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四十一章 丧门星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董建设一行离开开发区,那些乡镇和科局领导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跟去,而是留在了开发区。不一会儿,他听说,本来董建设是打算回市里的,后被柯兴旺拘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天快黑的时候,市农业局钟科长来了。楚天齐在青牛峪乡的时候,钟科长在当归种植的事上帮了很多忙,这次又在农业园区建设上提出了一些好的建议。因此,楚天齐见到对方非常高兴,便召集开发区各位副职,在玉赤饭店宴请钟科长。

    大家喝到尽兴,酒宴结束,几位副职乘车离开。楚天齐和要文武一同把钟科长送到住宿房间,又攀谈了一会儿,才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今天楚天齐也喝了不少酒,一是因为见到钟科长很高兴,也为了表示热情。二是今天白天的经历,也让他心中五味杂陈,想通过喝酒排解一下。

    要文武今天喝的不多,陪着楚天齐一同出了饭店。

    坐到车上,楚天齐说了声“回单位”,厉剑正准备发动汽车。

    忽然,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要文武说了句“等等”,并用右手指着外面。

    顺着要文武手指方向,楚天齐向车外望去,就见饭店门口位置多了一辆越野车,越野车很熟悉,但是车牌却看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“看那个人。”要文武再次提示着。

    在要文武的提示下,楚天齐才发现,汽车上下来一个人,正走上台阶,向饭店里面走去。虽然没看到对方五官,但那丰腴的背影、翘挺的屁*股,以及扭动的腰*肢,还是让楚天齐一眼认了出来。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老熟人,而且白天刚刚见过的王晓英。

    此时,王晓英的身影已经进入饭店,那辆越野车也慢慢启动,向院外驶去。怪不得觉得越野车熟悉呢,原来那是黄敬祖单位配的专车。楚天齐看了一下手表,时间已经是十点多了,他心道:这么晚了,这个女人来干什么?和想好的幽会?应该差不多。可为什么乘黄敬祖的车来呢,难道黄敬祖甘愿戴绿帽子?

    楚天齐为自己的龌龊想法哑然失笑,他带着狐疑,让厉剑发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开发区没有再停电,一切工作也都正常,开发区也很平静。

    但玉赤县却不平静,有几条消息传播开来。一条消息是电力局候局长被撤职,并回市局述职,而且新局长都已及时到位。另一条消息是民政局孙局长被撤职,并被纪委调查,据说是因为上班时间打麻将,也有说是他渎职和不作为。

    而这两条消息都牵扯到了一个人,那就是楚天齐。都说是因为楚天齐告状,这两人才被拿下。一时间,那个久违了的绰号又被人提起,更多官场人知道了有一个“丧门星”楚天齐。

    不只如此,楚天齐以前的一些“恶迹”也被扒了出来。比如挤走温斌,比如拉下魏龙,再比如逼的冯志国常委会道歉。因此官场好多人既怕楚天齐,怕这个家伙给自己带来恶运,又厌恶这个家伙,恨不得他立即从玉赤官场消失。

    关于这些传言,楚天齐当然也听说了,但他却不能有任何动作。嘴长在别人身上,别人怎么说,自己干涉不了。再说了,这些事也基本是事实,只是事情的起因人们一般不清楚而已。尤其候局长和孙局长被撤职的事,更是因为自己的电话而起,现场有那么多人在,自己就是想赖也赖不掉的。当然,楚天齐也没想着赖,而且这事也是一点点赶到那里的,并不是自己有意为之。谁让那两人做事不检点呢?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来”,楚天齐说完,直起身,看着门口方向。

    屋门推开,副主任方宇走了进来,径直走到了办公桌前,叫了声“主任”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说吧。”楚天齐说着,用手一指对面的椅子。

    把手中几张纸往桌子上一放,方宇坐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疑惑的看了对方一眼,楚天齐拿起几张纸,看了起来。几张纸上的内容完全一样,都是要停工补偿,只是措词不同,落款单位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把纸张放到桌上,楚天齐“嗤笑”了一声:“他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宇叹了口气:“唉,他们说这只是一个程序,毕竟那三天每天都停电,他们心里没底。他们还说,这也是应付上面公司的一个方法,万一最后推迟个一两天完工,他们也好有个说次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听,想应付上面,他们完全可以内部做个记录嘛,我看他们就是趁火打劫。”楚天齐说着,轻轻在桌子上捶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主任,施工就是这样,好多时候人们都是先小人后君子,都是为了以防万一。他们这么做,也并非真要什么补偿,而只是留一个必要的后手,万一哪天翻脸了,也好有个依仗。”方宇轻声道,“说实在的,好多人也是被个别公家单位坑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”发了句牢骚,楚天齐说道,“这样吧,你想想措词,给他们回复一下,要把原因说的客观一些。我们这也是以防万一,不能把责任全揽到头上。再说了,我们上面也有人管着呢。”

    方宇笑着道: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”

    “不,礼尚往来。”楚天齐予以纠正着,说完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方宇并没有走,也没有说话,面色却严肃了好多。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还有事吗?是不是你个人遇到什么困难了?讲出来,我能帮的肯定帮。”

    方宇长嘘了口气:“主任,我没什么事。就是前两天的事,让我很是过意不去,好心帮了倒忙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说那事?你没帮倒忙呀?要不是你及时喊住了董市长,说不准他早就走了。他要一走的话,咱们的电还不知道什么来,更不知道会给咱们停多少次呢。刚停了这么几次,这些企业就递上了补偿申请,那要是再停的话,他们还不得发律师函?”楚天齐笑着说,“你这是帮了我的忙,更是给开发区解决了难题。”

    方宇声音低沉:“主任,你就别安慰我了。我清楚,如果不是我横插一杠子,你肯定也不会以那种方式处理事情。如果没有那么一出的话,那两人也不会被撤职,你也不会被扣上那个绰号。现在好多人都在恶意的传来传去,简直就把你妖魔化了,这都是我给你惹的祸。”

    “嗨,多大点事。我都习以为常了,反正虱子多不咬人,这几年我就没离开过这些传言。再说了,‘丧门星’的绰号也不是今天才有的,只不过近两年被人暂时遗忘了而已。”楚天齐看似说的很轻松,“人们传就传吧,我自己知道问心无愧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话虽这么说,可是‘众口烁金’、‘三人成虎’呀。想想做人真难,做工作更难。”方宇又叹了口气,“为了开发区发展,我们引进了好多企业,可也把一些兄弟单位得罪了,他们说我们‘挖墙角’,把脏水都泼到了你头上。月初又弄了一个企业局编制的事,结果把县里一些科局的头头们又得罪个遍。这事还没落停,又发生了前两天的事。这么一弄,你被有些人传的不成了样子。长此下去,恐怕对你的仕途都会产生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没办法的事。我还是那句话,只求问心无愧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“方副主任,你不要有什么负担,这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,我这人就是一个容易摊事的人。你忙去吧。”

    方宇叹了口气,站起身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望着关上的屋门,楚天齐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间办公室里,一个窄脑门男人正在接着电话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电话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咱俩今晚庆祝庆祝。”

    “庆祝?不是前天刚庆祝过吗,你又想了?”男人低声道,“你真行,可是我这腰都快断了,元气还没补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,我就要庆祝,而且要好好的庆祝。”女人声音嗲嗲的,“我就要折腾你,折腾的你没劲,省得你出去拈花惹草。”

    “还出去?你也太高看我了,我就是有心也无力呀。”男人嘻笑着,“当然了,有你陪着我,我也没那个花花心呀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少骗我,只有把你榨的没有战斗力了,我才放心。”女人撒着娇,“老黄,说实在的,你还不错,恐怕好多人到你这年龄,还不如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有那么厉害?”说着此话,男人心里酸酸的,便赶紧转换了话题,“今天这也不年不节的,庆祝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的庆祝了。”女人神秘的说,“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保密?你越说越邪乎了,就先跟我透露一下呗。”男人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女人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男人马上补充道:“你就别吊我的胃口了,要是因此把我那东西吊的没劲了,我可陪不好你。”

    女人“嘁”了一声:“好,好。我准备要实施计划了,给那小子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男人一楞,旋即明白过来:“要三思而后行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不才要今晚和你商量吗。”女人略有不悦,“你总是这样,就跟我什么也办不成似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讪讪一笑:“哪有?”

    女人撒着娇:“我告诉你,今天不在家里庆祝,要出去,我要和你洗鸳鸯浴。”

    “鸳鸯浴?太夸张了吧?”男人反问。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夸张。想着就要扳倒丧门星,我太高兴了。”女人咬牙道,然后换上了命令的口吻,“要去市里庆祝。”

    男人不解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了保密。”女人说完,挂掉了电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