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六十三章 我就是石磊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怎么猜不出来?”楚天齐自信的说,“你本名叫石磊,原青牛峪乡农业办主任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,不错,我就是石磊。”石重生神秘一笑,“不过我让你猜的另有其人,就是我遇到的那个人,你知道是谁吗?”

    对于石重生的身份,楚天齐在看到对方写的字时,已经破译了。再通过对话,已经确认无疑,对方就是石磊。刚才再次说出对方以前的名字,不过就是让对方自己承认一下而已。石重生承认自己就是石磊,但同时又提出问题:那个她是谁?

    从对方提出的这个问题,楚天齐推断,石重生遇到的那个人,自己肯定认识,否则对方不会请自己回答。自己认识的人虽然不多,但现在没有任何提示,还真不好猜。他只得继续回味着对方刚才的话,希望从中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忽然,“同是天涯沦落人”这句话,引起了楚天齐的注意。他所认识的女孩中,虽然好多人都很普通,家庭也一般,但能和“天涯沦落”联系到一块的,似乎只有一个人。这个人父亲病重,母亲带着弟弟离家出去,后来父亲去世,她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。爷爷患有严重哮喘,奶奶身体不好,小小年纪的她就挑起了生活的重担,外出打工。打工期间也是多有坎坷,行踪不定。因此,她很符合“同是天涯沦落人”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这有何难?你说的是岳婷婷。”楚天齐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石重生一下子站了起来,显得很惊讶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猜对了。看着对方的样子,楚天齐心想:这小子当年因为那么点事,就离家出去,心眼儿肯定不大。可得给他说清楚了,否则没准又生出什么麻烦呢。想到此,随意的说:“那还不简单?岳婷婷的表姐和我一个村的,我前几天听她说起,说她表妹找到一个好小伙子。从她描述的样子,再结合你刚才说的,我自然就把你俩想到一块去了。”

    石重生脸一红:“他前几天给表姐寄去了我俩的照片,专门嘱咐不让别人看的。看来表姐说话挺算数,她只是和你说了我的样子,并没让你看到照片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:看来还真蒙对了。他看着石重生道:“你坐下,咱俩聊聊。”

    石重生依言坐到椅子上,脸上又恢复了自信的笑容。他主动说道:“主任,你肯定很好奇我为什么又回来了吧?其实这都是缘于婷婷,正是在她的影响和开导下,我向她说了当年的事。她把我好一顿臭骂,骂我懦夫,骂我没吃到蜂蜜反惹一身骚。我并没想着吃蜂蜜,当然,那即使是蜂蜜的话,也是臭蜜。”

    石重生的比喻,把楚天齐逗的“扑哧”一笑。

    跟着笑了笑,石重生继续说:“人有时就是贱骨头,好几年的心结解不开,被她这么一骂反而全解了,可能这就是爱吧。心结解开了,心境立马就变了,看什么都是积极的,仿佛当年受的冤屈也是一种变相的财富了。这是我能回到曾经伤心之地的一个原因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她,她准备回来照顾爷爷奶奶,所以我也就有了回来工作的打算。

    婷婷和我说起过你,说过你好多的事。可能因为都在青牛峪工作过的原因,我对你的事很感兴趣,对你的信息也就多关注了一些。通过了解你的事,也很佩服你。后来在商务厅发布的一则广告信息中,看到了你的名字,我马上和婷婷商量,她也支持我应聘。

    我也曾经想过,把我个人的一些信息告诉你,省得以后你怪我藏着掖着。又担心影响选聘公平,担心给你添麻烦,所以就没说。但现在不能不说了,如果还不说的话,那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太不诚信了。事情经过就是这些。不知道因为我的到来,会不会给主任带来麻烦?”

    “为了工作,我从来不怕麻烦。”说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那两位情况你知道吗?以后可能要经常见面,你想过这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男的在县里,女的在乡里,他们在县城还有房子。我不怕,有什么怕的,做错的是他们又不是我。再说了,我是来干工作的,跟他们也没关系吧。”说到这里,石重生羞赧一笑,“有婷婷在身边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道:“你今天来,恐怕不是为了汇报工作,就是为了来揭秘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主任就是厉害,怪不得婷婷那么夸你呢。”石重生脸上满是崇拜之情。

    看到石重生的表情,楚天齐明白,对方崇拜的八成是岳婷婷,自己只不过正好赶上而已。他不禁心里腹诽着:这家伙张口闭口“婷婷”,看着高高大大的,原来是个妻管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文祥再次翻了个身,身下的床“咯吱咯吱”响了几声。

    身旁的媳妇埋怨道:“你这是怎么啦?回来以后*进家就睡,到现在都过去两个多小时,翻腾也有上百回了吧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能出什么事?别瞎想了,睡你的。”王文祥背对着媳妇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翻来覆去的,我怎么睡的着?”媳妇嘟囔着,然后大声道,“你不会是又想那个狐狸精了吧?”

    王文祥回了一句:“又说哪去了?提人家干嘛,我们有个屁事。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我不过是睁一眼闭一眼罢了,要不还不得被你们气死。”媳妇唠叨着,“还是楚主任好,没几天就把你们拆散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媳妇唠叨的麻烦,王文祥干脆起来,坐到客厅抽烟去了。

    到现在王文祥也不明白,领导今天为什么发那么大火。以往去的时候,虽然有时也对自己训几句,但都是点到为止。要是说的实在过分的话,自己回呛几句就完事了。可是今天却似乎不一样,领导不但一直阴着脸,更是自己说什么都不对。

    本来王文祥也想辩论两句,结果领导给自己扣上了“眼里没他”的帽子,那自己就不能再说什么,否则真成了目无领导了。另外,自己都不知道是哪方面做错了,又怎么解释或是辩论呢?

    今天领导说的话,看似在批评对他不够尊重,似乎又在埋怨和楚天齐走的近。却又好像都不是,倒像是怪自己不该干那么多工作。只是领导女人的话,明明说的又是那个石重生,可石重生究竟和他们是什么关系,有什么过节?领导却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躺下想不明白,坐起来还是一样。边想边抽烟,半盒烟都抽完了,王文祥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但有一点要必须小心为是,那就是不管以后多忙,也不能忽视了和领导的沟通汇报。领导现在虽说只是个副处,虽说他对自己目前职务升迁几乎帮不上忙,但自己以前只是一个乡里临时办事员,硬是靠领导的一路关照,才给弄成了现在的正科副主任。

    “睡吧,明天再去负荆请罪。”王文祥自语着,站起身,向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,通过和石重生的谈话,知道了石重生就是石磊。楚天齐不由得想到了好多事,一下子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以前没见过石磊,但去乡里不久,就知道了石磊这个人。他在翻阅青牛峪乡农业办那些资料时,发现资料档案记录详实、数据准确、分类合理、方案独特,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农业办前主任的名字——石磊。

    后来在省里专家调阅相关资料时,更是对档案给予了很高的评价,甚至与省档案馆档案相提并论。让楚天齐对石磊这个名字印象更深,也有一种想要见到对方的愿望。

    石磊这个人,给楚天齐留下深刻印象,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关于石磊其人、其事。楚天齐曾听乡党政办小姚讲过石磊的事,讲过王晓英勾引石磊不成,竟然和黄敬祖合伙玩了一手“捉奸”的好戏,逼走了石磊。

    一开始,楚天齐也就是当稀罕事听听,对于小姚的说法也是半信半疑。他甚至觉得小姚讲的故事性太强,显然经过了很深的加工,离故事本身事实偏离很远。等后来他自己差点被王晓英骚扰后,对石磊的遭遇才认同了好多,尤其对石磊的结局表示了深深的同情。

    等到离开青牛峪乡,不再分管乡里的农业后,楚天齐对几年前的陈年往事渐渐就淡忘了。不曾想,那个石磊竟然出现了,竟然成功竞聘上了农业园区总经理,只不过现在叫石重生这个名字而已。

    石重生以前的名字,现在大家都不知道。但楚天齐相信,用不了多久,人们就会知道石重生是谁。最起码,青牛峪乡那么多同事,都是认识石磊的。很显然,黄敬祖和王晓英也会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黄敬祖和王晓英当年联手搞走石磊,肯定对石磊恨之入骨,欲除之而后快。而现在石磊就在开发区供职,自己又是开发区主任,他们肯定会把石磊的出现归罪到自己头上。任谁都会这么想的,因为自己也是他们的敌人,而现在两个敌人竟然到一块了,他们会怎么想,会怎么做?

    楚天齐也在假设,假设自己提前知道了石重生的身份,会不会聘用此人呢?答案是肯定的。因为开发区聘用的是能够胜任总经理的人才,又不是以和黄、王的关系而考虑。

    从内心来讲,楚天齐并不想招惹黄敬祖、王晓英,不想主动招惹所有的对手,他想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,投入到“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”去。但是,如果对方欺负到头上,他也绝对不会怕,只会以牙还牙,绝然反击,因为他这也是为了工作。

    虽说他一点都不惧黄、王的报复,但他知道那两人的阴险,所以他也暗暗告诫自己:小心为是,防患于未燃嘛!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