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九十九章 怕他不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间已经到了六月二十五日,离月底满打满算还有六天,恰好三十日又是周六,那实际上就剩下了五天。五天时间可以干好多事,也干不了什么事,主要是看这事好办不好办,主要是看想办不想办,愿办不愿办。

    现在有一件迫在眉睫的事,摆在楚天齐面前,那就是月底支付补偿款的事。现在帐上是一分钱都没到,政府下拨款没来,法院追欠款更是一毛没到。

    对于政府拨款,楚天齐非常盼望能快点到,可是却迟迟未到,去找领导又找不到,打手机也不通。对于法院追欠款,他也希望越快越好,只是现在看来更是没影的事。连着两天他给候三打电话,都是无法接通,就是想找雷鹏了解候三情况,也是联系不上。为此他都着急坏了,恨不得自己就能印钱。

    刚刚,欧阳玉杰专门给楚天齐打来电话,提醒他要办就抓紧,否则时间来不及。同时,还降低了贷款要求,答应可以拿办公楼和一部分土地做抵押,只要政府给担保一下就行。当然他没提写保证的事,但意思却不言而喻。对方之所以这样,无非就是为了完成家里交给的任务,否则欧阳玉杰做为信用社主任,根本没必要上赶着自己。

    对于欧阳玉杰的提醒,楚天齐没有给予任何答复,只说了句“我知道了”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握着电话,楚天齐摇了摇头:“哎,想办的没结果,有希望的又不想办。”

    刚才在欧阳玉杰来电话时,楚天齐之所以只说“我知道了”,其实是给自己留下了回旋余地。他所谓的面子,在残酷的现实面前,已经发生了动摇,但他又不甘心就范,这才给出了模棱两的可四个字。他盼着政府能快点拨款,也盼着有奇迹发生,但这奇迹究竟是指万一全额拨款,还是万一法院能回款,亦或是其它?他自己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随着离月底越来越近,征地补偿款能否按时支付的议论越来越多,说什么的都有。楚天齐当然也能知道人们的说法,他对于一些不实的猜测很生气,也很无奈。嘴长在别人身上,想怎么说就怎么说,自己又不能把别人的嘴缝上。同时他也理解,人们之所以如此热衷打听,不光是想看热闹,也是担心因为此事影响到开发区,进而可能影响到官升半级的愿望。

    光感叹、光思考不解决问题,还是得面对现实,现在最有希望的一笔钱就是财政拨款,只能是继续去催了。县领导找不到,那就直接去财政局吧。想到此,楚天齐给司机厉剑和财务股副股长郝玉芳都打了电话,他要亲自去财政局,去会会那个孔局长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,厉剑和郝玉芳都已经在等着了。楚天齐正要上车,有人在后面却叫了他:“主任,去哪?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头一看,见是王文祥,就说:“去财政局。”

    “去财政局?捎上我吧,我去办点私事。”王文祥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明镜似的,王文祥哪是去办事,分明是去看自己的笑话。但对方既已提出,他只得说了两个字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汽车启动了,楚天齐又问道:“老王,去办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哦,我老伴退休工资的事。发上个月工资的时候,差了好几十,我去问问。”王文祥回答的很自然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眯*眯的调侃着:“哦,我以为你是去看笑话,看我如何被孔嵘数落呢。要不你老王心理不平衡,你可是刚被孔嵘损了没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主任,真会说笑话。再说了,他孔嵘也不敢对你那样呀。当然了,要是让我和你一块找他,我也责无旁贷。”王文祥嘴上这么说,其实心里却有另一个声音在回答:恭喜你,答对了。

    “哦,为什么要你陪呀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王文祥“嘿嘿”一笑:“万一他要不说人话,咱俩一起在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大笑:“哈哈哈,我是去问事,又不是打群架,我怕他不成?”

    王文祥连连点头:“是,是,我就说嘛,谅他也不敢。”

    听到两人的对话,郝玉芳“咯咯”笑了,司机厉剑嘴角也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是吗?老王,那你就给我分析分析,为什么呀?”楚天齐饶有兴致的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吗,这个吗,好,我给说说。首先……”王文祥消耗着脑细胞,胡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财政局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孔嵘右手握着手机,放到耳朵上,不停的在地上来回走动着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孔嵘停了下来,大声道:“为什么?我可以说没收到呀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声音也高了起来:“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呀,不会问吗?说不准现在已经有人给通风报信了,他在大院里有好多耳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着,不就是郑义平和徐敏霞吗?再说了,走程序总得有个过程吧,财政局又不是给他一家开的,他想几点就几点呀。”孔嵘不屑的说着,然后又变得满脸怒容,“上次让他整了,我怎么着也得找补回来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提上次了,上次要不是你自做聪明,哪会那么被动?还有,前几天在我哪,你看看你做的那丢人事,大睁两眼说瞎话。要不是看我的面子,他们能饶了你?你没看到姓徐娘们那气鼓鼓的样,吃你的心都有了。”对方的话也挺不客气。

    孔嵘“嗤笑”一声:“那我真得感谢领导了,感谢领导大恩大德,感谢面子大。只是这面子太大,我怕还不起,我做的那事太丢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混蛋。”对方骂道。他当然听的出来,孔嵘在指桑骂槐,在讽刺自己。

    孔嵘不怒反笑:“领导,您记得她委托的事吗?”。

    “谁?什么事?”对方反问。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?领导,我给您提个醒”说到这里,孔嵘一字一顿吐出了三个字,“开发区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声长叹:“哎,一失足……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孔嵘,你不要总来这一套。我告诉你,那小子可有市里大人物做主呢,那个人我惹不起,恐怕咱们领导也惹不起吧,你不要玩的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李卫民是他后盾?不能吧。发生上次那事后,我专门调查过,好多人都认为那是谣传。”孔嵘很疑惑,“就凭这么一个谣言,我还能怕他不成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能?刚刚李卫民又问那里老百姓的事了,你想想这能没点联系?”对方的声音很冷,“我告诉你,话是跟你说了,你要玩火自*焚的话,谁也挡不住,反正我是不会和你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“咔嗒”一声响动传来,手机里只剩下了“嘟嘟……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孔嵘握着手机,陷入了沉思。上次那事,就是迷信了对方后台是李卫民的传言,最后不得不选择屈服。事后了解一番,并无确凿证据支撑那个传言,他断定是那小子的自我吵作。所以,他暗下决心,要报那次受辱之仇。只是因为身后领导警告,警告自己不要惹事生非,他这才一直按捺着,一直在寻找最合适的机会。

    也是机缘巧合,也是自己运筹得当,虽然领导暂时不给自己助力,但刚才这个老东西却让自己抓*住了把柄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把这个老东西做为提线木偶,甚至比领导出力还管用,县官不如县管嘛!可今天这个老东西竟然不怕把柄,竟然明确警告自己,这究竟是为什么呢?虽然他对李卫民过问一说半信半疑,认为是老东西编出的故事;虽然他不相信那小子有那靠山,对和李卫民关系传言仍持否定态度,但他却不得不慎重考虑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之所以有恃无恐,主要是认为那小子和李卫民没有深交,另外有那个老东西做提线木偶。可刚刚老东西明确不趟这次洪水,而且领导更不可能出力,那要是和对方对抗的话,就对自己非常不利了。从内心来讲,他也不惧怕对方,但这事明明自己理亏的。

    自己不占理,而且老东西已经撤梯子,对方和李卫民关系又扑朔迷离,看来自己只能选择“放行”了。但是,就这样的话,也太便宜那小子,太不甘心了。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办?我该怎么办?”连问两句后,孔嵘给出了答案:看看再说。为了给自己壮胆,他又重复着,“我怕他不成,我怕他不成?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孔嵘的思绪。他赶忙坐回原位,把手机放到桌子上,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一个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此人,孔嵘就是一楞,他知道对方肯定要来,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。他不禁联想到刚才老东西说的一件事,又忽然觉得他来的这么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上,王文祥一直紧紧盯着那扇屋门,可十多分钟过去了,没有任何响动传出,也没听到任何争吵。

    看着身后的郝玉芳,王文祥指了指屋门,低声问道:“小郝,你说里面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要不您去听听。”郝玉芳笑嘻嘻的说。

    王文祥假装生气:“你这孩子,怎么这么说话?”嘴上虽这么说,但他还是向门口挪去。

    旁边屋门开了,一个女人走出来,白了王文祥一眼,径直来到局长室门前,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王文祥很是不解,停下脚步,回头看着郝玉芳。郝玉芳也茫然的摇了摇头,然后脸上现出一丝喜色,她记得上次就是刚才那个女人经办的,女人名叫黄美丽。

    不多时,黄美丽出来了,特意停下脚步,看了看王、郝二人,然后走进了旁边的屋子。

    正疑惑不解,屋门一响,一个人走了出来,正是主任楚天齐。王文祥和郝玉芳赶忙走上前去,看着主任。

    王文祥忍不住问道:“主任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楚天齐反问:“我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王文祥一楞。

    郝玉芳低声接上了话:“你说‘我怕他不成’。”

    “回答正确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郝股长,去找黄美丽。”

    听到主任的话,郝玉芳也是一楞,接着欣喜的点点头,进了旁边屋子。

    王文祥似乎也明白了,马上面带笑容,随即又露出惊讶之色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