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三十六章 我的主意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星期五,是省商务厅领导来检查工作的日子。据王文祥汇报,是由一位处长带队,从沃原市里赶来,大约在上午十点前能到玉赤开发区。

    今天,楚天齐特意穿了正装:一身藏蓝色西服、黑色皮鞋、黑色腰带、白衬衫、蓝底带白圆点领带。在一楼理容镜前照了照,还挺是那么回事,他不由得嘴角挂上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忽然,镜子中多了两张笑脸。楚天齐扭回头,这才发现,郝玉芳和出纳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“主任今天真帅。”郝玉芳赞美着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没觉得呀。”楚天齐说完,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出纳的声音:“主任一直都这么帅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偷笑了一下,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刚回到办公室,楚天齐就接到了徐敏霞的电话,让他去一下,县长要听汇报,是关于筹备中小企业局的事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敢怠慢,快步下楼,临上车时给王文祥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对方,自己要去县政府一趟。

    王文祥很不放心,在电话里叮嘱道:“主任,商务厅领导十点前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现在不是还不到九点吗?扣除来回路上的二十分钟时间,还有将近一个小时呢,县长不可能谈那么长,放心吧。”楚天齐说完,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县长办公室,手机响了好几次。虽然设置的是振动,但也挺烦人的,楚天齐只好关了手机。

    今天县长问的很细,既问了筹备进展情况,也问了人员编制的事情。徐敏霞让楚天齐回答,楚天齐只好据实进行了答复。

    县长没有评价工作好坏,但却给出了时间限定,显然是对现在的工作效率不太满意。县长也知道二人工作繁忙,尤其是对楚天齐开发区那一摊子事表示了理解,可县长也说了“能者多劳”的话,潜台词就是“既然担任双职,就要能拿下活来”。听得出,根本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除非推掉一个职务。当然,就是想推掉的话,县长也未必答应。

    县长今天的谈话,相当于在本已沉重的担子上又按了按,压的楚天齐身体轻轻颤了几颤,但却只能是稍微咬牙挺着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从县长办公室出来了,徐敏霞又叫过去安排了一番。

    待出得常务副县长办公室,楚天齐赶忙打开手机。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正是王文祥的手机号。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老王,人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人能没到吗?都十点半了。”王文祥说话很急,然后声音低了下来,“主任,我也是着急,你别见怪。商务厅领导都来了半个多小时了,见你没在,处长连话都不说。现在就在会客室冷脸坐着呢,你可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楚天齐边说边快步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汽车停在办公楼前,楚天齐推开车门,走下汽车。

    一直张望的王文祥,已经快步跑到楼下,迎了上来:“主任,刚才处长又问你‘什么时候到’,都问了三遍了,脸色阴的吓人。你说话可要注意了,人家是好不容易才来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昂首阔步向楼上走去。来到会客室外,楚天齐轻轻推开屋门,走了进去。王文祥紧随身后进屋,并反身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会客室是用原来王文祥的办公室改的,撤走了里面的办公桌,增加了一些沙发、茶几,绿植和其它的一些摆件也进行了调整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进到屋子里的时候,一个身穿黑色套裙的身影,走进里屋,“咣”的一声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随着屋门“咣”的声响,王文祥心头一颤,暗道:坏了。他意识到,对方现在去里屋,那肯定是故意的。这屋以前是自己办公室,里屋就是卧室和卫生间,对方肯定是去卫生间了。但这时间点选的不早不晚,那不用说肯定是给楚天齐难堪,也是给自己这个联系人难堪。

    此时的会客室里,双人沙发上坐着招商股长周成铁,副股长庞大海。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两个年轻人,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楚天齐满面笑容,向着一男一女走去,并老远就伸出右手,嘴里说着:“欢迎,欢迎,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一男一女矜持的伸出右手,同楚天齐随意握了一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继续说话,王文祥走上前来,满面笑容的问:“周科长,陆处长呢?”

    女孩抬手一指里屋:“你不是看到了吗?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王文祥对视一眼,他二人当然明白:处长去卫生间了。二人只好先找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处长在里屋没有出来,王文祥就充当了解说员:“二位科长,楚主任刚才在县里开会,本来说好的可以在九点半回来,只是县领导临时延长了时间,这才……才晚了一会儿。其实对于几位领导来检查工作,楚主任非常重视,还专门开了三次会议,就迎接和接待事宜进行布置。你们看,楚主任今天还特意穿上了参加最重要会议才穿的正装,就是为了表示对各位领导的尊重。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王文祥一口气说了有七、八分钟,连嘴角都有白沫了。可那一男一女就像没听到一样,目视前方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处长没有出来,这一男一女又是这个样子。看到这一情形,王文祥既着急也高兴,同时还痛恨。

    王文祥着急的是,这可是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好不容易从省里请来的领导,看样子是被楚天齐得罪死了。王文祥本来还想借助这次商务厅领导检查工作机会,和领导进一步套近乎,拉上关系,以备以后得到领导支持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这次领导考察能满意的话,只要对开发区支持一下,说不准就能帮着介绍来企业,也或者能帮着招到农业园区总经理,那就都是自己的政绩。但是,看现在的情形,他是不敢有不切实际的奢望了,他只期盼着别把领导得罪死,别让对方痛恨自己,就烧高香了。

    王文祥觉得,陆处长选择楚天齐进门时去卫生间,就是因为被怠慢而对楚天齐表示不满。这让王文很是高兴,他高兴的是,终于让这个狂小子碰壁了。从楚天齐来到开发区那天起,自己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,先是被对方耍着当司机。后来又是在全体员工会上,被对方接二连三耍手段,让自己颜面扫地,更重要的是还用审计时时套着自己。

    哎,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,再加上冯志堂等人的开导,王文祥决定向现实低头:配合楚天齐的工作。这样既避开了对方的打压,也能得到对方限量的支持,工作还算顺利。可在接待省商务厅领导这件事上,楚天齐明显就是怕自己抢他的功劳,硬是否定了自己提出的热情欢迎方案。

    王文祥现在甚至怀疑,楚天齐今天的迟到没准都是故意的,就是故意让自己弄不成。想到这里,他很鄙视楚天齐,鄙视自己以前高看他,还把他看成是一个对工作认真负责的人。原来楚天齐竟然是这么一个心胸狭窄的人,竟然做事是这样的两面三刀。

    可现在倒好,开发区怠慢了陆处长一行,都是因为你楚天齐造成的。我看你如何向县委、政府交待?王文祥可是知道,晚上徐副县长要参加欢迎晚宴,他倒要看看楚天齐如何圆场。王文祥心中暗道:你小子就狂吧,非要作死,谁也挡不住。一想到楚天齐颜面丢尽、威信扫地,王文祥就非常痛快。从内心来说,他只是暂时把对楚天齐的恨压在了心底,而不是让恨消失了。

    说到恨这个字,他就对楚天齐恨的牙根痒痒。本来今天省商务厅能来检查工作,可是自己腆着脸、求爷爷告奶奶促成的。大家就应该同心协力,为了大局摒弃前嫌,拿出最热情的态度,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领导,让领导高兴和满意。只要领导高兴、满意,对开发区提供一些帮助,无论是对集体还是对个人,不都是大有好处吗?

    王文祥最痛恨楚天这一点:即使是我王文祥请下来的省商务厅领导,即使这事弄成的话是我的主要功劳。但是你楚天齐做为一把手,做为此事的重要参与者,政绩和利益还能少得了吗?可你为什么要做损人不利已的事情呢?该,我看你这次如何收场。

    恨是恨,可眼前的事情还得尽力化解呀,这人可是自己请来的。这样想着,王文祥暗叹一声,又立刻换上了笑脸,继续说道:“本来的计划,是从主路进口一直到办公楼前,挂多条三角彩旗,以营造气氛。并安排八名女孩身穿礼服,佩戴欢迎授带,分列办公楼门口两侧进行欢迎。并在领导进入办公楼前的路上,铺设二十米长红地毯,以示尊重,可是,供货单位没能及时供货,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这是楚主任的主意吗?”一个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就是一楞,但还是回答:“不是我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本来还怕楚天齐抢功,既然对方有自知之明,那就怨不得我了。这样想着,王文祥马上道:“报告处长,是我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主意?好啊,好啊……”话音刚落,一个人拉开屋门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此话,王文祥心中窃喜:哈哈,我老王要走运了。瞬间,心情由复杂忐忑到心花怒放,王文祥经历了一次心情过山车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