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二十三章 七夕故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大街上熙来攘往的人流中,那些红男绿女不时进入视野。虽然听不到他们说什么,也看不清他们在比划着什么,但从他们或牵手,或挽臂,或勾着肩膀的情形看,显然是在享受着一种惬意的时光。当然,还有一些人看上去不是特别自然,既像是小女孩撒娇,也好像二人关系还有待继续发展,或者是未来的小两口在闹别扭。

    站在窗前,看着大街上的人们,夏雪百感交集,心中更多的是羡慕。既羡慕那些卿卿我我的恋人,也羡慕那些撒娇的女孩,就连正闹别扭的男女也让她羡慕不已。她知道,别扭过后感情还有增进,小女孩会有别样的幸福。退一步讲,即使别扭很长时间,即使一时不能化解矛盾,但最起码也有那个讨厌的人经常出现在身边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有什么呢?除了担着一个成家少妇的名声,除了装出一副幸福的模样,其它的什么都没有。三年多了,没有一封信,没有一个问候电话。有的只是那个人花天酒地的消息,有的只是那个夏局长副厅变成正厅的事实。

    看着大街上那些男女幸福的打情骂俏,夏雪的心中酸楚无比,把目光从远处收了回来。往日人来人往的政府大院,今日显得异常清静,清静的多了一丝凄凉,多了一丝愁苦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夏雪缓步走到桌前,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显示,把手机翻过来,扣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手机并没有因为被主人翻动而停止鸣叫,反而执着的一遍又一遍响着。终于,在响了好几遍,足有五分钟后,鸣叫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雪心中稍微一松,把手机又翻过来,成为原来放置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再次响起,这次不是手机,而是桌上的固定电话。来电显示上跳动着一串数字,还是刚才那个省城号码。

    一遍。

    两遍。

    三遍。

    固定电话执着的响着。

    夕阳已经西下,但是屋子里的铃声几乎就没有间断过,就那样一直响着,让夏雪不甚其烦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能响到几时。”这样想着,夏雪坐到椅子子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铃声太执着了,经过一会儿暂停后,再次响了起来。手机响完电话响,电话响完手机响,不时交替着。

    就这样,铃声响过一拨又一拨,一遍又一遍。最后,太阳都被震到山后边去了,换做了大街上的点点灯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卧室里,一张折叠小桌已经支开,桌上红色蜡烛点燃着,发出柔柔的光焰。蜡烛四周摆着几样精致甜点,两只精巧的高脚杯里盛着少许暗红色的液体,酒瓶里的液体只剩下了很少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只手举起酒杯,另一只手抓*住宁俊琦小手,温柔的说:“俊琦,七夕节快乐!”

    宁俊琦脸上红扑扑的,在蜡烛光焰映照下,更加娇*嫩,她也举起酒杯,轻声道:“天齐,七夕节快乐!”

    两只酒怀碰在一起,两人很有默契的揽住了对方的肩头,以一个非常暧昧的姿势,喝下了这杯红酒。

    宁俊琦手中把*玩着高脚杯,面色红*润、娇艳欲滴,眼神迷离的看着身侧的男孩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脸颊上也有了一丝红色,望着身旁的美人,忍不住把头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很有默契的迎了上去,两人的嘴唇碰在一起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拿掉对方手中的酒杯,另一只手也揽住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我想听故事。”一个含混不清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随即明白,是怀中的人儿说的。他睁开眼睛看向她,她正双眼盯着自己,眼神中有一种特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松开双臂,她从他的手臂中解放出来,她笑吟吟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想听什么故事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轻启朱唇,吐出了四个字:“七夕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楚天齐答应一声,又停了一会儿,开始讲了起来,“从前,有一个苦命的人,叫牛郎,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遥远了,远的不真实。”宁俊琦摇摇头,脸上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其实,在宁俊琦刚才说出“七夕故事”四个字的时候,楚天齐已经知道她要听什么了。但他故意把话题扯到牛郎身上,他不愿去回首那个日子,不愿去揭开那个伤疤,不愿去触碰那份酸楚。

    宁俊琦又说话了:“苦痛是需要化解的,而不是用来珍藏的。当然了,这也需要一个过程,有时也需要水到渠成。但是疏解这种苦痛的机会,却是需要自己把握的。”停顿了一下,她又说:“我对隐私不感兴趣,只是想帮着一个人化解这份苦痛,想帮着他打开心结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目光投到对方脸上,她的眼神中没有一丝八卦,更没有一点讥笑。有的只是满满的理解、鼓励,有的只是那无尽的温柔。他知道她说的完全是真心话,完全是为了帮助自己。

    其实,从张鹏飞在办公室闹腾完以后,楚天齐一直就在想着,要不要把那些事情告诉宁俊琦。他并不是信不过她,而是总觉得说不出口,总觉得有些事情很丢人,很没自尊。于是,他就犹豫着,从上午一直犹豫到现在。在这期间,宁俊琦并没有问这些事,而只是默默的出去买饭,默默的陪他坐着。

    终于,楚天齐开口了:“俊琦,你真想听?听了可不要笑话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还是九年前的事情,当时我正在河西大学上学……”楚天齐眼睛看着前方,回忆着往事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自己和孟玉玲相识讲起,他讲的很详细,甚至连个别的相处趣事也没漏掉。他先讲了他们在大学的日子,讲学生时代那种纯真而又朦胧的感情。接着讲他为了她放弃留校机会,毅然到了沃原市一中当老师,为的就是和女友分到一个城市,为的就是他们未来的新生活。

    从他的讲述中,她听的出他当时的幸福、向往和憧憬。她既为他们感动,也很是嫉妒,嫉妒那个女孩先她遇到了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叹了口气,继续说:“四年前的今天,七夕节。我特意选了沃原市一流的咖啡厅——‘千里来相会’,也特意选的“情定今朝”包房。我要在这个特殊的日子,向他求婚,把那枚戒指亲自戴到她手上。可是,等来的只是三个字:‘分手吧’。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以为是她在开玩笑,就又追问了一遍。当她再次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,我感觉犹如头顶响了一个炸雷,把我炸懵了,懵的晕头转向,懵的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她说完这些,夺门而出。等我反应过来,追出去的时候,看到她上了一辆奥迪汽车,汽车绝尘而去。到那个时候,我才明白,自欺其人的梦破灭了。其实,他们早就接触了,早就有了蛛丝马迹,只不过我一直不愿意承认,不敢面对而已。那个男人的父亲,就是当时的省发展计划委张副主任,那个男人就是张鹏飞、张大老板。”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。把头扭向了一边。

    长嘘了一口气,宁俊琦轻声道:“于是你决定弃教从政,于是你参加了玉赤县招聘考试,于是你到了青牛峪乡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……你怎么知道。”楚天齐转头望向宁俊琦。

    “太简单了,很容易想到。”宁俊琦把头扭向一边,“男主角为了爱情,放弃更好的发展机会,追随到女主角身边。在男主角眼里,女主角就是他的最爱,美好的未来正在向他们招手,男主角心里装着满满的对未来的美好憧憬。在那段日子里,女主角就是男主角的全部。

    可是,有那么一天,这一切都破灭了,都成了曾经美好的幻景,都成了过眼烟云。梦碎了,男主角却不愿醒来,因为他在梦中投入的太多了,尤其是投入了全部的感情。但现实告诉他,他必须醒来。于是,他决定逃避这里,逃避一切与女主角有关的东西,以期为那颗破碎的心疗伤。于是,他要离开沃原市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选择弃教从政,其实也好理解。男主角认为,自己之所以在女友之争中失败,不是败给了那个人,而是败在了身份、地位,而是败给了权贵。于是,他急欲获得权利,急欲通过权利而找回尊严。所以,他才走上了从政之路。”说到这里,她停了下来,发出轻轻的抽泣声。

    听到宁俊琦哭泣,楚天齐轻轻扳过对方肩头,盯着她流泪的眼睛,说道:“俊琦,你怎么啦?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?是不是觉得我太不该……”

    “生气,我就生气,气死了。”说着,宁俊琦扑到楚天齐怀里,双手在他身上捶打着,“我生气你怎么对她那么好,怎么那么痴情,生气我没有早点儿遇到你,生气……反正就是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俊琦,可那都是以前的事情,我现在心里只有你,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,我愿意呵护你一辈子。”楚天齐赶忙哄着对方。

    宁俊琦猛的挣脱他的臂弯,抬起梨花带雨的脸颊,厉声道:“你说了可要算数,你心里只能有我,也可以为我付出一切。你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郑重的点了点头:“我能做到,一定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呜”一声啼哭,宁俊琦再次扑到他的怀里,在他身上捶打着,“你不许骗人,骗人是小狗。”说到这里,她破啼为笑,“对,你就是小狗,要不大娘怎么会叫你狗儿呢!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下子无语了,但心中却无比幸福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