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九十八章 抗战旧址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宋玉香在前面带路,夏雪在旁边陪着,陪着省报来的大记者欧阳玉娜。一开始是宋玉香做向导,并解说,她的口才实在不敢恭维,干脆就是做向导,解说的事由夏雪来做。反正夏雪自到县旅游局后,对于县里一些大的景点都视察过,一些资料也多次看过,讲起来倒是一点也不生涩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几乎不怎么说话,更多的是看,并不时用相机把一些景物摄入镜头中。要说景物,也很一般,除了石头就是灌木丛。当然,这里之所以成为景点,主要还是因为它曾经的辉煌,和在那个年代为整个抗战做出的重要贡献。

    楚天齐走在最后面,主要就是看一些和抗战有关的历史遗迹,现存的历史遗迹很少。通过夏雪的介绍,楚天齐才知道,大部分都是抗战年代损毁了,有个别的革命文物进了一些博物馆,还有一些可能是遗失在民间了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,用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,楚天齐看到了很少的革命遗迹。最醒目的就是,山石上嵌着的革命口号了,有的已经用红漆涂过,看上去比较醒目。再有就是一处崖壁下方凹进去一块,有人工炸过的痕迹,石壁上有好多小的不很深的小*洞,从夏雪的介绍中可知,这里曾经临时做过一段兵工厂,这处地方就是试验炮弹、子弹时所留。

    经过几处石洞和灌木丛时,夏雪介绍,曾经是某某领导避险的地方。还有两处是某某团长、营长牺牲的地方。有的名字,楚天齐听说过,有的名字却是第一次听说。在刚才说的这几处地方,有的地方插着一个小木牌,上面写着某某避险的字样,有的地方什么标识也没有。

    在转回到离门口很近的地方,夏雪停了下来,用手一指,说道:“这里就是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的中心位置——根据地指挥部,可惜当年的房屋建筑已经荡然无存,只能依晰看到一些破砖头、烂瓦片了。当年,我人民军队的好多将帅都曾在这里战斗和工作过。后来授衔时,就曾有一名元帅、两名上将、三名中将……”

    在夏雪讲说的时候,楚天齐蹲了下来,在地上捡起了少半块砖头,拿在手里摩挲着,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夏雪的讲解接近了尾声:“欧阳记者,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的情况就是这些,你想了解什么的话,可以再提问。”

    欧阳玉娜摇了摇头:“暂时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还说是遗址呢,连块象样的碑刻都没有。大门门头上的那几个字,看起来写的不错,可题词却是一个不太有名的书法家。要是在抗战根据地旧址上,树上一块由老将军题词的石刻,那就有份量多了。”楚天齐摇头晃脑的说着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停止了摆*弄相机,问道:“楚天齐,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这里吗?”

    听到欧阳玉娜这么一说,楚天齐才想起来,一开始想问来着,结果先是聊天,后来想问的时候又被孔方晕倒给搅了。便问道:“是呀,你怎么来啦?对了,你好像还是和夏局长一起来的,你们认识?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夏局长今天只是第二次见面,是为了工作。”说到这里,欧阳玉娜一笑,“你能猜出是什么工作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一个记者,一个旅游局长,肯定是旅游宣传、采访之类的事了。莫非……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想到了欧阳玉娜问话的时机,便又道,“莫非跟遗址有关?不会真是有老将军题写的石刻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你还不笨,基本猜对了。”欧阳玉娜点指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嘁”了一声:“对就是对,错就是错,还说什么基本呢?”

    欧阳玉娜冲着宋玉香一笑:“宋乡长,你和他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宋玉香点了点头,说道:“小楚,欧阳记者今天到这,主要就是来拍一样东西的,这样东西就跟抗战遗址有关。是一幅字,我刚刚才带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幅字就准备刻成石刻,摆放在现在的位置,所以欧阳记者才说你基本猜对了。”夏雪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是吗?写的字在哪呢?”楚天齐问完就有些后悔了,有字也未必让自己看吧,便补充了一句:“我就是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宋玉香脸一红,说了句“在车上”,便没了下文,显然不准备把字拿下来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却接了话,不过是对夏雪说的:“夏局长,不是准备在宣传页上体现这幅字的内容吗?把字配上遗址做背景,是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夏雪听出来了,欧阳玉娜说的没错,但对方说出此话的真正目的,恐怕主要是为了让楚天齐看一看吧。看来,两人的关系是不一般,最起码说话要比和自己随便多了。

    既然记者已经提出来了,而且也是对旅游宣传有好处的,何不来个顺水人情。于是,对着宋玉香道:“宋乡长,那我们就按欧阳记者说的做吧。”

    宋玉香稍微迟疑了一下,“嗯”了一声,向欧阳玉娜的车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然明白,怪不得在送孔方回去的时候,宋乡长专门把一个包拿了出来,原来里面装着正经物件啊。

    几人一同到了欧阳玉娜的车旁,欧阳玉娜开了门锁。宋玉香拿出那个大的纸袋,来到遗址的地方,提前在地上垫了厚厚的纸板。然后把里面的纸张小心翼翼的取出来,并让大家帮忙,平展开来。

    宣纸上出现了几个黑色的大字: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。字写的说不上坏,但也说不上好,也就是一般。落款是:徐大壮,后面是年月日。

    看到宣纸上的字的时候,楚天齐忽然有一种很亲近和熟识的感觉。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,耳边好似响起了隆隆的炮声,和激昂的唢呐声。眼前纸面上也似幻化出千军万马奔腾驰骋的场景,还有那拿着各种枪械的人们,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来回穿梭着。

    “楚天齐,发什么呆呀?抬起头来。”欧阳玉娜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的场景一下子消失了,楚天齐失落不已,随着欧阳玉娜的喊声抬起了头。他的眼中还有着一丝懊恼的神色,因为被打断影像而懊恼。

    “咔嚓、咔嚓”,连着几声快门声响起,紧接着响起了欧阳玉娜的声音:“你配合的挺不错嘛?脸上满是那种对敌寇的愤恨之情。”

    对敌寇愤恨?听到这话,楚天齐差点没笑出声来,心道:要是你知道我愤恨的是叫我的那个人,大概你就不会是这种口气了吧。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忙说道:“哪有呢?只不过是题字的人名有些陌生,我正在想对方是谁呢,有些走神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知道?”三个女人异口同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心中暗道:好像我必须知道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太孤陋寡闻了,上周的中央报纸专门报道了这位老爷子,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欧阳玉娜说道,“我先告诉你一点,这位老爷子以前的属下,后来在授衔的时候,光上将就有两位,中将就有四位,少将更是有十一位之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是什么衔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没授衔。”欧阳玉娜回答,“之所以没授,是由于他后来的工作性质决定的。如果老爷子继续在主战场,继续在前线工作,真要是被授衔的话,按他的资历,怎么着也应该是上将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似乎明白了,因为他看过相关授衔的资料,确实好多够条件的人,都因为客观原因没有授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拍完照片后,宋玉香收起了宝贵的题词,大家到了根据地旧址外面。本来按照欧阳玉娜的想法,让楚天齐现在和她坐车回去。并让楚天齐把摩托存放到老幺峰乡政府,让乡里派人给送回去。可楚天齐觉得还是骑摩托回去方便,最后只好遂了他的意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和夏雪先去老幺峰乡政府了,她们只是象征性的和宋玉香去露个面,然后就回县政府。

    楚天齐当然不会去乡政府,他要直接回县城。看着她们的车辆开走了,楚天齐再次返回抗战根据地旧址门前。他远远凝望着刚才铺放宣纸的地方,仿佛那熟悉的炮声、熟悉的场景、熟悉的人影又出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楚领导,以后常来啊。”不知黄牙男人从哪里钻了出来,疵着一口黄牙,满面陪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被人这么一打搅,脑海中的场景与人物都消失了,楚天齐只看到两排黄颜色的牙齿。他意识到,黄牙男人在跟自己服软、套近乎呢。他不禁好笑,他知道对方是见识到刚才自己一伙的厉害了,所以态度才变化这么大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人刚才挺不讲理,但楚天齐觉得这个人也挺有意思,便想逗弄对方一番。于是,说道:“常来?我怕这里满员,我怕进不了门呀。”

    “哪能呢?今天那是跟你开玩笑呢?别见怪。”黄牙男人陪笑道,“以后只要是你来,什么时候来,什么时候都可以进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黄牙男人拍着胸脯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忽然问道:“老三要紧不,醒来没?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醒……没醒来。”黄牙男人有些慌张着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,对方的回答,再一次印证了老三就是孔方本人。而对方却把精力集中在了醒没醒上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问话的陷阱在那里。

    在对方的惊愕中,楚天齐跨上摩托,戴好头盔,离开了抗战根据地旧址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