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九十七章 绕不过去的董建设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间真是个奇怪的东西,越怕过的快,它就反而越快。不经意间,三天又过去了。可是关于补偿款的事,还是老样子,县里该拨的还没拨,其它几个办法除了行不通,就在停滞着。

    没接到候三电话,就意味着他没有进展,但楚天齐还是忍不住打了过去。一直打了三遍,电话通着,就是没人接,楚天齐只好挂断了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楚天齐以为是候三回话,一看来电显示却是宁俊琦,便赶忙按下接听键,叫了声“俊琦”。

    “天齐,我打听到了,孔嵘做过几天董建设的秘书,那是董建设刚到沃原市的时候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话题一转,“就告诉你这件事,马上要去开会,我先挂了。”说完,“咔嗒”一声响动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探讨一下这件事,结果宁俊琦那边也忙,那就只能自己分析了。

    孔嵘是董建设的秘书,倒是头一次听说,但俊琦专门找人打听过,那就不会有错。以董建设到沃原市的时间计算,孔嵘侍候董建设时间应该不长。那就存在一个问题,是董建设不愿意用孔嵘了,还是孔嵘主动不侍候对方了,亦或是其它客观原因所至?

    对于这个原因,目前无从考证。但无非形成两种结果,一种是两人关系较近,一种关系是疏远。以目前种种迹象来看,应该是较近,也可能孔嵘上面的领导就是指的董建设。

    如果孔嵘的后台是董建设,那么孔嵘和柯兴旺就都属于董建设一系。以柯兴旺现在的职位来看,在董系的地位应该要比孔嵘重一些。即使柯兴旺不如孔嵘受庞,但两人职位与实权相差悬殊,柯兴旺也不应该像那样纵容对方并护短,最起码在外人面前不能表现的主客易位。但事实是“不能”变成了“能”,那就只有一个解释,孔嵘极可能握有柯兴旺的把柄。

    那么这个把柄是什么呢?个人隐私?违法勾当?还是其它什么事?楚天齐提出了问题,但自己却给不了答案。

    孔嵘和柯兴旺的真实关系想不通,楚天齐又想到了董建设这个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董建设真正接触就一次,总共见面就两次。

    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正面接触,是在两年多以前。那时因为楚天齐协助破获贩毒集团有功,被评为“沃原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”,当时就是董建设给颁的奖。董建设那时的职务是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。颁奖时,董建设一边颁发着证书和奖金,一边嘴里说着“恭喜、祝贺”之类的话。那时的董书记,给楚天齐的印象是面容慈祥,手掌宽厚。

    第二次见面,是在去年国庆前。当时,楚天齐从老幺峰乡回到县城,到县委办宿舍拿东西。到宿舍门前时,正赶上市委书记李卫民视察,阴差阳错情况下,留了一回脸。在李卫民一行离去时,楚天齐才注意到队伍中的董建设,当时董建设向楚天齐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。那时,楚天齐从对方目光中,已经感受不到慈祥、宽厚,能感受到的只是阴冷和讥讽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和董建设见面很少,甚至没有好好说上一句话。但是两年多以来,董建设这个名字经常出现在楚天齐脑海中,因为楚天齐接触到了好几个与董建设有关的人,而且每个人都和楚天齐发生过摩擦。

    楚天齐最先接触到和董建设有关的人,是董建设的女儿董紫萱。其实接触董紫萱要更早,只不过很长时间不知道他们之间的父女关系而已。

    想到董紫萱,就不能绕过她对自己的伤害。在沃原市一中做同事的时候,两人关系就一般,而且在竞争省里“优秀教育工作者”的时候,她更是采用诬陷的方式,让楚天齐失去了竞选资格。后来,正是由于这个董梓萱的引见,也才导致楚天齐初恋情人投入了别人怀抱。因此,当时楚天齐恨她,甚过了恨初恋孟玉玲。

    也是冤家路窄,省委党校学习的时候,又遇到了董梓萱。在楚天齐还没有踏进校门的时候,她已经做了相应布置,来对付楚天齐。首先是让她的大伯董设计收拾楚天齐,董设计鸡蛋里挑骨头,利用照片不合标准一事,害的楚天齐跑了好几次照相馆,但仍然受到董设计的奚落和刁难。

    在党校的第一次班会上,为了竞争临时班长一职,董紫萱不惜把当年泼过的脏水端出来,再次浇到楚天齐头上。为此,楚天齐不但失去了班长一职,而且又重新背上了“论文抄袭”的黑锅,还被炒作出欺负同事的恶名。从此后,董紫萱和她大伯以及其他帮凶,一次次的偷袭和抹黑楚天齐。好在有肖婉婷、岳佳妮的帮忙,才戳穿了董紫萱的谎言,让她的丑行大白于众人面前,她算暂时消停了一段。但楚天齐内心的不安,却一直没有消失。

    直到那次拓展训练,情形才有了变化。当时急欲证明自己的董紫萱,忽然在高台上晕倒了。正是楚天齐不计前嫌的把她背下来,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她。在医院待过三天后,董紫萱选择回到了沃原市,从此她算暂时离开了楚天齐的视野。在之后的日子里,虽然董设计还不时耍点小伎俩,但威力已经大不如前了。

    临近毕业前夕,董紫萱死党贺平向楚天齐讲了一番话,他也才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真*相。贺平也代为转达了董紫萱的话“不要监督他了,把所有实情告诉他吧。你告诉楚天齐两件事,玉赤县新到县委书记是我爸爸的人,爸爸和大伯以后的做法不代表我。”那时,楚天齐知道,董紫萱的意思是“和解了”。

    重紫萱能够不再找自己麻烦,楚天齐也算放下了心里一块石头。但同时又有了新的疑惑:既然你董紫萱都不和我做对了,那你爸和你大伯却似乎不想放过我,这又是为何?

    之后很长时间,楚天齐都没有董紫萱的消息。当然他也不想打听她的消息,只要她不找自己的麻烦,楚天齐已经烧高香了。

    去年,好长时间不见的董紫萱打来了电话,并说在玉赤饭店等楚天齐。到了饭店包间,听过董紫萱的一番忏悔,楚天齐才知道她是来给自己帮忙,要帮着引见柯兴旺,以缓解自己不被县委书记待见的被动局面。当然,由于自己不能昧着良心屈服于柯兴旺,董紫萱的和解任务没有成功,反而激化了矛盾。

    虽然董紫萱的努力白费了,但楚天齐仍然接受了对方的好心。之后,她再没有出现,也没有联系。但楚天齐记住了她再次的提醒“我是我,我爸是我爸”,并把董建设这个名字,记到了自己脑海中“危险人物”一栏。

    做为董建设在玉赤县的代表人物,柯兴旺一直很“关照”楚天齐。刚从党校回来时间不长,楚天齐就失去了常务副乡长的职位,后来又被挂到县委办,做起了调研工作。在调研期间,一直想抱柯兴旺粗腿的刘大智,经常给楚天齐出难题,只怪那小子能力不行,反而每次都被楚天齐收拾。

    因为那次仙杯峰受伤,楚天齐结束了调研工作,但被以“照顾身体”为由,发配到了老幺峰乡。虽然同样都是被挂着,同样都是“混吃等死”,但是待的地方却由县城到了乡下。

    后来,市委书记李卫民到玉赤县视察,并当着所有现场官员,对楚天齐进行了表示和肯定。市委书记的这个做法,在全县引起了轰动,好多人对他的态度有了明显变化,但楚天齐待在老幺峰的命运依然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机会往往蕴含在危险之中,开发区老百姓上访了,楚天齐才被从乡下召回,被命令充当救火队员。楚天齐知道这是柯兴旺不得以的安排,既让自己去趟雷,也在化解李卫民的怒气,还可以随时把自己抛出去当替罪羊。

    可是楚天齐的政治生命力很顽强,不但解决了上访,也让开发区的工作有了起色。在刚开始的几个月,柯兴旺冷眼旁观,但近一段又在找自己的不是。不知道这是他准备卸磨杀驴的前奏,还是孔嵘从中干涉的结果。

    说到孔嵘,这是楚天齐提前没想到的一个对手。就在财政局卡下补偿款的那次,楚天齐才和孔嵘第一次接触,也才知道了他和孔方、孔臻的关系。所以,他把孔嵘的报复认定为是替孔方报仇。但从现在的种种迹象来看,自己和孔方的矛盾可能仅是被孔嵘利用的一个表面原因,更深层次的却是他本来就带着对付自己的任务。

    不管自己的猜测准不准,但就冲孔嵘的心胸那么小,这个人肯定会不断的找自己的麻烦。也许孔嵘会亲自上阵,也许会联合或指挥柯兴旺出手。

    无论那种情形,无论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否如自己猜测,但楚天齐却知道,董建设是自己绕不过去的一个“坎”,也许还会有他的人跳出来对付自己。楚天齐不禁纳闷的自问:我和你到底有什么仇?你为什么非要盯着我不放呢?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思绪。看到上面来电显示,楚天齐兴奋的按下了接听键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