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百三十四章 七夕这道坎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滴嗒”,一滴水珠掉落下来,接着是两滴、三滴,很快就有很多滴一齐滴落下来。又下雨了,这样想着,楚天齐向四外摸去,什么也没摸*到。那就是说旁边还有地方,楚天齐正要向边上挪去,想了想又停止了动作。而是在挎包里摸了一会儿,摸*到了那只手电,这只手电可是父亲专门提醒自己拿的。

    右手大拇指按向手电按钮,顿时一束光线射了出来。楚天齐稳定了一下心神,向四外照去,此时他的心情很紧张,生怕看到他不愿意看到的东西。在手电匆匆一扫之下,他发现四外都还有很大的空间,最起码坐二十多个人不成问题。再看了看头顶的那块天,楚天齐感觉,这个地洞很像一只口小底大的锥形瓶。

    再次用手电仔细照了照,楚天齐发现右手方向空地很大,像是专门挖进去的一个小窑洞。楚天齐用手电照着,一点点的趴伏了过去。并不是他要这么狼狈,而是因为他的右脚受伤了,这么过去的话,省力气。另外,小窑洞虽有一米多高,也只是坐着没有问题,像自己这样的个子是站不起来的。

    小窑洞里面,没有雨水进入,虽然照样很潮,但最起码要比刚才的位置好的多。楚天齐坐在了离墙很近的位置,这样能有个依靠的地方,可以省好多劲儿。坐在那里,他再次拿着手电仔细的四外照了照,确实没有人骨头或是虫蛇动物的骨骸,也没有什么大蟒之类的东西,这下子心里紧张感也减轻了好多。

    一下子不像那么紧张了,肚子却“咕噜噜”的叫了起来。楚天齐这才意识到,现在离早上吃饭,最起码已经过去十七、八个小时了。其实早就该饿了,只是刚才只顾着紧张、害怕,一时没有显出来而已。可吃什么呢?总不能吃老鼠吧,再说也没老鼠呀!

    看着父亲让自己拿的手电,楚天齐乐了,他想到父亲让自己拿的另一样东西——压缩饼干。本来很容易想到的东西,这一紧张,把什么都忘了。楚天齐暗笑自己平时还自诩“每遇大事不紧张”,看来是自己太自大了。

    一手拿手电照着亮,一手解开挎包带子,楚天齐在挎包里面找了起来。看着包里的冰糖糖块、花生米,压缩饼干、橡胶指垫棉线手套,和手里的微型手电筒,楚天齐眼圈湿*润了。以前自己只准备了自制药膏、水、创可贴、藿香正气水,其余这些都是在父亲的过问和督办下,才又配备的。两次“飞车”都保护自己的头盔,也是在父母的一再过问和叮嘱下,自己才戴着的,还有爬山索更是由父亲直接提供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压缩饼干还在,不幸的是只剩一包了。楚天齐打开包装,拿出一块轻轻放到口中,慢慢咀嚼着。尽管肚子里很空,可他却不能大快朵颐,一是压缩饼干比较硬,更重要的是现在只有一包,必须省着吃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呢。

    吃了两块饼干,又喝了一点儿水,肚里不像那么空了,但却感觉身上冷了起来。楚天齐这才注意到,自己的衣服早湿透了,想是晕倒在地上的时候,肯定是淋了不少雨。这可怎么办?换洗衣服都在摩托车工具箱里呢。

    冷就增加热量啊,想到这个问题,楚天齐马上就拿出两小块冰糖放到了嘴里。可能是心理作用,糖块刚放到嘴里时间不长,身上就不那么冷了,再加上肚里也不觉得空,他此时又有心思开始想事了。他又想到了宁俊琦,还想到了一件事,今天是准备和她去过七夕的。

    想到“七夕”这个词,楚天齐不禁感叹道:“七夕啊,七夕,你怎么就不放过我呢?” 怪不得他感叹,还真是那样,在这几年,七夕当天就没有一天消停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年,正是七月初七,楚天齐等这个日子等了好多天,他准备在当天向女朋友孟玉玲表白。于是,他特意在这个特殊的日子,选了市里非常有档次的一家咖啡厅,咖啡厅的名字叫“千里来相会”。不光日子和地点是特意选的,就连包间也是特意提前预定的,名字叫“情定今朝”。

    怀着十二分的诚意,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,楚天齐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忍受着时间的煎熬。可女朋友孟玉玲却姗姗来迟,在她晚来的这一个来小时,楚天齐是度日如年。就在楚天齐庆幸心诚则灵,庆幸女朋友终于来了的时候,孟玉玲只给出了三个字的答案:分手吧。然后,决绝的离去了。

    不亚如晴天霹雳,一下子把楚天齐击晕了。反应过来的楚天齐,如疯了一般的冲出咖啡厅,留给他的只是女友的冷酷回眸。这里应该称之为前女友了,前女友上了另一个男人的奥迪汽车。

    为情所伤的楚天齐,在小酒馆喝的酩酊大醉。走在小巷里,被人头上套着袋子,一通胖揍。因为心痛,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,就任由那帮人像痛打行尸走肉一样,把拳脚落到了自己的身上。事后,楚天齐还误以为是“情敌”张老板差人所为。两年后,才知是遭到了“超哥”魏超群一伙的报复。

    时间又过了一年,楚天齐已经是青牛峪的副乡长。在那多半年任上,他既经历了成功解决农民上访、引进蔬菜种植的辉煌,还有成为全县科级后备干部资格的荣耀。也经历了由于协助公安破案需要保密,不能合理解释“失踪”一事,被取消了后备资格,受到了处分。而且,他当时还和直接上司宁俊琦不合,于是他便把工作重点放到了校舍加固这件事上,连着下乡蹲点。

    七夕那天,楚天齐住在了蹲点的甘沟村。晚上突降暴雨,村小学教师常文为了保护学生,为了抢救粮食,被房子上掉下的房梁砸伤。为此,出院后仍长时间不能动弹,长时间靠着轮椅出行。也正是因为给常文治腿,楚天齐的父亲楚玉良,才从采药的山上掉下来。先是昏迷不醒多月,醒来后又是恢复缓慢,直到现在也没有好利落。

    去年七夕之前的那段日子,一切似乎都很顺利。先是久而未绝的药材销售,找到了合作伙伴,而且还是行业中鼎鼎大名前三甲之一——何氏药业。紧接着,葫芦沟锌矿泉水项目《可研报告》,取得市发展计划委的批复,可以招商了。蔬菜销售工作,打击了欺行霸市的胡三之流,销售态势良好。尤其是和宁俊琦的关系,也经历了由对立到友好,再到暧昧的阶段。

    但就在当天,先是无意中遇到了岳婷婷,被岳婷婷戏弄,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。紧接着,岳婷婷讹诈楚天齐,缠着他和她去吃饭,陪她过七夕。好不容易安顿好了岳婷婷,在返回住宿旅馆的路上,又遇上了胡三等人的报复。所幸自己功夫了得,对方也有些明目张胆、思想麻痹,最终才摆平了十把砍刀的袭击,并把胡三等人逐出了玉赤县。

    连着三年,只要是到了七夕,就没有一次消停过,年年那天都有事,而且全是闹心事。所以,楚天齐一直防着这一天,一直谨慎再谨慎着,并且侥幸的以为,以为七夕的事在前几天都发生过了。

    正是对七夕有着足够的警惕,楚天齐在这个七夕的当天,连骑摩托都是小心翼翼的。可千算万算,还是没能过了七夕这道坎。

    楚天齐现在在反思,反思如果不是和宁俊琦发生不愉快,肯定就能提前知道她的行程,就不会寻她不到,才来到了仙杯峰。仙杯峰他肯定是要来,但未必是今天,那样也许就可以避开七夕这天。再退一步讲,如果在某一天,仍然没有躲开掉进这个山洞的话,最起码宁俊琦可能知道自己到了哪里,肯定在联系不到的时候,会及时寻来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一周多没和宁俊琦通话,对方怎么能知道自己的心,怎么能知道自己现在做“井底之蛙”,正在坐井观天呢?

    前三次七夕,虽然经历了好多磨难,但在事后都有一些收获。

    被甩那次,正是由于自己在权利、地位面前,丢掉了尊严,才决定弃教从政。也才开创了后来的局面,利用三年时间,从准副科升到了正科。虽然自己现在不吃香,但就这种升迁速度,也让好多人难望项背,艳羡不已了。

    两年前的七夕,正是由于常文被砸,正是由于自己的坚持,校舍加固的事情得到了县里的重视。虽经历了一些波折,最终校舍得以新建、修缮和加固。在去年的时候,避免了前年悲剧的重演。

    去年的七夕,虽然岳婷婷耍了刁蛮,可自己也知道了她所受的磨难,也理解了她的性格,包括宁俊琦都同情了岳婷婷的遭遇。七夕当晚,胡三等人,虽想找自己报复,但最终被自己击退,并承诺不再回玉赤县作恶。时至今日,倒也没见他们的踪影。

    前三次七夕经历,都可以用有惊无险来形容。那么这次又能够如何脱险呢?究竟能不能脱险?能不能有所收获?

    想着想着,楚天齐眼皮发沉,睡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楚天齐大叫一声,从睡梦中惊醒了。

    四周还是黑黢黢的,他看了一下时间,也还不到三*点钟。他不敢再睡了,生怕再做那从来没有做过的怕梦。尽管眼皮沉重,但他却坚持着,坚持着想等到天亮的时候再睡。天一亮,可能就不做怕梦了。

    想的挺好,可他到底没有抵挡住瞌睡的进攻,一会儿又睡着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