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三十章 众矢之的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屋门推开,要文武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主任,你手机打不通,固定电话也没人接。”要文武进门就说,“宁书记找不到你,就打了我的手机,她让你赶紧给他回电话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别提了,不敢开机。行,我知道了,有别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就这事。”要文武说道,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见楚天齐点头应允后,要文武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打开手机,刚要拨号,“叮呤呤”铃声响起,一个电话号码跳了出来。来电显示不是宁俊琦的号,楚天齐直接挂断了。然后,迅速拨打了宁俊琦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?手机关机,固定电话也不通。”宁俊琦声音传了过来,语气满是埋怨,“刚才下那么大雨,我怕你在外面,怕你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是这么回事……”楚天齐边说边走进里屋,关上屋门。详细讲了张副部长来传达的命令,也说了县长今天正好外出学习,最后讲了那些打走后门电话的事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么回事。”宁俊琦停了一下,又问,“你有什么感想?”

    “哎,能有什么感想,被人算计了呗。在让我当这个筹备处主任的时候,没准柯兴旺就安上了这个心,看似把权利交给了我,其实根本就是为了把矛盾转移到我这里。这样的话,不但替他们分解了压力,更重要的是让我把人得罪到,真正的受累不讨好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分析着:“是呀,应该是这么回事。安排人的事,本来不应该是你的活,他却宣称让你干。当人们知道后,就认为可以找你走后门,就会想方设法找你,这么多人找,你哪能应付的过来?如果你完全按照程序办,那么至少会有九成的人被你得罪。如果你考虑他们的诉求,也根本考虑不过来,还会得罪大部分人。无论你考虑或是不考虑这些人的诉求,你都会成为众矢之的,大家都会群起攻之,也就可能弄臭你。这只是他的目的之一。

    如果你要真是考虑了个别人的诉求,那么他又会把这当成你的把柄,紧追不舍。如果坐实你有徇私舞弊的行为,那么他就会动用组织手段收拾你,这样的话你就更被动了,弄不好会栽大跟头。无论你怎么做,这几乎都是一个死局,从把筹备中小企业局人事权给你的那一天,已经注定这样一个结果了。只是当时我们都没有看到这些,或者说当时也根本就没拿这当回事,还傻乎乎的当成是一种权利呢。这是他更重要的一个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真够坏的。我就奇怪了,我和他有什么仇,他为什么就时时刻刻要收拾我呢?”楚天齐很无奈,“我一直认为是受董建设影响,可是董紫萱已经明确不和我为敌,那她父亲也就没有了和我作对的理由,他的那些属下自然也就不应该为难我。可事实却是,他的下属一直在对付我,包括柯兴旺,也包括孔嵘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说明,也许他们对付你还另有原因,或者董建设也并非因为女儿才要找你麻烦。”宁俊琦道,“会不会你得罪了他们某一个人,而不自知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叹口气:“不好说,但应该可能性不大。以前我和他们并没有直接接触,等到一碰面以后,他们就直接找我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这回你更要麻烦了,就编制这个事,也不知要得罪多少人呢。”宁俊琦忽然又说,“怪不得呢,刚才郝姐说,她给民政局打电话汇报冰雹的事,对方说让你找孙局长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骂道,“真他*娘的,他把公权当成谋私的工具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管他,你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。”宁俊琦说,“对了,即使关手机、不接电话,也未必能解决问题,说不准他们该找上门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说了,有人敲门,八成是找上门来了。我先挂了。”说完,楚天齐挂了手机,并迅速关掉了。

    轻轻拉开屋门,走出外间,敲门声更清晰了,还伴着有人说话的声音:“楚主任,你在吗?……你肯定在的,你的司机还在一楼保安室呢,我都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人都堵在门口了。默念了几个“怎么办”,楚天齐又重新走进里屋,过了一会儿才又出来。

    敲门声还在继续,说话声也没停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楚天齐对着门口方向说道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一个男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男人是县规划局葛局长,他笑咪*咪的径直奔楚天齐而去,嘴里说着:“楚主任,找你可真难呀。”

    “葛局长,不好意思,刚才去洗手间了。”楚天齐伸出右手,和对方握在一起,“快请坐。”说完,楚天齐张罗着去给客人弄水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楚主任,说完几句话就走。”葛局长直接开门见山,“我有一个小表弟,叫温秀坤,这次也想进企业局,简历你这儿应该也有。请楚主任……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葛局长的话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楚天齐说道。

    屋门打开,办公室主任要文武走了进来,直接走向楚天齐,边走边说:“主任,徐县长说有急事找你,打不通你电话,就打办公室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徐县长找?没说什么事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哪敢问?反正就觉得她挺生气,让你马上去办公室找她。”要文武说的也很急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楚天齐说完,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要文武这才看到葛局长,和对方打过招呼后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葛局长,你刚才说的事,我知道了。我得去徐县长那儿了,要不你先回?”楚天齐说的很委婉。

    主人要出去,客人自然不方便再待着了。尽管葛局长不情愿,但还是站起身,说道:“楚主任,拜托了,互相帮忙。”

    不再费话,楚天齐把客人送下楼。客人上车后,他也坐上单位的“现代”车,出了开发区。

    刚才要文武二次进入主任办公室,是和楚天齐演的双簧,是他按主任电话吩咐演的,目的就是助主任脱身。

    等楚天齐送葛局长的时候,才想到确实应该去找徐县长,便也上了车,奔县政府而去。

    来到县政府,徐敏霞正要出去,但还是给了楚天齐五分钟时间,让他有话快说。

    “徐县长,中小企业局编制的事,非要求对应到人名,我可做不了。”楚天齐开门见山,“一下午的电话都打爆了,先是打手机,手机关了后固定电话又响,拔了电话线就直接上门找,真没法弄。”

    “做不了也得做,我也没办法,这是上头定的。”徐敏霞说着,拿出两张纸,“你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来,见上面写了很多人名,还对应着一些职务。仔细看过后,才明白,是对一些关系户做的记录,既有被推荐人的名字,也有对应推荐人的名字或职务。

    “小楚,这些名字都是一些关系户,企业局八成的人应该都是从这里边产生的。你看到了吧,这些推荐人大部分都是县委常委,要不是就是实权副县长或是部门负责人。如果他们推荐的人进入不了企业局,肯定在常委会上通不过,你还得重弄。”徐敏霞说,“当然,这些人的数量远远超过两倍的要求,还是需要你甄选,这就靠你平衡了。另外,肯定还有一些实权人物找到你头上,也需要适当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徐县长,既然已经有了这么一份内部名单,为什么还非得把我夹在中间呢?”楚天齐很是委屈。

    “面对现实吧,想推是推不掉的,现在你就想想如何把麻烦降到最少,才是最根本的。”徐敏霞语重心长的说,“这事确实让你为难,但也不见得是坏事,以后再遇到类似的问题,你可能就能得心应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以后?我可不敢了。”楚天齐无奈的说,“不过,时间也太短了。”

    徐敏霞摇摇头:“小楚,这你就错了。时间越短越好,如果再加十天的话,恐怕你就把全县人都得罪到了。行了,我有事得出去,你也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楚天齐拿起名单,放到包里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楚,名单千万不能泄露。”徐敏霞叫住了楚天齐,“要不这样,你那里要是实在找的人太多,干脆就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去弄。等到过了十一号,你把编制名单一上交,自然就没人找了。”

    见对方这么关心自己,楚天齐还是挺感动的,谢过徐敏霞后,出了政府办公楼。

    按照楚天齐要求,厉剑把汽车开出政府大院后,没有马上回开发区,而是开到了一条小巷口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雷鹏开车赶了过来。楚天齐上了雷鹏汽车,厉剑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弄的这么神神密密的,是要去盗墓,还是要去会你的前女友,要不是就是找老情人?”雷鹏嘻笑着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,是这么回事……”楚天齐对雷鹏没有隐瞒,讲了自己遇到的事。

    雷鹏听完,调侃着:“这家伙牛的,权利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试试?”楚天齐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雷鹏叹了一声:“咱不够格,全县就出了你这一个双料主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哭笑不得:“你就损我吧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