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零九章 龙哥是我大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间已经到了七月底,开发区工作又向前推进了一步。

    原来的那些烂尾工程,现在好多已经焕然一新,变成了入驻企业的办公楼、车间或是库房。各入驻企业的新建工程也很有成效,有的做好了基础,有的已经建起两层主体了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楚天齐时刻防着这个鹏阳建筑公司,但从目前来看,并没发现任何异常。他们的施工现场,楚天齐去过几次。整个现场管理、规范施工做的都很好,各项资料整理、数据记录也很完善,工程进度非常快。

    开发区又陆续引进了好几家企业,加上六月六日签约的那批,整个引进投资已经将近九亿,和保留升级的标准差不多了。对此,开发区上下都很乐观,甚至有人已经认为这是板上订钉的事。

    楚天齐发现这个盲目自信的苗头后,专门召开全体员工大会。在会上,他严肃告诫大家,不到最后一刻,没经过市里认定,没见到升格保留的书面决定,任何事情都有变数。何况,现在离开发区自己定的目标还有差距,更别说离市里的要求标准了。他要求,一定不得有任何松懈,必须以认真的态度、饱满的热情、昂扬的斗志、严谨的工作来走好每一步,否则,功亏一篑的事情随时都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在这次全体员工大会后,楚天齐又专门召集股级以上负责人,针对各部门工作进行督导。在督导过程中,近乎严苛的要求,让大家看到了差距、找到了不足,纷纷表态要认真对待、严格整改。在这次会上还成立了一个临时督导机构,由负责纪检工作的副主任方宇担任这个负责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的一系列举动,给开发区众人敲响了警钟。大家立刻行动起来,用高标准、严要求检查对比工作,整个开发区工作健康、有序、高效的推进着。

    由于开发区引进的大部分企业,在一些乡镇有投资项目。现在这些企业把一些新的或是好的项目放到开发区,引起了好多乡镇负责人的嫉妒,甚至记恨。有的采取向县里告状的方式,有的采用散布谣言的形式,来中伤开发区,尤其是影射楚天齐。还有的更恶劣,直接给开发区写信进行警告、谩骂,当然是匿名方式。楚天齐就曾经接过这样的信,也接过这样的电话,但他都是嗤之以鼻、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尽管有些人跳的很凶,但并没有县领导或是有关部门直接找开发区麻烦,开发区各项工作并没受到任何影响。当然,也有领导善意提醒楚天齐,一定要提防着被暗箭所伤。楚天齐在表示感谢后,在暗地里确实也加着小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天,楚天齐和雷鹏吃过晚饭后,雷鹏有任务先走了,楚天齐就自己沿着公路,慢慢往回溜达着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楚天齐拿出一看,是开发区保安室电话,便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面传出一个焦急的声音:“是楚主任吗?快回来,有人闹事,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……”刚说了一个字,就听到“咔嗒”一声响动,对方已经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来不及细想,楚天齐撒开两腿,向主路跑去。由于今天出来喝酒,没有开车,他只好到路上去拦出租车。

    足有五分钟,才有一辆出租车停到面前。楚天齐拉开车门,跳了上去,说了声“开发区”。司机回了声“好咧”,汽车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到开发区门口,就见工地上正有一些人在来回追逐着。楚天齐掏出十元钱扔到前面,说了声“停车”。车还没有完全停稳,他已经从车上跳下,向那边冲去。

    工地上有专供照明的大灯,但打斗的那块区域却相对较黑,根本看不清楚。正跑着,一个人迎了过来,嘴里喊着:“你是楚主任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,你是……”说着话,楚天齐已经看清了来人面貌。

    对面来的人,是玉泉矿泉水公司的项目负责人秦经理。

    秦经理气喘虚虚的说:“楚主任,有人来和我们要钱,我们不给,就和他们周旋。后来,他们拔*出刀来,威胁我们‘要钱还是要命’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楚天齐赶忙道:“你受伤没有,还有什么人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都没受伤。就在他们把我们逼到墙角的时候,忽然又来了一拔人。一开始我们吓坏了,以为来了帮凶,结果他们两拨人干了起来。”边说边走,秦经理用手一指,“拿钢管的是给咱们帮忙的人,他们当中一个人让我们都躲到屋里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向场中看去,果然有一拨拿刀的,一拨拿钢管的。他不再和秦经理说话,快速向场中跑过,边跑边说:“胆够肥的,敢到开发区闹事,也不问问我楚天齐答不答应。”话到人到,楚天齐已经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忽然,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嗓子:“姓楚的来了,快跑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喊,那些举着刀具的人马上四散奔逃,有一个人走的稍微慢了一点,让楚天齐一个飞脚踹在腿上。那小子一个马趴,摔在地上,刀具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上前,人群中忽然有一人蹿上前去,摁住了地上的人。这人一脚踩着对方,迅速从地上这家伙鞋上解下鞋带,把这家伙双手倒背着捆在身后。楚天齐已经看清楚了这个捆人的人,正是开发区安全员苟大军。

    拿钢管的人,在一楞之间,也四散跑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对着苟大军说了一句:“把人看好。”然后冲着其中一个拿钢管的人,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边跑边拿出手机,拨了出去:“厉剑,在宿舍吗?……好。马上到玉泉矿泉水工地,和苟大军去看住一个人,并保护好工地的人。”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拿钢管人在前,楚天齐在后,一前一后跑去。跑出足有五、六里,已经到了城边的庄稼地旁,前面的人还是没有停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看了看四外已经没有灯光,楚天齐脚下加紧,几步追了上去,两人距离已经很近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大喝一声:“站住,别跑了。大鸭梨。”

    前面身影迟疑了一下,停在当地,扭回头,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回答对方,而是以命令的口吻说:“找个地方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对方答应了一声,又说,“前面有块空地,我们去那吧。”说着,当先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左右看了一下,跟上前去。

    来到空地处站定,前面那人转过身来,把脸上的黑布扯掉了,正是那个有过两面之缘的大鸭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大鸭梨再次问出刚才的话题。

    楚天齐站住身形,和对方离的很近。他压着声音道:“我看出来了,也猜出来了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说说吧,今天是怎么回事?门缝塞纸条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啦?”大鸭梨很惊讶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你说呢?即使你不说,我已经猜到个中缘由了,只是想再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先说今天吧。我手下有一个小弟报告,说是有人计划到工地闹事,我就带着弟兄们赶到了,就和那帮人打了起来,就这么简单。至于门缝塞纸条的事,也是凑巧。凑巧知道了超哥的行踪,凑巧知道你的哥们雷队长正在捉拿盗墓贼,我先计划想法告诉他,又担心暴露自己的身份,所以就把纸条塞到了你的门缝里。”大鸭梨说的很简单。

    楚天齐沉声道:“至于你说的‘凑巧’、‘正好’,我不去深究。我就想问你,你为什么要帮我?包括那次上访,你的前后反差太大,也总得有个理由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已经猜出来了吗?”大鸭梨反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了一声:“你以为我在诈你?那我就说一个字,“龙”。”说到这里,他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已经猜出来了,那我就告诉你。”大鸭梨讲了起来,“龙哥是我大哥,他曾经和我说过,不要和你做对,如果能帮上忙的话,就帮一点。还嘱咐我,在帮你的时候,也尽量不要暴露身份。上访那次,一开始我没对上号,只到你说出名字的时候,我马上想到了龙哥的话,所以,就领着人撤了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,果然都是因为龙哥。”楚天齐在感叹过后,又说,“大鸭梨,谢谢你几次援手。不过我自己还有几下子,以后就不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大鸭梨转身走去,走出几步后,又说了句,“师叔,再见。”说完,快步离去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:终于弄明白了。虽然这个结果在自己意料当中,但楚天齐却有一些不安。他不知道“龙哥”为什么会让人帮助自己,是真的认了自己这个所谓的师叔,还是因为他父亲当年被救的事,亦或是还有其它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原因,和“龙哥”这样的人接触终归不是好事,以后还得谨慎再谨慎了。可是对方要是总找自己,可怎么办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,那个被抓的人,让派出所带走了。

    看看没人受伤,楚天齐在安抚秦经理一番后,回去休息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