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百二十一章 你混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在快速吃完饭后,去买了一件新的半袖衬衫,穿在身上。然后想了想,把坏的那件装在了手提袋中。他又找到一家烟酒店,从里面买了两条好一点的香烟,用手提袋装着。然后来到路边,打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看着车外正在打电话的人,楚天齐才想起了自己也要打几个电话,便赶紧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,按下了开机键。

    手机刚刚开机完毕,还没等楚天齐开始按数字键,就“叮呤呤”的响了起来,他看了一下来电显示,按下了接听键,调侃道:“大记者,今天不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我问你现在在哪?”手机里传来欧阳玉娜的声音,她的语气非常不客气,也直接打断了楚天齐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先是一楞,接着就释然了:前几天,自己刚那么无情的不辞而别,欧阳玉娜当然要生气了,说话冲也是应该的。不过他现在既然能给自己打电话,就说明她还是能理解自己当时的做法的,也说不准她已经想通了。便说道:“我在省城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当然知道你在省城。我是问你,你在省城什么地方,和谁在一起?”欧阳玉娜的话里满是*味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道:“在省城就是在省城,我说出和谁在一起,你能认识吗?”他的语气满是调侃的味道,以期化解对方一些怒气。

    “你混……蛋,你能不能正经说话?”欧阳玉娜声音尖厉着道,“你们都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的一头雾水,怎么就成了我们都欺负她了?还有谁?另外她怎么竟然用了“混蛋”两个字,自己可是对她有过“英雄救美”之谊,她更是对自己念念不忘,还多次表示要做自己女朋友。难道就因为自己表示和她只做普通朋友,她就至于说出这伤人的两个字?看来俗话说的有一定道理,“不能做恋人,就只能做仇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说呀?就这么难吗?”欧阳玉娜带着哭腔催促道。

    看来对方情绪不稳,自己还是好好回答吧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压着心中不快,尽量语气平静的说:“我现在在大街上,正打车往党校培训基地去,就我自己一人,我回答的够清楚了吧?”说到这里,他又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我在省城的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手机里传来了哭声,而且越哭声音越大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时不知说什么,心说:至于激动成这样吗?当然这是他自嘲的想法,他知道对方肯定是委屈的,委屈还是因为自己的无情。对了,她是听谁说的自己在省城,自己可没和她说呀?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疑惑对方如何知道自己在省城时,欧阳玉娜抽泣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你来就来省城吧,可为什么要早上急匆匆而去,为什么手机也不在服务区?你出去潇洒了,凭什么让我给你背黑锅。我算看透了,你们都太自私了。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哭的这么委屈,楚天齐对“混蛋”两字的一点火气,也瞬间没了,便安慰着道:“我不是到山区了吗,手机不在服务区很正常呀。你是怎么知道我早上走的急?对了,你总说‘你们’,还有谁呀?”

    欧阳玉娜哭泣的声音,通过手机话筒传了过来:“你们……是谁谁知道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先是对方断断续续、不太明白的话,接着又哭了起来,然后忽然又没了声音,楚天齐这时才注意到,欧阳玉娜已经把手机挂断了。

    对方哭了半天,自己一点也没听明白,还得问问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把电话回拨了过去。手机里响了两声,接着就传来了占线的声音,显然是被挂断了。再拨还是这样,拨第三遍的时候,手机里已经传来了那个标准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停止了拨号,心中暗道:女人就是麻烦。他感觉到女人有时就是难缠,无论是做什么职业的,首先只要她是女人,就有难缠的时候。同时,他也感到有一些委屈,这刚从死亡线上转了一圈回来,没曾想接到第一个电话时,自己竟然成了对方口中的“混蛋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觉得委屈,可欧阳玉娜感觉更委屈。本来那次被楚天齐放了鸽子,自己就伤心的不行,但后来想想他也是为自己好,就心态平和了一些。今天自己在手机突然没电的情况下,及时更换电池,然后给好朋友回了电话,谁知还是因为他,竟然被好朋友像审贼一样的审问。而做为当事人的他,却像没事人一样,还那么有心情和自己调侃。欧阳玉娜怎能不伤心?于是本已压了下去的委屈,连同今天的委屈,一古脑涌了上来,她只有用“哇哇”的哭声去宣泄自己的委屈,减轻自己的痛苦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正考虑要给陈馨怡打手机,对方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。他稍微想了一下,按下了接听键,平静的说:“小陈,干什么呢?大家都收拾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去哪了?什么时候回来?”陈馨怡的声音很急,“你再不回来,我们就要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至于吗?我在出租车上,很快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至于?现在都弄的‘鸡飞狗跳’了,快点回来。”陈馨怡的语气也很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说完这两个字,楚天齐又马上补充道,“对了,你的东西在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东西?什么东西?”陈馨怡的语气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你丢了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忽然传来陈馨怡尖厉的声音:“好啊,果然是你拿的,你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我拿的呀?是别人拿走了,被我要回来的好不好。”楚天齐语气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我不听,不听。”陈馨怡说完,挂断了电话

    通话刚一结束,手机就又响了起来,而且是接二连三的。先是云翔宇的电话,接着又是于涛、肖婉婷、岳佳妮、郝晓燕等人的。电话内容都是问自己去哪了,都说宁俊琦在满世界的找自己。楚天齐只得编了个含混的理由,应付了大家。

    当听到云翔宇说宁俊琦在找自己时,楚天齐感觉很幸福,因为有女朋友惦记着。可当他听完接下来众人都说的是同样内容时,就感觉宁俊琦做的有些过了。不就是自己半天没开手机吗?不就是自己早上走的急吗?手机不通、走的急,又不是自己的本意,你至于这么神经过敏吗?至于弄的鸡飞狗跳、满城风雨吗?再联想到欧阳玉娜一直说的“你们”,楚天齐感觉,宁俊琦的这种关心,与其说是关心,还不如说是监视呢。

    抬头间,培训基地的大门已经进入了视线,门口还站定了一个不时张望的人——陈馨怡。楚天齐摇头苦笑了一下,对着司机说:“师傅,停大门口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汽车在大门口停下了,楚天齐付完车费,走了下去。他刚一下车,站在车旁等候的陈馨怡,一把夺过了他手中的袋子,开始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是你的,这两个是我的。”楚天齐说着,把装衬衣的袋子,和装香烟的袋子,又拿了回来,向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拿出手提袋中的一个黑色塑料袋,陈馨怡快速翻看了一下,又马上放回了手提袋中。然后快步追上楚天齐,拽上他的衣服,红着脸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怎么会在你的手里?你要是不能给我一个合理解释,我和你没完。”说着,还举起了拳头,示威的晃着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急赤白脸的样子,楚天齐觉得好笑,正要给她一个编好的理由,手机却又响了,他无奈的做了一个接听电话的动作。陈馨怡犹豫了一下,松开了拽着他衣服的右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拿出手机,一看屏幕上的号码,楚天齐脸色变了一下,按下了接听键,但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也不容他说话,手机里已经传来宁俊琦焦急的声音:“你去哪了?干什么去了?现在在哪?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连珠炮似的发问,楚天齐想到了那个场景:一间屋子里,墙壁上写着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”八个大字。三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坐在一张桌子后面,中间的人满脸正气、表情冷峻,两侧的二人中一人做着记录,一人在问话,问的是“姓名、性别、年龄、籍贯”等内容。他们的面前是一道铁制栅栏,栅栏的另一边,有一把特制的椅子,椅子上坐着一个人,这个人的头顶上亮着一个至少二百瓦的大灯泡。那人正边回答着问题,边用手试图遮挡着来自头顶的亮度和热度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说话,你到底在哪?”宁俊琦的声音更加焦急。

    本来对方关心的话语,现在在楚天齐听来,却无异于严厉的审问,让他不甚厌烦。于是冷冷的说道:“我能去哪?出去办点事而已。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真没事?那你为什么走的那么急,为什么手机也打不通?到底是去干什么了?”宁俊琦接二连三的问话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又是这些话,又是“审问”。楚天齐的火“腾”的一下子窜了上来,不客气道:“给我装个定位吧,省得你成天疑神疑鬼的。本来什么事都没有,最后弄的鸡飞狗跳墙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好心,对方却当成了驴肝肺,宁俊琦“你”了一声后,带着哭腔道,“爱哪哪去,你以为我爱管你破事呀?”

    “不管拉倒,心静。”楚天齐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混蛋。”手机里传来“混蛋”两字后,紧接着传来了宁俊琦“呜呜”的哭声,她觉得委屈死了。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哭声,楚天齐稍微心软了一下,便狠心的挂掉了电话。他心里话:我还委屈呢,差点把命丢了,到头来就挣了三个“混蛋”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这个样子,陈馨怡也识趣的没有继续追问,而是乖乖的提着手提袋,缓步向前走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