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一十四章 空落落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是陪着宁俊琦检票进站的。

    在站台上,宁俊琦望着面前的这个大男孩,说道:“这次回来,我有三个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没有说话,示意他继续讲下去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没想到,没想到那两个女孩那样懂事,而且还那样善良和纯洁,事情也才能够谈的那么顺利。第二个没想到,没想到你竟然那么优秀,那么有女人缘,优秀的都让人嫉妒,以后我要多珍惜。当然你不能自恃有些‘姿色’,而翘尾巴哟。第三个没想到,没想到……又让你占了我的便宜,我提前根本没有一点心理准备,这是我绝没有想到的。”宁俊琦说到这里,脸蛋羞成了一块大红布。

    楚天齐忍着笑,说道:“你总结的很好,很全面,也比较客观,就是第三条有点不伦不类,以后这种事要提前想到。”说着,他向旁边一跳,躲开了她的“袭击”,继续说道,“我也有三个没想到,没想到你会来;没想到你这次能够主动向大家宣称,是我的女朋友;最没想到的是,在你的诱导下,让你占了我的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。”宁俊琦还是瞅准机会,在他的身上来了两拳,“你倒打一耙,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    “上车了,上车了。”耳旁传来列车员再一次催促的声音。

    二人这才停止了打闹。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四目相对之后,宁俊柔声到:“我走了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把小背包给她背在身上,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,说了声“去吧”。

    宁俊琦抿着嘴唇,点了点头,转身慢慢向车厢走去。他站在原地望着她渐渐离去的身影。

    忽然,宁俊琦返回身,向这边跑来,很快到了他面前。在他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,她扑到他的怀里,搂住他的脖子,在脖项处使劲嘬了一口。然后放开他,羞红着脸向列车跑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下意识的用手去摸被她嘬过的地方,说实在的,还真有点疼。

    她刚刚上了火车,开车的提示铃声就响起了,列车缓缓启动。透过车窗,他看到了她,她向他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,他也以同样的手势回复了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是坐公交车回的党校,虽然这样要慢一些,但毕竟比打车省十多块钱,够自己一周的烟钱了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后的第一件事,他先照了镜子。这一照不要紧,脖子右侧有一块一元硬币大小的红色印迹,怪不得公交车上有那么多人对自己投来怪异目光呢。他苦笑着摇摇头,心说:这嘴劲儿够大的。

    可能是昨天喝酒的影响,楚天齐身上软软的。他脱倒外面的衣服后,上床靠在被子上,打开电视看了起来。看着看着,他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周六送走宁俊琦,从外面回到宿舍以后,楚天齐就没有出过学员楼。饿了就吃方便面,渴了就喝白开水。醒着就是看电视,困了就蒙头睡大觉。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星期一早上。期间,周六晚上宁俊琦打来电话,说她已经平安到达沃原市,楚天齐和她说了一些腻乎话。除此之外,他在长达四十个小时的时间里,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,也没人可说。

    在这四十个小时的时间里,醒着的时候除了看电视、吃饭、上厕所以外,他就没有干其它事情,书本、资料等等更是懒的去碰。他就是觉得空落落的,什么也不想干,甚至懒的想。自己的这种感觉,究竟是因为宁俊琦的来去匆匆,还是因为两位小学*妹被和平缴械,亦或是段哥突然在外面现身,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,反正就是心里很空很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星期一早上,楚天齐是被陆勇叫醒的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睁开了眼睛,陆勇说道:“这两天你都没出去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怎么啦?”楚天齐随口应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看水房旁边的垃圾桶里有好多桶面的盒子,估计是你小子弄的。”陆勇说着,催促道,“快起床吧,一会儿该误饭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答应一声“好”,迅速穿好衣服,洗漱一番,和陆勇一起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来到教室,楚天齐注意到,好多同学都聚在一起,谈论着这两天游玩或会友的经历,尤其女同学更是讲的绘声绘色,不时发出“咯咯”的笑声。当然也有人在做闷葫芦,不知道是出去累蔫了,还是干脆就什么地方也没去,什么人也没会。

    上课的时候,众位学员表现和课前完全是两个样子,举手发言不积极,讨论也是应付差事,明显不在状态。大家的这种表现,让上课连教授董设计很是不满,但他没有大声申斥,而是提示“收收心吧”。

    等到一下课,大家立刻又恢复了高谈阔论、或窃窃私语的风格,就像是和教授故意作对似的。

    董设计自然把学员们的状态,反馈给了班主任田馨。田馨赶忙向董副校长做了保证表态后,私下找几名学员做了了解,找到了问题所在。她知道大家并不是故意这样的,主要还是这两天的自由活动给弄的,过两天就会好了。

    班里的这批学员来自全省的各个地市、多个行业,是各个单位的佼佼者,好多人还是单位的顶梁柱。因此平时都有很多工作要做,不管是务实还是务虚工作,都很忙。这种忙不只是坐在办公室忙碌,而是要去基层、出现场、到上级、跑项目等等。

    比如楚天齐、杨崇举、高燕妮这样的乡镇干部,他们就是经常要去村里,到田间地头督促、检查、指导工作,有时甚至要在村里蹲点住上几日。除了去村里以外,他们要到县里申请支持资金、参加会议,还要到外地去跑项目、拉客户,就是迎来送往、陪客户这些活动也占用了他们很大的精力。像是一些报告、总结之类的东西,都只能利用晚上时间,或是见缝插针的去完成了。

    再比如班里有刑警、经警,沃原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队长乔阳就是其中一位。对于他们来说,平时出差就是家常便饭,出去办案在外面住个四、五天,更是常事。往往为了抢时间,夜里赶上一夜的路也不稀罕。即使像周仝这样的户籍警,也并不是整天坐在办公室,他们也要经常去走村、下乡,核实一些户籍资料、上传下达一些户籍政策等等。

    就是像肖婉婷、岳佳妮这样在省城上班的人,也不全是坐在办公室的活。就拿肖婉谢婷来说,她是市委办公厅的科长,实际就是大秘书,既要管理四、五个人的科室,还要经常和领导一起下基层、到现场,赶稿子、写报告。

    因此班里的这些学员在工作单位都很忙,也很充实。当他们被做为学员选送到省委党校学习时,受到了别人的羡慕,自己也感觉非常光荣。但走之前,都需要把手头的工作交出去,这样便于学员安心学习,也便于单位相关工作的衔接。在交接工作时,肯定会有一丝不舍,但为了提高自己各方面的素质,为了这可遇不可求的机会,大部分人还是愉快的交接了工作,来到了这个梦寐以求、神圣的地方。

    刚来党校的时候,在神圣的使命感支配下,人们把满腔的热情都投入到了火热的学习生活中。慢慢的,新鲜感渐渐消退,和以前整天忙忙碌碌的工作相比,党校的学习生活就要枯燥、单调的多,尤其是按照时间点作息,让大家更是感受受到约束很多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盼到五一长假了,却没有一丝放假的迹象,还好周六、日能休息了,党校竟然破天荒的多给了多半天休息时间。别小看多出的半天时间,这样就可以两晚不用归校,和友人、朋友做一个短途的旅行或是相聚。大家都不想浪费这难得的机会,把时间精准的计算和利用了,既玩得挺嗨,却又觉得意犹未尽。因此,大家回到课堂上,就会感到心里空落落的,注意力不集中、思想开小差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种空落落的感觉,几乎每个学员都有,楚天齐也是如此,只是原因可能和好多人不太一样。他的这种感觉是在这两天就有了,今天他也尽力迫使自己集中精力、专心听讲,但这种感觉反而有增无减。他一时不知道是为什么,既有些苦恼,也暂时无可耐何。

    直到下午下课时,杨崇举的一句“两个小*美女怎么啦”的玩笑话,让他似乎找到了原因。

    今天从进入教室,一直到下午下课走出教室,肖婉婷、岳佳妮和楚天齐就没有任何互动。平时只要是一有时间,哪怕就是中途下课的间隙,肖婉婷也会跑过来,和他聊上几句,如果时间充足更会多腻上一会儿。岳佳妮平时的表现相对要内敛一些,但也会利用各种机会,和楚天齐进行眼神的交流,或是送上一个甜蜜温馨的微笑。

    但今天,肖婉婷、岳佳妮却像变了一个人,虽说和楚天齐不至于像是仇人相见,但见面也仅是点头而过,面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。其实,平时大多数学员都是这么相处的一种状态,只是因为她俩平时对他太热情了,冷不丁的回归到一种正常状态,反而觉得不适应了。楚天齐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但就是心里空落落的,也许这个原因不是全部原因,不过肯定也是原因之一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