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六十二章 县委生活已经开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出了县委大楼,向后走去,不一会儿就到了一排平房前面,这排平房就是县委、政府共同设立的食堂。

    食堂在县委楼后面,在自己宿舍前面。食堂这排房子,外面全贴着白灰色瓷砖,看上去感觉很新。

    走进食堂,楚天齐注意到,已经有一些人吃上了。食堂餐位足有一百五十多个。考虑到吃饭时间差,应对二、三百人吃饭没问题。在食堂大厅东北角有两间大屋子,屋门关着,看样子是专门辟出的包间,应该是供县委、政府大领导们用餐的地方吧。

    从消毒柜里面取了不锈钢餐盘、不锈钢碗和筷子,楚天齐来到窗口打饭。前面排了几个人,不一会儿轮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到,橱窗里面的操作台上放着四个大盆,其中有两个热菜、一个凉菜和一盆米饭。热菜是肉炒西芹、炝炒土豆丝,凉菜是拌三丝。他学着他们的样子,在刷卡器上刷了饭卡,然后把餐盘伸进了橱窗里。

    橱窗里的服务人员简单询问了一下,用勺子在每个盆里各取了一点儿菜和饭,放到餐盘上。楚天齐收回伸出去的餐盘,回身向就餐区走去。在靠近墙根的地方,找了一个餐位,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边吃饭,一边偷偷观察了一下。他发现,尽管里面已经坐了有六、七十人,但却很安静,即使坐在一桌的,看上去也很少交流。看到熟人打招呼时,也顶多是点点头而已,这和自己在乡里时的情况完全不一样。在乡食堂吃饭时,人们经常会大声说笑的,只有在书记、乡长到来时,才会稍微注意一下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抬头的时候,也发现了好多看上去熟识的面孔。但这些人不知是没发现他,还是本来就没准备和他打招呼,反正是连一个点头示意的也没有。

    整个吃饭过程中,没有一个人坐到和自己这张桌子上。楚天齐一个人吃完了这顿晚餐,到县委办上班后的第一顿工作餐。然后把残渣倒到指定的地方,把餐具放到指定的水池里,走出了食堂。

    来到食堂外面,楚天齐站定身形,长长嘘了一口气,以缓解心里的那种压抑。这种压抑从进入食堂的那一刻已经有了,一直持续到现在。

    迎面出现了一个身影,楚天齐先是觉得眼熟,很快想起来了对方是谁。对面走来的是一个女人,准确的说是一名少妇,自己和她有过两面之缘。看清对方后,楚天齐迅速低下头,向着自己宿舍的方向快步走去,这个方向和少妇来的方向正好是大致呈九十度角以上,可以避免和少妇路遇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楚……天齐,站住。”少妇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听到对方喊自己的名字,楚天齐不能再装糊涂了,停下脚步,四外张望了一下,向少妇的方向看去。他先是楞了一下,然后快步走了过去,热情而尊敬的喊了一声“夏局长。”

    这名少妇正是县政府党组成员兼旅游局局长夏雪,去年冬天刚刚到任。楚天齐曾和对方在政府楼里有过一次擦肩而过,更是在今年一月份的时候,有过一次交流,也可以说是交锋。那次交锋,以楚天齐的失败而告终,但最后因为楚天齐去党校学习,当初的约定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夏雪看了看站在面前的楚天齐,以一种戏虐的口吻说道:“楚天齐,去了一趟省委党校,这眼光也高了,连县领导都不放在眼里。而且还学会了装像,刚才假装才发现我,装的就跟真的似的。这样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对方识破了自己的小伎俩,但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装糊涂:“夏局长,我不明白您的话,不过您说的对,以后我一定抬头看前方,看到领导的时候第一时间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装,继续装。”夏雪讥讽着,然后话题一转,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夏局,我调到县委办了。”楚天齐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,怪不得眼高于顶呢,原来成了县领导了,是县长呀,还是书记呀?”夏雪阴阳怪气着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脸一红:“夏局真是说笑了,我只是一名主任科员。”

    “主任科员?哦,几天不见已经升成正科了。你才工作两年吧,就升了一大格。照这样下去,玉赤县该放不下你了。”夏雪的话里,满含*着讥诮。

    不能再让这个女人说下去了,指不定一会儿说出什么来呢?想到这里,楚天齐赶忙关心着道:“夏局,您是去就餐吧?快点去吧,一会饭菜都该凉了。吃凉饭菜,对胃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呵,还挺会关心人的。怪不得宁书记那么……啊……”夏雪的话说了半截,但意思两人都懂。然后她又说道,“别管你刚才说的是真心,还是伪心,都谢谢你。”说到这里,她移动脚步,向食堂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夏雪走开,楚天齐心中大定,高兴之余,拔腿就走。刚走出两步,再次传来夏雪的声音:“楚天齐,站住。”

    听到喊声,楚天齐极不情愿的停下了脚步。但这次他没有走过去,而是站在原地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夏雪的脸上似笑非笑:“楚天齐,差点让你蒙混过去。我可告诉你,有一件事我可没忘,你也记着呢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拍着脑袋道:“哎呀,什么事呢?我可真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好好想想,总有想起来的时候。”夏雪笑着道,“如果你实在健忘的话,到时我找人替你想想。”说完,夏雪一扭身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说:今天先脱身就行,到时再说到时的。想到此,他又长嘘了一口气。谁知,他这口气还没喘匀,夏雪又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一副解脱的神情,夏雪立刻面沉似水,手指着他,不客气的道:“楚天齐,不要得意太早,那事没完,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这次说完,她真的走了,只是一扭过身,马上就换上了满面笑容。她加快了脚步,生怕自己笑出声来,让那小子听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想到夏雪怎么忽然间会变的声色俱厉,他的心里也没了底。虽说当时和她有过约定,但自己已把那个约定当做了一个玩笑,尤其是自从上党校后,他更是把那件事抛到了脑后。就是刚才在见到夏雪的时候,他虽然想到了那个约定,但时过境迁,那时的约定都是基于自己分管乡里旅游,可现在自己只是一个做务虚工作的主任科员,那个约定也根本不可能去落实了。可为什么她又会变得那么认真,那么严厉呢?楚天齐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刚才最后的一幕,同样也落入了另一个人的眼里,这个人就是刘大智。刘大智本来正准备到食堂,但他忽然看到夏雪和一个人站的很近,从背影以及夏雪的称呼中,他知道在夏雪对面的人正是楚天齐。他急忙停住了前行的脚步,躲到了一棵树后,他想看一看他们要干什么。就在他刚停下的时候,正好听到了夏雪对楚天齐的“警告”。

    从夏雪的话中,刘大智听的出来,夏雪对楚天齐不感冒,甚至有仇。但以前他从来没听到过这方面的消息,他只知道魏龙和楚天齐有仇。没想到,姓楚的得罪了那么多领导不说,现在竟然连作风泼辣的政府党组成员夏雪也给得罪了。不知道是姓楚的过于招摇、到处树敌,还是老天爷开眼,让他处处碰壁。反正刘大智看到眼前的一幕,非常高兴,并在心里暗暗盘算着怎样联合他人对付姓楚的,如果能借刀杀人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看到刘大智,因为刘大智躲在树后,而且楚天齐是低着头走向宿舍的。直到回了宿舍,楚天齐也没想明白夏雪态度变化之快的原因。一开始她在指出那个约定的时候,可是一种调侃的语气和表情的,分明就像是朋友之间在开玩笑。而最后的语气和神态,完全像是面对一个有着深仇大恨的人。他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了,只能以“女人就是神经”,做为了自己的结论。如果他知道她当时那么做,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的调侃的话,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。

    今天这一天,可以说过的非常“充实”,因为一天当中的经历都让他颇有感触。第一件事就是刘大智故意系好套,让自己去钻,而自己又不得不钻。虽说刘大智的官不大,甚至在县委大院来说,还很小,但对于楚天齐来说,对方给自己的压力要比大领导大。因为刘大智是自己的“现管”,而且是一个肯定会处处针对自己的心胸狭窄的“现管”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就是在食堂吃饭,从吃饭现场的过于安静可以看出,这里的规矩很多,而且延伸到了方方面面,和乡里那种氛围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第三件事就是路遇夏雪,他现在也不清楚她最后的话是在开玩笑,还是真的在警告自己?如果她真的要是揪着自己不放的话,那自己的日子就更难过了。一个刘大智就让自己烦乱不行,要是再加上一个有权利的女人的话,那自己的日子真可能就要度日如年了。

    尽管日子不会好过,可能会危机重重,但楚天齐知道这就是现实,自己必须认真面对。无论自己愿意不愿意,县委生活已经开始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