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七十八章 盗墓贼是超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下午一上班,楚天齐第一件事就是给王语嫣打电话。既然对方已经捎话,不管什么原因,自己都应该主动联系。严格来说,自己有求于人家,又不是人家有求于自己。

    电话刚一接通,就传来王语嫣的笑声:“楚主任,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?想我啦?”

    对方总爱调笑自己,楚天齐根本不是对手,干脆没接对方的话茬,而是直接说道:“王董,我们单位王副主任说,你找我?”

    “真会说,倒成了我找你了?也罢,你这人没情趣,不和你逗了。”王语嫣语气一下子庄重起来,“我就问你一句话,开发区到底能不能发展起来,你有没有把握?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,楚天齐心中一喜,说明对方有这个意向了,但同时她心里也不踏实,是让自己给一个信心的承诺。可这又如何说呢?其实楚天齐内心的信心也在不时变化着,有时是百分之百,有时可能不足百分之五十。他想了一下,说道:“我有信心,但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有多大把握?”王语嫣反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咬了咬牙:“百分之九十五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像吹牛。”王语嫣的笑声传来,“不过,我信你了。”说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,他不相信对方会把投资当成儿戏,但听对方的口气,分明又像儿戏。他觉得,可能对方只是在逗弄自己,至于投资的事,肯定不会受几句话的影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快下班的时候,雷鹏来了,他自己取了一瓶矿泉水拧开,然后直接坐到了楚天齐对面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从桌上烟盒里取出一支香烟点着,连续吸了几口,雷鹏长嘘了一大口气:“哎呀,这家伙累死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好哥们的意思,这个“累”不只是身体上的累,重要的是心里的累。这些天,因为盗墓的事,楚天齐很是纠结,心里压力非常大。其实好哥们雷鹏的心情一点也不轻松,甚至在某些方面压力更大。雷鹏不仅有破案任务压着,不仅要承受县局领导的督促,更要扛着省厅、省文物局带来的压力。而且更为要命的还要替兄弟楚天齐扛着好多压力,既气愤楚天齐的不配合,还要理解他不能说的苦衷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哥们,让你受累了。”

    用手点指着楚天齐,雷鹏数落着:“少来这虚头八脑的东西,你就是厕所的石头又臭又硬,真拿你这家伙没办法。我看就是把你放到旧社会,用老虎凳、辣椒水对付你,你这家伙真是个滚刀肉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有哥们你罩着吗?跟别人我也不敢这么顶着呀。”楚天齐嘻皮笑脸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可警告你,别净干一些没把握的事,乱七八遭的。动不动就失联,动不动就说不清楚,小心把你大好前程耽误了。”雷鹏语气很严肃。

    “别那么上纲上线好不好,谁没点儿隐私,少给我乱扣帽子。”楚天齐强词夺理,“不就是那天有那么几个小时吗?再有一次就是三前年的事,当时要配合你破案,玩了一次半夜失踪,第二天下午才回来嘛!而且你们还说什么要保密,不能说,结果弄的我把后备干部名额丢了,还背个了个处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还有一次失踪,就是带人在省委组织部培训基地考察的时候,被“龙哥”邀请去赴约。这件事雷鹏不知道,楚天齐当然不会说。

    雷鹏大咧咧的说:“我看你就是没理搅三分,在偷换概念。三年前抓吸毒人员,虽说暂时让你跟着受了点苦,但是你后来得了多少荣誉?又是市里‘见义勇为先进个人’,又是市领导颁奖,还有市电视台采访,一时之间你就被渲染成了英雄。还有,你以为我不知道?当时县委书记赵中直,因为你所谓的‘委屈’,后来还拿省委党校培训名额补偿了你。那次你受的那点苦,要赖也赖不到我头,纯属是你自己招蜂引蝶所致,你还说那个岳婷婷是慌不择路,上门避难,我看纯粹就是你俩狼狈为奸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压低了声音:“你小子就积点口德吧,岳婷婷是石重生女朋友,你要让他听见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我还忘了,外面都在传,说那个石重生是你专门弄来的,目的就是联手对付黄敬祖。还说你俩都是因为当年和王晓英不清不白,相当于给黄敬祖戴了绿帽子,你们……”雷鹏在说此事的时候,脸上满是八卦表情。

    “放屁。”楚天齐打断了对方的话:“纯属满嘴放炮,我看八成就是你小子给编排的。”说着,他话题一转,“别一天捕风捉影,跟个长老婆舌似的,还是说说昨天抓盗墓贼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鬼,你心里肯定有鬼,要不你能这么急赤白脸?”雷鹏“嘿嘿”笑了几声,从衣服口袋里拿出那半张纸递了过来,“给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了过来,再次浏览了一遍上面打印的文字:盗墓贼在向阳镇小黑山山洞里。

    雷鹏讲述起来:“我从你这里出去以后,先是向局长做了汇报,然后就马上开始调集人手,等我们赶到向阳镇的时候,是中午十二点。我在向阳镇待过好几年,那里的地形我熟悉,所以也没有经过乡里和派出所,就直接带人到了小黑山村里。担心暴露,我们把车停到了村口,汽车也没有警用标识,每辆车上都留着人。我们也都是便装,分散进的村。

    等我们快到小黑山的时候,我才想起来,那座山纯属就是石头山,不说是寸草不生吧,但是肯定不好隐身。而且山上有好几个石洞,找起来也比较麻烦。山也比较陡,如果有人从山上瞭望的话,很容易发现我们,后来就把抓捕时间推到天黑。我对那里的地形比较熟,就由我和另两名刑警分散行动,上山勘查情况。

    和老乡借上了镰刀、筐、绳子等东西,冒充上山劳作的农民,分别上了山。那山挺陡的,再加上山在阴面,有的地方还有那些苔藓一样的东西,很不好走。一开始的时候,什么都没发现,后来也是该着,在我到一处地方小*便的时候,发现了烟盒和烟头。烟头应该是近一两天的,而且当时至少有两到三人在一起。从现场情形分析,不像是上山的百姓所为,很可能是我们的目标。

    后来我摸索到一处大石头下喘口气,就发现了食品包装袋,地上还残留着吃东西的碎屑、包装物。这进一步表明有人在山上,而且这些人不是老百姓,哪有上山的本地村民还拿着火腿、饼干的?下午四点左右,终于在一隐蔽处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,从而确定他们就是我们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在天快黑的时候,刑警们陆续上山,形成包围圈后,迅速出击。可能是对手麻痹大意,也可能是这些天躲藏没有休息好,已经精疲力尽。所以,没有怎么搏斗,就顺利结束了战斗。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就是刚刚人赃俱获,进行简单训问后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一天我都不踏实,还好你们成功了,尤其俞局长一来,我就更是心里没底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啊,原以为俞局长不会这么做。即使做的话,怎么也得等到行动有个结果再说吧。”雷鹏叹了口气,“老俞这是怀疑我慌报军情,怀疑我给你打掩护呢,连我也不信了。”说完,雷鹏猛的连吸了几口烟,呛的就是一连串咳嗽。

    看到雷鹏这样,楚天齐赶忙宽解道:“他也只是预防万一。他担心的是我这个唯一的嫌疑人,一旦找不到的话,那他就没法向上面交待了。谁让你出去好几个小时没有消息?最重要的是,他对我怀疑更多,怀疑我会趁机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道理是这么个道理,可就是心里不舒服。再退一步讲,即使放你走的话,我也会主动承担责任的,不能为了成全朋友,为了自己,而让他那个局长替我顶缸。还是他对我不了解,信任不足,他的心眼也不大。”说完,雷鹏叹了两口气,转换了话题,“你知道盗墓人是谁吗?可能你做梦也想不到?”

    “盗墓人?我还真没有印象。”楚天齐摇摇头。

    雷鹏提示了一句:“你好好想想,是你的老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老朋友?”楚天齐在脑中搜索了半天,还是没有这么一个人选,他只好笑着说:“实在想不出来,只有你符合这个特点,既是老朋友,又有这个盗窃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。”雷鹏给了楚天齐一拳,然后神秘的,一字一顿的说,“盗墓贼是‘超哥’魏超群。”

    “‘超哥’?”楚天齐吃了一惊,“怎么是他?”

    之所以惊讶,一是楚天齐没想到是魏超群。二是魏龙曾告诉过楚天齐,说魏超群越狱了,还让楚天齐小心对方报复。不曾想,魏超群竟来盗墓。转念一想,就明白了:这小子是着急弄钱花呢。

    “听你口气,好像就跟知道魏超群要出现似的。”雷鹏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“知道个屁,我只不过是替魏龙悲哀罢了。”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那个墓藏群可是在保密阶段,他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据他交待,他曾经到省文物局去盗窃,结果盗窃没有成功,却无意中听到一名工作人员提到了这个墓藏。”雷鹏“噗嗤”一笑,“说来也是滑稽,这几乎相当于贼喊捉贼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贼喊捉贼。”楚天齐也附合着,“这些天差点把老子逼死,结果却是他们的人泄*了密。不知道夏雪知道会怎么想?”他从昨天夏雪的话中,已经听出她对他父亲的极度不满。

    “夏雪?夏雪也知道?”雷鹏反问,“你小子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猜测罢了,她可是省文物局局长的女儿。”此时,楚天齐只能以这么一个看似说的过去的理由,来掩饰她提前知情的细节了。

    见雷鹏还在沉思,楚天齐又说道:“下班了,我请你喝酒,犒劳犒劳大功臣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还是保命要紧,老抠都开始请客了。”雷鹏说完,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也是实情,楚天齐不好反驳,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