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九十二章 让他等着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准备返回农家,去还借来的铁锹时,农户家的女主人已经赶来了。虽然在见到楚天齐时,女人说是顺便路过,但楚天齐明白是自己耽搁时间太长,对方担心自己骗走了工具。

    楚天齐对女主人,又是道歉,又是感谢。女主人憨厚的笑笑,扛起铁锹回家了。楚天齐本来想说给点钱补偿一下,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,怕对方骂他“瞧不起人”。他只好告诫自己:以后做事情,要尽量想的周全一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过的很快,转眼又出来了将近一周,手里的钱只够坚持两天左右了。这也就是吃住在乡下,住的是最便宜的旅店,吃的不是方便面就是一盘炒饼,或者偶尔点个最便宜的菜外加两碗米饭。要是在县城的话,三百块钱顶多也就是吃住两、三天。

    人可以节省,但摩托车的“吃食”却不能将就,更不能以次充好,否则它是会罢工的。所以,整个调研费用中,摩托车耗油是一个大项开支。

    在这几天的调研过程中,楚天齐除了坚持通过乡政府,然后再找旅游景点负责人的模式外,特意多和游客接触,了解了一些他们的想法。其实,在做第一阶段总结的时候,他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听企业说的话多,自己看的也不少,但游客的意见却采集的不够。

    尤其那天赵满仓提出的建议,引起了楚天齐的兴趣,也串起了他的一些不成熟想法。他更急切的想从游客的角度,对自己的想法进行论证。在这几天的有意识搜集下,他印证了自己的结论,即游客很向往乡村游、蔬果采摘等项目,但在具体的要求上还存在着差别。当然,在搜集游客意见的时候,也不光只针对这一方面内容,而只不过是问的多一些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是第二次出来的第六天,是星期一,楚天齐要去往第二阶段的最后一站——老幺峰乡。老幺峰乡最大的旅游资源就是红色旅游,这里有最著名的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,曾经是领导*、河西、晋北一市二省抗战工作的指挥所。

    老幺峰乡,楚天齐从来没来过,但他在上初中的时候,就听老师们说过它。说当时老幺峰乡的书记、乡长,嫌乡的名字谐音不好听。还说这个乡出去的干部,没有大的发展,也和乡的名字有关。于是,他们开始张罗着改乡的名字。可是他们改乡名字的报告刚打印出来,还没递到上级的时候,两人就双双因为贪污被查。这倒好,人们反过来又说,这两人的倒霉就是因为改乡的名字,触犯了某种禁忌。反正不管怎么讲,都是一种唯心的说法。

    这个传言不知是真是假,但后来再没听到有人要改乡名字。

    其实,改地名是个很庞杂的事情,一旦改动,就会牵扯方方面面,许许多多的事情。既会因此造成很大的直接损失,也会带来好多间接的麻烦。

    对于老幺峰来说,如果想改名的话,不冲别的,就冲“抗战根据地”几个字来说,应该也不会得到批准的。如果真改了的话,依托老幺峰,开展的那段可歌可泣、反抗外族侵略的历史,又将被置于何处呢?

    早上九点钟的时候,楚天齐到了老幺峰乡政府,直接去找宋乡长。

    宋乡长是一位女同志,和组织部李姐关系不错,和楚天齐相处的不远也不近。尤其是半个月前,宋乡长去县委办办事,见到楚天齐的时候,还专门停下来聊了一会儿。宋乡长对他的态度,和他做常务副乡长时一般无—二,这让他在那种被孤立的环境中,倍感温暖。他知道,她不可能不清楚自己的处境,但还能相处如常,可见其人值得交往。

    来到乡长办公室门前,楚天齐轻轻敲门,侧耳听了听,里面没有动静。接下来又敲,又听,还是没有动静,看来对方在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出手机,找到宋乡长的号码,拨了出去。手机里静了一会,里面传出标准的普通话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,不在服务区。”再拨,还是同样的回答。

    没有打通对方的手机,也不知道是去哪了,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。于是,楚天齐一边向外走,一边想着要不要找乡书记。

    老幺峰的乡书记,楚天齐也认识,而且以前对方和自己还经常主动亲近。但现在从内心来说不想找对方,他有一种预感,对方可能会对自己不感冒。这主要是缘于近一段时间,尤其是下乡调研这些天的感触,其中孔臻对自己态度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。

    老幺峰乡书记,叫孔方,是向阳镇镇长孔臻的叔伯哥哥。楚天齐不想接触这个孔方,并不是因为对方是孔臻的表哥,就先入为主的把对方脸谱化。而是对方在以前对自己的亲近程度,和其堂弟孔臻极其相似,甚至还有过之。但在赵书记调离,而自己做了主任科员后,孔臻就换上了那副嘴脸,想来孔方也极有可能翻脸不认人。

    这一阶段调研,类似孔臻的人还有好多,这些人中只有一少部分人,因为以前就是冯书记一系的,和自己本来就不对付。而绝大部分人都是以前对自己亲近的有些肉麻,而现在又对自己像看臭狗屎一样厌恶,对自己的恶劣态度,要比以前和自己不睦的人加个“更”字。以前和自己分属不同阵营、关系不睦的人,现在见了自己虽然冷淡,但官场最起码的礼仪还有一点。但这些曾经的好同僚见了自己却像仇人一样,甚至出言侮辱或直接打击,比如刘大智,比如孔臻。

    正是有这样的切身感受,楚天齐才不想去找孔方。

    刚从走廊走到院中,忽然听到有人叫了一声“楚乡长”,楚天齐抬头一看,迎面走来一个瘦瘦的人,脸瘦,身材也单薄。觉得对方有些面熟,楚天齐却一时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来人来到楚天齐近前,再次说道:“楚乡长,你怎么在这儿?”及至看到楚天齐懵懵懂懂的样子,又问道,“你不认识我啦?我是老梁,老幺峰乡办公室主任。”

    哦,想起来了。楚天齐赶忙握住对方的手,说道:“梁主任,记得,记得,咱俩一块在县里领过奖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。”梁主任连忙应着,并招呼着楚天齐,“楚乡长,到屋里说,到屋里说。”

    既然对方相让,自己又没地方去,楚天齐便随梁主任到了办公室。老幺峰乡的办公室也叫党政办,和青牛峪乡一样,房子新旧程度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进到党政办后,梁主任先给楚天齐沏上茶,又递上了香烟、点着,然后才又问起了楚天齐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如实回答:“我是来做调研的,刚找宋乡长,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调研?调研什么?你不在青牛峪乡啦?”梁主任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去县委办一个月了,今天是来调研旅游。”楚天齐回道。

    “去县委办了?我真不知道。近一段时间老父亲在*市住院,我请了一个多月的假,刚上周五才来上班。”梁主任说到这里,话题一转,“你刚才说没联系到宋乡长,我再试试。”说着,拿起桌上的固定电话,拨了起来。

    梁主任给宋乡长打手机,得到的提示也是“不在服务区”。于是他热情的自言自语道:“乡长不在,我给联系书记。”

    “梁主任不用客气,我再等等,不麻烦你了。”楚天齐不好讲明自己的心思,只好推辞道。

    “楚乡长,没事,没事,不麻烦。”说着,梁主任已经重新播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过了十来秒,梁主任对着电话听筒说:“孔书记,我是办公室老梁,现在有这么个事,向您汇报一下。县委办来领导了……是楚天齐同志……是来乡里调研旅游工作的……哦,让他,请他等一会儿?好的,好的。”说完,梁主任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楚乡长,孔书记听说你来检查工作,特意让我好好陪着,书记说他忙完后,马上就回来。” 梁主任说着,再次给楚天齐递了一支香烟。

    虽说不想见孔方,但既然对方让自己等着,楚天齐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好是“既来之,则安之”了。

    于是,梁主任就陪着楚天齐,一直在等孔方回来。在等待的过程中,通过聊天,梁主任也知道了楚天齐到老幺峰乡,主要是调研老幺峰抗战根据地的。便热情的为楚天齐,讲起了一些老幺峰的传说,也讲了抗战根据地的事。

    有梁主任陪着,还给提供了这么多素材,倒也不错,时间也过的不慢。

    随着梁主任肚中的“干货”渐渐甩完,尤其是墙上钟表的时间已经将近十一点,梁主任脸上出现了焦急的神色,并不时瞟向院中。

    终于,梁主任再次拨打了电话,电话响了很长时间才接通,他马上对着话筒,小心的说:“书记,您快回来了吗?……哦,好好,那中午安排……”显然,梁主任还没说完,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楚乡长,孔书记说他马上就忙完,让你再等会儿。”梁主任抱歉的说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感觉到了异样,但他对梁主任没有说什么,而是微微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就有些冷场了,两人都心不在焉,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。

    钟表时针已经指向十二点,但孔方还没有出现。梁主任不得不又一次拨通了孔方的手机,他还没有说话,听筒里已经传来孔方的吼声:“烦不烦,让他等着。”不容梁主任搭茬,对方已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次的音量足够大,连楚天齐都听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梁主任拿着电话听筒,楞了足有一分钟,脸上满是疑惑和不解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