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四十七章 录音=核威慑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就在王晓英手指堪堪碰到录音机的时候,忽然有一只手先她一步把录音机拿到手中,这个人就是楚天齐。楚天齐早就防着对方这手,这可是杀手锏,岂容对方毁了?

    楚天齐按下暂停键,轻蔑的一笑,看着对方:“还想再偷录音?”

    宁俊琦笑着道:“天齐,没什么,偷走也无所谓,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偷了,一会儿我还准备把这份给她留个纪念呢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怒声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干什么?哈哈。”宁俊琦大笑起来,“我能干什么?正当防卫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忽然声音软了下来:“宁书记,有话好好说,我们商量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商量?”宁俊琦语气很滑稽,然后笑咪*咪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,四个人两种神色,两个人面露喜色,还带着嘲弄的神情。另两人一脸苦瓜色,面面相觑,还透出对对方埋怨的意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黄敬祖坐了下来,低声下气的说:“宁书记,好好商量商量,何必伤和气呢,其实我们也并不想把小楚怎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没有摇头,但也没有点头,把脸扭向楚天齐方向,给了黄敬祖一个后脑勺。

    黄敬祖长嘘了一口气:“宁书记,山不亲水亲,水不亲人亲,看在我们青牛峪共事一场的份上,还是商量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黄书记,不是我不同意商量,而是你们总是把事做的那么绝。刚才我都那么和你们说了,但你们还是不依不饶,非要提出那么苛刻的条件,根本就没有商量的诚意。”宁俊琦背对着黄敬祖,声音冷冷的。

    王晓英忽然搭了腔:“牛什么牛,不商量就不商量,咱们各干各的,谁怕谁?反正老娘的名声也让你们给败坏了,人们不过再多议论几天,有*事,顶多就是给老娘扣一个‘作风问题’的帽子。不像有些人,至少得进去几年,工作肯定是丢了,就是出去打工也没人愿意要,腐败分子的帽子恐怕得戴一辈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说的好,硬气。”宁俊琦轻轻拍起了巴掌,“既然那么自信,那你就走啊,看看到时倒霉的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走就走,谁怕谁。”说着,王晓英用手去拽黄敬祖。

    黄敬祖猛的甩开了王晓英的胳膊:“走个屁,能走吗?”

    听到黄敬祖这一嗓子,再被对方甩了个趔趄,王晓英也一下子老实了,迟疑了一下,坐在了另一张椅子上。

    黄敬祖站起身,微微低着头,再次低三下四的说:“宁书记,就看在老黄的薄面上,咱们还是商量商量吧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摆了摆手:“黄书记,你不用这样,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迟疑了一下,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宁俊琦转过脸,坐正了身子,沉声道:“也不是不能商量,但有些事需要你们明白。”说到这里,她停下来,扫视了一下黄敬祖和王晓英。

    黄敬祖和王晓英都停着头,没有说话,也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宁俊琦继续说:“今天这事,和平解决对你们非常有利。如果我把这份录音分别寄到各级有关部门,黄书记现在的副处级职务肯定要丢掉,接下来就是面临着一些调查。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肯定会有一些问题被发现的,到那时恐怕就不只是没工作的问题了。至于你王副书记,虽然你是未婚单身,但我相信,就这事一曝光,不只是玉赤官场容不下你,恐怕市里也没有你的立身之地,不只是那些领导不敢帮你,就是他们的家属肯定也都得防着你,防着你勾引他们的男人。

    至于你们所谓的楚天齐把柄,只不过是一个误会而已。楚天齐是什么样的人,恐怕你俩都清楚吧,他绝对不会做出不该做的事情。另外,王副书记,不知你是否清楚,那个所谓的公司是什么时候注册的,楚天齐又是什么时候进入仕途的。两个时间点一对比,你就会知道,根本和他当官扯不上一点瓜葛。”

    “宁书记,你说的对,这事和平解决,对我们最有利。”黄敬祖及时接了话。

    宁俊琦不紧不慢的说:“看在黄书记的面上,我们可以放你们一马,但你们也必须答应我们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和王晓英异口同声的问: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条件很简单,肯定不难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一笑,“不过,在说条件之前,还是再听一听录音,免得有些人时间长了记不住,免得总想找别人的麻烦。”说完,宁俊琦拿过录音机,按下了快进键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停止快进,宁俊琦按下了播放键,录音机里马上传出了声音:

    这次是黄敬祖的声音:“这事我还没想好,确实太出乎意料了。我想说以下几点:第一、此份录音绝对不能外泄,虽然王晓英的好多说辞都是子虚无有、信口胡言。但一旦流传出去,那对全乡,甚至县里会造成什么后果,大家肯定心里都清楚,一切要以大局为重。第二、王晓英要向楚天齐同志道歉,为自己的不当言行道歉。第三,第三嘛……我还没想好。乡长,你看可以吗?”

    宁俊琦接着又按了快进,然后换成播放。

    这次,录音机里还是黄敬祖的声音:“小楚,能不打官司,还是不要打官司。你刚才不是已经说了,现在还没想好嘛!你和她的恩怨我是听出来了,自始至终都是她的错。你什么时候想采取法律手段,那是你的权利,但希望你在采取行动之前能和我通个话,有事好商量嘛!”

    楚天齐的声音:“好吧,既然黄书记都这么说了,那我不能不给面子。虽然我现在还没想好怎么办?但我提前申明一下,如果是王晓英直接陷害,或是指使帮凶对我报复的话,那我一定会采取最严厉的反击手段。到时,如果她或者是他们因此而锒铛入狱的话,别怪我提前没有申明。我楚天齐一直坚持与人为善的原则,但我也不是软柿子。如果谁接二连三的对我攻击,包括进行言语侮辱,可别怪我不客气。

    王晓英,我真没想到,没想到你为了达成自己个人的一点欲望,竟然运用了这么多卑鄙的手段,不惜制我于死地。如果不是我比较谨慎,不是我有些运气的话,只要有一次被你设计成功,往轻了说丢官罢职、身败名裂;稍微重一点点的话,我就会承受牢狱之灾,并且一个或几个可耻的罪名会让我背负一辈子。

    拍着胸脯想一想,至于吗?至于这么狠吗?俗话说杀父之仇、夺妻之恨不共戴天,可这些和我们根本不沾边呀。你不就是想满足自己的一点欲望吗?你的选择方式多的是,你身边也不缺这样的人,可你为什么非要和我过不去呀?”

    在播放这段录音的时候,宁俊琦一直在观察着黄敬祖和王晓英的表情。黄敬祖一直面色铁青,脸颊上一起一伏的,看样子在紧紧*咬着牙关。而王晓英却是低垂着头,甚至都要垂到桌子下面去了。

    听到楚天齐声音播完,宁俊琦按下了停止键。

    屋子里再次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黄敬祖喉头动了好几下,才说:“宁书记,说说你们的条件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宁俊琦看向楚天齐,“还是让他说吧,他是受害人。”宁俊琦再次把楚天齐树为“受害人”,再次故意把楚天齐放到了一个弱势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看黄、王二人,说道:“黄书记,其实我这人一直希望与人为善,包括对您也是很尊重的。可是……过去的不说了。我就提一点:请你们以后不要故意找我的茬,不要给我使绊子,也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坏,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”王晓英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。不过我要补充说明一下。”宁俊琦接过了话,“他刚才说了不希望你们再害他,但是如果你们真害他,或是指使别人害他,包括把一些谣言散布给别人,比如这次的事,那可别怪我们不客气。刚才录音上也说了,我们会采取必要的手段反击,包括法律手段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点点头:“好,一言为定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看着王晓英:“你呢?”

    王晓英不太情愿的说:“我也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,我们走。”宁俊琦说着,冲着楚天齐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宁俊琦回身一笑,走出了套间。

    “录音……”王晓英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黄敬祖打断了她的话:“要那有什么用,她那里肯定多的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人的车流更少了,一辆银色的“现代”车慢慢行驶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边驾驶着汽车,一边说道:“多亏了那份录音呀,你那里怎么会有?”

    “我要不是复制留存了一份,早就被你丢了,今天还能让他们低头?”宁俊琦娇嗔,“要不是他们今天逼的,我是不会拿出来的,这就好比‘核威慑’,可是今天我却不得不按下了核按钮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对了,你说有他们昨天去市里的间接证据,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今天早上,返回县里的时候,在路上看到一辆越野车呼啸而过。当时,我们都坐在县委的大轿子车上,并没有太注意,更没看清车号。只是后来在你办公室的时候,才想起这个细节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声音严厉起来,“说吧,还要继续当那个股东吗?”

    “马上退出,马上退出。”楚天齐忙不迭的连声应着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