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七十四章 没得商量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离开夏雪办公室,楚天齐向楼下走去,边走边想,想关于旅游调研的事。

    今天夏雪让自己过来,他估计是关于那个约定的事,但还不确定。因为自己现在已经没有条件,来兑现那个所谓的承诺,他想她也能够想到。所以,他以为她也就是拿那个约定说事而已,至于她要达到什么目的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虽然前几天夏雪曾经考过自己一些关于调研的基础知识,但他也没往今天这事上想。当时他只以为,她是在拿职务上的优势,在报自己没有兑现承诺的“仇”,在消遣自己而已。虽然做为一个领导不应该那么无聊,但楚天齐觉得她既是领导,也是女人,女人是什么无厘头的事都办的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天夏雪考完自己关于调研的知识后,楚天齐也曾闪过一个念头,对方要自己“调研旅游”的念头。但也仅仅是一个念头而已,一个转瞬即逝的念头,因为旅游局肯定专门有人从事这个调研工作,有的人可能长期从事,可能已经积累了好多经验。完全没有必要用自己这么一个外人,一个生人,也基本可以说是一个门外汉。

    只是刚才听夏雪给出的理由,倒也充分。她就是要利用自己超然事外的身份,利用自己这个没有程式限制的调研白丁,利用自己善于想像、思考的头脑,同时也利用自己现在从事调研工作的岗位职责。

    一切似乎都很顺理成章,但楚天齐总感觉有些戏剧性。现在自己正需要找到切入点,开展工作,完成自己份内的工作任务。也正和刘大智关系极其不睦,照这样下去,不知道会发展到什么地步,会爆发什么冲突,暂时避开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现在,自己正需要这么一个机会,也可以说“正瞌睡就有人递来了枕头”,就好像夏雪给予的调研任务,就是为了替自己解决难题似的。但另一个问题又来了,自己和对方无亲无故,没有任何交情,对方没有理由这么做,没有理由来帮自己。自己和对方唯一的交集,就是那次开会时,被对方硬生生的套上了一个奇怪的约定,也可以说是被对方赖上了一次、戏弄了一次。

    自己对夏雪的印象,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,但他感觉对方应该是很难缠,属于无理搅三分的人。既然她是这样的性格,那她更没有理由帮自己,是自己多想了。她现在之所以让自己调研,无非就是她那不吃亏的性格所致,无非就是对自己没有兑现承诺的报复。

    说不准她这里面还有什么套呢?现在不就给自己留着尾巴吗?一是对方说调研结果要让她满意,这是一个很主观的条件,满不满意全在对方说,自己说了不算。二是让自己先垫费用,如果对方不满意的话,那这费用报销的事就没着落了,指望刘大智报销更是别想。

    到底对方是帮自己,还是在消遣自己,楚天齐直到上了县委四楼也没想明白。想不明白,干脆就不想了,就把这次调研当做一次正常的工作,认认真真去做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一进办公室,楚天齐看到,魏龙等三人已经在各自座位上坐定了,个个都把目光投到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迎着众人的目光,楚天齐调侃道:“各位老领导,今天出勤率挺高啊!”说着,坐到了自己椅子上,把手中提的袋子放到了办公桌下的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楚,看你一脸喜气的样子,难道上午挨骂的不是你?”赵玉芬笑着道,“今天一中午,我都在琢磨这事,总感觉有的人是打掉牙往肚里咽,不过这个人好像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笑:“老领导,是你多疑了。眼见为实嘛!”。

    “眼见为实?我看未必。”赵玉芬说到这里,略带埋怨的说,“小楚,以后别叫我老领导,那样都把我叫老了,就叫赵姐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还没说话,魏龙接了茬:“老赵,你跟人家母亲的年岁差不多,让你叫姐,你好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管不着。”赵玉芬回敬道。

    这时,老冯插了话:“小楚,你刚才去哪了?不会是脱岗吧?”他的脸上笑嘻嘻的,显然是在开玩笑,而且还不时的看向楚天齐脚旁的手提袋,大概好奇心也在作祟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我嘛……”

    屋门猛的被推开,“咣当”一声,打断了众人的谈话。大家向门口望去,只见刘大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聊的很热闹嘛,工作完成多少了?”刘大智看似在向大家说,但眼睛却盯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“干工作也不能不让人说话吧,要是那样的话,干脆都找哑巴干活得了。”赵玉芬不客气的道。

    刘大智看向赵玉芬,满面堆笑:“赵姨,我没说您。”

    赵玉芬“哼”了一声,把脸别过一边,没有看刘大智一眼。

    刘大智也识趣的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脸色一寒,径直向楚天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魏龙等人不知道刘大智来干什么,但看他的样子,像是要找楚天齐的麻烦。三人面面相觑后,都摇了摇头,再次把目光投到楚天齐和刘大智的身上。

    迎着刘大智的目光,楚天齐面不改色,而且脸上似乎还带着一抹笑意,轻松的问道:“刘科长,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一副嘻皮笑脸的样,刘大智就气不打一处来,阴沉着脸,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找你?难道你知道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能知道什么事?你直接奔我过来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,不是找我有事,还能是什么?难不成是你要打我吧?”楚天齐依旧一副风清云淡的样子,语气中还带着嘲讽。

    是呀,他怎么能知道什么事?一会有你哭的时候。想到这里,刘大智没有计较楚天齐话里的不敬,而是阴阳怪气的道:“夏局长找你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?不能吧?什么事?”楚天齐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我不知道,就知道夏局长语气挺冲。不会是请你吃饭、喝茶什么吧?”刘大智的话里满含*着讥讽。

    楚天齐坚定的说:“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?好啊,算你能,反正我是传达到了。如果不去的话,后果自负。”说到这里,刘大智冷哼道,“如果你有胆的话,我倒希望你真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去还不行吗?”楚天齐看似无奈的说。

    “哼,算你识实务。”说完,刘大智倒背着双手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内众人不知道两个年轻人,打的什么哑谜。只听出是夏雪让楚天齐去办公室,楚天齐有些发怵,不想去。

    赵玉芬正想询问,楚天齐向着三位一摆手,说了声“我去去就回”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楚天齐出去了,老冯站了起来,拿着杯子去暖壸里倒了一杯水。然后,看似无意的向楚天齐的桌子那里走去,接着,又看似无意的坐到了楚天齐的椅子上,低头向那个手提袋看去。

    “老冯,你上小楚哪干什么?鬼鬼祟祟的,眼珠滴溜乱转,是不是准备搞什么破坏活动呀?”魏龙站起身来,向老冯走去。

    老冯抬起头,迎着魏龙的目光:“老魏,不是我说你,现在你已经是‘脱毛的凤凰不如鸡’,你以为自己还是组织部第一副部长呀?不要再以那种怀疑一切的眼神看别人,不要再给别人扣大帽子,整人。哪有那么多阶级敌人呀?”

    魏龙手指老冯骂道:“你他*妈的倒打一耙……”

    “消停点吧,你俩也不嫌丢人,好歹都是当过领导的人。”赵玉芬斥道,“真是一个槽上拴不了两个儿马。”

    魏龙把眼一瞪:“谁是儿马?拴在你的槽上啦?”

    “疯狗,逮谁都咬。”赵玉芬毫不示弱,“现在知道充好人啦?以前是谁对人家小楚老是下黑手,把小楚整得差点连公务员都当不成?”

    魏龙脸上“腾”的一下红了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都是旅游资料?要干什么?”老冯此时,正从脚下手提袋里拿出一本资料,抬起头来,嚷嚷着。

    老冯的大惊小怪,让赵、魏二人的互呛熄了火,都不约而同的闭上嘴巴,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四楼返回办公室,已经半个多小时,但刘大智的心绪还很烦乱,不住在地上来回踱着步。

    从今天上午,被楚天齐戏弄后,他的心情一直就没平静。他恨姓楚的,心中再次下定决心,要继续报复对方。同时,也期盼有人联起手来,对付那个刺头。可是看魏龙那样,是指望不上了,其他的人也没有靠谱的。

    在半个多小时前,夏雪的一个电话,让刘大智看到了一丝曙光。当时,夏雪说要找楚天齐,而且语气很冲,对楚天齐也似乎颇有微词。联想到前几天,在食堂门口听到夏雪警告楚天齐的话,他觉得她可能是自己潜在的同盟者。

    其实,在上周夏雪就曾打电话,通过自己找过楚天齐,但当时刘大智没有从她那里套出任何话来。事后,也不知她找姓楚的小子,谈了什么,干了什么。但今天她的话音里透着浓浓的不满,估计有那小子好果子吃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刘大智拿出手机,一看上面的来电显示,马上接通了,恭敬的说了声:“夏党组、夏局长,您好!”

    “刘科长,旅游局决定,让楚天齐做一段旅游调研工作,可以吗?”夏雪的声音充满威严。

    刘大智的大脑一下子短路了,快速组织了一下思维,说道:“夏……党组,做调研可是需要经费的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经费,经费,怎么你和姓楚的都是一个德性?我告诉你,经费我们可以出,但前提是必须拿出让我满意的调研报告。你们先自己垫付。”夏雪不客气的道,“这件事已经征得郑县长同意了,没得商量。”

    听着夏雪说话的意思,再感受着她的语气,刘大智心中一阵欣喜,大声道:“夏党组、夏局长,我坚决拥护和赞成贵局的英明决定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