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零五章 周子凯请客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宁俊琦松开手,语气很是不善:“我们认识吗?”

    周仝慢条斯理的说:“不认识,但我知道你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把头转向楚天齐,瞪着他,意思很明显:你倒什么都说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周仝忽然笑了起来,“不是他说的。你误会了吧?我已经有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宁俊琦差点没惊晕过去,身体也颤抖起来。这也太快了吧,才两个月就……

    田馨向前一步,手指周仝:“你,你们太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周仝意识到自己的话里有毛病,急忙解释道:“误会了,误会了,我是说我已经成家了,有丈夫,有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有夫之妇,就更不应该这样啊。”田馨怒声道,然后转向楚天齐,“还有你,你对得起俊琦吗?”

    没想到越解释越乱,周仝急的跺脚道:“田老师,宁书记,你们都误会了,误会了。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,是我叔叔让我请他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叔叔?”田馨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宁俊琦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周仝。

    “来来,你们都坐下说。”周仝拉着宁俊琦和田馨,一同坐到了摆在一边的三把椅子上。

    周仝继续拉着宁俊琦的手,说道:“我叔叔叫周子凯,是定野市公安局副局长兼警容警纪督查室主任,我是叔叔、婶子抚养大的,今天叔叔到这儿出差……”她说起了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听周仝讲完,宁俊琦恍然大悟,就连楚天齐也才知道是周子凯请客。虽然田馨不清楚楚天齐和周子凯有什么关系,但今天的事情她是弄明白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拉着周仝的手,红着脸道,“周姐,我……你怎么不早说呀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说的还晚吗?你根本就没给我说话的机会,就连田老师也是在旁边吹胡子瞪眼睛的。”周仝委屈的说,“我都冤死了,比窦娥还冤。”

    “周姐,对不起,是我太鲁莽了,我真诚向你道歉,希望能得到你的谅解。”宁俊琦说着,站起身,向周仝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看到宁俊琦态度真诚,周仝也有些不好意思,忙站起来说道:“俊琦,不知者不怪。你的反应充分说明,楚天齐在你心中是个宝贝,生怕被别人抢去,爱之深关之切嘛!”

    田馨站起身,打趣道:“本来是想见义勇为,没想到却制造了冤案,我也向周仝道歉。我不该不问青红皂白,就对你吹胡子瞪眼。”

    听到田馨说起了“吹胡子瞪眼”,大家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赖你,不提前说清楚,让我冤枉了周姐,当众丢丑。”宁俊琦用手轻轻拧了一下楚天齐的胳膊,埋怨着。

    田馨一旁边帮腔:“就是,就赖他。给我打电话请假时,说话就遮遮掩掩,在见到俊琦后,更是吞吞吐吐,看着就心虚,就让人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也是,就赖他,就赖他故做玄虚,假装深沉,什么都还不说。”说到这里,周仝“咯咯”一笑,话里有话的道,“楚天齐,有什么事可要向组织坦白哦,小心组织发现后,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脸红脖子粗的申辩:“你们怎么都赖我,我,我比窦娥还窦娥呢,我还没来的及解释嘛。再说了,我也不知道是谁请我,周仝也没说明白呀。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,别把自己说的那么无辜,自己做的事自己清楚,是不是呀?周仝。”田馨说着,还向周仝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“是呀,坦白从宽、抗拒从严嘛?否则会罪加一等的。小同志。”周仝附合着。

    “听你们这么一说,好像还有什么隐情吧?”宁俊琦盯着楚天齐,俏皮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“三个女人一台戏”的道理,自己现在肯定不是她们的对手,他见宁俊琦似乎在等答案,便说道:“有些事我会单独和你说的,请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被挤兑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宁俊琦有些不忍,红着脸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看看,看看,我们纯粹是瞎操心,人家俊琦可是相信他那个宝贝呢。”田馨在旁逗趣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楚天齐,你刚才说我没讲明白,那不是为了留个悬念吗。一会儿我叔叔到来,自然就揭晓了答案,顶多算是同学之间的一个玩笑而已。”周仝说到这里,有些埋怨道,“哪像你,明明认识田老师,却还矢口否认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刚要解释,宁俊琦替他做了回答:“周姐,这事他还真不知道,是我没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田馨接了话:“楚天齐,你不要多想啊,是我没让俊琦说。要是依着她,在你一来党校就要告诉你俩之间关系的。我这不也是对俊琦负责嘛,替她考察考察你,顺便暗地里保护你,以免你被别的女孩儿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,强词夺理。”楚天齐回敬道,此时他已经明白,田馨为什么有时说话那么不见外了,她是不知不觉得在从宁俊琦的角度说话。

    “别不识好人心,有些事说不准还得我帮忙呢。”田馨自得的说着,并冲着周仝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周仝明白田馨指的是什么,“咯咯咯”笑了起来。接着,宁俊琦和田馨也大笑不已。楚天齐自然也明白田馨话中所指,忍不住偷偷看了宁俊琦一眼。三女发现了她的举动,笑的更厉害了。楚天齐干脆坐到了餐桌旁,以免成了三女的笑柄。

    “这么高兴?我来晚了。”屋门口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众女这才停止发笑,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经站起身,走了过去,热情的打着招呼:“周局,多日不见,更显年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楚,怎么开老哥玩笑?我鬓角头发都白了,还年轻什么呢?”周子凯握着楚天的手说道,“倒是你,更加英气逼人,也更成熟了。”

    “周局过奖了。”楚天齐客气着。

    周子凯拍了拍楚天齐肩膀:“小楚,听说你在党校还是那么优秀,真是可喜可贺啊!”

    “叔叔,你俩太没绅士风度了,还没介绍女士呢,你们就唠起来没完了?”周仝在旁抗议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周子凯放开楚天齐的手,看着侄女道,“那你就为我介绍吧。”

    周仝用手一指田馨说道:“叔叔,这位是省委党校田馨老师,是我们的班主任。”

    周子凯向前一步,热情说道:“田老师,你好,我叫周子凯,是周仝的叔叔,她经常向我提起你。没想到田老师这么年轻就做了省委党校教授,真是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被当面称赞,田馨有些不好意思,伸出手和周子凯握了一下,说道:“周局,您过奖了,我就是在党校打杂的。”

    周子凯继续说道:“田老师,你太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这儿还有一位美女呢!”周仝说着,用手一指宁俊琦,然后说道,“还是让楚天齐介绍吧,他们更熟。”说着,俏皮的挤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周子凯看向宁俊琦,说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是玉赤县青牛峪乡书记宁俊琦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是。周局,你怎么知道的?”宁俊琦问完,就明白了,又急忙说道,“周局您好,我还要感谢您对他的帮助呢!”

    “宁书记太客气了。”周子凯说完,看向楚天齐,“小楚,怪不得你经常夸你女朋友呢,今日一见,果然气质不俗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脸色一红,害羞的笑了。楚天齐“嘿嘿”傻笑着。

    “来,大家都坐吧。”周子凯招呼着。

    宁俊琦告辞道:“周局,我俩订了别的房间,一会儿还有两个朋友要来。我们先过去了,一会儿再过来敬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们已有安排,那就不勉强了,如果方便的话,一会儿我也过去敬杯酒。”周子凯礼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方便,谢谢周局。”宁俊琦说完,和田馨一起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田馨临出门时,冲着楚天齐俏皮的眨了眨眼睛,还别有深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房间里,只剩下楚天齐、周子凯、周仝三人。周仝和服务员说了“起菜”后,三人开始聊天。

    从上次见面,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,虽然通电话不多,但周子凯和楚天齐都觉得很投缘。今日一见,自然是有很多话题要聊。周子凯和楚天齐聊的热火朝天,既聊业务也聊时事,有时对一个话题还会讨论一番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话题,周仝似乎不感兴趣,先是在一旁听着,偶尔也插一句嘴。后来,她就干脆玩起手机上的游戏了。

    凉菜上的很快,热菜却久久不见上桌。周子凯和楚天齐聊着很是热闹,自然不觉得上菜慢,而一旁的周仝却不时抱怨“慢死了。”

    过了很长时间,终于上了两道热菜,在周仝的强烈要求下,周子凯停止说话,端起了酒杯:“小楚老弟,虽然咱俩认识时间不长,但老哥觉得和你特别投缘。从认识到现在,咱俩还没坐过,今天就痛痛快快喝它一回。怎么样?小楚老弟?”

    “周局,周哥……”楚天齐也端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等等,等等。”周仝不满道,“你们这辈分排的乱了吧,两人相差二十来岁,怎么还称兄道弟起来了?”

    周子凯看着周仝:“你不懂,我们这叫忘年交。”

    “忘年交不忘年交,我不管。你们这么称呼,我怎么办呀?”周仝抗议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周子凯明白了周仝的意思,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好办呀,你直接喊我‘叔叔’,不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打。”周仝向楚天齐举起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