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章 太巧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省委党校,常务副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李卫民倒背双手,站在窗前,想着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在堂堂的省委党校门口,竟然有人要对女学员下手。而那些拿着工资的保卫人员,却没有一人去制止,也没有向领导报告,竟然还不放学员进来。真不知道他们是不作为,还是和那些歹人有瓜葛,否则,他们是不应该做出这种事的。李卫民恨恨的想:一定要查、要整顿。否则,党校人员和财产的安全*根本无从保障,党校又何谈威严和神圣。

    李卫民更没想到,今天的这些家伙当中,领头的竟然是段辉的儿子。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,段辉就是一个玩弄女性的花花老手,看来儿子更是青出于蓝。他知道,段辉肯定会把儿子被抓的帐算到自己头上,认为自己是在报复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疙瘩是越结越深了。”李卫民自言自语道,他又想起了和段辉的过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实,说起来李卫民和段辉还是同学,中央党校同学。但李卫民看不惯段辉官油子加官痞的作风,段辉也瞧不上李卫民假正经的做派,学习期间两人关系很一般。中央党校学习结束后,大家各奔东西,李卫民仍然回了*市,段辉回了河西省。本来应该不会再有交集,可是没过多久,李卫民就被组织上调到了河西省,出任河西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分属于不同的系统,但李卫民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,段辉是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,都在同一栋楼里办公,还是不时要见面的。尽管李卫民看不上段辉,但每次见面还是会和他打一声招呼。而段辉却不是这样,要不假装没听见,要不就是冷言冷语。李卫民见段辉是这个样子,后来也就尽量躲着对方。李卫民有些奇怪,在党校的时候虽然两人来往不多,但段辉也不至于这么对自己吧,就像自己抢了他的东西似的。

    后来有一次,李卫民在河西饭店一楼大堂等客人,客人没到,他就到公共洗手间解大手。就在他准备从卫生间隔断出来的时候,忽然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,声音是段辉的,像是在打电话。为了避免和对方碰面,李卫民就继续待在了隔断里,想等着对方出去后,自己再出去。本来对别人的电话不感兴趣,却听段辉说到了“组织部”三个字,李卫民不由得一怔。

    段辉的声音继续传来:“他妈*的,也是兄弟我点儿背,好好的组织部常务,就被‘假正经’给抢了,我只好还待在现在的地方。……对,对,‘假正经’还是那德性,就是比原来更阴险了,真不是个东西。……好,好,再见,改天再聊。”

    一阵“嘘嘘”声之后,传来了脚步声和关门声,然后彻底没了动静。又过了一会儿,李卫民才出了洗手间,他此时才明白,原来是自己“抢”了人家的位置,怪不得段辉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呢。没想到自己的工作变动,却堵了别人的官路,李卫民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了。

    去年冬天,省委组织部老部长要退休了,好多人都开始对着这个位置使力。李卫民知道自己在河西省根基尚浅,论资历、论地位,都不具备冲击部长位置的条件,干脆他就想也没想。后来,老部长在正式退休前,找到了李卫民,说让他临时主持部委工作,并说已经向上级推荐他接替部长的位置。李卫民有些受宠若惊,但也燃起了更进一步的雄心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一位老领导打来电话,上来劈头盖脸把李卫民训了一通。李卫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慢慢才听明白,原来是有人把自己举报了,举报自己在单位结党营私,妄图用不正当手段竞争部长职位。李卫民向老领导进行了好一番解释,老领导才算消了气。

    老领导最后说道:“卫民,我知道你的为人,也相信你绝对不会做出违反组织原则的事。对于举报的事,组织肯定要调查,最终会还你清白。但升职的事,肯定是泡汤了,一收到举报信,你的资格肯定就会被拿掉。”

    老领导又进行一番安慰后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虽然以前没奢求部长的职位,但当知道自己被推荐后,还是充满了期望的。现在就这么被否定了,李卫民很是不甘,但也无可奈何,他在想究竟是什么人下的黑手。他想到了好几个人,包括竞争对手,包括个别不睦的人,但却一时又不好确定。知道谁又能怎样?李卫民干脆不去想了,依然按部就班的主持着部委的工作。

    这一天,李卫民刚出办公楼,不知道段辉从哪忽然冒了出来,热情的叫道:“老李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尽管李卫民有些疑惑,但还是停下脚步,回了句:“老段,你也下班啦。”

    段辉“嘻嘻”一笑:“老李,恭喜你啊,什么时候摆酒庆祝呀?”

    “庆祝?庆祝什么?”李卫民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哎呀,跟我还保什么密,咱们怎么说也是同学嘛!大楼里传遍了,都说你那个副字就要去掉,马上要到常委楼层办公了。进入省委前十三名,那可是我们这些人的梦想啊,没想到你现在就实现了,这不是可喜可贺的事吗?以后我也不能叫你老李,应该恭敬的称你为‘李部长’了。李部长,属下给你见礼了。”说着,还煞有介事的向李卫民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对于段辉刚刚的作派,李卫民很不适应,同时也很孤疑,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便正色道:“老段,你胡说八道什么,我可从来没有瞎想,我只知道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装什么装?老部长不是都推荐你了吗?再说了,你的群众基础又那么好,不像我总是为了工作得罪人。”段辉神秘的道,“这回那个位置还能跑吗?除非你有什么把柄被组织发现。”

    李卫民总觉得段辉今天有些反常,一开始听他的话,好像是在向未来的常委套近乎似的。可后面的话又不像,却像是在讽刺,尤其刚才的话更不地道,分明是有所指,又似在给自己念背兴。

    见李卫民没有接话,像是在思索什么,段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老李,别假正经了,我就等着喝你喜酒了,到时给你放上几鞭,好好庆祝庆祝。”说完,不等李卫民答腔,背着手走开了,临上车时,还扭回头向李卫民诡秘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李卫民看到了段辉的笑,再结合他刚才的一翻话,一个念头涌上心头:莫非是他告的黑状?

    第二天,李卫民坐车走到半路,手机响了。他一看是段辉的号码,就不想接,可电话却响个不停,他只好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电话里立刻传来段辉的声音:“你可真狠,一报还一报啊!哈哈,你‘假正经’也会背后下黑手了,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。我服了,彻底服了。”说完,不等回答,立刻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李卫民不明白段辉是什么意思,但听对方电话内容,以及咬牙说话的声音,他意识到段辉是有什么事赖到自己头上了。

    汽车很快到了单位门口,只见门口那里围着好多人。秘书下车后,回到车上汇报,说是大门墙上贴着一张大字报,是关于段辉的。内容是说段辉生活不检点,和哪些女人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,还列举出了准确的时间段。

    李卫民终于知道段辉为什么打电话了,他肯定认为是自己指使人贴的大字报,但自己压根就不知道大字报的事。而段辉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,是他昨天刚和自己说过了那些话。昨天还不明白段辉的意思,今天李卫民是彻底明白了,段辉刚才说的清清楚楚,“一报还一报”,就是指他写了自己的告状信,自己又贴了他的大字报。

    李卫民暗道“太巧了,巧的让人不得不产生联想”,然后他又默念了一句“以小从之心度君子之腹”,坐汽车进了单位院子。

    尽管段辉变相承认了写告状信,尽管李卫民没做过任何伤害段辉的事,但段辉却把李卫民恨之入骨,一有机会就说李卫民的坏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透过窗户玻璃,李卫民看到,自己的专车驶了进来,停在院内广场上。几个学员钻出了车子,那个大男孩儿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尽管离着一段距离,尽管隔着窗户玻璃,但男孩的一举一动却很清晰。再联想到男孩的长相,李卫民觉得男孩确实像极了一个人,自己否定过的想法又涌上了脑海:难道他和他真有什么联系?难道他是他的……

    李卫民马上进行了否定: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此时,他有些烦燥,不由得在地上来回走动起来。

    但李卫民却又矛盾不已:可,可他们太像了,像的简直就是一个人,这也太巧了。世上有这么巧的事?还是当年的事出了什么岔口?

    当李卫民再次来到窗边,向外看去的时候,哪还有大男孩儿的身影,连那几个女孩也不见了。就是自己的汽车,也不在刚才的位置,可能是停到车位去了吧。

    “明天还要出差呢,早点睡吧。”李卫民自言自语道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