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七十七章 群众呼声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前脚进屋,刚坐到椅子上,方宇和要文武就跟了进来。二人径直走过去,站到了桌前。

    “主任,这到底是咋回事?什么群众举报,什么便于调查?”方宇忿忿不平,“有这么对待干实事干部的吗?我看这是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。”

    要文武怒声附合着:“主任,这叫什么事?这不是故意恶心人吗?这些恶意举报查无实据,本身就是流言。而依据这些人造流言,就对一名正科级干部进行免职,也太儿戏了。我看分明是有人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了摆手:“要主任,冷静。”然后一指对面了椅子,“你们坐。”

    要文武请方宇坐到椅子上,自己又搬一把椅子过来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方宇长嘘了口气:“先不论免职的公平性、合理性。就是从开发区现状考虑,也不应该这么做呀。开发区成立五年了,前四年除了留下一片烂尾工程,除了留下一堆坏帐,除了留下那么多铁疙瘩,什么也没留下。你来了以后,短短多半年时间,烂尾工程盘活了,应收款回收了百分之八十多。也正是在你主政期间,支付了被征户一多半的补偿款。虽说这些款项大部分都是县政府拨款,但要是没有你的统筹、没有你的争取,恐怕连一少半也落实不了,四年多时间不是一直这么过来的吗?

    你上任之初,就面临着一个艰巨的难题——开发区升级保留。这个任务可以说是时间短,任务重。平时人们常说从零起步,可你接手的烂摊子比那还要糟糕,完全就是从负开始。在这种情况下,人们都不看好开发区,也不看好你,我也表示怀疑。恐怕县里在安排你接收的时候,就是在找合适的替罪羊,充其量也不过是‘死马当活马医’。

    就在人们都持着一种‘好铁能碾几根钉’心态的时候,你走马上任了。上任之初,不说别的,就拿人们的精神状态来说,整个开发区就是一滩死水。人们对开发区根本就不抱任何希望,好多有门路的人都纷纷调走了。留下的这些人,要不就是没门路的,要不就是熬资历的,当然也有个别人还有别的目的。总之,就没有一个想要把开发区弄好的,或是认为开发区能弄好的。其实,我就是因为没有门路,同时也对开发区有一定感情,才一直耗在这里。

    你一到任,就利用画饼之术,让人们看到了希望,从而激活了大家的激情。接着就利用出租办公楼的方式,筹到了办公经费,人们热情再次高涨。你充分调动每个人的积极性,包括志同道合的人,也包括意见相左的人,还包括反对你的人。尽管人们的认识不同,目的也不尽相同,尤其所处的官场圈子不同,但都被你给召唤到‘开发区升级保留’这辆战车上。

    短短半年时间,开发区招商引资达十五亿之多,这是玉赤县经济发展的一个奇迹。以开发区当时的现状,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,恐怕放眼全市,也是一个佼佼者的案例,也是凤毛鳞角。这一切都是在你的领导下实现的。开发区也正因为有你的加入,在你的领导下,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我是亲眼所见,亲身感受了几任领导班子的执政情况。实话实说,以前的班子带头人,和你根本就不具备可比性。最根本的一条,你想的是开发区发展,是全县大局,是全体开发区工作人员福祉,是一个‘公’字,而那些人就是一个‘私’字。当然,我也一直是班子成员,我也有一个‘私’字。不过我的‘私’不是私装腰包,而是事不关已,而是只求无过。我不是为了评论人们的事非功过,只是以此来做一比较。

    我是搞技术的,不善辞令,对于官场一些人情往来也很生涩。尤其我的性格使然,人很轴,较死理,在官场圈子中也属于异类。一开始的时候,我还有一些棱角,处处碰壁后,我变成了闷葫芦,抱着‘但求无愧于心’的心态,混日子。正是在你的人格魅力感召下,唤起了我*干工作的热情。好多事情在经历的时候,也觉得很平淡,可当我们回头去看的时候,却发现很是不寻常,现在的玉赤开发区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上次你‘被有病’的时候,我就看不惯,但我天真的以为那不过是对你的暂时排挤,开发区还得交由你管理。可是今天,我发现我错了,错的太天真了,错误的认为县里不会致开发区发展而不顾。但今天却把你免了职,这就相当于响亮的打了我一个耳光,我才知道‘卸磨杀驴’一说。

    主任,我想过了,这几年我一直昏昏噩噩,一直明哲保身。这次我不能沉默了,我要去找县里,要联名上书,要和他们讲讲理。我希望县里能看到我们的意愿,能理解我们的苦心。当然,我也明白,希望非常渺茫,县里岂能受我们左右。不过,你都能化腐朽为神奇,都能把开发区这匹死马医活,我也想创造奇迹,想要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发现,方宇是一个很有思想,很有水平的人。只是平时不愿惹事,或是被岁月打磨了棱角,才看起来中庸了好多。就像她自己说的一样,有些轴,有些不谙官场规则。从她的用词中,就见窥见一斑,比如“卸磨杀驴”的用法,绝大部分人不会用“驴”来比喻上司,可她却用的很自然。这说明她真诚,说明她正直、善良,对于复杂的官场来说,她也比较单纯。

    见方宇讲完,看着自己。楚天齐冲着对方拱了拱手:“谢谢你,方主任,方姐。你对我评价这么高,我很感动,但受之有愧。我感谢你要为我出头,要向县里请命,但是我要告诉你,千万不能这么办。如果这么做的话,不但不会有任何效果,而且会适得其反。你会因此被领导关注,但这种关注绝不是好现象,你会成为被打击和排挤的对象。同时,我也会被坐实一项罪名,那就是所谓的‘拉帮结派’。你这么做百害而无一利,会枉费了你的苦心,一定不要实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不至于吧?我这不过是表达一下群众呼声,又不是对抗政府,他们不也说‘群众反映’吗?”方宇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所谓的‘群众呼声’,在很多时候都是一个名词,或者说是一种托辞,是一种攻守有度的操作手法。如果真正的出现了‘群众个体’,那可能就会被定性为聚众闹事,这就等同到于一些上访事件。虽然不是好多人聚集到一起,到政府静坐,但性质却几乎一样。而且那张纸上的签名和鲜红的手印,也会被备案,会成为随时可以拿出来的证据,证明上面的人曾经做过不合规的事情。我这说法可能有些偏激,但在某些地方、某些时候却也是事实。正因为你刚才表达的真诚实在,我也才说的这么直白。目的就是告诉你,千万不能这么做,不能授人以柄。”

    刚才陈述时,方宇还像一只鼓满气的气球,现在经楚天齐这么一说,她立马便泄*了气。但她还是不死心,又试探的问:“主任,真的不能反映我们的‘群众呼声’?那我能做点什么,能帮上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,群众呼声不能乱用,不能害人害己。”楚天齐肯定的说,“谢谢你,暂时还不需要你帮忙,有需要时会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走了。”方宇显得很失望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方姐。”说着,楚天齐也站了起来,郑重的向对方点头致谢。

    方宇没有再说话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了楚天齐和要文武二人,楚天齐拿起烟盒,抽*出两支香烟,一人发了一支。要文武点着火,二人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猛吸了两口,要文武说了话:“主任,我觉得方副主任说的有一定道理,而且目前也确实没有好的办法,‘群众呼声’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。当然,可以采取匿名的方式,要不好像默认了那些指控。”

    “老要,你怎么也跟着起哄?按说你在官场这么多年,不应该有这种幼稚的想法。你以为这是搞运动呢,一方打小报告,另一方也针锋相对?当然,要是运动的话更麻烦。”楚天齐否定着对方的想法,“我想你肯定看出来了,这是有人故意为之,就是要收拾我。在这种形势下,我们任何举动,都会成为所谓的证据,都会成为对方收拾的借口。对方掌握着话语权,同样都是‘群众呼声’,却可以被描述成正义的,也可以被定性为聚众闹事。如果一旦这么弄的话,马上就会有人来调查我,调查单位的人,就会造成新的恐慌,也会让人人自危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就任由这样下去?”要文武既不解又担忧,“要我看,如果你就认了的话,接下来还会有针对你的后手。再说了,现在连个职务都没有,也没有单位,这算什么事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老要,你不必担忧,山人自有妙计。”

    要文武忙问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楚天齐重重的点点头,“你忙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要文武很高兴,也有些激动,“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说完,要文武昂首挺胸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屋门关上了,屋子里也静了下来,楚天齐心情更加沉重起来,他哪有什么妙计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