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三十七章 患得患失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从里屋出来一个女人,准确的说是一个女孩。只不过她穿着一身黑色职业套裙,秀发高绾,给人感觉要成熟、稳重一些。

    看到此人,楚天齐一楞,心中暗道:果然是她。他正要站起上前说话,对方却把头转向王文祥,开了口,他便坐着没动

    女孩问道:“王副主任,你刚才说你们已经准备好欢迎阵仗,但是被供货商给耽误了,是吧?”

    王文祥头皮一紧,本来这就是自己临时抓来的一个原因,只不过是为了掩饰楚天齐阻拦的事实。虽然他从心里希望楚天齐出糗,但现在必定是同着外人,怎么也不能太明显,而且他也担心直接供出楚天齐,会被对方报复,所以才临时编了一个理由。谁知这个陆处长却非要揪着不放,让他一时为难,不知该如何圆上刚才的谎言,不由得看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陆处长,我替王副主任解释一下。他刚才之所以那么说,是为了替我遮掩,其实是我不同意,推翻了他的建议,所以撤消欢迎阵仗是我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女孩没有看楚天齐,而是对着王文祥,问道:“王副主任,是这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王文祥点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最终会这样做,有什么原因吗?”女孩反问。

    “楚主任说,说……”王文祥吞吞吐吐,看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皱眉道:“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“楚主任说,就准备一个条幅,条幅上也不能出现‘省领导’三个字,这样容易给对方和我们自己惹麻烦。”说到这里,王文祥补充解释道,“主任这么安排,也是为几位领导考虑,并不是要怠慢各位,请处长多多谅解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女孩说完,不再看王文祥。而是站起身来走向楚天齐,她伸出右手,满面含笑道,“老领导,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急忙站起身,伸出右手,笑着道:“陆处长,没想到是你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您都从副乡长当双料主任了,我就不能也当个小官呀?”女孩的话透着诮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楚天齐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复。他并不是被对方的话问倒,而是在这个场合他不能说话太随便,就是在乡里的时候,他往往也是在对方的伶牙俐齿下甘落下风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都楞了,尤其是王文祥更是惊讶,甚至是震惊。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怎么陆处长会说出“老领导”三个字?及至听到后面的对话,他才明白自己没听错,但他却无法理解,楚天齐怎么会是她的老领导呢?

    此时,女孩已经引领着楚天齐走向那一男一女,那一男一女赶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张、小刘,这位是玉赤县开发区楚主任。就是我常和你们提起的楚乡长,就是我说的经济能手、见义勇为英雄大帅哥。”女孩介绍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被对方这么介绍,有些不好意思,赶忙和那二位握手,说着“幸会,幸会。”

    一男一女也说着“楚主任好”,其中的女孩还多看了楚天齐好几眼,大概是要好好看看大帅哥的风采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坐回原座位,女孩却说道:“老领导,你还没给我介绍开发区各位领导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看了王文祥一眼,王文祥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女孩直接用手一指周成铁和庞大海的方向,楚天齐看得出,对方一是和王文祥认识了,二是也想给王文祥难堪,便也只向她介绍了二位科长。

    周成铁和庞大海急忙站起身,走过去,激动的和处长握手,并问候“陆处长好!”

    正这时,冯志堂、方宇、姚志成也赶了过来,楚天齐一一介绍,双方人员互相问候。楚天齐在从县政府赶往开发区的时候,给他们打了电话。他们三人是接到楚天齐电话,从办事单位赶回来的。

    众人重新坐定后,楚天齐依然站着没有坐下,他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陆处长、二位科长,各位能到玉赤县开发区检查指导工作,我代表玉赤县全体人员表示热烈欢迎和诚挚谢意。”说完,他带头鼓掌。

    众人鼓掌,现场气氛严肃、庄重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道:“各位领导能来检查指导工作,是开发区荣幸,开发区非常重视,准备了详细资料和汇报材料。只是在欢迎形式上,我们做的有些简洁,但绝不是不重视,更不是不热情。有不妥之处,请各位领导批评。我们几位本来都是准备要迎接陆处长一行的,只是正巧都在县政府开会。而且我参加的会议,本来是九点半前散会,只是中途会议突然延长,才回来晚了。也才耽误了迎接各位领导,再次表示诚恳道歉,请各位领导原谅。”说着,他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现场先是一静,接着又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掌声完毕,楚天齐简单介绍了开发区情况后,请陆处长做指示,他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陆处长站了起来,微笑的环视了一周在场众人,说道:“我叫陆娇娇,是省商务厅投资促进处下设的中型企业处负责人,这次受厅领导指派,来到玉赤县开发区,我感到十分荣幸。我们处主要是为各政府部门、为各企业服务的,所以,这次到玉赤开发区,也是来了解一些实际情况,从而为开发区和企业建立起沟通渠道。我们并不是检查工作,更谈不到指示,是大家互相学习。”说着,她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众人马上鼓掌,予以响应。

    “楚主任、各位副主任:刚才有二位领导说到欢迎的事,我在这里也做一下说明。我刚才已经说过,我们处是为大家服务,并不是摆谱的,所以我非常反感那些花哨的仪式。像玉赤开发区这样,门口挂个条幅,有个意思就行了,没必要搞的那么铺张。”陆娇娇说到这里,笑着加了一句话,“再说了,我们也没到那个级别嘛!”

    大家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在上个月,就因为一个开发区摆的阵仗太大,高厅长对这个开发区进行了严厉批评,并当场要求对方整改。接着,在商务厅内部会议上提了此事,重申‘到市、县、区或是企业一定要一切从简’,不得弄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。昨天在沃原市的某个开发区,他们弄了彩条旗、红地毯,还有礼仪人员身披授带专门欢迎,我就很不高兴。我对他们讲了厅长的指示,并质问他们‘这是开业仪式还是婚礼庆典?’”说到这里,陆娇娇一笑,“不说这个话题了,我说一下此行的目的和安排……”

    陆娇娇发音标准、口齿清楚、语言幽默,所讲内容非常务实,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,纷纷在笔记本上进行着记录。

    但这个“大家”不包括王文祥,陆娇娇的每句话听在他的耳中,都是那么刺耳,那么尖刻。等对方讲到此次目的、安排的时候,他根本就无心去听,他的心里已经五味杂陈,烦乱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陆娇娇一到开发区,王文祥就毕恭毕敬,向对方解释楚天齐缺席的原因,并重点讲了自己意图采用的欢迎仪式。同时,也隐诲的表示,是楚天齐否认了自己的欢迎方案,才让欢迎显得非常冷清。

    可陆娇娇的脸就一直冷的,懒得和自己说话,甚至连和自己带的两位科长礼节性的认识都没有,只是坐在接待室不停的打听楚天齐。当时王文祥以为,陆娇娇肯定是因为被楚天齐冷淡而生气,就一个劲儿的解释,并数次提起自己那被否定的欢迎方案。

    后来陆娇娇的脸越来越冷,阴沉的都快滴下水来了。王文祥只好闭了嘴,把周成铁和庞大海留在了屋子里,而他自己在楼道里和楼下等着楚天齐。他一边等,一边在心里暗骂陆娇娇“冷脸臭娘们”,还一边腹诽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姓楚的回来了,王文祥和楚天齐上了三楼接待室。两眼看着陆娇娇进了里屋,那时间点拿捏的,分明就是在给楚天齐难堪。于是,王文祥再次“好心”向那一男一女替主任解释着,其实也是让里屋的陆娇娇听到。

    足有十分钟,陆娇娇才从里屋出来,说了一句话“你的主意?好啊,好啊”。虽然她的腔调有些怪怪的,但王文祥认为陆娇娇在赞赏自己,同时是当着众人的面批评楚天齐。

    后来,确认了被否定的隆重欢迎仪式是王文祥的主意时,陆娇娇说了“这还差不多”。王文祥还以为对方是在肯定自己的创意呢。直到陆娇娇称呼楚天齐为“老领导”的时候,王文祥就感动了一丝不妙。尤其当对方明确批评摆谱欢迎仪式时,他才彻底明白,原来是自己自以为是了。

    王文祥一直想借省商务厅领导检查指导工作之机,好好露一手,给领导留下深刻印象。从而让领导多支持自己工作,并攀上关系,为自己以后的升迁铺好路。可是以现在来看,丢人够大发的,好事肯定是别想了。

    他也庆幸,庆幸楚天齐没有按自己说的方式欢迎陆娇娇一行,否则已经既成事实。那陆娇娇要是在大厅广众之下,狠批自己一番的话,自己就更没脸了,自己的岁数可是相当于对方父辈的年龄了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王文祥不再庆幸,而是更恨楚天齐,恨楚天齐故意瞒着和陆娇娇认识的事。而且他现在更加怀疑,怀疑楚天齐就是故意迟到,就是要让自己在陆娇娇面前丢丑。

    王文祥既恨,又担心,还有一丝庆幸,心中患得患失不已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