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七十二章 蝴蝶效应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和楚天齐的得意不同,刘大智的心情沮丧到极点,在人们满是嘲弄的神情中,灰头土脸的回到了自己办公室。

    通过今天这件事,让刘大智对楚天齐又有了新的认识。以前他只知道楚天齐思维敏捷,心思缜密,还有一些暴力值,有时确有点儿小手段,但他一直认为对方还嫩了点,比自己要差的多。今天一见,他才发现,对方非常阴险和狡诈,手段更是卑劣。

    刘大智知道,自己已经酝酿了一个多月,并在近两周频频发动小攻击,所形成的效果,在今天这一时之间化为乌有。而且还向相反的方向发展了,不出今天,全大院,整个县委、政府大楼都会传遍此事。都知道自己和姓楚的起冲突了,都会说自己和对方起内讧了,绝大多数人会把自己已经部分揭去的“赵中直系”标签,重新盖到自己身上。正应了那句话,“辛辛苦苦三十年,一朝回到解放前”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,刘大智对自己的自信发生了动摇。他还发现了一个现象,那三个对自己都不怎么屌的老家伙,倒是和姓楚的小子处的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尤其让刘大智不理解的是,魏龙那小子竟然没有和姓楚的起冲突,姓魏的可是被姓楚的拉下马的。正是在姓楚的三番五次折腾下,前途看好的魏龙,由组织部第一副部长,瞬间成了副调研员,而后又成了主任科员,级别也降为正科。古人说“杀父之仇、夺妻之恨,不共戴天”。虽说魏龙和姓楚的,不至于有那么大仇恨,但自己被整、儿子被抓,按说魏龙不应该这么没有反应吧?可事实却是,魏龙和他处的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刘大智还听说,姓楚的到县委办报到那天,魏龙又是送工具,又是拿被褥,又是亲自帮对方办饭卡。当时刘大智只以为魏龙在迷惑姓楚的,在放长线钓大鱼,但他现在对自己这种看法产生了动摇。他不禁骂道:软骨头、孬种。转而他又认为事情没那么简单,魏龙没那么简单,魏龙肯定在谋大的,在计划着一击而杀之,否则,也太解释不通了。

    刘大智本意是想通过魏龙与姓楚的矛盾,让他们之间起冲突,甚至战争,自己可以从中渔利。但从目前看,不管是魏龙真的成了软蛋,还是要谋定而后动,最起码这老小子不会配合着自己的节奏,不会甘心为自己做嫁衣。

    既然事情出现了一些变化,那自己也要跟着相应变化。但不管怎么变,自己拿姓楚的做投名状的事,不能改变。虽然通过今天的事,形势对自己不太有利,但自己目前没有任何资本可以和柯书记搭上线。唯一能做的就是和赵中直一系切割清楚,要势不两立,而拿姓楚的开刀就是唯一的办法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谁都靠不上,只能靠自己了,靠自己和姓楚的直接对着干。越是在困难的时候,越要坚持,越要展开反击,越要找到姓楚的弱点。刘大智暗暗咬牙:姓楚的,你不仁,休怪我不义,同时心里盘算着如何拿姓楚的开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楚天齐像往常一样,拿着饭卡去食堂吃饭。食堂里已经有一些人了,楚天齐打好饭菜,知趣的选了一个没人的角落,坐了过去,然后低头吃饭。就在他无意中抬头的时候,发现好多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,尽管这些目光及时收回,但他仍然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这和以往对自己的不理不睬不同,他知道这肯定是因为今天和刘大智的事,只是不知道这些目光代表着什么。管他代表什么,爱怎么看怎么看吧,反正今天的这种冲突早晚要发生,而且也不敢确保以后不发生。

    楚天齐尽量像没事人一样,吃完饭后,把餐盘碗筷简单清洗一下后,放到了指定的地方,然后步履从容的走出了食堂。

    正走着,手机响了起来,楚天齐拿出一看,号码是邹英涛的,便按下接听键,叫了一声:“邹主任。”

    “来我屋一趟。”邹英涛说完,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明白对方找自己干什么,但还是收住了迈向宿舍的脚步,转身向政府楼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邹英涛办公室的时候,对方正在等着自己。看到楚天齐进来,邹英涛让楚天齐坐下,扔了一支烟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不客气,点着香烟吸了起来,还打趣道:“领导的烟,就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邹英涛笑着说:“看样子,你还挺美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先是一楞,继而装起了糊涂:“还不是我没抽过好烟,要是整天像你好烟不离手,我能表现的这么肤浅吗?”

    “少装糊涂,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。”邹英涛手指楚天齐,说道,“今天上午你导演的好戏,已经传遍县委、政府大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邪乎吧?”楚天齐不以为然的说道,“不就是和刘科长交流了一下感情,我让他骂了一顿吗?没什么,不挨骂长不大。再说了,被上级骂,也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装,你还装。别人可能不了解你,不过我可不相信你是那吃亏的主,我看八成是你把他给设计了。你看你现在趾高气扬的,我听说他可是灰头土脸的很。”邹英涛说到这里,问道,“你很得意吧?”

    尽管心里确实得意,但楚天齐还是自认为谦虚的说道:“这有什么得意的?不就是一件小事吗?哪年还不得遇到几件。”

    “从你的话中,我可以听到你的骄傲,你的自得。至于你究竟要干什么,要达到什么目的,我不清楚,也不去管。但我要问你,这件事的副作用你想到了吗?”邹英涛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表情很是郑重。

    “副作用?能有什么副作用?反正就是没有这件事,刘大智也和我*干上了,小小教训他一下,他可能还能消停几天。当然有些人可能会拿我被骂说事,会认为我这人也是软蛋一个。人家要说就让说去吧,反正嘴长在别人身上。”楚天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真不明白,还是在跟我装糊涂?”邹英涛笑了一下,说道,“你知道蝴蝶效应吗?”

    “蝴蝶效应?”没想到邹英涛问出了这个词,楚天齐想了一下说道,“美国有一个人叫洛伦兹,他是气象学家。七十年代的时候,他在解释空气系统理论时曾说过,他说亚马逊雨林一只蝴蝶翅膀偶尔振动,也许两周后就会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,他把这称之为蝴蝶效应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反问道,“这和上午的事有什么联系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没在县委大院待过,敏感性差。这件事看起来不大,但也足够引起蝴蝶效应,这就是它的副作用。”说到这里,邹英涛语重心长的说,“蝴蝶效应是说,初始条件十分微小的变化,经过不断放大,也会对其未来状态造成极其巨大的差别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我还是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说话真费劲,我就直说了吧。”邹英涛苦笑着道,“上午你觉得戏弄了刘大智,小小教训了他一下,他可能会老实一段,也许会达到这个效果。但你想过没有,这件事如果传到有些领导耳朵里,可能就变味了,可能就被不断放大了。他们会认为你在故意和他们叫嚣,故意以赵书记的门生自居,故意在向他们挑衅。这件事表面看,是你和刘大智的冲突,但实际上产生的影响却远不止这些。”

    听到邹英涛这么一说,楚天齐心头一凛,忙道:“不至于吧,我就是和刘大智发生了一点小冲突,根本就没想到要和领导叫板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不会那么愚蠢,可别人未必相信呀,他们会把这件事经过深挖,经过曲解,经过放大,再传到领导耳朵里。这不,蝴蝶效应就产生了。”邹英涛说着双手一摊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们说什么领导就相信啊?”楚天齐不解道,“那领导不是太好糊弄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信,也许不信。但这都不是重要的,重要的是领导想不想拿这事说事。也就是说,领导说是事就是事,说不是就不是。但不管怎样,今天这件事,算是留给了他们一些很好的口实。”邹英涛说的很语重心长,“你知道吗?赵书记一走,好多人,好多派系都在打赵书记一系的主意,有想拉拢的,有想打击的,有想分化的。你今天闹这么一出,正好给人以口实,正应了那句话‘瞌睡就有人递枕头’。”

    经邹英涛这么一说,楚天齐也有些后怕,站起身来说道:“那怎么办?你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?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办法?我要是能解决这个问题,还至于现在跟你苦口婆心说这个?早去管大事了。”邹英涛说到这里,又宽慰道,“事已至此,后悔也没用,以后办什么事,多长点心眼。县里不似乡里。”

    “邹哥,谢谢你!”楚天齐真诚的说,“以后我做什么事,尽量提前向前请教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打住,你这是拉我下水呀。”邹英涛笑着说,“行了,你回吧,我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邹哥,谢谢你!”楚天齐说着,给邹英涛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少来这一套,走吧。”邹英涛说着,也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刚下了政府楼,手机就响了起来,他拿出一看号码,是旅游局陈馨怡的,赶忙接通了:“小陈你好!”

    “下午两点半,到夏局长办公室一趟。”手机里很吵,净是说话声,陈馨怡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不说了,我还有事。”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