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零八章 鹏阳幕后老板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有一个亲戚来了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楚礼娟的男人、楚天齐的姐夫刘栓柱。

    自从除夕那天回来,刘栓柱就开起了小卖店,经营着一些日常用品和副食品,还弄了一个修鞋配钥匙的小摊。小卖店由楚礼娟打理,刘栓柱走街串巷修鞋配钥匙,再种着几亩地,小日子过的很红火。楚天齐听父母说,刘栓柱对姐姐挺好,他也就对这个姐夫有了更多好感。

    楚天齐递过一支烟,说道:“姐夫,你怎么有空来了,家里不忙啦?”

    可能是觉得自己有短处,刘栓柱有些不大自然,伸手接过烟卷,胆胆怵怵的说:“还,还可以,我是来进点货,顺便给你送点东西来。”说着,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塑袋,“这是你姐做的鞋垫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来,打开塑料袋一看,里面有好几副鞋垫,便翻了翻。然后笑着说:“这两副大小合适,另外这两副太小了,我怎么垫呀?”

    刘栓柱笑了笑:“这是给宁书记的,你姐让你给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哦,行,我代她谢谢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家人,不客气。”嘴上说着不客气,刘栓柱却一直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看着刘栓柱不自然的样子,楚天齐用手一指椅子:“姐夫坐。”说着,用打火机给刘栓柱点着了烟。

    刘栓柱拘谨的坐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虽然是姐夫和小舅子,但以前楚天齐在省里上学、市里上班,回家的时候要少,两人见面也就少。这几年在乡里上班,离家近了,可是刘栓柱又常年不回家,两人更是见不上面。刘栓柱不顾家,一直在外面瞎蹿,害得楚礼娟一个人在家受累,楚家全家人都对刘栓柱不满。刘栓柱自己心里也清楚,知道丈人家的人对自己有意见,所以现在即使回来了,平时见面也话少,总感觉矮人一大截。

    坐在那里,刘栓柱只管抽烟,楚天齐问一句,他就答一句,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楚天齐问道:“姐夫,你不是平时挺能说的,怎么现在没话了?”

    刘栓柱回答:“我就是瞎说,也说不到点上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是自家人,想怎么说就怎么说,我也想听你说说外面的事。”楚天齐尽量平和的说,以打消刘栓柱的顾虑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说的,这几年就是胡乱混了。”话说半截,刘栓柱停了下来,目光停留在桌上的那份投标书上。

    看到刘栓柱的神情,楚天齐笑着问:“姐夫,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这个公司挺熟悉。”说着,刘栓柱一指投标书。

    “是吗?你认识?”楚天齐很好奇,“那你看看,是不是你说的哪家?”

    刘栓柱拿起投标书翻了起来,翻到营业执照扫描件那页停了一下,嘴里念叨着“张霞,张霞”。他又翻到了身份证复印件那页,盯着看了一会,然后笃定的说:“没错,我知道这家公司,我在他们那儿打过工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,快说。”楚天齐催促着。

    刘栓柱点点头,讲述起来:“去年的时候,我在省城瞎混,后来没钱花了,就出去找活。我没有学历、没有技术,活不好找,转了好几天,才在一个工地找到了一份小工的活。小工的活很累,挣的又少,干了几天我就准备离开。也是事有凑巧,就在我请假在宿舍收拾东西的时候,一群人走了进来,其中就有工头。工头看到我的时候,狠狠瞪了我一眼,我赶忙躲到一边,出了宿舍。

    刚走出不远,有人追上来叫我。我一看是工头,就暗道‘坏了’。工头没有理我,只是向我做了个手势,让我跟他进了屋,把我带到一个女人面前。我低头站着不敢吭声。那个女人让我抬起头来,我看见了那个女人的样貌,人长的一般,但穿的挺好,看上去也很有气质的样子。她问我‘现在做什么工作’,我说‘当小工’,我还说‘活太累,不想干了’。

    听我这么一说,那个死工头在后面揣了我一脚。没想到那个女人喝斥了工头,让他退一边去,然后扬了扬手中一个小本,问我‘这是你的本’。我说‘是’。她说‘字写的还可以,工地正好缺一个仓库保管员,你去干保管吧’。就这么的,我就当了仓库保管员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,你还挺有女人缘呀。”楚天齐逗弄道。

    刘栓柱脸一红:“没,没有的事。”然后又说,“后来我听工友说,那个女人是董事长,叫张燕,就是这个人。”说着,他一指投标书上的法人身份证复印件。

    “哦,是吗,不会错吧?你再说说,还知道什么。”楚天齐催问着。

    刘栓柱笃定的说:“不会错,我当时给他们做保管,领料单上边打印的字头就是‘沃原市鹏阳建筑公司’。因为在省城遇到沃原市的公司,我感觉算是老家这边的,就特意记了一下,记得特清楚。有人说这个女人的叔叔在省里当官,也有人说是在市里当市委书记,反正是大官。要不,就一个下边市里公司,在省城哪那么容易揽上大工程呢?

    我还听人说,说这个女人的堂弟更厉害,她的堂弟就是那个大官的儿子,也叫张老板。这个张老板有好多家公司,有搞建筑的,有做期货的,听说还有开煤矿的,反正什么挣钱干什么。他们说了张老板好几个公司名,我也没记住,反正都叫的挺大,挺有气派的。我只记得,这些公司不是带个‘鹏’字的,就是带个‘飞’字的,要不就是直接叫什么‘鹏飞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听到这儿,楚天齐打断了对方,“你刚才说,这个男的张老板,公司叫什么‘鹏飞’公司,没记错吧?”

    刘栓柱想了想,肯定的说:“没记错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,想了想,问道:“你见过这个张老板吗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刘栓柱摇摇头,又点点头,“对了,有一次看到一个宝马车,从工地出去,他们说那是男张老板的车。”

    “宝马车?什么型号?”楚天齐忙问。

    刘栓柱一笑:“我哪知道,他们说是什么‘五’。”

    听对方说完,楚天齐重重的坐在椅子上,心中翻腾不已。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张老板的身份,知道了沃原鹏阳公司的来头。

    从刘栓柱的描述中,楚天齐知道那辆车肯定是“宝马X5”,去年在省城的时候,他就见过这种国内还没正式上市的车。而张老板公司名字里有“鹏飞”二字,张老板的父亲还是大官,那这个张老板肯定是那个可恶的人,那个誓要找其报仇的人。

    想到此人,楚天齐面色冷峻,牙关紧咬,拳头也攥的紧紧的,心中暗道:好小子,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见楚天齐表情怪异,刘栓柱忙问:“你怎么啦?哪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经对方一提醒,楚天齐才意识到失态,赶忙顺着说:“胃里有点不舒服,昨天喝酒太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可得注意了,你每天应酬这么多,一定要保护好自己。”刘栓柱关心道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的事办了吗?”楚天齐忙问,“咱们现在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货已经定了,一会儿他们给送到车站。饭我就不吃了,还要赶班车呢。”刘栓柱说着,拿起了自己的挎包,“你工作忙,我走了,来看看你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现在才十点钟,吃完饭离发车还早呢。”说着,楚天齐站起身,抓起两瓶水放到刘栓柱包里,又从抽屉里拿出半条烟塞给对方,“正好,我出去买点东西,你给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刘栓柱推辞了几下,收了起来,跟在楚天齐后面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买完东西,陪姐夫吃了饭,又送对方到车站。等着姐夫上了班车,楚天齐才开车返回了开发区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楚天齐躺到卧室床上午休,却怎么也睡不着,想着姐夫说的一番话。

    从刘栓柱的话中,楚天齐已经判断出这个沃原鹏阳建筑公司幕后老板是谁。他意识到,这个公司应该不是为了揽工程,很可能就是针对自己来的。那么对方这么做,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呢?他想了好几种可能,觉得都像,又好像都不像。

    那么皮丹阳到底是被蒙蔽利用,还是为虎作伥共同对付自己呢?想到这里,楚天齐记起了四月一日那天做的一个梦,梦到皮丹阳张开血盆大口咬向自己,自己当时就醒了。难道就是应在这件事上?他现在觉得看不懂皮丹阳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胡思乱想中,另一个人的名字也跳了出来——董建设。

    董紫萱现在已经不和自己作对,甚至还专程找柯兴旺,给自己拉关系,但董建设似乎一直没有放过自己。这让楚天齐很是疑惑,不明白原因在哪。直到今天提到这个张老板,他一下找到了原因所在:董建设一定是因为这个张老板,才对自己念念不忘,才授意属下屡屡出手的。因为董建设曾经是张老板父亲的属下,那么对方替领导儿子出手,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董建设是因为张老板才出手,但第一次见董建设时,为什么对方没有表现出任何恶意?是董建设装的,还是当时不知道自己和张老板交恶?亦或是自己判断错了?难道董建设不是因为张老板?

    越想越理不清,但楚天齐明白,这个张老板肯定是个麻烦,只是不知道要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困扰。他感叹一声:“姓张的,竟然要打上门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