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百三十一章 考察仙杯峰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楚天齐首先听到的是外屋传来嗡嗡”的响声,知道那是吹风机的声音,是母亲在用大锅做饭。他伸了一下懒腰,向四周看去,发现父亲已经不在炕头位置,连被褥都叠好了。他正要翻身起来,门帘一挑,父亲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儿子已经醒来,楚玉良径直走到楚天齐头起的位置,站在了炕沿旁。

    楚天齐发现,父亲的眼皮依晰还有些红肿,看来自己昨天的判断是对的,父亲肯定哭过,说不准在自己睡着后又哭过。经历过九死一生灾难都不曾掉眼泪,而就是因为一张报纸、一张照片,就哭的眼睛红肿,可见这件事情在父亲心中的重要,甚至重要过他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看着我*干什么?”楚玉良轻斥了一声,然后面色异常严肃的道:“昨天咱俩的谈话,不要和任何人提起,包括除你我之外的所有人,明白吗?这也是纪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这是纪律。”楚天齐调皮的说道,说完,还冲父亲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看到儿子这个样子,楚玉良忍不住又说:“别嘻皮笑脸的,这不是儿戏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知道,我都这么大人,工作也好几年了,轻重当然能分得清。”说着,楚天齐坐了起来,开始穿衣服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。”楚玉良说完,出屋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完早饭,戴好头盔,把爬山索等工具检查一番后,重新放到摩托车上工具箱里。楚天齐背好挎包,在院子外头,上了摩托车。

    “狗儿,今天挺听话,没用嘱咐,就戴了头盔,还把那些东西也拿上了。”母亲尤春梅叨叨着。

    楚玉良一旁接了茬:“那么大人了,能连这么点事都不懂?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说风凉话。”尤春梅埋怨着老头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爸妈,你们放心,儿子这么大了,知道照顾自己。”他尽管嘴上这么说着,其实心中在暗想:要不是有上次“飞车”的经历,自己肯定不会想到戴头盔的,也是吃一堑长一智吧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慢点骑。”尤春梅向儿子招招手,说道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爸妈,我走了,你们回吧。”说完,楚天齐发动着了摩托,轻轻给油,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今天要去办两件事,一件是去乡里找宁俊琦,一件是要考察一个地方。他这两件事,是昨天临时想到的,主要是受父亲那句“人生很短暂,有些东西一定要珍惜”的启发。

    这几天既想念宁俊琦,又为了所谓的面子,一直没有和对方联系。经过父亲“珍惜”两字的提示,他意识到自己一个大男人不能再使性子了,要主动哄女孩子才对,于是他决定去找她。

    通过父亲说的“珍惜”两字,楚天齐也想到了自己的工作。现在已经明了,柯兴旺肯定要收拾自己。以前他对自己可能只是不感冒,经过那天的事,肯定就是欲除之而后快了。下一步还不知道让自己干什么,还不知道要被发配到哪去呢?当务之急就是要抓紧做一些想做的事,否则可能过这村就没这店了。于是,他决定要去完成旅游调研的最后一个地方——仙杯峰。

    有上次飞车的教训,楚天齐一路上驾驶的很小心,没有分心想事,不多时,摩托车到了青牛峪乡。乡政府大院就在眼前,但今天看到这些景物,和昨天的心情完全不一样。昨天更多的是酸楚和悲凉,而今天感受更多的是欣喜和期望,因为今天是要到这里去找心爱的人。

    正要拐进乡里大院,一个人走了出来,并叫了一声“楚乡长”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是杨大庆,楚天齐问道:“大庆,你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我要到县里办点事。”杨大庆说道,“楚乡长,你是去找宁书记吧?她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按说她应该是昨天就回来的呀,前天她还在电话中这么说呢。”楚天齐这话半真半假。宁俊琦说过培训结束时间,并说当天晚上就坐火车,第二天就会回到乡里,按时间算正好是昨天。可那都是一周前的话了,近一周两人因为较劲儿根本就没有通电话。

    杨大庆不知道他两人近期的误会,便实话实说道:“书记确实不在,昨天和今天我找她好几次,想和她请明天的假,都没找到。别人都没见到她,接她的车和司机也没回来。刚才还给她打电话,也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楚天齐这样说着,拿出手机拨打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,手机里又是那个冷冰冰的声音:“你所拨打的号码,已关机。”电话打不通,楚天齐只好收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楚乡长,你这么急着找书记,是等着今天鹊桥相会,过情人节吧?”杨大庆调侃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:“情人节?又到七月初七啦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你是装的吧,你能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?”杨大庆不信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道,哪像你没事老记着呢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神秘的一笑,“大庆,老实交待,是不是去会你的‘织女’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庆脸一红:“楚乡长,车来了,不说了。要不,我给你钥匙,你先去农业办待着吧,也许书记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那我就先去仙杯峰了。”楚天齐摆了摆手,“你快去吧,班车马上就停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说着,杨大庆向旁边的候车点走去,走了几步,又回头说道,“楚乡长,你要是见到书记,顺便帮我请一下假,我明天下午就回来。”说完,他上了已经停下来的班车。

    宁俊琦没回来,那就先去调研那个旅游点吧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再次启动了摩托,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十点多的时候,楚天齐到了目的地——仙杯峰。站在山脚下,望着延绵不断的山脊,楚天齐想到了关于仙杯峰的传说。

    仙杯峰位于贤人村,这座山不高,但连绵很长。至于它名字的来历,传说很多,有说这座山整个造型像是古代的酒杯,也像是天上玉皇大帝用的仙杯,所以叫仙杯峰。赞成这个传说的人,还有一个论据,就是村子的名字。原来这个村叫仙人村,只是经常被人故意误说成狐仙村、仙家村,这才改成了贤人村。所以贤人村就是以前的仙人村,不正好和仙杯能够对应上吗?

    还有一个传说,这个传说就要凄惨的多了。

    传说这里在古代出了一个大贤士,大贤士为了阻止皇帝横征暴敛,竟然不惜以身涉险,只身到了京城。到京城后,更是冒着被御林军碎尸万断的危险,拦截皇帝的御驾。所幸,虽然身负重伤,还是拦下了皇上乘座的车撵。

    皇帝见此人全身都成了血葫芦,却依然在为百姓请命,就觉的很奇怪。皇帝是个昏君,所以他在奇怪的同时,就问贤士:“你为了这么多不相干的人,这么做,值吗?”

    贤士答:“为民请愿,不惜此命。”

    皇帝觉得哪有人不珍惜自己的性命的,于是就说:“好啊,你既然连命都豁出来了,那你就去死吧,只要你死了,我就免除当地今年的赋税。”

    贤士:“万岁,你可要说话算数。”

    皇帝:“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皇帝话音刚落,贤士以衣襟遮面,一头撞到了御街旁的石狮子上。顿时,贤士*崩裂,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竟然有这样的人,皇帝在震惊的同时,也不得不落实自己的承诺,君无戏言嘛!但同时他也留了个心眼,因为他说的是免除当地人今年的赋税。所以,他只免除了一个郡县当年的赋税,而其它受灾严重的地方照样一厘不减。

    当地人被免除了赋税,很是高兴,为怀念贤士,遂把村名改为贤人村。

    谁曾想,贤士儿子——小贤士,再次带着家中男丁进京请愿。小贤士儿子的理由是,父亲是为了所有受灾老百姓请愿,可现在皇帝竟然只免了他们所在郡县的赋税,还是没有达到父亲的愿望。

    有父亲的事迹在先,这次见到皇帝比较顺利。皇帝原以为贤士的子孙进京,无非是想要一些荣华富贵。正好这一段时间皇帝老做噩梦,就想通过安抚贤士的子孙,以获得内心的安宁。

    让皇帝没想到的是,小贤士根本不要什么荣华富贵,只要皇帝免除所有受灾老百姓当年的赋税。皇帝很是震怒,震怒于小贤士的不知好歹,于是便说:“你一家老小,只要是能够以命相抵,那我就按你的要求免除赋税。”

    “万岁,你可要一言为定。”小贤士再次盯问道。

    皇帝料想,出了一个不怕死的,还能出一家?于是说的很是斩钉截铁:“君无戏言。”

    “请列位大臣做证,我一家去了。”说完,小贤士携着一家九口男丁,一齐撞向大殿上的金阶,同时小贤士大喊,“父亲,儿终于完成你的夙愿了。”话音刚落,一家老小全部殒命。

    此事完全出乎了在场众人的意料,皇帝更是受惊不小,当场就魂飞魄散,死翘翘了。

    小皇帝继位,立刻免除了当年受灾老百姓的赋税。

    上天感念贤士一家为民请命,死的壮烈。遂点化贤士一家十一口死难男丁,化身连绵不断的山峰,时时守望着这片土地,并接受百姓的祭拜。此峰即为现在的仙杯峰,意即当地人的“先辈”,谐音“仙杯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这两个传说只是传说,肯定不会有人化做山峰之说。但想到第二个传说,楚天齐还是唏嘘不已。他轻轻扭动油门,沿着盘山路,慢慢向上骑行,开始了真正的调研、考察仙杯峰之旅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