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八十三章 百花丛中最鲜艳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的发言,多次被掌声打断。随着他的发言继续,开发区众多员工几乎都是泪眼朦胧了。通过主任的发言,大家在脑海中回顾了曾经的挫折、坎坷,体验了招商工作的艰难与辛苦,也尝到了签约成功的喜悦与欢欣。大家怎能不激动,怎能不感慨?

    楚天齐发言结束,深深鞠躬后,走下主席台,回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企业代表发言,发言人是玉泉矿泉水公司董事王语嫣。她肯定是多次参加这样的或是更大的活动,因此要比楚天齐从容的多。

    向台下鞠躬后,王语嫣开始讲了起来:“各位领导、各位朋友:大家上午好!玉泉矿泉水公司能到玉赤县来,能在玉赤县发展业务,既是公司业务拓展的需要,其实也是一种缘份。这种缘分已近两年了,缘分源自一个叫葫芦沟的村子,源自那里的优质锌矿泉水,也源自一个人。今天,玉泉矿泉水公司与玉赤开发区签约,在开发区设立玉泉北方销售公司,也是源于和这个人的缘分。”

    王语嫣的发言还在继续,但大家的心思都被“缘分”二字吸引过去了。众人都听的明白,王语嫣说的这个人,不是别人,正是刚刚发言的开发区主任楚天齐。众人几乎都把目光投到了楚天齐身上,这目光有羡慕,有嫉妒,有不解,当然也有幸灾乐祸,还有提高警惕。

    会议室的好多年轻小伙子都很羡慕楚天齐,也可以说是嫉妒,嫉妒美人对他如此青睐。

    最不解的就数徐敏霞了,她心中暗道:什么情况?怎么还有表白环节?

    要说幸灾乐祸的就数陆娇娇和何佼佼了,她们都想看看楚天齐如何面对这个富二代,又该如何面对他的老上级——宁俊琦。

    对于王语嫣此种说法,有一个人非常警惕,那就是玉赤县政府党组成员、旅游局局长夏雪,也是今天的主持人。她一直羡慕宁俊琦,羡慕宁俊琦和楚天齐的互相牵挂、互相扶持,不曾想,现在竟然有人当众勾引楚天齐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人比较特殊,那就是王文祥。他既羡慕、嫉妒楚天齐艳福不浅,也不解“富二代女孩为什么非就看上姓楚的了”。同时他更是幸灾乐祸,期待着楚天齐能被宁俊琦好好收拾,如果要是被挠个满脸挂花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听到王语嫣的话,楚天齐很是震惊。震惊王语嫣怎么会这么说,这可是企业代表发言,这可是面对着上百号的人,这可是还有摄像头在拍摄。这是正规场合,不是私下聊天,她怎么会说出这种开玩笑的话?

    难道这是她的心里话?不能吧?可是听的又那么像真的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向台上看去。坐在楚天齐的位置,正好可以看到王语嫣一个侧身。

    今天,王语嫣上身穿着红色脱袖衫,腿上是一条黑色小皮裙、黑色丝袜、黑色皮鞋,这一身装束,衬托的身材更加高挑。以前的一头长发,已经换成现在的齐耳短发,显得更加精明干练。她的脸上略施粉黛,看上去眉清目秀的,自有一番风韵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禁心中暗道“不错”。转而一想,又哭笑不得了:想什么呢?希望她说的别是我,要不有我好受的了。

    王语嫣随意扫了一下台下众人,发现大家都以一种怪异的目标看着楚天齐,不禁一楞,随即脸红了,发言也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刚才众人都盯着楚天齐,现在听不到说话声了,才意识王语嫣还在发言,又把目光投向了台上,投到了王语嫣身上。

    不知是意识到不妥而突然改口,还是本来就打算这么说,王语嫣接下来的话,出乎所有人意料:“我说的这个人,大家可能都很熟悉,她就是青牛峪乡书记宁俊琦。前年,我们去谈投资的时候,她是乡长。后来真正合作的时候,她又升任乡党委书记,正是在她的大力支持下,我们在葫芦沟的项目才取得了长足发展。今年四月份的时候,她向我征询在青牛峪拓展业务的事。我把那里发展业务的限制讲给她听,并明确公司不会考虑,她又极力向我推荐开发区,这才有了后来的一系列接触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楚天齐松了一口气,心里话:哎呀妈呀,吓我一跳,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、想入非非了。他不禁脸一红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跟楚天齐一样,夏雪的紧张心情消失了,不用为俊琦担心,不用担心第三者插足了。

    好多人和他俩的心情完全不一样,更多的失落,眼看的一场大戏看不上了,原来是个乌龙事情。当然,也有人不这么认为,认为王语嫣是忽然中途改话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王语嫣发言结束。

    接下来由徐敏霞代表县里,由陆娇娇代表省商务厅分别讲了话。领导讲话要简单的多,程序就是“夸赞、鼓励、期望”三部曲。

    在将近十二点的时候,签约仪式正式结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发区食堂餐厅内,高朋满座,笑语欢声。平时很是宽敞的屋子,一下子显得拥挤了好多,开发区招待午宴正在举行。

    本来计划在饭店请客,结果陆娇娇、何佼佼等非要在食堂就餐。开发区只好*紧急进行采购,并从饭店专门请了两名厨师,在食堂大师傅辅助下,做得了这顿招待午宴。

    餐厅大厅里要拥挤的多,也杂乱的多,雅间里就没那么拥挤了。雅间桌子一共坐了十二人,分别是徐敏霞、陆娇娇、夏雪和六名企业高级代表,还有楚天齐、方宇、郝玉芳。

    本来方宇和郝玉芳不想到包间吃饭,可是楚天齐觉是一男九女实在别扭,就让方宇和郝玉芳来陪,结果现在变成了一男十一女。虽然自己这方增加了两名女士,但楚天齐仍然成了大家进攻的目标。原想着多两人,可以缓解一下自己的压力,不曾想根本就不给两名女将表现的机会,一旦她俩敬酒,别人总会把楚天齐也搅进去。

    照这么喝下去,不醉才怪。平时倒也没少醉酒,但今天显然不能,在座各位除了领导就是企业精英,关键都还都是女的。那要是醉酒的话,可就太丢人了,传出去也不好听。于是,他瞅准机会溜出去,让王文祥等人和各个股长到雅间敬酒。饶是这样,楚天齐也喝的是晕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酒宴已经进行了将近两个小时,大厅里好多桌的人都已经撤了,但雅间里的战斗却还在继续着。因为不胜酒力,方宇和郝玉芳已经中途退场了,看她两人难受的样子,楚天齐也不能过分强求,只好任他们去了,桌上剩下了一男九女。

    不只是楚天齐喝的多,那九位女同志也喝的不少,个个脸上都是红扑扑的,只有徐敏霞好像还好一些。众人喝酒已经由打圈敬酒,变成了捉对厮杀,有的两两一对,有的三、四人一组。

    陆娇娇端着酒杯过来了:“老领导,我敬你一杯,感谢你对我的照顾和支持。不过,得我一杯,你三杯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端起酒杯:“陆处长,咱俩已经单独喝好几杯了,这杯就免了吧。再说了,也不能一比三吧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我敬老领导酒,老领导却要免掉,这也太不给面子,太瞧不起人了。”陆娇娇笑吟的说,“要是某人跟你喝酒的话,你不会这么不讲理吧。”说着,她向王语嫣那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等说话,陆娇娇又说了:“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她对你可不一般,发言的时候说的多直白,只不过后来又临时改了而已。我告诉你,老领导,如果你喝酒这么不讲理的话,可别怪我向某位书记反映情况。不光是今天这事,我可还有证据,铁证。”

    到哪讲理去?想让自己多喝酒,还找了这么多歪理,竟然还威胁上了。秀才遇见兵,有理讲不清,没办法只能多喝了两杯。

    就这样,好几个美女都来找他喝酒,而且好像都有威胁的理由。

    还好,有坚定信念支撑的,才没有醉倒。

    三*点多的时候,午宴结束,该走的走,该回单位的回单位。在姚志成相随下,楚天齐回到了卧室,一下子扑倒在床*上,“呼呼”的呼噜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刺耳的铃声响起,惊醒了正在做美梦的楚天齐。他睡眼矇眬的拿过手机,按下接听键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还没醒酒?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。”手机里传来宁俊琦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的舌头还大着:“俊琦,让我再睡会。”

    “睡什么睡?你看看都几点了?”宁俊琦娇嗔道。

    “几点了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宁俊琦的声音满是调侃的意味:“电视上正在演一龙九凤呢,你说几点了?”

    “一龙九凤,电视。”楚天齐喃喃着,“玉赤县新闻,倒八点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?挺潇洒吧,我忽然想起一句歌词,送给你最贴切。”宁俊琦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歌词?”楚天齐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百花丛中最鲜艳呀!咯咯咯”宁俊琦笑了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