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七十三章 你好狠呀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下午四点的时候,宁俊琦到了省城,她没有让司机送自己到家,而是在路边下了车。自己身份包括和父亲关系都需要保密,她自然不能让单位司机知道。安排司机“休息一晚,明天自己返回”后,宁俊琦打车,回了自己家的二层别墅。

    把东西放进屋里,宁俊琦马上又出去,到就近菜市场采购了一些蔬菜副食,包括调料,大包小包拎回了家中。

    进到厨房,宁俊琦系上小围裙,开始摘菜、洗菜、淘米、切菜、切肉。她要做一顿丰盛的饭菜,迎接爸爸,迎接爸爸说的“好事”。虽然“好事”的内容还不清楚,但宁俊琦期望孝心感动天和地,让自己美梦成真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爸爸在电话中告诉宁俊琦,说有“好事”。并让她一早就往回赶,还说要和她商量一些事情。因此,她起了个早,让司机小孟把他送回了省城。

    肉、菜、葱姜蒜都已经切好,米也已淘好,放到锅里。宁俊琦来到客厅,又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。爸爸告诉她,再有一个小时就到家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宁俊琦抬头看去,就见照人镜子中*出现了一个女孩,憔悴的女孩。这是谁呀?两腮无肉、眼窝深隐、眼皮黑青,就连脸色都是青色的。呀,是我。

    宁俊琦赶忙蹿上楼去,进到卧室,对着镜子,补起了妆容。她可不能让爸爸看到自己这个样子,那爸爸得多担心,也影响爸爸的心情。

    六点多的时候,李卫民回家了。等在门前的宁俊琦,马上接过公文包,把拖鞋放到爸爸脚下,然后帮爸爸脱下外套。

    “琦琦,炖鱼味这么香,你的手艺见长啊。”李卫民一边走向沙发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,招待市委书记,当然得拿出最好手艺了。”宁俊琦把外套挂到衣柜里,凑到李卫民近前,“嘿嘿”一笑:“李书记,什么好事呀?”

    “哪有你这么招待领导的?饭还没吃,就先问事,没这个规矩。”李卫民点指着女儿,“领导吃的满意了,才会说,也才有心情说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脸色一黯,有些小失望,但还是乖巧的说:“知道了,领导。”说完,钻进厨房,炒菜去了。

    又忙活了大约半个小时,菜品和一道什锦菌汤都上了桌。菜品共四道,一个清炖鲈鱼,一个蒜蓉西兰花,一个肉炒黄花菜,一个凉拌土豆丝。另外还有两份小咸菜,一个腌黄瓜条,一个腌芥菜丝。

    “爸爸,喝杯酒吧。”宁俊琦说着,就要打开白酒。

    “不喝了,中午就喝了好几杯,还是多吃点菜吧,闻着就香。”李卫民摆摆手,笑着说,“琦琦,去乡下几年,开始吃咸菜了?千万别把菜也炒咸了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“咯咯”一笑:“放心吧,李书记,菜的咸淡都是按您品味做的。正因为那样,我才要配点咸菜。要不太淡,我吃不惯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尝尝。”李卫民夹了一块鱼肉放到嘴里,“嗯,不错,咸淡适中,滑*嫩爽口。来,你也吃。”说着,给女儿夹了一大块鱼肉,放到碗中。

    这顿饭吃的很和谐,父女俩互相夹菜,互相礼让着,还不时说个笑话。尤其李卫民总是给女儿夹菜,看着她吃,而他自己吃的很慢。

    在父亲关照下,再加上心中有着美好期盼,宁俊琦胃口大好,吃了一碗半米饭,吃了好多菜。这还是提前喝了一碗菌汤,要不可能会吃的更多。

    吃完饭,李卫民径直去了客厅。宁俊琦刚要追出去,被李卫民一句“洗完锅再说”挡了回去。她只好嘟着嘴,去干活了。

    洗完餐具的时候,正好李卫民已经看完了中央台和省台的新闻,正微笑的看着迎面走来的女儿。

    坐到沙发上,宁俊琦挨着爸爸坐下,扭头盯着他。

    李卫民一伸手,打开公文包,从里面拿出一张纸,递到女儿面前:“琦琦,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看到纸上内容,宁俊琦脸色一变:“省委党校培训?爸爸,这就是你说的好事?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还有好事。”李卫民说道,“这个培训班,是处级干部提升班,是临时加开的,名额有限,很不容易才给你弄上。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,你还是告诉我吧,究竟是什么好事?”宁俊琦打断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琦琦,怎么这么没规矩,我总得一件一件的说吧。”李卫民轻斥了一声,接着说,“能参加这个班的,都是即将被升职或是刚刚升职的优秀年轻干部。你在学习后,马上调任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处长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好事?”宁俊琦反问,眼中已经充满了泪花。

    李卫民的语气忽然严厉了好多:“从乡下调到市里,级别从正科升成副处,这还不是好事?做为仕途中人,还有什么事比升迁更好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我明白了。”宁俊琦缓缓的摇着头,“你故意以‘好事’二字让我回来,其实就是一个幌子,就是让我离开乡里,让我离开玉赤县,从而达到拆散我们的目的。升迁对于大部分政客来说,的确是好事,可我不是冷血无情的政客。除了工作外,我还有感情,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女孩,还是一个花季少女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停顿一下,李卫民的语气软了下来,“琦琦,你总不能一辈子待在乡下吧。你也老大不小了,你得为你未来的家庭,为你未来的孩子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孩子想想?也让我的孩子听我的安排?也让我去棒打鸳鸯?”宁俊琦站了起来,凄惨的一笑,“不用把话说的这么冠冕堂皇,其实你就是瞧不起乡下人,就是嫌他来自农村,这就是你拆散我们的真正理由吧?那我请问李大书记,你不也是农村人吗,我爷爷奶奶不也是农民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无理取闹。”李卫民大声喝斥道,“正因为我来自农村,深知农村的艰辛,才不愿意让你再受那样的苦,让你的孩子也跟着吃苦。”

    “你终于承认了,终于承认了。”宁俊琦哭诉着,“那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,改变那里的面貌呀,可以让那里的生活更富足,像城里一样富足呀。”

    李卫民沉声道:“别说傻话了,抛开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,更现实一点吧。你以为一个人的能量有多大?那太渺小了。一个人要做成事,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。”说到这里,他话题一转,“想为农村做事,想改变那里的面貌有好多种办法。我现在也为改变农村现状做着好多工作,只不过我是为全市广大农民,而不是你说的狭隘的一村一镇。同样,你到了新的岗位,多选拔一些优秀人才投身农村建设,也是在为农村做贡献,可能要比一个乡党委书记对整个农村的贡献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大道理我讲不过你,我只是一个小公务员,而您是谁呀?您是宦海沉浮多年的李大书记呀。您能随意调整我的工作,这是您大书记的权利,但我也有选择不接受的自由。”宁俊琦冷笑一声,“李大书记,怕是您已经有乘龙快婿的人选了吧,是哪个部长公子,还是哪个省长少爷?”

    李卫民苦笑着:“琦琦,说话不要这么偏激,爸爸是那样势利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在事实面前,任何狡辩都是苍白的。”宁俊琦恨恨的说,“李大书记,我不去参加那个培训,我也不去做什么处长,我还回乡里上班。如果某些人硬要阻止的话,我宁可不要工作。还有,我不会和他分开,永远不会。”说完,她快步向楼上跑过。

    “宁俊琦,站住。”李卫民气的脸色煞白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根本不管这一套,理都没理,快步跑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李卫民脸色急剧变化,喘了几口粗气后,拿起公文包,也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女儿卧室里传出的哭声,让李卫民心碎,但他还是敲了敲屋门,厉声道:“琦琦,你听说,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卧室里的哭声不小反大,变成了号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琦琦,我有话说,你要是不听的话,可别后悔。”李卫民的声音很冷,“别后悔我对他不利。”

    哭声戛然而止,变成了阵阵抽泣,显然宁俊琦听到了爸爸的话。

    李卫民暗自嘘了口气,沉声道:“如果你不听我的安排,或是做出什么不应该的事,我就找他的麻烦。如果你们没有一刀两断,我还找他的麻烦。就他那性格,让他犯点错误,直接削职为民,是很容易的。如果你们要是实在过火的话,他还会接受更严厉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太狠了。”宁俊琦声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卫民哼了一声:“你想怎么认为,随意,但我可不是吓唬你。我是为你好,也是为他好。你就愿意跟着他,一辈子当个农民?就是你愿意的话,他能行吗?他可是好不容易跳出的农门,他的肩上可是扛着全家幸福和希望的。”说到这里,他语气一软,“只要你完全听我的安排,我甚至可以在不违反政策的情况下,适当帮他一把。好好想想吧。”说完,他走开了。

    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传了出来:“你好狠呀,妈……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