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八十六章 人情冷暖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太阳已经透过窗帘射了进来。楚天齐正要揉揉惺忪的眼睛,伸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准确的说,是手机一直在响。楚天齐就是被铃声叫醒的,只不过他还有些迷糊,没有反应过来而已。

    就在铃声响的不耐烦的时候,他才意识到声音来自哪里,急忙下地,拔掉电源,看了一下显示号码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刚要张口说话,手机里传来宁俊琦质问的声音:“天齐,几点了?还没起床呢?昨天打电话怎么不接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昨天你打了吗?”楚天齐打着马虎眼,“可能是没听到吧?”

    “装什么糊涂?我来给你说吧。”宁俊琦肯定的说,“你昨天晚上又喝大了,所以我打电话你也没听到,今天更是到点儿还起不来。我就奇怪了,你现在怎么这么能喝多呀?是不是想借着酒劲,体验一把酒后无德呀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俊琦,你真是神了,一下子就猜到我喝酒了。不过你说的酒后无德的事,我可是绝对没发生。我哪有那个胆呀?当然了,对别人也没那个想法,只对你有那个贼心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少来啦?你又想转移话题呀?”宁俊琦嗔笑道,“记住,要少喝酒,喝多了对身体不好,也容易出状况,尤其是骑摩托更不能喝。没有酒后驾车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绝对没有。昨天中午没喝,晚上是在向阳镇一个饭馆喝的,在饭馆我遇到了候三……”楚天齐把昨天遇到候三,两人喝酒的事,说了一遍,也顺便提到了候三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候三还真够仗义,也是个讲情谊的人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调侃道,“哈哈,你现在人缘不错呀,到哪都有人请你喝酒。以前的仇人和你成了好同事,敲你竹杠的协警成了你兄弟,你也真是有魅力。不过你的女人缘更好,肯定也遇到红知己了吧?是女经理,还是女领导呀?”

    “嗨,别提了,是遇到了一个女领导,向阳镇副镇长。那德性,装的可牛了,就那谱比厅级干部还大呢。我给你学学啊……”楚天齐纷声纷色,把黄副镇长的一言一行,以及装象的做派,向宁俊琦学了一遍。

    一边听,宁俊琦一边“咯咯”的笑着。只到楚天齐说完,她又笑了一通,才停下来,打趣道:“哎呀,就凭你那脾气,连县委副书记都敢无视,连组织部副部长都敢设计,和乡书记也敢对着干。怎么在一个初次见面的女人面前,就那么有绅士风度,就能够忍气吞声了?要是心里没鬼的话,你能受那气?”

    楚天齐苦笑道:“有什么鬼?还不是为了调研?要不是为了工作,就那女人昨天的德性,我早大耳刮子抽她了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又“咯咯”的笑了笑,才问道:“昨天的调研,有什么收获?感受怎么样?你给我详细讲讲,就当是向组织汇报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夸张的叹了口气:“哎,一日之内遍偿人情冷暖呀!”他从离家时讲起,一直讲到回旅馆睡下,讲的详详细细、绘声绘色。他讲了出门时,父母的殷殷嘱托和无微不至的关怀。讲了因为骑车飙歌,上演了“摩托车特技”一幕,不过所幸反应及时,所幸有头盔护头,整个过程有惊无险。讲了河边清洗衣裤,擦拭摩托车的狼狈样。讲了孔臻翻脸不认人,把自己踢给姓黄女人,甚至把对待乞丐的话语送给自己。

    见黄副镇长的事,刚才已经讲过,楚天齐在这次讲述过程中,一句话带过。跳过黄副镇长后,就讲了双龙谷周经理故意假装不认识自己,甚至连头盔也不同意临时寄存,最后自己只好买票进景区的事。遇到*市王昊一家的事,也简单做了说明。接着讲到了双龙谷董事长方圆打电话找自己,然后两人相见的事。在讲到和方圆接触时,讲的更详细。包括参观房屋,包括方圆介绍情况,包括方圆诉苦,以及自己和对方辩论的事,都讲了。

    和候三见面的事,已经讲过一些。在这次讲述过程中,楚天齐主要讲了刚才落下的部分。尤其是把候三讲的关于孔臻和黄副镇长的传闻,他们和上面领导的传闻,也一并告诉了宁俊琦。

    楚天齐讲述完毕,足足静了有好几分钟,手机里才传来宁俊琦很郑重的声音:“天齐,昨天一天你确实经历了好多,有些在我的意料之中,有些确实没想到。先不论你这次调研能够做成怎样,就是和乡镇以及企业中的人接触,也够你体验一阵子了。由于你现在的职务,以及县里格局的变化,在你接下来的调研中,还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。希望你做好遭遇冷眼的准备,也一定要冷静应对,当然也肯定会收获一些温暖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调研中,你一定还会遇到形形色*色的人,有孔臻那样的善变同僚,有黄副镇长那样的尖刻女人,有周经理那样的势利眼。也会有方圆那样的企业家,可能还会有候三那样的朋友。当然了,更会有像小白姑娘那样的善良小*美女。嘻嘻,估计多遇到几个小白,是你最希望的吧?”

    听到宁俊琦最后一句的调侃,楚天齐也嘻笑道:“但愿吧。”说到这里,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,便问道,“今天不开会吗?什么时候能回乡里?”

    “十点开最后一次会。”宁俊琦说完这句话,叹了一口气,“哎,不过又回不去了。市委党校组织的乡党委书记轮训,后天又该开始了,连续三周。”

    “啊?怎么这么多的会?那咱们什么时候能够见面?”楚天齐惊讶道,“不会像牛郎织女那样,得等到七月初七吧?”

    “你想我啦?”宁俊琦甜甜的说道,然后调侃着,“你不是说‘久别胜新婚’吗?”

    没想到宁俊琦主动开起了自己这样的玩笑,楚天齐心中大喜,正要继续贫几句,手机里再次传来宁俊琦的声音:“不和你说了,有人叫我。”然后压低声音,“记住,出门在外,书记交待,少喝酒,多吃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哈哈”一笑:“原话不是‘书记交待’,应该是‘老婆交待’。最后还有一句‘晚上九点钟,准时回家来’。”只到说完,他才注意到,对方已经挂断手机了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表,上午九点半多了。楚天齐急忙穿衣起床,洗漱完毕,出了旅馆。当然结帐的事不用他操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来还计划周末到青牛峪和宁俊琦团聚,现在她要在市里待二十多天,于是,楚天齐改变了行程计划。

    当天,楚天齐在向阳镇又调研了两个景点。期间没有再找镇里,而是直接到了旅游点,向景点管理者出示了旅游局的证明。有证明在,两个景点还是比较配合的,当然给自己的态度也不尽相同。尤其是第二个景点,一开始的时候还不错,后来接过一个电话后,立马换上了冷冰冰的嘴脸,估计是接到乡里领导电话了吧。不管怎样,楚天齐还是了解解到了景点的一些基本信息,也和管理者进行了交流,记录了景点经营中的具体情况和存在的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从星期三到星期日,楚天齐尽量一天走一个乡镇,五天调研了五个乡镇的十三个景点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调研,尽管很不想经过乡镇领导,以免再碰到像孔臻那样的势利眼。但楚天齐思考一番后,还是没有那么做。那样的话会显得自己不守规矩,调研也名不正言不顺,更容易给一些人留下话柄和口实。

    在找到这些乡镇领导的时候,有两个乡的乡长还算不错,说不上有多热情,但也绝对不冷淡。不但给被调研景点打电话,让对方配合调研、做好衔接,还挽留楚天齐,要尽地主之谊。楚天齐对于自己现在的身份,也有自知之明,在表示感谢后,婉言拒绝了。

    有一个乡的乡长不在,是乡书记接待的,那态度比孔臻还恶劣,几乎没给楚天齐一点好脸色。明着是数落旅游局的种种不是,其实就是在指桑骂槐,骂给楚天齐听。楚天齐当然也没有老实的受对方数落,而是甩下几句狠话后,忿然离开乡里,自己到了旅游点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乡和一个镇,对楚天齐的到访,采取了冷处理。书记、乡长都不在,连主管乡镇长也不在。但当其他乡领导,见到楚天齐并知道了他到来的目的后,及时和乡里大领导用电话进行了汇报。大领导指示要坚决配合旅游局的调研,并让具体办事人,向景点通报了情况。虽然大领导说的冠冕堂皇,但楚天齐能感受到,对方是为了避免和自己见面的尴尬,但也给他们自己留了后路。

    到景点调研时,各景点还比较配合,提供了一些资料和数据。但重点还是全部都诉了苦,希望调研员大人,能够将他们的困难情况直达上峰,帮着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景点负责人,对楚天齐的态度也不尽相同。虽然他们要顾及旅游局的情面,整体表现说的过去,有好几个景点还表现了足够的热情和诚意。但有五个景点的负责人,对楚天齐却有明显慢怠在里面,这五个景点无一例外都是由当地政府经营,没有交给真正的企业去做。

    这一周当中,楚天齐多次感受了人情冷暖。在慨叹人性复杂的同时,楚天齐也感叹好多人太现实了,也太势利眼了。同时,他认为这些人也未免目光太短浅了。谁能肯定我楚天齐从此就不会升职,就不能出任要职,就不会官运亨通了?谁又能保证以后肯定没有用到我楚天齐的时候。但他也明白,有些人现在能像讨厌苍蝇一样躲着自己,一旦觉得能够用到自己的时候,肯定又会把自己奉若上帝一样溜须拍马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自己绝不会为了获得一点利益,而出卖人格。但他还知道,有些人根本不拿人格当回事,甚至根本就没有人格可言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