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一十五章 一箭三雕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下午一下班,姚志成没有像往常那样加班,而是直接走出屋子,骑上摩托车,赶回了家中。

    把摩托车停好,姚志成拿出钥匙正准备开门,院门却从里面开了,一个满脸抹粉的女人出现在门口,这个女人是姚志成老婆黄优雅。名字叫的挺有水平,可性格确实不敢恭维,用“河东狮吼”或是“母夜叉”形容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看到丈夫回来了,今天的黄优雅难得优雅了一回,笑吟吟的说:“志成,今天下班这么按时,是不是知道我回来啦?你肯定想我想的厉害了吧。”说着,向前靠来。

    姚志成没有接她这个茬,返身去推自己的摩托。

    对于丈夫的不解风情,黄优雅没有生气,而是走出院子,去帮着推摩托。一边在后边使劲,一边嘟喃着:“还假装正经?看你一会儿着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把摩托车放到院子里,姚志成没有搭理去关院门的妻子,而是径直走进家中卧室,把手中挎包扔到一边,“扑通”一声躺倒在床*上。

    黄优雅进到家中,一看丈夫竟然在床*上躺着,不禁心花怒放,小跑着扑到床*上,搂住了姚志成。嘴里还说着:“现在受不了了吧,那我就好好慰劳慰劳你。”她嘴上虽这么说,其实是她想让他“慰劳”了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话,黄优雅的手却没闲着,一边扒着姚志成衣服。很快,他就只剩下最后的一块遮羞布。她正要继续行动,却忽然意识到他今天一点也没有配合的举动,便住手疑问道:“志成,怎么啦?你不是躺在这儿等着我吗?现在还装什么呢?”

    姚志成没有说话,就那样望着顶棚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老姚,你到底怎么啦?”黄优雅看了一眼姚志成身体,忽然大怒道,“好啊,你是不是趁老娘不在,出去鬼混了,你看你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混个屁,老子哪有那心情?”姚志成忽然猛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完姚志成的话,黄优雅先是一楞,随即满脸怒容,也坐了起来。过了一小会儿,才压着火气道:“志成,你这是怎么啦?平时你对我可是很温柔的。对不对呀,姚主任?”

    姚志成把头转向妻子,大声道:“狗屁主任,我已经不在办公室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在办公室?高升啦?”问完觉得不对,黄优雅又质问道,“被踢开啦?踢到哪了?什么职务?”

    姚志成吐出了五个字:“建设股股长。”

    “建设股股长?还行啊。”黄优雅一惊一乍的说,“不对,你这是被冷落了。为什么?谁整的你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一天就知道‘为什么’,你还懂得什么?”姚志成回呛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自己被人整了,回来跟老娘撒什么气?”黄优雅在姚志成身上拍了一巴掌,然后跳下地,手指着姚志成,“你说,是不是姓楚的整的你?”

    姚志成没有说话,而是把头扭向一边。

    “哦,果然让我猜对了。”黄优雅恍然大悟状,“我美丽姐都说他不是个好东西,你还偏偏给他打掩护,说什么宅心仁厚,现在好了,拍马屁拍马腿上了吧。”

    姚志成怒声道:“少他*妈给我说‘黄美丽’三个字,要不是听她瞎咧咧,老子还不至于混到这个地步呢。这一切都是被她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骂谁?姚志成,我看你是活腻歪了。”黄优雅说着,在姚志成身上挠了几下,“自己被人给骟了,还赖美丽姐,你他*妈的算不算男人?你倒是说说,我姐怎么害你了?”

    姚志成挑了挑眉毛:“好啊,说就说。你成天就听那个背兴娘们咧咧,非说不能一棵树吊死,非说要多条腿走路,硬是怂恿我去找什么狗屁刘主任。这倒好,不但被刘大智奚落一番,还让楚主任看到了。现在好了,哪头都不讨好,你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说什么?他看见你去找刘大智了?这怎么可能?”黄优雅质疑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人家知道我哪天几点去的,还知道戴着头盔,连那件专门换的T恤衫都说了出来,你说这能有假?”姚志成接连*发问,“你不说,我也不说,刘大智应该也不会说,人家不是看到了,又会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会被发现呢?”黄优雅嘀咕着,“肯定他在跟踪你,要不哪能那么巧?对了,一定是他对你不信任,安排了眼线对你盯梢。”说到这里,她的声音大了起来,“妈的,果然不是好东西,竟然采用这么下作的做法。不行,我找他去。他要不给老娘个说法,老娘就不让他了。”说着,向外冲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姚志成怒吼,“人家这是网开一面,否则我能混上这个股长?再说了,开发区一旦升格的话,‘股’会变成‘局’,我就能成为局长,人家这是照顾我呢?”

    “照顾?亏你说的出,那还指不定驴年马月的事呢,反正现在股长不如那个办公室主任。再说了,办公室主任也会升的,说不准就成了班子成员了。”停下脚步,黄优雅追问,“什么人占了你的位置?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要文武,原来的青牛峪乡办公室主任。”说完这句话,姚志成再次倒在床*上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要文武,青牛峪……”黄优雅喃喃着,然后忽然大吼,“好啊,怪不得呢,怪不得把你踢开,原来是给他的老同事让位呢。姓要的现在又是他老婆的人,他*妈的,不会是他俩共用一个女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放什么狗屁?”姚志成怒斥道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男人?玩蛋玩艺儿。”黄优雅没有像往常那样纠缠,骂过一声后,向外跑去。

    姚志成没有理睬对方,就那样躺着。过了一会儿,才意识到什么,忙坐起身来,向外看去。可院里空空如也,哪有那个败家娘们?他只好叹口气,拿过衣服穿了起来。一边穿衣服,姚志成一边想着过往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刚来的时候,姚志成虽然没有直接和对方做对,但基本一直秉承王文祥的意思,算是王文祥的帮凶。后来随着楚天齐渐渐坐稳位置,姚志成对楚天齐的态度也慢慢的热乎起来。尤其是自从楚天齐抓*住姚志成把柄那时起,姚志成已经不敢对楚天齐阳奉阴违了。

    到后来,因为同学老梁的平安落地,王文祥对姚志成的威胁已经不存在。姚志成不必要听王文祥摆布,和楚天齐的关系一下子热络下来,他也由称呼对方“楚主任”,变成了直呼“主任”。对于王文祥的幡然醒悟,楚天齐也伸出橄榄枝,接受了对方的投诚。

    但是,没过几天,姚志成的态度有了微妙变化,他开始对楚天齐由很热络变成了纯粹的尊敬。不知是楚天齐没有发现,还是并没在意,反正对姚志成的态度还是不错,经常称呼其“老姚”,以示亲近。

    不曾想,就因为自己一时糊涂,听信了败家娘们的话,听信了她那个丑堂姐黄美丽的话,才招致今日的下场。

    姚志成现在反而轻松了好多,就好像是犯人等到了判决一样,而且这个判决还绝对是法外开恩。就冲自己做的这些事,换做任何一个人,绝对不会轻饶自己的,只有楚主任给了自己天大的恩泽。要是把楚主任换做王文祥的话,那自己绝对没有好日子,别说是还做股级干部,恐怕开发区已经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了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,姚志成深深后悔,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,为楚主任的宅心仁厚而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姚志成后悔当初的时候,楚天齐一行却在饭馆里喝的正起劲。

    本来,楚天齐不准备晚上聚一聚,他知道自己现在是焦点,不能太招摇。只是转念一想,不能只考虑自己的感受,要文武可是来投奔自己的,自己怎么也得表示一下热情。

    如果召集开发区人员聚会,有些不合适,一是因为有姚志成在,大家都别扭。二是要文武刚到,和大家不熟,要文武也别扭。单位欢迎聚会可以过渡一段时间进行,现在可以搞一下私人朋友聚会。

    于是,楚天齐叫上了要文武、杨大庆,又喊来了雷鹏、二狗子。晚上一下班,就到了赵钢家的小饭馆,结果赵钢也正好在家,就六个人坐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比较熟惯,所以人们喝的很畅快,聊得也很开心。

    雷鹏又举起了酒杯:“老要,欢迎你啊,欢迎你由乡下进城,感谢你来给我哥们帮忙。你是我哥们的朋友,也就是我雷鹏的朋友,以后有什么事,就言语一声。来,咱俩走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雷队长,能在楚主任身边工作是我的荣幸,我一定尽职尽责,请你放心,请主任放心。如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,老要我一定不客气。你是主任好哥们,跟你客气的话,那我就是太见外了。”说着,要文武的酒杯和对方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哈哈,要主任现在就进入角色了,张口闭口‘楚主任’的。不知道还以为多大官呢,其实就是一个小科级嘛!”笑着,雷鹏举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要文武也喝干了杯中酒,杯口朝外展示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众人都被雷鹏的话逗乐了。

    尤其楚天齐笑的更开心,因为他解决了一个酝酿很久的事情。而且还达到了一箭三雕的效果:首先成功调来要文武,自己有了帮手,对于要文武也是一个交待;其次成功占了办公室主任位置,如果不是机缘巧合,暂时还没有理由挪走姚志成;最后,虽然姚志成由办公室调到建设股,看似被冷落了,但姚志成还得感谢自己,感谢自己网开一面,感谢自己只是略施了一点儿惩戒。

    想着一箭三雕的效果,楚天齐好不得意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