陪伴了自己将近一千个日日夜夜。在这里有自己的爱情、友情,有自己曾经的事业,有自己高兴时的欢笑,有自己悲伤时的眼泪,还有曾经的欣喜与失落。无论是什么,现在回想起来都是甜蜜与酸楚交织,都是既熟悉又遥远。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一口气,收回目光,再次踏上了回家的行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中午十一点的时候,楚天齐终于到了柳林堡村。在驶向家门的一路上,多是村民憨厚、朴实的笑容和问候,也有小孩子们好奇又疑惑的眼神。

    到了家门口的时候,楚天齐熄了火,从摩托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听到声响的母亲从屋子里小跑了出来,嘴里喊着“狗儿”,脸上满是见到儿子的欣喜和慈爱,并埋怨他“不提前打个电话回来”。楚天齐忽然感到喉咙有东西睹在那里,把脸背向一边喊了一声“妈”,然后推着摩托进了自己的小院。

    提包被从摩托车架上解了下来,母亲已经要伸手接过去,楚天齐说了声“妈,我来”,但母亲还是接过了儿子另一只手上的头盔和挎包。楚天齐提着提包向屋里走去,一抬头,一个清瘦的身影站在门前台阶上,正是因为自己而差点没有醒来的父亲。他又急忙叫了一声“爸”,踏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由于楚天齐的突然到来,母亲又临时重新做了米饭,还加了一个热菜一个凉菜。本来没告诉自己要回来的消息,楚天齐是不想让父母担心自己在路上的安全,空自牵肠挂肚三个多小时。可自己这一突然“袭击”,既给父母带来了惊喜,也增加了母亲的工作量,她要让儿子吃的更合适一些。父母就是这样,无论什么时候,都是先想到儿女,然后才想到自己,好多时候根本就没有想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午饭吃的其乐融融,期间免不了父母的询问和叮嘱,就这样,吃完午饭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一点半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饭是在柳大年家吃的,柳大年对于这个村里出去的“县领导”一直很是关注,平时偶尔还会打个电话问候一下,顺便也要汇报村里的工作。今天听人说见到楚天齐回来了,晚上就摆了这桌欢迎“县领导”的接风宴。柳大年不光让柳三爷做陪,还让女儿柳文丽和那个同为教师的小伙子也上了桌,先是白酒后是啤酒的招呼着,直到晚上九点才散了场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到家里的时候,正好遇到了不时在门口张望的母亲,二人一同进了家门,母亲去了东屋,楚天齐到了西屋。

    来到西屋的时候,屋子里还亮着灯。听到响动的父亲只说了一句“回来啦”,没有再说多余的话,就继续背对着楚天齐的方向躺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父亲的声音似乎有些不一样,而且话也说的很少,但楚天齐没有多想,而是走到自己的提包那里,去找香烟了。在翻出香烟的时候,一个信封也被翻了出来,里面照片掉出来一张。在把这张照片放回去时,楚天齐发现照片少了一张,少的正是自己单独和提词照的那张,而且那张有关徐大壮介绍的报纸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回想了一下,自己确实都装在提包里了,那会到哪呢?楚天齐想起来了,今天母亲给自己整理了提包。不会用报纸包了什么东西吧?可那张照片到哪去了呢?楚天齐对这张照片特别重视,每当一拿上照片的时候,总有一些特殊的感觉在里面。可不能丢了,想到这里,楚天齐关掉电灯,去了东屋。

    母亲一听有照片丢了,很是纳闷,也很着急。经过一回忆,急忙起床,娘俩又到院外那个杂物堆去找了一遍,结果是一无所获。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结果,楚天齐有些后悔,后悔打扰了母亲休息,急忙表示可能是自己忘到单位了,没有拿回来。

    儿子的安慰没有打消母亲的担忧,便问道:“狗儿,除了照片外,还有什么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张报纸,可能一块忘到单位了吧。”楚天齐继续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报纸?是不是这么大一张。”母亲尤春梅边说,还边比划着。

    听母亲这么一说,楚天齐欣喜着道:“对,就是。妈,你见到报纸了?”

    “见到了,我把你包里东西拿出来的时候,看到报纸了。你爸也在旁边,他还拿过去看了看,又用报纸把装照片的信封给包上了。”母亲一边说着,一边和儿子进了院子,又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母亲说着,当先进了西屋。

    楚天齐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母亲尤春梅径直奔向了提包,拉开拉链翻了起来,刚翻了两下,就高兴的说:“狗儿,这不是报纸吗?”说着,母亲已经拿了一张报纸出来,同时自言自语道,“我记得是包着信封和照片呢,怎么现在单独放上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一看,可不正是那张报纸吗,只是报纸上褶皱多了好多。

    “狗儿,现在里面一共三张照片,短了哪张了?”母亲左手拿着信封,右手拿着照片,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张?”楚天齐很是纳闷,接了过去。再次一看,可不是三张吗?那就是一张不少,那为什么自己刚才就没看到呢?

    “狗儿,到底是短了哪张照片了?”母亲忧心忡忡的问。

    “妈,一张不少,刚才可能是我喝多了,没有数清楚。”楚天齐回答。

    “真的?你好好看看。一会儿妈再想想,明天再给你找。”母亲以为儿子是在安慰自己,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少,刚才我就说的这张。”说着,楚天齐拿出自己单独和题词照的那张。

    “没少就好。”母亲脸上紧绷的神情松了下来,然后又埋怨道,“可要少喝酒,又伤身体又误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妈,你去睡吧。又让你起了一趟。”楚天齐很是过意不去,催促着母亲。

    母亲慈爱的看着儿子:“找到就好,妈就放心了,你也早点睡吧。”说完,母亲走出了西屋。

    刚才明明只有两张照片,现在怎么又成三张了?就连那张报纸也神奇的出现在提包里。据母亲说,当时可是亲眼所见父亲用它包的照片,怎么现在报纸又单独出现了?对了,刚才自己出去时,是把电灯关掉的,怎么现在也打开了?难道有什么灵异事件?否则照片和报纸怎么会先是丢失,而后又失而复得的很蹊跷呢?

    想到“灵异”两字,楚天齐不由得回转身形,向四周看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