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一十五章 要私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星期二这一天,学员们上课的状态要比昨天好了许多。就是楚天齐心里空落落的感觉,也不那么强烈了。

    下午选修课刚下,楚天齐的手机就响了。他拿出一看,是田馨的电话,就接通了:“田老师,你好!”

    手机里停顿了一下,传出田馨的声音:“楚天齐,不忙的话,来一下操场。”

    操场?楚天齐正在疑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,对方已经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收起手机,楚天齐向楼下走去。他边走边想:按说田馨有事找自己可以到班里,也可以让自己去学员组织处,可她为什么让自己去*操场呢?一个年轻女班主任,和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学员,二人在操场上散步,学员看到会怎么想?党校领导和同事看到又会怎么想?她就不怕别人多想?

    来到院子里,远远看到操场边上站在一个人,正是田馨的样子。楚天齐心中暗道:看三国掉眼泪——替古人担忧,她都不怕,自己替人家操什么闲心。这样想着,他奔田馨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来到田馨近前:“田老师,你找我。”

    田馨上下打量着楚天齐,尤其是她好像还特意盯了一会儿他的脸庞。要是放在以前,楚天齐肯定认为这个女孩有问题,但今天他不会这么看她了。他已经知道田馨是宁俊琦的同学、好朋友,知道她对宁俊琦关心倍至。所以,她这样看自己,包括平时偶尔说上几句看似出格的话,并不是这个女孩有什么不正常,其实是她没拿自己当外人,只是以前不知道她们的关系而已。

    “田老师,看够没有?”楚天齐和自己女朋友的好朋友开着玩笑。

    田馨一笑:“没有。而且我今天有新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发现什么了?”楚天齐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。”田馨调皮着道,然后又说,“以后没有旁人在场的时候,不要叫我田老师了,太别扭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调侃:“你是班主任,称呼你‘田老师’天经地义,总不能称呼‘小田’吧,称呼‘小馨’就更不合适了。”

    “早就听说你这人油嘴滑舌的,以前看你还算正经,我还以为信息有误呢。看看,今天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,你隐藏够深的。”田馨回击道,“别耍贫嘴,叫我田馨就行,要叫田姐的话,我也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楚天齐眼珠一转,问道:“叫你田姐的话,不是把你叫老了吗?我感觉你可没我大。”

    “谁从你那论了?我比俊琦大,你当然得随她称呼我“姐”了。”田馨说到这里,又补充道,“对了,你也没我大呀,看你的简历,和俊琦是一年呀。”

    果然从田馨这里套出一个信息:自己和宁俊琦同岁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看似认同的说道:“你说的也对,那我以后就叫你名字或是田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田馨自得的说。

    她心中可能在想:小样,还想跟我装老大。

    其实他心里想的却是:有重大发现,看来以后这个零零七也可以被自己利用。

    “田……姐,今天让我到这儿,不只是为一个称呼吧?”楚天齐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    田馨嗔怪道:“当然。让你这么一搅和,我差点把正事忘了。”说完,她神色一整,长嘘了口气,“段哥的事要私了。”

    “私了?为什么?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点了点头,“哦,果然,果然如此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已经知道啦?”田馨反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我不知道,但我有这个预感。我已经见过那个段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,在哪里?”田馨追问。

    “上周五那天,在红磨坊歌厅门口。当时你与周仝坐出租车刚走,我和俊琦步行也才走出几步,就来了三辆车。前两辆车上共下来八个壮汉,那个段哥是从最后一辆车上下来的,那辆车是宝马X5。”楚天齐讲述着,“当时他还挺排场,八名大汉分列左右,前呼后拥着他,同时从歌厅也出来一群人,把他迎了进去。我估计那天的包场,就是他自己或者是他的人弄的,很可能主角就是他,应该是为他压惊或是接风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有这样的事?他看见你了吗?你们没有发生冲突吧?”田馨显然不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感受到田馨的关心,楚天齐心中一暖,摇了摇头:“他没看见我,我在他们侧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田馨显然放心不少,遂说道,“今天李部长让我告诉你,说那件事的主要当事方已经同意私了,让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解:“是李部长让你告诉我这个消息的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多为什么?我又不是李部长肚里的蛔虫,只是负责传话罢了。”田馨有些不耐烦,可能也不愿这件事就这么稀里糊涂吧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没有说话,他想起了宁俊琦的分析。宁俊琦曾说那个段哥的父亲是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,人脉关系要超过李部长。再说了,这件事可以说和李部长没有什么直接关系,而和那个段副部长的关系就不一样了,人家是要捞出自己亲儿子的,因此双方用力的程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语。不管怎么说,如果没有李部长的参与,恐怕事情的结局要比现在糟糕的多,最起码自己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见楚天齐很长时间没有言声,田馨又说:“别想不开,这样的结果并不奇怪。李部长让我提醒你,注意那个姓段的,尤其是在党校外面,尤其是在晚上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真诚的说:“谢谢李部长关心。”然后笑着道,“田姐,怎么李部长总是让你传话呀?你们很熟吧。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部长还亲自找你?人家一个正厅级领导能这么做,已经是对你高看一眼了,别不知足。”田馨揶揄着,忽见他表情怪异,一副八卦的嘴脸,便没好气的说,“楚天齐,你想什么呢?我怎么觉着你的问话不怀好意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嘻嘻”道:“哪能呢?我当然万分感谢领导关心。只是觉得领导对你也挺关心的,有些好奇罢了。田姐,你可不要多想啊!”

    田馨挥起巴掌,在楚天齐的胳膊上拍了两下,狠道:“果然没憋什么好屁,狼心狗肺的东西。”骂完后,她忽然展颜一笑,“楚天齐,李部长确实对你很关心,不会是想选你当女婿吧?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禁老脸一红:“田姐,开什么国际玩笑?我可不敢高攀。”说到这里,忽觉话里有语病,忙改口道,“田姐,你就不要再试探我了,我的心里只有俊琦,我只爱她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哟,哟,说的真够酸的。嘴上说不敢高爽,指不定心里多么向往呢?”田馨打趣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,义正辞言的道:“田姐,你可以怀疑我的能力,甚至可以怀疑我的人品,但你不能污蔑我对俊琦的一颗诚心。”说到这里,他话题一转,“果然关系不一般,你还知道李部长家有女儿呀?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,少假装正经。你还玩起了倒打一耙,给别人泼脏水,小心我告你的状。”田馨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向谁告呀,李部长?还是宁书记?”楚天齐嬉笑道,“如果向部长告状,我就死不认帐。如果是向俊琦的话,我求之不得,刚才的表态就是我的心里话,也正是我想对她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想的美,我只负责监视你的不轨行为,看你有没有和别的女孩勾勾搭搭。”田馨一副嘲笑的口吻,“可不负责向她报告你说的假话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抢白,忽然响起了电话铃声,他只得闭了嘴。

    是田馨的电话响了,她拿出电话看了看,走出几步,按下了接听键:“李部长……好的……我马上过去。”说完,她收起手机,转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正一脸坏笑的看着田馨,见她扭回了头,便说道:“田馨同志,部长请你,赶紧去吧。”

    一看楚天齐的表情,田馨就知道他没憋好屁,但没时间和他贫嘴,便咬牙道:“楚天齐,你小心点儿,别让我抓到你的把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叫气极败坏。”楚天齐摇头晃脑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田馨一时不知如何回答,气的扭头就走。走出几步后,忽又快步返了回来,脸上也换了一副嬉笑表情,她用手一指楚天齐的脖子,揶揄道,“俊琦的嘴真够刁的。这就是我一开始说的新发现。”说完,大笑着,得意洋洋的走开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老脸一红,用手摸了摸被田馨所指的地方,那里正是被宁俊琦用嘴啄过的地方。其实今天中午,已经被陆勇再一次嘲笑过这里了,虽然陆勇当时并没说话,但他知道对方笑自己什么。等陆勇出去后,他偷偷照过镜子,见那块印痕还在,当时还自嘲“嘴劲儿够大的”。没想到现在被田馨也看到了,刚才自己还以为她在看自己脸呢,原来就是在观察这个所在。

    田馨已经走出很远了,楚天齐笑着摇了摇头,向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