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六十四章 狂妄的剽窃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早上七点多的时候,火车到了玉赤站,楚天齐在车站外面吃了一碗拉面。打车回到开发区的时候,刚刚八点多,正是人们上班时间。

    “主任,您回来啦?”厉剑从值班室出来,打着招呼,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笑:“刚到。”

    厉剑楞了一下,问道:“主任,那您怎么没让我去接您?”

    是呀?怎么没让司机接呢?看来自己也对这个“主任”身份不自信了。虽然是这样想的,但楚天齐却说道:“打车挺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厉剑嘴巴动了动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身旁不时有同事经过,有人打招呼喊着“主任”,有人腼腆的笑笑。当然也有人选择了溜边走,选择了背对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,竟有人变成这样,竟把自己当做瘟疫一般,唯恐躲之不及。楚天齐不禁心生感慨:自己只是暂时“被有病”、靠边站,还担任着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,还是名义上的管委会主任,有人就已经这样。如果自己真被灰溜溜赶下台,怕是有人要当面给自己难堪了。真是世态炎凉啊,太现实了。

    本来被宣布“退居幕后”,楚天齐就感觉矮了半截,这次去省里也算受了一点小小刺激。因此,平时不太起眼的事,现在看在眼里也敏感了好多。

    刚进到主任室,要文武就来了,进门就说:“主任,刚回来?”

    “刚回来。”说着,楚天齐一指桌上烟盒,“要主任,抽烟。”

    要文武走到桌边,从烟盒里拿出两支香烟,一人点了一支。然后坐到对面椅子上,笑嘻嘻的说:“主任,听说你是和宁书记一起走的,她没回来吗?你是去见老泰山了吧?什么时候发喜糖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旋即笑着道:“你也这么八卦了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主任,这是好事,没什么可隐瞒的,全县都传开了。”要文武喜形于色,“办事的时候,记得让我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既然全县都传开了,楚天齐也只得选择了默认,便顺着说:“肯定少不了你,还得让你出大力呢。”

    “义不容辞,义不容辞。”说着,要文武话题一转,“主任,现在上边这么瞎安排,你就没找领导问问?这么下去可不行,要乱套的,开发区发展成果来之不宜呀!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邪乎吧,这地球离了谁都能转。开发区少了我楚天齐,也是该怎么发展还怎么发展。”楚天齐很无所谓,“当然这也需要一个适应过程,人们慢慢就会适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再起。得到楚天齐允许后,三位副职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文祥当先说道:“主任,回来啦?我早就盼着你回来呢,没你可玩不转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这只是一句奉承话,但楚天齐却听的很舒服。以前也听到过类似这样的话,有的甚至更肉麻,但他并没觉的什么,今日却觉得很是温暖。可能是心境不同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“老王,我得给你提个建议了,你要马上进入角色。”楚天齐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,“反正我是退居幕后了,这开发区的责任可得你担,出了事情跟我半毛钱关系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反正你是主任,我只是副手。”王文祥嬉笑着道,“至于所谓的主持工作,我也只是暂时,何况你还被要求‘幕后’呢。”

    知道王文祥是开玩笑,但楚天齐却意识到,像现在这种安排,开发区工作还真容易受影响。而且自己别扭,王文祥又何偿不是呢?看来真得找领导请示一下了。

    三位副职坐下后,简单聊了一下,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人一走,楚天齐便出了办公室。叫上厉剑开车,直奔县政府而去。

    来到政府楼上,徐敏霞不在办公室,打电话也不通,楚天齐只得从楼上下来。

    出了政府办公楼,抬头间,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前面,他不禁眉头一皱,停下脚步,他实在不想和此人碰面。忽然,他想到一件事,便紧走几步,又跟了过去,大声道“若愚”。

    前面之人答应一声,猛回头,停了下来。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楚天齐的对头、两面三刀的刘大智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,刘大智脸上神色急剧变化,眼珠也骨碌碌乱转,但很快就恢复常态。

    “大智若愚,好一个若愚,真是不简单呀。”楚天齐阴阳怪气的说着。

    刘大智嘴角挂上了一抹得意的笑容:“楚天齐,在跟我说话吗?是不是受刺激了?说话也颠三倒四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原以为有的人只是善于逢迎巴结、见风使舵,不曾想还会‘偷’。他竟然剽窃别人的文章,还投到了《河西经济报》,可见脸皮有多厚,心有多黑。”楚天齐语含讥讽。

    刘大智稍现尴尬神色,但却微微一笑:“有的人自视不凡、遭人讨厌,现在混成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,而且还见不得别人半点好。这叫什么,这叫‘酸葡萄心理’,这样的人就是吃不到葡萄,偏说葡萄酸的那只狐狸。”

    对方脸皮是厚,竟然揣着明白装糊涂,楚天齐于是面色一冷,沉声道:“刘大智,不要得意太早。你把别人文章拿到报纸去发,这就是偷盗行为,早晚会露馅的,到时看你如何收场?”

    刘大智“哼”了一声:“楚天齐,我可以告你诽谤吗?”说着,他忽然满面笑容,“给你讲个故事,要不要听?敢不敢听?”

    明知道对方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但楚天齐还是凑到近前,低声说道:“有屁快放,否则憋坏五脏。”

    刘大智并没生气,而是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,摇头晃脑的说:“大汉六年,高祖刘帮大封功臣,封了十八个候,其中封萧何为酂侯。刘帮认为,在他出征期间,整个大后方——关中地区全部由萧何管理,并筹备粮草军需,萧何居功至伟,应为首功。

    对于曹参、樊哙等人封候,群臣没有意见,但对萧何封候却不买帐。有人就说‘我等追随汉王征战多年,大多经过百余大战,少则亦数十战,出身入死,战功赫赫。但萧何他没有打过一次仗,没有任何汗马之劳,就知道舞文弄墨,提提建议。如今却排在我们这些浴血奋战的将领们之上,成为众候之首,封地也最多,何也?’面对君臣的质问,刘邦可犯了难。因为封候之前,大家公认要‘因功封候’,即要按战功分候,刘邦也是认可的。”刘大智停顿一下,问道,“你猜刘邦怎么说?”

    楚天齐鼻子“哼”了一声,没有说话,但意思很明显“你想说就说,不说拉倒”。

    刘大智并没指望对方回答,只是故弄玄虚而已,便接着说:“高帝曰:‘夫猎,追杀兽兔者狗也,而发踪指示兽处者人也。今诸君徒能得走兽耳,功狗也。至如萧何 ,发踪指示,功人也。’刘邦的意思是,你们攻城掠地,奋勇杀敌,不过是有功的狗,而萧何却好比发指令的猎人,是有功之人。”说到这里,刘大智又后退了一步,咬牙道,“现代社会也是,有人是出谋划策的功人,而有人就是……哼哼。”

    虽然刘大智的话没有说完,但意思却很明显:文章是你写的又怎么样?你楚天齐不过就好比一只功狗,而我刘大智就是那功人,功人自是应该享受胜利果实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竟敢骂老子。”楚天齐气的怒火满胸,上前一步,抓*住刘大智衣领,拳头攥的“咯咯”直响。

    刘大智声音颤抖的喊了起来:“楚天齐打人了,楚天齐打人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本已缓缓举起拳头,听对方喊叫,心中一凛:这是什么地方?这可是县委、县政府大院,光天化日打人这还得了?何况自己现在还正被柯兴旺盯着。想到此,他迅速放下拳头,下意识的回头去看。果然,政府楼里,好多人正看向这里,似乎楼上窗户前也有人影。

    马上松开另一只手,楚天齐咬牙沉声道:“多行不义必自毙。不是不报,时辰不到。”

    刘大智活动了一下胳膊腿,满脸蔑视之情,冷冷着道:“不劳费心,反正你是看不到了。”说完,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下意识回头看了一下政府楼,楚天齐奔向停车场方向。

    坐到“现代”车上,楚天齐气还不顺。本来想找徐敏霞,请示一些事情,并顺便请几天假,结果徐敏霞没见到,却碰上了刘大智。

    那天看到“若愚”文章的时候,楚天齐判断是有人剽窃自己的内容,但只是从自己给谁看过而去思考,结果一直没有可疑人选。刚才从自己办公室出来的时候,那篇《河西经济报》的文章就摆在桌子上,“若愚”两个字也一直在眼前晃。刚刚看到刘大智的时候,他脑中立刻出现了“大智若愚”四个字,也一下子想明白了。当时给赵中直文稿的时候,可是刘大智经手传递的,再想想刘大智的为人,一定是这小子无疑。

    本以为理直气壮的事,不曾想刘大智这小子这么狂。这小子先讽自己是“狐狸”,接着又骂自己是“功狗”,还想造成一个自己打人的事实,真他娘的猖狂,楚天齐想想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虽然刘大智没有明确予以承认,但从对方的言词可以认定,剽窃者就是他刘大智无疑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想起了刘大智刚才的最后一句话——“反正你是看不到了”,也不知道是这小子信口一说,还是意有所指?一丝不安涌上了楚天齐心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