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一十八章 庸人自扰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这天,刚下选修课,手机响了。楚天齐一看是宁俊琦的手机号,便接通了电话,急匆匆向操场赶去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就传来宁俊琦的声音:“天齐,你一连找了我两次,有什么急事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回答问题,而是反问道:“你去哪了?手机不通,办公室电话也没人接,给党政办打电话,小姚也不知道你的去向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去哪?就是去村里蹲点三天,和郝晓燕一起去的,不行吗?”宁俊琦的声音透出撒娇的成份。

    “当然行了,我怎么敢说不行呢?”楚天齐边走边说,态度很是诚恳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呢?呼哧带喘的。被狼撵呢?”说到这里,手机里传来宁俊琦夸张的声音,“哎呀,不会又有哪个小姑娘在追你吧?你是不是又骗人感情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哭笑不得的回答:“什么乱七八遭的,我在步行下楼梯呢,走的急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宁俊琦笑了起来,笑声过后才说道:“说吧,什么事?是要坦白,还是要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请教,当然是请教。”楚天齐忙不迭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巧了。在我刚回来的时候,就有人说要向我请教,而且那个人也姓楚,你说巧不巧?”宁俊琦俏皮的说。

    楚天齐听完就是一楞,接着就明白了,马上问道:“是不是礼瑞找你了,是不是他向你打听我有没有受伤的事?”

    “是呀,礼瑞进门就问,把我也吓了一跳。等到听他说完事情经过,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你让他问我,又没有提前告诉我怎么说,我只好按自己的理解回答了。”宁俊琦说到这里,笑着道,“也不知道我的答复,是否符合你老人家的意思,如果有不恰当的地方,也请勿怪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见样学样,故做深沉的说道:“小宁丫头啊,说来听听,我老人家再做评判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装上大尾巴狼啦,那我就向你老人家详细汇报一下。”宁俊琦开始讲述,“今天我刚从外面回来,正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,礼瑞就来了,说他已经等了我很长时间。我让他进屋,问他有什么事。他把那天听说的事,以及你们打电话的事说了一遍,他说你们家人都不放心你,而你却让他来问我事情的真*相。当时,我也不太明白你的意思,就问他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忙问:“礼瑞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礼瑞说,他觉得你肯定是和人打架了,但究竟受没受伤不太清楚。他还跟我说,希望我告诉他真*相,好让他心里有个底,否则,他就要到省城看你。而且他说保证不会和你父母说真实情况,只说你确实没有打架。”宁俊琦说到这里,问道,“你之所以让他问我事情的真*相,大概就是让他既了解真*相又能瞒住父母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你怎么和他说的?”楚天齐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想了一下,告诉他,我说你哥确实是打架了,准确的说不是打架,而是见义勇为。然后向他讲了事情的大致经过,中间的细节直接忽略了,一直讲到警察出现,当然警察到来以后的波折没有和他说。我记得你曾经说过,你的武功在你家里只有你父亲知道,所以为了减少礼瑞的疑虑,我才说是警察及时赶到,抓*住了坏人。因此你没有受伤的理由,也就充分了。”宁俊琦说完,停顿了一下,才又说:“我的回答,符合你老人家的要求吗?”

    “太天衣无缝了,你的回答完全符合我的想法,甚至超出了我的要求。小宁丫头,咱俩真是心有灵犀。”楚天齐说到这里,坏坏的说道,“俊琦,我就在电话这头奖励你一个‘吻’吧。”说着,他真就把上下嘴唇一碰,发出了“啵”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恶心。”宁俊琦娇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礼瑞相信了吗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回答:“应该是信了?不过他还是加了一句‘我就相信你’。而我接下来却只得用一句假话,让他彻底放心,我说‘放心吧,那件事的第三天,我去省里就见到你哥了,他活蹦乱跳的,好的很,没有受一丁点伤。’听我这么一说,他说了一句‘我信了’,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挺好,这我就放心了,我只怕他非要来看我。”楚天齐说完,不忘恭维道,“我就知道我家俊琦能办好这件事,果然办的这么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给我灌迷糊汤,只要你守身如玉就行了。”宁俊琦开着玩笑,然后说道,“你给我打电话,也是嘱咐这件事吧?”

    “是,也不是。”楚天齐说完,问道,“你认为和礼瑞说我受伤的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冯俊飞,除了他还有谁?”宁俊琦说的非常肯定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错吧?”楚天齐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宁俊琦奚落道:“你怎么这么啰嗦?礼瑞说的够清楚了。另外,刚才在小姚和我说你打电话找我时,还把一份柳大年做的报表给了我。我问她‘冯乡长看过了吗?’小姚说‘在报表刚送到的时候,冯乡长就看过了,然后特意说请你再审核一下’。小姚的说法,不是正好和礼瑞的讲述,以及我们判断吻合吗?你是怎么了,这么疑神疑鬼的?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绝对是他了,可他并不承认说过我受伤的话,他这又是为什么?”楚天齐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给他打电话啦?”宁俊琦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冯俊飞这个家伙太损,这不是要把我们家人吓坏吗,我就给他打了电话,可他不承认……”楚天齐把和冯俊飞打电话的过程,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电话里静了一会儿,传来宁俊琦的声音:“我明白了,你打电话找我,不光是为了嘱咐我如何回答礼瑞的问题,而是你不明白冯俊飞为什么不承认说过的话,而且你还担心他把录音寄到党校。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,太对了。”楚天齐佩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世间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。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?”宁俊琦一副教训的口吻,“冯俊飞突然见到礼瑞,他就想使坏,所以把前几天的事进行了加工演绎。等他接你电话的时候,又觉得自己当时的做法有些下作,所以他就硬着头皮不承认了。而且还故意说出所谓的录音,并威胁说要把录音寄到党校,他这就是想转移你的注意力,以免你再揪住他造谣的事不放,而你却弱智的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并不在意宁俊琦的教训,而是弱弱的问道:“那他要是真把录音寄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说你弱智你还真弱智呀,百分之百他是信口胡诌。再说了,他寄了又怎样?不就是老同学之间的调侃吗,他有嘴你也有嘴呀。而且我说他不敢,如果他要这么做的话,他大伯也不会让他做,这不是故意给县里找难堪,要把书记、县长都得罪吗?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又给他吃了颗定心丸,“退一万步讲,就是真寄到党校了也没事,我也让它翻不出浪花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宁俊琦难得一说的霸气话,楚天齐彻底放了心,马上酸酸的说道:“俊琦,你真好,真是我的贤内助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。楚天齐,你最近这是怎么了,嘴上老是抹着蜜。我可知道‘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’,你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吧?”宁俊琦调侃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假装伤心道:“好人难做呀,怪不得好多人不说实话呢,原来是人们总往歪了想。”感叹完毕,他“嘿嘿”一笑,“对你好也不光是我的意思,我妈在电话中说,你去看过他们好多次,还让我好好对你,说你这样的女孩儿,打灯笼难找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没有对他语气中的调侃意味责怪,停了一会儿,幽幽说道:“有妈的感觉真好。”然后她忽然转变了话题,“对了,为什么你那里发生的事情,冯俊飞几乎能第一时间知道?尤其上次董梓萱给你造谣的事,他知道的比我都早,这是不是很奇怪呀?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的是,我也有这方面的怀疑,不可能总是偶然吧,而且他知道的也太迅速了。”楚天齐的语气很郑重,“我怀疑身边有内鬼。”

    “慢慢观察吧,不要操之过急。”宁俊琦嘱咐着,“另外你也要注意自身的安全,我早就听说那个姓段的不是个好鸟,去党校外面,尤其是晚上更要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你是听田馨说的吗?她的消息可灵通了,她和李部长关系那么好,肯定能知道好多内部信息的。”楚天齐八卦的说。

    宁俊琦的声音忽然变得尖厉起来:“楚天齐,你是不是又有什么龌龊想法了?讨厌死了,不跟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还准备再贫几句,手机里已经传来了电话挂断的声音,他只好收起了手机。心中暗道:她和田馨的关系真不错,自己不就开一句玩笑吗,她竟然连电话也挂了。但他也知道宁俊琦并不是真的生气了,所以倒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经过宁俊琦的点拨,楚天齐对所谓录音的事一点也不担忧了,一身轻松的向宿舍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躺在床*上,楚天齐又想起了这次的事。

    如果家里有电话,自己能及时和家里通话,哪至于让父母做这种无谓的担心?

    现在虽说往柳大年家打电话,对方一点不嫌烦,还很热情,但时间长了也不是个办法。而且每次打电话时,柳大年都要见缝插针的向自己汇报工作,还要让自己指示,这让楚天齐很不好办。不说点什么吧,好像有点对不住人家的热情和诚恳,如果说几句吧,柳大年可能就会拿着鸡毛当令箭,出去大肆宣扬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道:这次学习回去后,一定要给家里装部电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