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三十五章 小人真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等着。”刘大智冲着楚天齐背影,咬着牙狠狠的说。说完,望着楼梯方向,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刚才刘大智就是专门在等楚天齐,目的就是要等着奚落对方。在会议室的时候,刘大智专门观察过楚天齐,当时他见那个不可一世的小子,就像一只得病的鸡一样,蔫头耷脑的,感觉爽快之极。

    刘大智觉得,那就是对比。以前同样都是围着赵中直转,但当赵中直调走后,自己马上加入了反对赵中直的队伍,但那个姓楚的小子仍以赵中直孝子贤孙自居,还不时奚落自己。这让刘大智很是郁闷,更为郁闷的是,自己几次找这家伙的茬,不但没有占到任何便宜,反而被那小子多次戏耍。

    现在怎么样?你姓楚小子倒是狂了,狂的被县委书记记恨,在好几百人面前打你的脸。你倒是继续狂呀,结果你姓楚的也是欺软怕硬,在被柯书记打脸打的“啪啪”山响的时候,也做起了缩头乌龟。不但不敢有任何言语反击,反而还得做出一副虔诚听讲的样子。想想姓楚的当时的熊样,刘大智就兴奋不已,就想等到散会后奚落对方一番。

    散会的时候,刘大智注意到,姓楚的一直坐到那里没动。他知道,姓楚那家伙是没脸先走,是想等到最后灰溜溜的独自退场。当然,他也注意到,姓宁那个娘们也没有走远,肯定是要给姓楚小子一点温暖。刘大智当时忿忿的想“会议室是什么地方,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要玷污这种神圣”。转而一想,他又释然了:姓楚的都被柯书记打的没脸了,他还能管这些。

    刘大智正是以这种龌龊的想法推断楚天齐,所以他断定对方肯定得过一会儿再下来。再说了,那么多开会的人下楼,自己站在楼梯口也不像回事。于是,刘大智先是回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等刘大智再次站到楼梯口的时候,正听到楚天齐和王晓英对话的后半部分,正听到王晓英骂的那句“疯狗乱咬人”。他心中不禁大喜,心道:姓楚的,你真是他娘个万人嫌。

    当王晓英从刘大智身旁经过的时候,刘大智本来是想和对方套两句近乎,不成想王晓英直接下楼去了,根本就没有看他。刘大智只得暗骂了一句“骚*”,继续等着姓楚的。

    最终等上了姓楚的,可对方却骂自己是狗。虽然刘大智做的事真像一只狗,可他自己却不那样认为,他觉得自己是识时务。被楚天齐骂,他本来很生气,可马上就想到了“祸水东引”这个词,才把楚天齐骂的话转嫁到柯兴旺身上,并大声宣扬着。

    自己的做法,可能会带来严重的后果,比如被对方暴揍,但刘大智不怕。他不是不怕对方的拳头,而是觉得即使挨揍了,却能换来自己需要的东西。如果姓楚的敢打自己,那就又多了一个罪名——挟私报复,报复自己在会上的“仗义直言”。再加上自己的渲染,那姓楚的就是在公然对抗会议精神,就是在和柯书记叫板。刘大智知道,以柯书记的做事手法,指定不会让姓楚的好过的。那样的话,不但可以借刀杀人,自己还可以从中获利。

    想的很好,甚至刘大智心中都在喊着“快打呀,快打呀”,可是关键的时候,姓楚那小子却怂了,这让刘大智泄气不已。

    “咚咚”的脚步声传来,打断了刘大智的思绪。

    刘大智抬头望去,一个人从楼上走了下来。看到此人,刘大智头皮一麻,第一反应就是“赶快躲”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他只得硬着头皮,说了句“冯书记好”。

    从楼上下来的人,是县委副书记冯志国。冯志国听到对方的问候,脸上带着笑容,回道“好,好,很好”。边说边用眼角扫了刘大智一眼,走下楼去。

    对方虽然连说了三个“好”字,可刘大智却听的出,冯志国的语气很不善,是意有所指。再结合会场上冯志国的凌厉目光,刘大智知道自己是把这个副书记得罪了。于是,他的心思从楚天齐身上收回来,又到了冯志国的身上。

    刘大智现在心里清楚,知道冯志国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个态度。

    自从赵中直调走后,刘大智很快投到冯志国手下,当然他采取的是“曲线救国”,是通过冯俊飞牵的线。那段时期,刘大智就成了冯俊飞的小喽啰,整天替冯俊飞搜集“处理品”的“罪证”,供对方哟来喝去的差遣。

    本来是想借助冯志国的权力,给自己谋一些实惠。可是过了一段时间,自己的境遇没有任何改变。刘大智还发现,上有书记柯兴旺、县长郑义平压着,副书记冯志国的实权并没多大。于是,刘大智就动起了心思,经过权衡,想要投到柯兴旺门下。

    正愁没有踮脚石,姓楚的调到了县委办,成了自己的属下。刘大智便想通过打击姓楚的,以讨得柯书记欢心,当然那时他表面还是冯志国的人。在打击姓楚的过程中,刘大智没能取得实质性战果。

    后来县里成立组织工作总结小组,刘大智才看到了机遇,便高调的申请加入。刘大智的诚心终于被柯兴旺接受了,不但被吸收进总结小组,还被安排成副组长,柯兴旺更是找刘大智谈了话。

    受到县委书记接见谈话,刘大智看到了希望、信心倍增,便非常买力的做起了这份工作。在总结的过程中,刘大智挖掘了众多“猛料”,发现了以前组织工作的诸多“弊端”。他暗暗庆幸自己工作笔记做的细,现在大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在刚开始的时候,刘大智还一直保持着与冯俊飞的联系,还没有割断冯副书记这条线。后来,他发现柯书记非常强势,并且自己已经暂时取得了书记的信任,并毅然中止了与冯俊飞的联系。

    刘大智知道,这样做肯定会得罪冯志国,但“两害相权取其轻”,他也只能这么做了。只是今天会上被冯志国瞪视的事,刘大智提前没有想到。本来他进入总结小组,就是想通过举报赵中直的“错误”,以获得柯兴旺的信任,不曾想这也让冯志国不满了。

    当时被冯志国瞪视的时候,刘大智还不太明白。等他坐到台下的时候,立刻就想到了原因所在,因为赵中直做县里老大的时候,冯志国也是主管人事的副书记。自己现在批评赵中直,也就相当于否定了冯志国当时的工作,冯志国焉能没意见?

    看到今天冯志国的反应,刘大智又想到了另一个人——县长郑义平。在赵中直做县委书记的时候,郑义平既做过组织部长,也做过县长。对方一旦知道了自己今天的发言,肯定也会对自己不感冒的。

    “唉,此事古难全呀!”刘大智不禁感叹着,感叹着做人之难,为官之难。

    “小刘,发什么感慨呢?”一个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刘大智急忙循声望去,才发现一个人正从楼上走下来。看到此人,刘大智不免有些慌乱,赶忙叫了声“柯书记”。

    楼上下来的正是县委书记柯兴旺,也不知是他走路没声音,还是刘大智想事太专注了,反正是没听到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“小刘,今天的发言不错,要继续努力。”柯兴旺停下脚步,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书记鼓励。”刘大智激动万分,心中也踏实下来,赶忙编瞎话,以回答柯书记一开始的问话,“书记,我刚才是在感叹一些人和事。在您的领导下,县里各项事业蒸蒸日上,可有的人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刘,别着急,边走边说。”柯兴旺说着,用手示意。

    边走边说?刘大智更加激动,这是书记在示好呀,要是让别人看到的话,自己的身份岂不是显得更重要……刘大智几乎都飘飘然了,急忙弓腰跟在柯兴旺身后,继续着刚才的话题:“可是有些小人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参加完全县组织工作会议后,楚天齐就一直不踏实,一直在防着柯兴旺再突然出刀。

    自从到开发区后,柯兴旺那里一直没有直接找自己的麻烦。虽然在此期间,柯兴旺对孔嵘有些护短,但也没有继续对自己紧抓不放。就是那次因为举报信而召开紧急常委会,也是柯兴旺受到了上边领导的压力,亦或是被孔嵘抓*住把柄而为。

    但近期,柯兴旺却是频频出手。先是借郑义平外出培训的时机,逼自己做企业局人员配置,让自己几乎把人得罪个遍。现在更是籍组织工作会议,不点名的把自己拉出去批斗,这既是为了批臭自己,更是为下一步出手而做铺垫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表明,几个月的太平时间,其实就是柯兴旺在让自己为开发区出力。眼看着开发区升级有望,自己的使命已经几乎完成,柯兴旺也该卸磨杀驴了。经过这两天的思考,楚天齐已经意识到,恐怕开发区保住之时,也就是自己被收拾之日。

    尽管心中不踏实,但楚天齐并没有懈怠手中的工作,该做什么还做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告诫自己不要过多去想烦心的事,但总是不可避免的想起,就连做梦也经常是这些事。

    昨晚又梦见小孩子了,而且是一群小孩子。楚天齐不禁感叹道:“小人真多呀!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