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二十七章 周氏满门忠烈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离开党校的日子,已经进入了倒计时。

    今天是星期二,满打满算,再有四天就得离开省委党校了。

    昨天晚饭后,和宁俊琦的一番通话,让楚天齐心里敞亮了不少。有些事情是不以自己的意愿为转移的,怨天尤人没用,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,以不变应万变嘛!

    在学校的时间,只剩下不到一百小时了。楚天齐觉得,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,他把这些事情捋了捋,一项项的去落实。

    在教室和宿舍,楚天齐把自己向各位教授借的书和资料,一一找出来。开始和他们联系,约定还书的时间。好几位教授都表示,不用还了,就送给他了。但楚天齐依然执着的去见了这几位教授,既使教授不需要还资料,但还是要登门道谢,这是礼节,楚天齐自然不会疏忽。

    利用星期二和星期三这两天的课余时间,楚天齐去见了几位教授。不但原来的好多资料和书籍没用还回去,他反而又得到了好多宝贵的资料,这让他欣喜不已,也充分体会到了诚信做事、尊重他人带来的实惠。而且,好几位教授还嘱咐他毕业回去以后,还要常来看看,这更是意外的收获了。这些教授那都是各个行业的权威,他们愿意和自己经常接触,那就是可以做朋友了。这对自己的工作肯定会大有裨益,甚至对个人的发展也会产生一些积极影响的。

    当然,楚天齐去见的这些教授不包括董设计。但却在见这些人的途中,两次在楼道遇到过对方。虽然互相都不喜欢对方,但楚天齐还是礼貌的说了声“董校长好”,而董设计只是鼻子“哼”了一声,算做答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从最后一名教授办公室出来,刚刚下楼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他一看号码是周仝的,就接通了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周仝的声音:“楚天齐,你这每天挺忙的呀,一个劲儿的往行政楼跑。是准备留校当教授,还是准备走哪个专家的后门,在仕途上高升一步呢?”

    “周姐说笑了,我这不是抓紧时间还资料吗,做人得诚信呀。”楚天齐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诚信?说的好听,你只对有用的人讲诚信吧,对别人好像根本就没有诚信可言。”周仝的话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回答,忽觉刚才的声音离的很近,他回头一看,果然周仝已经在他身后了。他忙说道:“周姐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打岔,别装糊涂,你还记得吃海鲜吧?”周仝笑吟*吟的道。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说完这两个字,楚天齐“哎呀”了一声,想起来了,周仝是要他向她叔叔说“当刑警”的事呢。自己这一忙,加上赵书记要调走这件事一打搅,他把周仝所托之事忘了。

    “那两天,我想你心里有事,见你也是眉头紧皱,就没好意思打扰你。这两天,你一个劲的往行政楼跑,根本不像有心事的样子,怎么就没想到把我的事给办了。那只不过是打一个电话而已,你不应该没有时间吧?”周仝看着楚天齐,玩味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头:“好,我一会儿就打,现在也到吃饭的点了,我先去吃完饭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怕一会儿你又钻哪个领导屋里,找不到你。再说了,海鲜都请你了,你不能不办事吧?”周仝展颜一笑,“你要现在不打的话,你走哪我跟哪。”

    明知道对方是开玩笑,但看对方的样子,楚天齐知道,自己要是不及时打这个电话,她肯定会盯着自己不放的。便用手一指远处,说道:“好,你去那边去,总不能我打电话,你在旁边听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怕你和我叔叔瞎说,我就要在旁边听着。”周仝说到这里,神秘的一笑,“当然你也可以不采纳我的意见,不过你要考虑后果,我可是有俊琦电话的,说不准我会什么话都说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周仝指的是那天见到孟玉玲的事情,他知道她不会真向宁俊琦告状的。但也看出她是准备“监督”自己的电话了,反正也没背人的话,她想听就听呗,想到这里,楚天齐轻叹了一声:“好吧,我现在是彻底相信了两句话。一句是‘吃人嘴短’,另一句是‘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’。”楚天齐说着,掏出手机,拨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几声,接通了,周子凯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小楚,你怎么有时间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想老大哥了呗,你现在忙吗?”楚天齐对着手机说。

    周子凯说话很干脆:“不忙,正准备下班呢。你肯定有事,说吧,不用跟我绕弯子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看着周仝,挤眉弄眼的对着手机说:“老哥,不是我的事,是咱那侄女有事,她让我找你,你明白吗?”然后,把手机紧紧的贴在耳朵上。

    “咱侄女?你是说周仝。”周子凯说到这里,笑着道,“是不是她在你身边呀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嗯”了一声,说:“是的”,然后又说,“她说她想当刑警,可是你不同意,她就想让我和你说说。她还说,这些年她的这个刑警梦一直都在,为此,她的体能与格斗训练一直都没有间断,而且现在她的老公也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说什么了?没说我为什么不不同意吗?”周子凯追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如实回答:“没说。她就说了这些,上周五和我说的,今天又催我给你打电话。我和她说,我只负责和周局反映一下,周局同意不同意,我就管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足有十多秒钟,才传来周子凯的声音:“小楚,我不同意她当刑警,是有原因的。哎,你不是外人,我就和你说说吧。周仝的爸爸,也就是我大哥,他是一名基层老刑警,一直在县刑警队工作,我就是他带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没当过官,也当不了官,就是苍河县一名普通刑警,但他带出的弟兄好多都成了各自单位的骨干,有一位还当省厅副厅长了。我大哥比我大了十多岁,是县局最老的刑警,他的业务在县局是最棒,就是在市局也是数一数二的。他获得过二等功两次,三等功六次,也是我市唯一被公安部评为‘优秀基层刑警’的人。

    后来,大哥的儿子也当了刑警,就是周仝的哥哥,叫周宇。周宇也很优秀,只比我有了八岁,小伙子从最基层干起,在三十二岁那年就做了何阳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,我那时也才是定野市局的一名科长。三十二岁就做到县局常务的非常少,反正在何阳这个县级市局常务副局长位置上,周宇是年龄最小的一位。小伙子完全是靠能力一步步干上来的,大哥在苍河当普通刑警,我在定野当小科长,对这个位置帮不上任何忙。况且以大哥的性格,他也不会给儿子的仕途走任何后门。”说到这里,周子凯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从周子凯的描述中,楚天齐听出来了,周仝的爸爸非常优秀,周子凯也以自己的哥哥为骄傲。他的侄子,也就是周仝的哥哥,同样优秀。不用说,周子凯肯定也很优秀,只不过是他自己没有说而已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周子凯长嘘了一口气,才又语气沉重的说道:“就在周宇当上何阳市常务副局长的当年,何阳发生了一起越狱犯劫持人质的事件,等他赶到现场时,经过做工作,用他自己换下了人质。也合该有事,就在一切都按照预定计划顺利推进的时候,发生了意外,附近的山上在炸石头。越狱犯在神情极度紧张的情况下,误认为有人开枪了,立刻按下了手中*的遥控器,并叫嚣着‘就让这么多人一起陪葬吧’,而越狱犯的身上就绑着*。

    刚才周宇在换下人质的时候,就被越狱犯一只手勒着脖子。此时,他听到越狱犯的叫嚣后,对着对面的战友和群众喊了声‘快躲开,要爆炸了’,迅速来了个“倒踢金冠”,挣脱越狱犯的胳膊。在人们惊愕的目光中,他没有逃跑,而是猛然扛起越狱犯,向身后的悬崖跑去。在人们的周局,快跑”的呼喊声中,周宇扛着越狱犯,一同跳下了悬崖,紧接着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。

    据现场的警察说,当时他如果逃跑的话,是完全有机会的,他可能是怕越狱犯扑向众人吧,所以他选择了那样一个极端的方式。事后,在山涧下,只发现了一个残破的警用皮带扣,其它的什么都没有留下。”说到这里,周子凯的声音再次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感受到对方话音在颤抖了,他偷眼看了一下*身旁的周仝,见她两眼也是红红的。虽然楚天齐把手机紧贴着耳朵,但估计周仝也想到叔叔讲什么了。

    周子凯沙哑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:“周宇牺牲后的第二年,我大哥也在办案过程中*出车祸了,是在一条山路上,被两辆无牌照翻斗车前后夹击的。当人们赶到现场时,我大哥驾驶的“普桑”车早已经被挤的面目全非,而大哥的整个身体断了好几截,连*都出来了。”此时,周子凯再也忍不住了,发出了悲怆的哭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被震撼了,这真是满门忠烈啊。他再次向周仝看去,周仝的脸颊上已经挂上了两条泪河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