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百二十章 血口喷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宁俊琦脸色瞬息万变,很快恢复了镇静。她微微一笑:“哦,是这么回事啊,那你们继续谈,我把东西放进去。”说着,独自提着东西,进了里屋卧室。

    张鹏飞讥讽道:“好白菜都让猪拱了,一个个都他*妈那么水灵。不像我,搂了棵白菜还是二手的,是破烂货,是个不下蛋的鸡。”

    “张鹏飞,说话干净点儿,信不信我打的你满地找牙。”楚天齐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哟呵,口气不小,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能量。”张鹏飞自然不甘示弱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这样,有话好好说。”孟玉玲猛的抓*住张鹏飞胳膊,央求着。

    张鹏飞扭脸一翻眼皮:“好好说?说你*娘个*,你他娘的给老子戴绿帽子,还有脸说话?”说着,一甩胳膊,把孟玉玲甩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张鹏飞,你算不算个男人,就知道欺负女人。”楚天齐喝斥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心疼啦?关你屁事,她是老子女人,老子想怎么着就怎么着,女人就是让人玩的。”说着,张鹏飞一步跨过去,抓*住孟玉玲的头发,把脸靠了过去,“老子就给你来个现场表演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*妈找抽。”楚天齐迈步跨了过去。

    忽然一双手挽住了他的胳膊,一个声音响起:“天齐,不可鲁莽。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楚天齐扭头,看到宁俊琦拉着自己,一时不知如何去做。

    冲着楚天齐摇摇头,宁俊琦轻声道:“别冲动,看我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收住前行的脚步,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此时,张鹏飞已经扑倒在沙发上,正试图撕扯孟玉玲的衣服,孟玉玲“呜呜”哭着,不停的央求着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宁俊琦大喝一声,“张鹏飞,你也有母亲、姐妹,你母亲、姐妹也是女人。你现在欺负孟玉玲,就等同于欺负你的母亲、姐妹,你就是一头披着人皮的畜生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喧嚣声停止了,只有女人的哭声还在,是孟玉玲在哭。张鹏飞已经住手,正愤怒的看着对面的宁俊琦。

    指着宁俊琦,张鹏飞骂道:“臭娘们,骂人不带脏字啊,你就不怕我……哼哼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怎样?”宁俊琦反问。

    张鹏飞没有回答对方,而是转换了话题:“我猜的不错的话,你就是他相好的,就是那个姓宁的乡书记吧?”

    宁俊琦淡定的说:“我是宁俊琦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刚才的话,我让你这个破乡书记当不成。”张鹏飞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张鹏飞,你以为你是谁?竟然这么大言不惭。”宁俊琦不屑,“你不就是有一个当市委书记的爹?不就是你爹正想当副部吗?”

    张鹏飞大惊:“你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宁俊琦笑而不答,笑容是那样的让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张鹏飞脸上神色数变,不停的打量着宁俊琦。过了好几分钟,才咧嘴道:“宁书记,刚才说话多有冒犯。我是个粗人,不会说话,请勿见怪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没接他这个茬,而是让楚天齐坐回椅子上。她自己也把办公桌旁的椅子搬开,放到楚天齐旁边,坐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“宁书记,请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家情况的?”张鹏飞追问着。

    宁俊琦语含讥讽:“你张老板是谁?在河西省名头太大了,谁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以前在省委组织部工作?家里长辈怎么称呼?没准互相还认识呢。”张鹏飞重新坐到沙发上,套着近乎。

    楚天齐听出来了,张鹏飞是被宁俊琦刚才的几句话给唬住了,想要套宁俊琦的话呢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,无可奉告。我提醒你,如果有正事的话,就赶紧谈,要是没有的话,就请回吧。”宁俊琦冷冷的说,“像你这种做法,非常不受欢迎。”

    张鹏飞连连点头:“呵呵,既然你不说,我就不问,不问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刚进来的时候,张鹏飞只觉得是一个漂亮女孩,他心中更多的是对楚天的嫉妒,并没过多去想宁俊琦的身份。可是宁俊琦一张口就点出了父亲的动向,让他不得不对宁俊琦另眼相看。了解父亲是市委书记不难,但父亲正在运作副部的事,却不是谁都知道的,最起码是有一定身份的人,而且也才知晓一二。

    于是,刚才张鹏飞就对宁俊琦好一阵打量。一般女孩,在知道自己的身份后,几乎就没有人能在自己的注视下那么坦然。而这个宁俊琦不但神态自若,并且还自带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,让他不敢轻视,也收起了亵渎之心。

    张鹏飞觉得宁俊琦的家庭肯定有些说法,便在脑中搜索着省里的领导,包括一些重要厅官他也过滤了一遍,可就是没有找到姓宁的大官。但他总觉得这个姓宁的小娘们不是一般人,就想和对方套近乎,以期了解一些蛛丝马迹。虽然张鹏飞平时比较骄横,但那是分跟谁,他并不是楞头青。要是比他家势力大的人,他不光不会耍横,相反还会尽量结交。可是宁俊琦并不理他这个茬,张鹏飞就更觉得这个女孩儿不能小窥了。

    于是,张鹏飞干笑两声后,换了语气:“宁书记,我是鹏阳建筑公司股东,是农业园区项目施工方,和甲方谈一些事情不为过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宁俊琦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鹏飞语气满是商量:“在谈公事之前,我先诉诉苦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别问我。”宁俊琦说着,把头扭向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看到是这个情况,张鹏飞又问了一句:“可以吗?楚主任,你不会不让说吧?”

    本不想搭理对方,但对方已经直接问到自己,如果不给一个答复的话,好像自己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。便没好气的“哼”了一声,算是回答。

    张鹏飞上来先叹了口气:“哎,家门不幸啊。你说我张鹏飞好歹也算是企业家,算是一个成功人士,可我到现在,连个后代都没有。俗话说‘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’,如果我连个一儿半女都没有的话,又怎么有脸去面对我的列祖列宗呢。我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,已经有事实验证过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,看了看在场众人。

    宁俊琦不明白张鹏飞要说什么,楚天齐知道这个家伙肯定没有好屁。而孟玉玲却是满脸苦涩,几次起身想走,都被张鹏飞的胳膊按住了。

    “那问题只能出在这个女人身上了。”说着,张鹏飞指了指身旁的孟玉玲,“我向医生咨询过,医生说了好几种情况,我觉得有一种情况最值得怀疑。医生说,女人如果经常堕胎的话,就很容易怀不上,肯定是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。”孟玉玲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鹏飞举起巴掌,然后又轻轻放下了,叹了口气,“哎,玉玲啊,你跟我的这几年,也不能说是对我不好,可有些事你不能瞒我呀。我是个男人,也要脸面,也想要传宗接代,可你连一只蛋也下不了,你让我这脸往哪搁?”

    孟玉玲抽泣着:“我说要去检查,你不让呀,省里不行,去*市也不让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轻巧,我们一家人都是要脸面的,省里也好,首都也罢,保不齐就遇到熟人。如果要是朋友们知道我有一只不下蛋的鸡,那我的脸就彻底没了,我们家也丢不起这个人呀。今天也没外人,你要不就把以前的事说一说,让我心里明白明白。我保证既往不咎,反正我这绿帽子也戴了,只是你别让我一直糊涂下去。你以前到底是打过三胎?还是四胎?也或者是无数胎?”张鹏飞说话时,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孟玉玲声音很低的哭诉着:“张鹏飞,你说话可要凭良心,我第一次不是给你了吗?你现在还……还这么埋汰我。”

    张鹏飞摆了摆手:“谁能说的清呢,你当时还假装不愿意,我又喝的迷迷糊糊的。事后你让我看那点血,我知道你从哪弄的,再说了,现在技术这么发达,什么东西不能重新修好呀。”

    对于张鹏飞的话,屋里三人都听明白了,但反应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孟玉玲是羞愤难当,只知道掩面哭泣。

    宁俊琦还是个黄花大闺女,听到这些,已经羞的满面通红,连脖子都红了,听也不是,走也不是。而且她也有一种急切想了解事实真*相的心理,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楚天齐气的脸色铁青,没想到这个张鹏飞竟然这么无耻,什么话都能说出来。自己和孟玉玲虽然相爱好几年,可根本就没有做那男女之事,自己到现在还是童*男之身呢。他恨不得现在把那个家伙撕碎了,可要是那样的话,不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?就是打断对方的话,都会让人怀疑的,尤其宁俊琦还在身边。他也只好坐在那里,不停的运着气。

    “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,你以前谈了四、五年,成天在一起腻着,能不干那事?都是年轻人,都从那时候过来的,谁也甭瞒谁。”张鹏飞慢条斯理的说,“哎,我戴绿帽子都认了,你就不能让我明白明白。说吧,算我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血口喷人。谁要胡说就不得好死,就遭报应,天打五雷轰。”孟玉玲仰起挂满泪痕的脸颊,哭着道。

    张鹏飞拉着长声道:“玉玲,别这样,一说这事你就急,发誓有什么用,那都是迷信,是骗鬼的。”

    无耻,做人竟然能这般无耻,这应该就是流氓人的流氓做法吧。楚天齐脑海中马上闪出一句话:流氓会武术,简直弄不住。同时,他的拳头已经攥的“咯吧咯吧”直响了。

    忽然,孟玉玲“嗷”的一声惨嚎,挣脱张鹏飞的手,踉跄着向门口冲去,嘴里喃喃着:“好,你既然这么不相信我,那我就死给你看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