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四十四章 争分夺秒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宁俊琦厉声道:“怎么看?你说怎么看,还不是你不听良言相劝?要是早点从里面脱身,哪有这事?”发了几句牢骚,她语气一缓,“不用说,他们肯定是要利用天宇速递的事举报你,让有关部门查你的经济来源。从他们的对话看,肯定会尽快采取行动。现在时间紧急,问题的关键是怎么办,关键的关键又是弄清楚那两人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脸一红:“是呀,只有知道那两人是谁,才能找到问题的症结,也才能对症下*药。这两人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,肯定是这两人,或是其中某一人和你有过节。你马上把有嫌疑的人都列出来,务必要详尽。”宁俊琦说完,站起身,走到外屋,再次把屋门反锁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走出套间,坐到椅子上,拿过纸和笔,边想边在上面罗列着名字。不列不知道,一列吓一跳,竟然有三十多位。从头到尾看了一下,他把纸张向前一推,说道:“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此时,宁俊琦已经泡好了两桶方便面。她把其中一桶放到楚天齐面前桌子上,拿起这张纸看了起来。纸上的这些人,有的有名字,有的没有名字。没有名字的,就用其它名称代替,比如“贩毒集团”、比如“刀疤”。

    很快楚天齐吃完了一桶泡面,宁俊琦也把这个名单过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“太多,缩小范围。”宁俊琦把纸张递过来,打开另一桶泡面上的纸盖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开始在纸上面划着,一会用红笔,一会用蓝笔。一会用铅笔,一会用钢笔,一会又用圆珠笔。很快,这张纸上被划的乱七八遭,他只得重新誊写起来。

    写着写着,楚天齐忽然放下笔,拿起手机拨打起来。不一会儿,电话通了,他说道:“那一男一女是哪的口音?……哦,哦……你确定吗?……好的,我挂了。”说完,他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宁俊琦自然看到了楚天齐动作,也听到了他的话,抬起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楚天齐放下手机,说道:“二狗子说,听那两人的口音,应该是玉赤县的,最起码没出沃原市范围,他们的房间名称是‘红粉佳人’。他还再次强调,说那女人的屁*股圆*滚滚的,隔着衣服也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们男人都是那德行,就知道看女人屁*股。”娇嗔过后,宁俊琦点点头:“哦,那就好办了,继续缩减范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拿过红笔,在刚写的那张纸上,圈定了几个人,递给了宁俊琦。

    宁俊琦看了看,点点头:“这样范围就小多了,而且这两组的嫌疑要更大,尤其这两个女人都符合屁*股肉*乎乎的特点。”说完这话,她的脸“腾”的一下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也挺肉*乎乎的,肯定生小子。”楚天齐随口道。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心情说这些,不正经。”宁俊琦说着,抓起一本书,甩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,说起了正事:“现在我们接下来要判定,昨天他们究竟在没在市里。如果没在的话,那就彻底排除嫌疑,如果在市里或是不清楚的话,就继续排除。现在他们几人都有嫌疑,我们只能一个一个排除了。这样,我先打一个电话。”说完,楚天齐拿出手机拨出一串号码。

    很长时间,电话才接通,手机里传出一个声音:“主任,我是老王。”

    “老王,考察的怎么样?都去哪看了,有什么收获?”楚天齐漫不经心的说道,“今天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主任,收获挺大的,日程安排的挺满。看的都是省城的开发区,一共看了四个,有两个省级的,还有两个市级的,人家的规模要比我们大多了,不过仍然有好多可以借鉴之处。另外,看了两个农业园区,园区的现代化程度也挺高。”电话里的声音很大,老王显得很激动。

    楚天齐忽然把手机拿的离自己很远,然后故意提高了声音:“老王你说什么,信号怎么那么不好?一会儿用固定电话拨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。可能是在车上的缘故吧,我们今天一早就到了郊区,刚在郊区考察完,正赶往另一个地点。一会儿有固定电话的时候,我就给你回电话。”手机里的声音又大了好多。

    “哦,哦,我听不清。一会儿再说,一会儿再说。”说着,楚天齐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他还在省城?”宁俊琦问。

    “他说是,还说一会儿会用固定电话回话,到时看看区号就知道了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“如果区号是雁云市的,那他的嫌疑应该可以排除,按说他不可能晚上连夜到沃原市,然后再返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女人呢?”宁俊琦用手指了指纸上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她倒是在市里培训。”楚天齐若有所思,“不过自从她回单位上班后,好像和他一下子疏远了,期间也没看到他们往一块凑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排除她和别的男人商量对付你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忽然停住了,像是想着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看到宁俊琦的样子,楚天齐问道:“俊琦,怎么了,你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宁俊琦用手指着另一个名字:“哎呀,我忽然想起一件事。”说到这里,她转换了话题,“我得马上回乡里一趟,你给他打电话,约他们两人晚上八点见面,地点你们定,要隐秘一些。我估计在五、六点左右肯定返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见面?说什么?总不能直接就问吧?即使是他们做的,也不见得就承认呀。”楚天齐有些疑惑,“再说了,他们也未必赴约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别管了。”宁俊琦伏到他的耳边,低声道,“你就这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明白:“行吗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要问那么多,你就只管照办。”宁俊琦说着,已经向外走去。走出几步,回头又说,“你再好好想想,还有没有更可疑的,我们要争分夺秒。”说完,打开屋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着宁俊琦出去好几分钟,楚天齐才意识到,没问她回去干什么。拿起电话,准备要问,想想还是算了。现在时间紧急,还是想想一会如何打那个电话吧。于是,楚天齐放下电话,在脑子里预演着一会儿打电话的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张席梦思大床*上,床单皱皱巴巴的,被子也已被踢到了地上,一对男女赤*裸的相拥着。男人额头满是细密的汗珠,不停的呼呼喘着粗气,看上去昏昏欲睡。女人脸颊赤红,媚眼如丝,望着眼前的男人,“咯咯”直笑。

    男人闭着眼睛,嘟囔道:“笑什么笑?我都快累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,你真厉害。昨晚就来了好几次,刚才这又跟小牛犊子似的,眼珠都是红的。”说着,女人故意嗲声嗲气的撒着娇,“人家都快被你……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?昨晚你让我吃了药,一晚上来了好几次。这刚一回来,又偷偷把药放我水里,害的我还得折腾。”男人还是没有睁眼,“还好你给我放的是那药,要是放毒药的话,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说的,那不成谋杀亲夫了吗?我可不舍得,我还等你好好陪我呢。”女人说着,话题一转,“想到那个小子就要倒霉,我就兴奋,就想发泄。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这事没把握,他应该不会做那事。再说了,他如果真有那事的话,还会做的这么张扬?这不是主动授人以柄吗?那他岂不成了傻子?”男人提出了质疑。

    “你的这种说法,我也思考过,也怀疑过。不过,我现在认为肯定是真的。你想啊,他的身份证复印件可是在工商局有存档,这总不会有假吧?另外,他舍近求远,选择在省城注册,就是在做防范。”女人进行着反驳,“而且我还听说,曾经有人咨询过,咨询过如何变更这个公司的股东。你想想,这些还不值得怀疑吗?”

    “退一步讲,即使他真是这个公司的股东,那也说明不了什么呀,他的入股资金不才两万吗?”男人继续提出了质疑,“再说了,也许是亲戚朋友借给的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同志哥,那可是两万,就凭他的家庭,就凭他的收入,拉下两万饥荒还差不多,还能有钱入股?除非有不义之财。”说到这里,女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“我不管,反正一会儿我就得捅上去,必须争分夺秒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想好了,要做到万无一失,前车之鉴太多,我都有心理阴影了。”男人面色严肃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小,怕什么?退一万步讲,即使没查到他什么,他也不知道是谁揭发的。可万一要是做实的话,那他就等着倒霉吧。到那时,他还怎么给我们使坏,还怎么让我们受到侮辱?”女人说着,目光中充满了冷厉之色。说完,她猛的坐了起来,开始穿着衣服,咬牙道,“我现在就把东西寄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忽然响起的铃声,让二人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女人示意了一下:“你的手机。”

    男人拿过手机一看,面现惊愕之色,看着女人道:“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,他怎么会给我打电话?两年多了,他可从来没联系过我。莫非他知道啦?”

    “他的电话?”女人也是一惊,想了一下,点点头,“接吧,看他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男人也点点头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老领导,没想到是我吧,今晚有时间吗?咱们坐一坐。”

    “坐?”男人迟疑了一下,“哈哈”一笑:“谢谢,我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老领导,我会给你看一样东西,你要不来的话,可不要后悔。”对方的声音变的很冷,“叫上她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男人神色一变,看了看身边的女人,女人此时也是一副茫然神色。

    对方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:“老领导,晚上八点怎么样?地点再商定。”

    男人“哼”了一声:“你就那么肯定,肯定我会赴约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想你不会不关心自己仕途生死的,当然也包括你红粉知己的仕途。”对方的声音还是那么冷,“老领导,想好了给我回电话。”说完这句话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男人握着手机,看着面前的女人:“那事先缓缓吧。”

    女人想了想,没有说话,但却把衣服一扔,又躺到了床*上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