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三十四章 狗儿回来啦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快步走了过去,“嘿嘿”一笑:“你来啦?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哎哟,这不是楚乡长吗?这么巧?”宁俊琦玩味的说道。就好像突然看见他,又好像就是偶然遇到一样。

    楚天齐先是一楞,马上赔笑:“巧吗?请问您回乡里吗?捎我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不回。”宁俊琦说完,抬脚就走。

    楚天齐焉能被她“欺骗”,快步追了上去,搭讪道:“不回也不要紧,反正你肯定要回的,我就赖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把脸扭向一旁,嗔道:“脸皮厚。”说完,她快走几步,到了一辆银色“现代牌”轿车旁,并用钥匙打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“宁书记,成大财主啦?什么时候换的车?”楚天齐夸张的绕着车转了两圈。

    “少费话,走不走?”宁俊琦并不买他的帐,气咻咻的说。

    能不走吗?楚天齐把两只提包放到汽车后备箱里,一拉车门,坐到了副驾驶位上。

    宁俊琦上了汽车,坐在驾驶位上,把钥匙插到锁孔上以后,却没有要开车的意思。反而双手环抱在胸前,身子向后一仰,靠在车座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看她的架势,知道她有火,也知道她为什么有火,所以他乖乖的选择了沉默。后来靠在椅背上,干脆闭目养神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耍什么肉头阵?学会无声对抗啦?”宁俊琦终于忍不住,说话了,“和女同学喝酒的劲头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这怎么是对抗呢,不是正在虚心听讲吗?宁书记,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呀。”楚天齐把头凑到她的近前,。

    宁俊琦急忙把头侧向另一边,大叫道:“把嘴拿开,臭死啦?全是酒味。”然后不加思索的说,“好人,凡是说自己是好人的,都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说,你是好人吗?”楚天齐追问着,见她无言以对,然后“嘿嘿”一笑,“你倒提醒我了,要不我现在马上去刷牙,刷干净了,你再闻闻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夸张的打了一个寒噤:“恶心死了。”说着,从包里拿出一小包口香糖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伸手,接了过来,剥开后拿出一块,放到嘴里,嚼了几口后,夸张的说道:“嗯,不错。以后我也准备点这个东西,每次见你之前嚼一片,你肯定就愿意闻了。”说着,又故意往她跟前探了探头。

    “谁愿意……”宁俊琦再次往旁边一躲,嗔道,“流氓劲又来了,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。对不对?”楚天齐“厚颜无耻”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今天终于说出心里话了。怪不得那么招蜂引蝶呢,原来你一直是这么想的啊。”宁俊琦说着,“怒不可遏”的挥起拳头,捶在了他人身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边“享受”着美女的“按摩”,一边不住嘴的说着:“打是情,骂是爱,摸*摸脸蛋也不坏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,真拿你没办法。”宁俊琦轻叹一声,停止了对他的“教训”。然后埋怨道,“怎么现在变成酒鬼了,见酒那么没命?你就不怕睡过站了,不怕把东西丢了,不怕把你自己丢了?喝坏了怎么办?你想过叔叔、阿姨没有?想过我……想过工作没有?呜呜呜。”宁俊琦忽然趴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来的哪一出?刚才还是女拳击手,怎么现在变成林妹妹了?来不及细想,楚天齐用手轻抚着她的后背,慢声细雨安慰道:“俊琦,是我不好,你昨天打了那么多电话,我都没有接听,你肯定担心死了,我以后不会这样了……”楚天齐把能想到的好话,都喋喋不休的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宁俊琦扬起梨花带雨的俏*脸,带着哭腔道:“你父亲受伤在家,母亲身体也不好,你怎么能这样呢?再说了,一个人坐十多个小时夜车,碰到坏人怎么办?有个磕碰着怎么办?喝傻了怎么办?”说着,很自然的把右手抚上他的脸颊,“看看你,胡子拉茬的,眼窝深陷,脸色还那么难看,比哪次住院都憔悴。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身体,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双手紧紧抓*住她的右手,动情的说:“俊琦,让你担心了,都是我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,又开始花言巧语了,我才不上你当呢。”宁俊琦说着,一边警惕的看着车外,一边使劲去抽出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阵坏笑,不但不松手,反而还把她往怀里拽。

    “天齐,别这样,快松开,要不我不理你了。”宁俊琦大急,用左手使劲推着他。

    一看她较真的样子,楚天齐松开了自己的双手,笑嘻嘻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去吃饭吧。”宁俊琦说着,发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宁俊琦随便的看向汽车上的后视镜,镜子里立刻出现了一张“花猫”脸,而她旁边的那个男人却在饶有兴致的欣赏着。她冲着那个“幸灾乐祸”的家伙,使劲挥了一下拳头,可那个家伙却仍然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气的她冷哼道:“好小子,笑便宜,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汽车在新区环城公路边的一家餐馆旁停了下来,宁俊琦看着楚天齐恨恨的道:“我这个样子,怎么下去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下去?”楚天齐假装思考着,然后说道,“要不,我背你下去?”

    宁俊琦坚决的说道:“不行,你又想占我便宜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餐馆老板娘走了出来,笑嘻嘻的等着车外,看样子准备给开车门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不能再使性子了,她马上把梳辫子的头绳解开,满头青丝披散下来,遮住了大半个脸庞。对着楚天齐道:“下车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开车门,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宁俊琦迅速打开车门,锁好后,低着头,和老板娘说了一句“预订的”,快速冲进了餐馆。而楚天齐在老板娘的盛情邀请下,四平八稳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餐馆里已经看不到宁俊琦的影子,楚天齐被让进了一个小包间。当他要点餐时,老板娘告诉他,已经提前点过了,说完,老板娘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两碗小米稀粥上来了,跟着两张馅饼、两张糖酥饼也上了桌,可宁俊琦还没回来。楚天齐站起身,要出门去找,门帘一动,宁俊琦走了进来。刚才的“花猫”脸已经不见了,站在楚天齐面前的还是那个青春靓丽的大美女。

    “哇,仙女,你怎么降临凡间了?”楚天齐大张着嘴巴,夸张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,我有那么美吗?”宁俊琦脸上一阵羞赧,在原地转了一个圈,然后话题一转,“嘴上抹蜜也没用,你的帐先记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:记上也不怕,反正一辈子还你。

    二人坐在座位上,开始吃了起来。宁俊琦吃了一份小米稀粥,吃了小半块糖饼,剩下的全让楚天齐消灭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客气,非常卖力的把桌上东西吃了个精光,然后抚了抚肚子,说道:“这家伙,照这样下去,我得长多少斤肉。”

    “长肉好啊,过年正好出栏。”宁俊琦“咯咯”笑着,拿话调理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餐馆出来,宁俊琦没有直接开车回乡里,而是把车开进了县城,又是买吃的,又是买用的。楚天齐问她“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”,她只回了一句“你别管”。他感觉到,这些东西可能要进自己的家门。

    在将近十点的时候,宁俊琦终于购物完毕,先把所有东西放到后备箱,然后二人坐了上去,宁俊琦启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为了不打扰宁俊琦开车,楚天齐说的话很少,宁俊琦也少有言语。但二人都感觉到,一股浓浓的温情飘荡在二人之间。

    汽车在经过青牛峪乡的时候,宁俊琦没有任何停留,而是继续向前开去。

    刚十二点的时候,汽车驶进了柳林堡村。因为正是吃饭的点儿,路边的行人很少,但还是碰到了几个人。每当遇到村民,楚天齐都要求放慢车速,他会摇下车窗,和车外的人聊上几句。

    村民一边和楚天齐聊天,一边总会看看驾驶座上的美女,对方显然把她当成了他的女朋友。当然有人认识开车的女孩,知道她是乡里领导,不过这不影响对方的判断,对方会对他说“你真行,女朋友都是乡里大官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面上表情自得,说话特别兴奋,显然很享受村民说起他的“女朋友”。看着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儿,再感受着不时飘进车箱的尘土,她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下去会见乡亲吧,都好几个月没见了,多聊一会儿。”宁俊琦“善意”提醒着,并停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“嗯,好的。”楚天齐说着,就要去打开车门,手抓上门把手后,又松开了,“不了,那样也太做作啦。”

    他可不傻,知道自己一旦下车,恐怕就只有走回去的份了。走路倒是不怕,但那样不是被她耍了吗?

    宁俊琦见他不上当,只得选择了无言的愤怒,不得不继续任由他开窗说话。

    汽车拐过了一个转弯,老远就能看到前面站着一个人,楚天齐看到了这个人,宁俊琦也看到了,她停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没用宁俊琦说话,楚天齐打开车门,下了车,向着对面的人快步跑去。来到近前,他喊了一声“妈”,不觉嗓音有些嘶哑,急忙停下了头。

    对面的人正是楚天齐的母亲——尤春梅,她看着自己大儿子,慈爱的伸出手,抚摸着他头发,说道:“狗儿回来啦!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