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一十一章 狼狈为奸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这天,楚天齐刚上班,就接到了雷鹏电话。

    雷鹏开门见山问:“哥们,‘皮蛋’中标的事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怎么啦?有问题吗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外面又传开了,传你左右了中标的事,说“皮蛋”公司中标是内定的,只不过走了个程序而已。都说你在青牛峪乡的时候和他一块做冷库生意,四月份又是你把公司办公楼租给他,这次更是你一手导演了他的公司中标,照顾了他。”说到这里,雷鹏停了下来,等着对方回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停了一下,问道:“哥们,你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雷鹏马上接话:“你这是什么话?我的半条命都是你给的,当然相信你了。但我也知道‘无风不起浪’这句话,我是怕‘皮蛋’玩什么花样,把你给装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句话就行了。”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,“哥们,你也知道,青牛峪乡和皮丹阳合作,还是有赖于你的面子。后来建冷库也是现实需要,是顺其自然的一个方式。至于出租办公楼和农业园区施工企业招标一事,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向雷鹏介绍,当初出租一、二层楼是为了筹措招商资金、办公费用,是开发区员工大会上全体通过的。然后开发区在相关媒体发布了广告,皮丹阳是看广告后联系的开发区,具体谈判工作一直由冯志堂主导。他又讲了农业园区施工企业招投标的操作过程,开发区参与人员,以及开标的详情。

    雷鹏发问:“你说的这些,我完全相信。那我问你,楼房的租金是否偏低?”

    “不是偏低,而是偏高。”楚天齐解释道,“说实话,三年五十万的租金,应该是偏高一点,再低个五、六万还差不多。再说了,当时联系的几家不是太零散就是价钱低,皮丹阳公司两层都租,又给的价钱高,当然要选择他了。而且整个过程都是老冯为主参与的,绝对不存在照顾他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刚才说,租楼和投标都是皮丹阳主动找上门的,这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,就像他在照顾你似的。”雷鹏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当初在他租楼的时候,我就有过这个疑问,但又有点解释不通,他图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说不定他认为你以后肯定能做大官,在做感情投资呢。”雷鹏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你信吗?我现在当个小科长,还一天到晚忙不过来呢,哪敢想那些呀。”说着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如果只是租楼那件事,也可以理解成他在为我排忧解难,但和这次投标的事联系在一起,就让人费解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他说他提前一点不知情,是临时接到的通知,确实解释不通。”雷鹏也有同感。

    “这本身就是疑点,而更可疑的是,他竟然不愿讲出公司的情况。”楚天齐说出了自己的疑问,“按常理,做为甲方有权了解乙方公司情况,乙方也有义务提供公司的进一步资料,可是他却说‘有难言之隐,不方便说’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,还他娘的难言之隐,他是得风流病了,还是戴绿帽子了?”雷鹏骂道,“我看他是皮子痒,想让我给他梳梳皮了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了对方:“骂他有什么用?正是由于这次的事情疑点众多,我才觉得租楼的示好之意也值得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是越来越看不懂这家伙了。以前见我时,他就跟个小可怜似的,现在虽然表面对我很尊敬,但我总觉得太假了。”雷鹏又骂了一句脏话,“他娘的,我倒想问问,他的心是不是已经变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问他也未必能知道什么,干生气。”楚天齐阻止着对方,“算了,这事我能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就得问问他。现在社会上传的这么不好听,我质询一下怎么啦?”雷鹏很执拗,“当然,我不会说咱俩通话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……”刚说了三个字,楚天齐发现对方已经挂断电话了。只好苦笑一下,摇摇头,收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握着手机,楚天齐不禁自问:这是为什么,为什么在我身上话题就这么多?是有些事情没处理好,容易让人诟病,还是有人在推波助澜呢?

    把近一阶段的事想了一遍,楚天齐不得不承认,有些事情确实做的不够完美。尤其是当一个难题解决的时候,往往欣喜非常,结果就留下了隐患。另外,他总觉得有一只或是多只手在幕后操纵着,操纵着对自己的舆论攻击。

    在进入官场那天起,楚天齐就经常陷入舆论漩涡。一点小糗事就会被弄的满城风雨,既使是好事也会被传的夸大其词或是严重走样,反正就是不正常。开始的时候是魏龙、温斌等给他使绊子、卖臭,后来的黄敬祖、王晓英也没少干这样的事,再以后有董紫萱,还有刘大智等。不过这些人的使坏,往往有迹可查,比较明显。

    自从到县里以后,前面的这些人,有的和自己冰释前嫌,有的也忽然一下子噤声匿迹。尤其是到开发区以后,好多人都没再见过面。

    到开发区以后,明显对自己不友好的就是王文祥,也包括孔方、孔臻、孔嵘等三兄弟。他们也或多或少,或明或暗的对自己出过手,但那些事还比较有迹可循。

    就拿王文祥来说,从楚天齐踏进开发区那天开始,就一直和对方做对。这可以解释成,楚天齐抢了他到嘴的肥肉。就是现在,楚天齐本已牢牢坐稳了位置,王文祥在工作中也能做到尽职尽责、尽量配合,但还是在有些时候想看楚天齐笑话。只是到现在,楚天齐也不知道王文祥的后台是谁,和自己有什么过节。否则,王文祥不应该在现在情况下,还是既配合也捣乱。

    在开发区这多半年,孔嵘是给楚天齐出过几次难题,也使过好多坏,这里面肯定也有孔臻、孔方的参与。财政局卡款那是孔嵘直接的手笔,只是六月底的放行,让楚天齐不好理解。举报信事情中孔方百分百参与了,因为那张照片就是来源于老幺峰乡的那间屋子,只有孔方有做案的嫌疑和动机。可是既使这样,他们也没有得到任何处理,那件事就不了了之了,这可以归结为是孔嵘各方使力。但在调研的时候,孔臻就曾经给楚天齐脸色,孔方更是和他二哥直接刁难,这要说是没人授意、没人撑腰,就解释不通了。如果硬和孔嵘联系上的话,也有些太生涩了,因为那时孔嵘还在市里呢。

    如果说以前的事还有迹可查的话,那近两件事就太扑朔迷离了。先是有人到工地持刀要钱,实际就是给人造成慌恐,对开发区造成影响,也影响自己。但现在这么长时间了,派出所也没给出个准确答案,只说是几个小混混缺钱花了。刚前天更是罚了点款,就把那个被抓的人放了。这也太儿戏了,毕竟那可是持刀抢劫,如果要是没人授意的话,派出所应该不敢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就在开发区打架事件后,从第二天就有了传言。传言没有过多涉及打架和抢劫本身,而是矛头直指楚天齐,说是楚天齐因为“挖墙角”得罪了人,有人在报复,也影射了青牛峪乡长冯俊飞。楚天齐没有“上当”,没有和冯俊飞互掐。

    被报复一说,刚平息几天,和皮丹阳关系不清又被推了出来。而且这个传言说的有鼻子有眼,不但把两人在青牛峪的合作,定性为权钱交易。更是把租楼和农业园区中标一事,说成是私相授受,说成是权钱交易的翻版、升级版。甚至有人又扯出举报信的事,明显就是在影射那事也并非空穴来风,影射是被上面领导把事给平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传言既没有主次重叠,更没有出现时间断层,而是前后衔接紧密,时时都有重点。这要不是有人在背后策划、推波助澜的话,绝对不会这么巧,也绝对不会传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那这个人或是这伙人,到底是谁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知道哥们心里有疙瘩,气不顺,晚上雷鹏请楚天齐出去喝酒。刚喝完,雷鹏有事就先走了。楚天齐自己在路上溜达着,步行往回走。

    正走着,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车牌号出现在前方。路灯光线昏暗,楚天齐走前几步,闪到隐蔽处,仔细看去。

    这时,车门打开,一个人从车上走下来,楚天齐看的真切,正是汽车的主人。此人警惕的四处看了看,向一个小区走去,转眼进了小区院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走开,想到刚才那小子鬼鬼祟祟的样子,迟疑了一下,迅速走到了那个小区门口。看到小区门头上的名子,他忽然想起了两个人,据说这两个人就在小区买了房子,当然是以女人的名义。

    正这时,一个女人声音传了出来:“老王,来的这么快,老黄还没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女人的声音,楚天齐不禁一惊:果然是她,难道他们狼狈为奸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