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一十章 我冤枉你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到前台结了帐,宁俊琦还要请大家吃晚饭。几位美女都表示要保持身材,晚上回去就吃水果和黄瓜了,而且中午吃的太多,现在还撑的够呛呢。她们说的固然是理由,其实更重要的是,为了给宁俊琦和楚天齐留下单独相处的时间。

    众人还是选择打的离开。肖婉婷和岳佳妮准备回家,正好两人顺路,就打了一辆车。田馨要回党校拿点东西,便和周仝一同打车离去。

    平时这个时间点,已经基本过了下班高峰期。而今天的出租车却是几乎都有乘客,可能是小长假打乱了正常时间点的缘故。好不容易停下一辆出租车,肖婉婷、岳佳妮同大家告辞后,上车走了。又过了将近二十分钟,田馨和周仝也坐上了另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“去哪?”宁俊琦歪头看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“你饿吗?要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饿,胃里有点不舒服。你饿不饿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饿,那我们就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去哪?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们随便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刚走出几步,几辆汽车从身边经过,其中有一辆黑色宝马特别抢眼。见到这辆宝马汽车,楚天齐不由得停下脚步,回头看去。只见这几辆车一溜排开停在歌厅台阶下面,一共三辆,最后一辆是宝马。前面两辆汽车上,各下来四个精壮的男人,向着宝马车走去,他们侧对着宝马的方向,排成两列,站在宝马车旁。

    宝马车的标识太抢眼了——X5,楚天齐上次和云翔宇、于涛在河西饭店就餐时,在饭店餐包看到过这个产品的宣传图册。宣传册上介绍,此款产品刚刚于去年底在美国上市,是宝马品牌的第一款四轮驱动汽车,成为豪华SUV的领头羊。此款产品预计将于今年在国内上市,没想到现在竟然看到了此款产品。

    宁俊琦扭过头,见他盯着豪车目不转睛的样子,不禁莞尔一笑,怪不得有人说“汽车是男人的小老婆”,果然不假。她轻轻碰了碰楚天齐,示意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,准备随宁俊琦走开。就在转头的一刹那,他看到离着汽车最近的一个人打开车门,一个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,然后汽车开走了。用眼角余光扫到男人的一瞬间,楚天齐再次把头转动回去,看着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此时,歌厅里快步奔出一群人,向着这个男人走去。男人也迈动脚步迎了上去,同这些人分别握手后,一同走进了歌厅。男人一直在众人的簇拥下,没有看向别处,自然没有看到楚天齐,但楚天齐却把这个人的样貌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看着楚天齐呆楞的样子,宁俊琦拉了拉他的手,说道:“你认识那个人?”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,“嗯”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宁俊琦没有继续追问,而是轻轻挽起楚天齐的手臂,慢慢向前走去。两人都没有说话,就这样一直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大约二十分钟后,两人到了雁云公园广场,以前的雁云公园是收费的,公园四周设有封闭的围栏。在去年,河西省推出了十大惠民工程,当时省报还专门辟出专栏,介绍和解读这些工程。公园免费向市民开放是十大工程之一,只不过这个工程是分五年在全省全面实施,雁云市公园免费开放是第一批试点之一。于是雁云市最大的公园——雁云公园拆掉围栏,对一些设施进行了改进,并把雁云公园旁边的一块空地建成了小广场。

    现在的雁云公园广场,有景观、有绿树、有流水、有游玩项目,吸引了众多当地市民和外地游客。

    当楚天齐和宁俊琦来到这个公园广场的时候,这里已经聚集了许多人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。他们当中,既有推着小孩推车的小两口,也有抱着孙子的三代之家,既有相互扶持的老两口,也有互相依偎的小青年。他们或走或站,或坐或行,有几个人围在一起打牌的,有很多人拿着各种乐器吹奏的,还有一些大爷大妈在跳大秧歌,当然也有一些人在大合唱。

    对孩子吸引最大的,就是那些玩具、摇摇车、吃食什么的,再大一点的孩子就去玩打枪、套圈、游乐设施什么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天气不错,温度适宜,微风习习,更值得庆幸的是还有难得一见的蓝天。虽然天还没有黑下来,但点点灯光已经亮起,广场中心的音乐喷泉还在喷洒着雨雾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宁俊琦来到公园边上的雁云河旁,沿着河边的小路慢慢前行着。走着走着,身旁的人少了很多,宁俊琦把头轻轻倚偎在了楚天齐臂膀上,楚天齐顺势把她拥在臂弯里。

    宁俊琦停下脚步,仰脸望着楚天齐,轻轻说道:“天齐,今天的事让你不高兴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楚天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我找她们俩的事。”宁俊琦在说话的时候,眼睛扑闪着,像极了一只惊恐的小猫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笑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你为什么脸上的表情那么僵硬,也懒的多说话?”宁俊琦盯着他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楚天齐又只回答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真的?骗人,你肯定是生我气了,只不过是不承认罢了。”宁俊琦说到这里,神情有些黯然,“唉,我其实一直有这种担心,但我还是这么做了,我……不说了。”说着,她的头轻轻的离开了他的臂弯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说话,宁俊琦也没有说话,两人就这样手牵着手,默默向前走着,走着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四周的灯光显得明亮了不少。楚天齐说话了:“俊琦,我们到那里坐坐吧。”说着,拉起她的手,向旁边的休息椅走去。

    宁俊琦随着楚天齐来到了椅子旁,默默的坐在了他的身边。不知是有意,还是无意的,她和他的中间空着一段距离,拉着的手也松开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先说话了:“俊琦,这些天我一直盼着你来看我,明知道你的工作忙,但我仍然盼着,有时甚至心里还有一些矛盾。矛盾我是不是有些自私了,或者是太矫情了。尽管矛盾,可我就是想见到你。尤其这次五一假期,我的那种想见你的愿望更强烈,可能我认为你能休息了,有时间了吧。当我三十号那天给你打电话时,你说又来不了了,我感到了一丝失望,更多的是心疼,心疼你,心疼你的不易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宁俊琦抬起头,看了看楚天齐,她的眼中明显的掠过一丝惊喜,但很快又消失了,继续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五号那天上午,一下课,我就打你手机,打了好几遍都是关机。接着又打你的办公室电话,照样没人接。我想,你肯定是有事出去了,或者是到没信号的村里了,认为你不会来了。”楚天齐平静的讲述着,“当我在天一阁看到你的一刹那,我高兴坏了,我明白了,你没开手机,也没提前告诉我,肯定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。只是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长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宁俊琦接过了话头:“只是当你来到我们订的包间,看到肖婉婷和岳佳妮的时候,你认为你先前的判断了。你意识到,我不是送给你一个惊喜,而是要带给你惊讶。对不对?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听到楚天齐回答了这样一个字,虽然在她的意料之中,但还是感到鼻子发酸。她强忍着,忍着不让眼中的水滴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也不对。”楚天齐又冒出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听到他这有些矛盾的回答,宁俊琦仰起头,静静的看着她,但她的内心却不像表面那样平静。

    楚天齐抬起手,轻抚着她的秀发,讲说着自己的想法:“当时看到她们俩的时候,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你在监督我,而田馨就是盯稍的。进到房间后,她们两人的激烈反应,也让我再一次印证了自己的想法,你们就是要让我和她们分开,以这样的一种尴尬方式分开。‘分开’这个词不恰当,因为我们之间根本没什么,但我当时认为你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低下头,背过身子,抬起胳膊,在脸上轻轻擦过,肩头也有轻微的耸动、起伏。

    楚天齐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,说道:“所以,我当时心里非常闷的慌。后来,周仝向她们二位解释了我之所以到这里的原因,在她讲述的过程中,我忽然悟到了一些东西,可能我冤枉你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感觉到,宁俊琦的肩头停止了耸动,他的嘴角露出了笑容,继续说道:“我那天是因为接到周仝的电话,说有人请我,才到的天一阁。我之所以接受邀请,主要是因为周仝平时不和我开玩笑,我相信了她的话,当然我正想借机躲开肖婉婷和岳佳妮。到了天一阁后,并没有见到要请我的那个人,正这时巧遇了你和田馨。先是发生了一小点误会儿,之后马上消除了,周子凯也到了,我们两拨人待在了各自的餐饮包房。中途周子凯有事走了,房间里只剩下了我和周仝,正在各自觉得尴尬的时候,你和田馨过来了,邀请我们到你们房间用餐。回忆了这一小段事情,我想我应该是冤枉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不太明白。”宁俊琦没有抬头,声音嘶哑着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