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五十六章 这是本能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从“情义阁”出来,楚天齐醉眼迷离、脚步稍显踉跄,但还能自己行走。宁俊琦一只手拉着带拉杆的提包,一只手轻轻托着他的胳膊,在秦雪梅照应下,顺利的乘电梯、出大厦,并顺利的上了出租车。

    刚上出租车,楚天齐就双目紧闭,嘴角挂着一抹笑意,倚靠在宁俊琦身上。一开始的时候,他靠在她的肩头,口中不时喷出酒气,吹到她的颈项和发迹边缘。

    酒气热浪吹到肌肤上,不太得劲,但又痒痒的,说不出的感觉。宁俊琦轻轻动了动,试图变换一下方向,躲开热浪的侵袭。

    不曾想,楚天齐头一歪,从她肩膀向下滑去,遇到阻力才停了下来,停在她上身最突出的位置。宁俊琦尴尬不已,轻轻动了动,试图让他头部离开那个位置。可他不但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反而一只手从前面揽住她,头还像婴儿一样拱了拱,嘴巴吧咂了几下。这倒好,不只是头在那里,就连嘴巴也贴在了衣服上。他嘴里呼出的热浪,打在她的衣服上,钻进衣服里,甚至拂到她的肌肤上。“倏”,一股酥*麻感觉从脊梁沟蹿起,直冲脑海,她不由得颤栗了一下。

    宁俊琦脸热心跳,抬起头,偷偷去看前面的司机。司机好像已经见惯了女孩送醉鬼的场景,并没有回头观望的意思,但却微微抽着鼻子,眉头也微皱着,看来是担心被醉鬼弄脏了汽车。

    见司机没有关注自己,宁俊琦心头稍微一松,收回目光,看着怀中的他。此时的楚天齐,半伏在她的胸前,一边脸紧贴着她的衣服,另一边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,嘴巴微张着,像极了睡熟的孩子。他的脸枕在那里,把衣服下面的高地都压的平坦了好多,尤其嘴巴所在位置更是可恶。

    不行,必须让他的脸离开那里。这样想着,宁俊琦抓*住他那条揽着自己的胳膊,身子向旁边移去。她的行动是徒劳的,不但没能弄开他的胳膊,反而被箍的更紧了。更为要命的是,他的头再次拱了拱,半张的嘴巴吧咂了几下,然后直接紧贴在她的衣服上,而衣服里就是高地的高地。看样子,如果她再稍微一动,那他的嘴巴说不准会叼*住什么了。

    正是下午上班的时段,路上车流很大,出租车走的很慢,走走停停。每当汽车突然起步,或是突然刹车,楚天齐的头部也会跟着晃动,在她的身上磨蹭着。害的她不时产生那种酥*麻的感觉,真恨不得给他几拳,却又很享受这种舒服的感受。

    从倒车镜可以看到,自己的脸上就像蒙着大红布,不但蒙到脸上,连脖子也蒙上了。身上的奇异感觉一拨接一拨,宁俊琦只好把目光投向车外,看着那些在公路上慢慢移动的“铁蜗牛”。

    终于,出租车停在家门口,宁俊琦长舒了一口气。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半拖着把楚天齐弄下车,她不敢让司机帮忙,担心他趁机吃自己豆腐,书上可是有过好多案例的。让司机把提包放到地上,宁俊琦付了车费,司机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把楚天齐胳膊搭在自己肩上,宁俊琦好不容易拉着提包到了门口,好不容易打开院门,又好不容易打开屋门,最后好不容易把醉鬼和东西弄进屋里。

    本来是准备把醉鬼弄进客房的,可他现在死沉死沉的,怎能弄上楼去?宁俊琦想了一下,艰难向前移动着,她想把他弄到沙发上去。此时,他的双手都环在她的脖子上,她只好慢慢弯下*身子,双手抱着他,让他的脊背去找沙发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并不胖,可毕竟是将近一米九的大个子,还是有一定份量的。就在他的屁*股堪堪挨上沙发的时候,他的整个身体快速向下倒去,可他的双手还环在她的脖子上。顿时,害的她扑倒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宁俊琦骂了声“醉鬼”,正要从他胳膊的环绕下“逃”出来。谁知他的嘴巴却亲在她在脸上,并不时的拱来拱去,他唇边的胡子茬,刺得她又痒又疼。他的双手也不老实起来,不停的在她后背游走着,把她外面的衣服也弄了起来,她的半个后背都露在了外面。他的手臂很有力,箍的她透不过气来。更为要命的是,她觉得有个东西在咯着自己,脸便更加滚烫起来。

    他要干什么?耍流氓?一个想法涌上脑海。但看着他紧闭的双眼,笨拙的动作,她知道他是耍酒疯。不过,在酒精刺激下,也不排除人性本能的暴发。

    这怎么行?自己可不能这么糊里糊涂的给了他,何况还是在自己家。想到这里,宁俊琦拼命挣扎着,想要挣脱他。可他的双手仍然紧紧抱着她,仍然不停的弄着她的衣服,嘴也还是不老实。

    给他一巴掌?不行,醉鬼是打不醒的,何况罪魁祸首是手,打在脸上也未必管用。对,弄开他的手。这样想着,宁俊琦把手伸向背后,去找他的手。她手上的力量本身就和他差着很远,他又是酒劲在身,她还是倒背着手用劲,试了几次根本不管用。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宁俊琦心一横,长指甲狠狠挠向他的手背,耳轮中似乎传来了“刺啦”一声,他的双手松开了,她由于向后用力的惯性,“扑通”一声摔了个屁*股墩。

    摸了摸摔的生疼的屁*股,宁俊琦抬头望去,只见那个醉鬼还在呼呼睡着。一只手下垂着,一只手放在身侧。宁俊琦观察了一会儿,见他没有要动弹的意思,这才从地上站起来,慢慢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站在他脚的一侧,宁俊琦仔细看去。见他那只放在身侧的手背上,出现了五条红色痕迹,其中有两条还有血丝渗了出来。宁俊琦好一阵心疼,但还是狠了狠心,没有去给他处理,她怕再遭到他的“毒手”。

    观察了一会儿,见他睡的很死。宁俊琦才弯下腰,轻轻褪掉他的皮鞋,坐到了他脚旁的沙发边沿上,观察着身旁的大男孩。男孩儿双颊挂满红晕,嘴巴微张着,眉宇间透出一丝淡淡的忧郁。看着男孩微张的嘴巴,看着男孩唇边青色的胡子茬,宁俊琦不禁一阵脸红耳热,心跳不已。刚才,他就是用嘴巴不停的侵犯自己,还有那胡子茬也充当着帮凶,当然最可恶的就是那双爪子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响动传来,把宁俊琦吓了一跳。她“蹭”的一下站起来,向发声处看去。宁俊琦这才发现,刚才进屋匆忙,没来的及关好防盗门,防盗门只是虚掩上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长嘘一口气,走过去,关好屋门,再次到了沙发旁。找出一条毛毯,盖在他的身上。然后把他掉在地上的挎包捡起来,放到茶几上,她才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进了自己卧室,宁俊琦这才发现,自己身上汗津津的,难闻的酒味不时钻进鼻孔。她抽着鼻子低头看去,眼前一幕让她羞愧不已,忍不住骂了一句“臭流氓”。只见白色卫衣上湿*了一块儿,湿的位置正好是胸前那个地方,正好是刚才那个醉鬼在车上枕着的地方。不用说,这一定是那个家伙的涎水,自己差点让他吃了豆腐,最起码已经让他闻到豆腐味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块儿若隐若现的内衣,宁俊琦俏*脸一红,赶忙锁好屋门,脱掉外面衣裤,钻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褪掉最后两件衣物,镜子里出现了一个曼妙的身影。这个身影比例非常匀称,多一分则肥,少一分则瘦,曲线玲珑,洁白玉瑕。看着镜中的自己,宁俊琦又是一阵脸红耳热,刚才的情景再次出现在脑海中。她急忙晃晃头,连说了几声“不害臊”,然后旋开热水器阀门,银色的水幕洒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小的屋子里,水花四溅,热气升腾。很快,整个空间雾色茫茫,镜子里的身影也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女孩儿的衣服越来越少,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男孩儿面红耳赤,心跳加速,喉头动了动,又咽了口唾液。

    抓着衣服的带着,女孩扭回头,笑了,笑的是那样勾魂,那样妩媚。

    男孩儿心猿意马,眼睛死死的盯在女孩儿身上,鬼使神差的向前挪动着,挪动着,眼看着女孩已经触手可及。男孩手臂颤抖着,轻轻抬起,抓*住了女孩的衣服带子,陪着笑脸道:“我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没有说话,而是羞赧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受到鼓励,男孩喉头再次蠕动,发出嘶哑的声音:“我来帮你了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的温柔,手上却很粗暴,男孩猛的扯住衣服带子,向旁边一拉,这件小衣服瞬间离开女孩儿身体。

    男孩儿连着咽了两口唾液,颤抖着手臂,去扯那最后一件小衣服。

    忽然,一声暴喝响起:“住手,畜牲。”

    男孩儿一惊,回头望去,一个人影正迎面走来。只能依稀的看到是一个男人,却看不清五官相貌。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继续响起:“楚天齐,你耍流氓,对我女儿耍流氓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有,我这只是本能,叔……”说到这里,男孩儿看清了男人的容貌,心中大惊,急忙改口,“叔……书记,我没有。不信你问俊琦。”说着,回身望去。

    身后空空如也,哪还有女孩的身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没有,我没有。”男孩儿不停的辩解着,猛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看着陌生的环境,男孩儿意识到:刚才做梦了。

    同时另一个念头涌上心头:这是哪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