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六十章 前车之鉴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忙问:“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我承认,她爸爸对她确实很好,但当亲情和利益相遇的时候,亲情也必须要让路。”说到这里,欧阳玉娜伤感起来,“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,就是前车之鉴。我爸爸一直对我不错,可我要选择自己幸福的时候,他却出手了,粗暴的安排着我的生活,要我嫁给一个官二代。再比如,玉赤县的夏雪副县长,也是利益交换的牺牲品。夏雪父亲为了升任正厅,让女儿嫁给了官二代,他的愿望达成了,而夏雪却成天守着活寡。

    以前我非常单纯,总认为自己在父亲心中的份量很重。可现在我明白了,对于政客和资本家来说,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。所不同的,只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之分而已,有时又是多种利益交织着。你看吧,夏雪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,我的今天也将是俊琦的明天。这就是我们的悲哀,也是时代的悲哀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让楚天齐背脊顿生凉意,一时不知如何答复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忽然问道:“对了,你下午不是去她家了吗?怎么又出来啦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和他爸爸见过了,自然就要出来啦,难不成我还住在他家?”楚天齐编了一个自认为合理的理由,以掩盖自己逃跑的事实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接连*发问:“见过啦?你不会是蒙我吧,她爸爸叫什么名字,做什么工作?你在哪见的,他是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“当然见过啦。”刚才一言既出,楚天齐现在只得继续往下编了,“她爸爸是**沃原市委书记李卫民,我们是在他家见的,他没有立刻给出意见,但对我的评价很高。”

    见面的事是楚天齐编造的,是为了圆上前面撒的谎。但关于宁俊琦爸爸的信息,他是根据她家里的照片分析的,应该不会有误,虽然说的这么笃定,但他的心里却很虚。

    “看来还真做过一些功课,全省知道他们父女关系的人很少,就连省里的一些领导也未必知道,算是蒙对了。”说着,欧阳玉娜一笑,“那你们是什么时候见的面?”

    看来宁俊琦确实是李卫民的女儿,楚天齐不禁心中一松,随口道:“当然是下午见的面了,大概四、五点的时候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,没有记错?”欧阳玉娜再次追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眼珠一转,想了想说道:“当然。哪还有假?”从吃完午饭到现在,也只能说那个时间段了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突然笑了起来:“咯咯咯,你怎么没说晚上八点呢?”

    “大记者,说什么胡话,现在不才七点吗?总不能本末倒置吧?”楚天齐回击了对方的调侃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没有马上接话,而是盯着对方看了起来。楚天齐被看得直发毛,不禁心虚不已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自得的说,“楚主任,几日不见,你这撒谎的本事可是见长了。只可惜,你遇到了本姑娘,谎言还是穿帮了。你可知道,今天下午四点开始,李书记一直在省里参加招商活动,当时我就在现场采访。将近六点的时候,我才从现场出来,直接就到了这儿。我走的时候,李书记还在现场,我还和他打了招呼,他现在应该在参加晚宴吧。我就奇怪了,你怎么就见到他了,而且还是在他家里。难道是他分身有术,还是我遇到了灵异事件?

    其实,刚才见到你的时候,我就有怀疑,怀疑一个帅小伙怎么会变的那么狼狈。再结合你这一连串的谎言,我知道你们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,应该不是什么愉快的事。否则,你现在应该在她的家里,正在和她商量与李书记见面的事,也或者已经在接受李书记的盘查了。万一李书记见准女婿心切,提前回家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但是,你现在没在应待的地方,她也不在你身边,而且你还是这么一副尊容。那就只有一个解释,期间出了突发*情况,有了变故。至于是你耍流氓未遂,还是被情敌报复,我就不去深究了。”

    得,撒个谎还被戳穿老底,而且还让对方讥讽一番,楚天齐还能说什么?只得尴尬的干笑两声,转移了话题:“玉娜,你家里一直反对咱们见面,听说还有人专门监督。为了不给你增添麻烦,我看我还是赶快走开吧。”

    欧阳玉娜摆摆手:“不要顾左右而言其它。你放心,我又不是地下党,家里还不至于派特务盯梢。再说了,咱们见面,有麻烦的不是我,而是你,这才是我一直没有和你见面的原因,甚至连电话都不敢打。今天既然偶遇,那就是缘分,为了这难得一见的缘分,我也应该告诉你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我今天没有遇到你,如果你也不是这样一个境况,我是永远不会和你说出我的处境的。我之所以要说,就是要提醒你,她很快就会成为第二个我。因为她心里有你,因为她不想因她而伤害你,所以她只能和你断绝联系。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当然明白了,欧阳玉娜的意思就是说,她受到家里警告,如果联系自己,她的家庭就会对自己不利。所以,她只能和自己断绝联系。同时,她还指出,宁俊琦马上也会面临这样的困境。

    “我坚信李书记不会同意的,这不是吓唬你,我还没那么狭隘。我只是通过自己的经历,给你们善意的提个醒,你们好自为之吧。”欧阳玉娜眼中泪光闪闪,轻轻摆摆手,“好啦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走啦。”楚天齐迈动了脚步。在到门口的时候,他又返回头,说了句“保重”。然后拖着沉重的双*腿,一步步的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俊琦父女俩吃的是方便面,除此之外家中确实没有可食用之物。平时两人好长时间不回家,这还是上次宁俊琦回家买来剩下的。

    吃完后,李卫民继续在客厅里看新闻,宁俊琦去厨房处理餐饮杂物了。

    偷偷看了看客厅方向,宁俊琦掩上了厨房屋门,再次拨打了那个号码。不多时,那个冷冰冰的女声再次传来,宁俊琦没有听完,就挂断了。她意识到,那个家伙不会来了,否则不应该是这么一个状态。尽管她对他恨的牙根痒,却不便发作,也不能发作,她现在当务之急,是如何给爸爸一个合理解释。爸爸工作那么忙,但还是专程赶回家,结果却被那个家伙放了鸽子,她确实没法交待。

    刚才宁俊琦编出的理由是“他去给朋友帮忙了”,尽管爸爸什么都没说,但宁俊琦却知道,爸爸肯定不满。帮忙总有个完吧,接下来又该怎么编呢?宁俊琦一时急的抓耳挠腮、无所适从。其实厨房早就没什么活了,她是躲在里边想辙呢。

    “琦琦,弄完了吗?出来一下。”爸爸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坏了,爸爸肯定要问了。尽管心里发虚,但宁俊琦还是答应一声,从厨房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卫民的脸上挂着淡淡笑容,慈爱的看着迎面走来的女儿,待女儿走近了,他才说:“我昨天梦到你小时候了,梦到你戴着长命锁,骑在爸爸身上玩耍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一楞:爸爸怎么说起这个了?

    “哎,时间过的真快,转眼女儿都二十七了。”李卫民叹了口气,“琦琦,拿长命锁来,让爸爸看看,等你嫁出去后,爸爸想看也不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鼻子无来由一酸,宁俊琦强作笑颜:“爸爸,你说什么呢。”说着,她转身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趁着女儿上楼的间隙,李卫民在沙发垫下抓了一下,一个东西到了手中。他迅速看了一眼,放到身旁的公文包里。

    不多时,宁俊琦从楼上下来了,手里拿着一条银色的长命锁。她笑吟*吟的走到李卫民身旁,坐了下来,把长命锁放到了爸爸的手里。

    李卫民接过长命锁,端祥了一番,放到茶几上,说道:“眼睛花了,待会拿回卧室再好好看看。”

    爸爸这是怎么啦?转念一想,宁俊琦不禁心中一喜:难道他知道了,准备嫁女儿呢?

    “琦琦,家里怎么这么大的酒味呀?”李卫民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中午喝酒了。”说着,宁俊琦张开嘴,向爸爸吹了口气,“你闻闻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李卫民扭头看着女儿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“那这也烟难道也是你抽的?”

    “烟?”顺着爸爸眼神的方向,宁俊琦低头望去,才发现茶几底下地面上,有一支烟卷。她暗暗懊恼,恼自己粗心大意,更恼那个醉鬼惹事生非。她脸色一红,低下头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“他来过了,对不对?”盯着女儿,李卫民轻声道。

    爸爸声音很柔、很温和,但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嗯”,宁俊琦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说说他的情况吧?”李卫民的声音还是不急不缓,还是那样温和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宁俊琦看着爸爸,说道:“你见过他,他叫楚天齐……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?”李卫民的声音高了很多,“我知道他,说说他的家庭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心中一凛,但还是如实说了起来:“他的父亲叫楚玉良,是一名赤脚医生,脚上有残疾……”

    宁俊琦一边说,一边注意着爸爸的表情。只见爸爸腮帮处起伏不定,显见在不时咬牙,脸上神色也严肃异常。她不禁心中顿生不妙之感。

    听宁俊琦说完,李卫民说了句“让我想想”,拿起文件袋和那条长命锁,站起身,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宁俊琦发现,爸爸脚步沉重了好多,她的心也不禁沉重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