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三十二章 何日君再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毕业典礼结束了,党校领导和任课教授先后退场。紧接着,学员也走出了三号会议室。

    与平时不一样的是,学员在今天都选择了走楼梯,而且在下楼过程中没有人说话,步履很缓慢,在整个行进人群中弥漫着一种叫做“离愁”的东西。由于大家都保持沉默,只能听到“沙沙”的步履声,脚步显得很是沉重。

    大家以平时几乎两倍的时间,下到一层,步出了党政楼。

    党政楼外,除了玻璃雨搭下,其余的地面上已经是湿漉漉的,下雨了。雨下的并不大,蒙蒙细雨,好像就是专门为了应景一样,给人们本已沉重的心头又添愁绪。

    心细的女学员已经撑开各色雨伞,生怕雨水打湿精心打扮的妆容和美丽的衣服,偶有没带雨伞的也选择了共用一伞。而男学员却没有这么多讲究,直接步出雨搭区,置身于并不密集的雨幕中,即使带着雨伞的男生也没有撑开,性格使然亦或是随大流。

    穿行过校园间的道路,楚天齐和班里同学一道,回到了综合教学楼五楼的第三教室。大家按照平时上课的样子,坐到了各自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书桌里已经没有任何书籍或纸张,但大家却坐的笔直,像模像样的,眼睛平视着前方。大家刚刚坐定,田馨出现在教室门口。可能是感受到了空气的凝重,田馨迟疑了一下,才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起立”,随着杨崇举的喊话,众人齐刷刷的站了起来。田馨迎着大家的目光,再次走上讲台。她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,然后才说了声“请坐”。大家齐刷刷的坐了下来,等着班主任说话。

    看着大家紧绷的面孔,田馨心头也多少有些落寞。她调节了一下情绪,脸上露出了笑容,说话了:“看到大家的神情,我有些恍惚,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。只是不同的是,好像应该有男女泪眼对望的情节,但却没有出现,是大家要等着老师出去后再表示,还是已经提前进行过了。”

    田馨带着幽默的话语,让大家神情一缓,教室里发生笑声。先是一两声,慢慢的笑声充斥了教室里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田老师,我倒是很向往您刚才说的情节,只是没人和我配戏。要不您屈尊一回,咱们给大家示范一下?”杨崇举看似很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杨崇举“耍活宝”的话语,田馨一时没有想出合适的话语应对,不觉脸上一红,引得众人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田馨很快反应过来,笑着说道,“只是既然要演,是不是应该记录下你说的场景啊。你容我去请摄像师,把我们展现的情景录下来,给你的工作单位和家里各寄去一份录像带,也算是向他们汇报你的学习成果嘛!”

    “对呀,杨乡长,快点演吧!”众人也跟着起哄。

    杨崇举“嘿嘿”一笑:“男主角还是让别人来演吧,我这人喜欢低调,这是我一惯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教室里立刻发出“嘘”的声音,意思很明确——“你杨崇举要是低调的话,那其他人简直就和不说话的哑巴一般无二了。”

    “杨乡长,我看你是怕嫂子给你来个‘满脸花’吧。”肖婉婷开起了杨崇举的玩笑。

    “是呀,有家室的人就是受限制。要不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你,你看男主角是我帮你选呢,还是你自己说出来呀,啊?”杨崇举先是把话端了回去,然后又玩味的看向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在杨崇举的带动后,众人的目光都投了楚天齐身上,那意思不言自明:男主角就是你了。

    真是‘人在家中坐,横祸天上来’,我这招谁惹谁了?楚天齐心中这样想着,假装没有感受到大家的目光,而是迅速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还选什么呀?我看你就最合适,你这是毛遂自荐还是以退为进呢?”肖婉婷假装不明白杨崇举的意思,原样把话奉还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先别逗了。”田馨及时止住了这个话题,然后说道,“大家静一静,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果然,随着田馨的话,杨崇举和肖婉婷都住了嘴,其他人的目光也被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“毕业典礼仪式已经进行完毕,也就宣告着大家在党校的这次学习生活圆满结束了。党校要求,所有学员在今天下午六点前全部离开这里,把各自房间的房卡交到学员楼值班室,并且从今天中午开始不再提供饭食。”说到这里,田馨转换了话题,“原计划党校要举行一次聚餐,现在因故取消了。前天我和几位班干部商定,今天中午我们就采用AA制自费聚餐,我也是穷人,要不就自掏腰包请大家了。”

    田馨说的事情大家都知道,关于离校前的规定,党校已经专门发了文字通知。至于她说的自费聚餐的事,在前天也已知晓,当时岳佳妮还专门征求过大家意见,大家都举双手表示了赞成。

    “聚餐地点我已联系好了,也告诉了岳佳妮同学,十一点的时候我们集体出发,一同打车前往。”田馨说到这里,看了一下手表,“现在还有不到半个小时,大家可以自己安排一下时间,十一点前准时出发,三位班干部组织一下。”

    杨崇举、岳佳妮、姜云生一同表态:“好的”

    田馨说完,先出去了。

    学员们该收拾的东西都已收拾停当,只有几位获得优秀的学员,需要把证书放回宿舍,或是装到自己的包里去。

    岳佳妮开始按照预算的就餐标准,每人收取一百元就餐和交通费用,到时多退少补。杨崇举和姜云生开始安排出行时的分组,每组四人,有一人负责张罗同组的人乘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蒙蒙细雨还在下着,看样子一时半会还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不到十一点钟,所有学员全部集中到党校门口、自动伸缩门外面,经过清点人数,正好五十七名。这时,田馨也正好赶到。

    按照刚才的分组,每组都有一名带路的人,楚天齐这组由肖婉婷带路,车上还有周仝和陆勇。

    二十多分钟后,出租车停了下来,众人下了汽车。楚天齐抬头一看,路边不远处全是三层商用楼,他们要去的餐馆就在其中。餐馆上的牌匾很有意思,黑底金字:那些年。看这个名字,倒很应景,怀旧的意味很浓。

    餐馆里的布置、陈设也是故意做旧,仿佛好几十年前的样子。聚餐地点在三楼最大的房间,房间的名字更有意境,竟然和一首歌曲的名字相同:何日君再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道:这家伙,选这么个地方,不是故意要整景吗?同行的人脸上的神情也有些怪异,大概大家的心里都有这种感觉吧。

    餐包里共五张桌子,每张桌子摆了十二把椅子,看上去稍微有点挤,可能是十人桌临时加了两把。墙上挂着一些怀旧的照片,整个房间的色调也是那种泛黄的怀旧色彩。

    十一点半的时候,大家都到齐了,五张桌子坐了个满满当当,只有两张桌子少了一人,是十一位。

    人一到齐,田馨便告诉服务员开始起菜。菜品都是提前点好的套餐,上的很快,不一会儿四个凉菜上齐,热菜也已上了四个。此时,各桌上的酒杯都已斟满,楚天齐注意到,酒杯中全是斟的白酒。

    田馨手端酒杯站起来,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同学们,大家来自不同的地市县区,能够聚到一起就是缘分。这个缘分得益于组织部的英明决定,得益于省委党校举办的新世纪基层党员干部特训班。让我们举起酒杯,为这份缘分干杯,为第一期特训班干杯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为缘分干杯,为特训班干杯。”众人一致响应,纷纷起身。酒杯碰撞在一起,发出轻脆的声响,众人和田馨一道,喝干了各自杯中白酒。

    接着,田馨又提了第二杯酒和第三怀酒,感谢大家对她工作的支持,同时也祝大家回到各自工作岗位上能够成就更大的辉煌。

    三杯酒过后,酒桌上的同学们开始捉对厮杀,或是打圈敬酒。同时不时出击别桌,并随时应对一拔拔敬酒的人。到最后,好多人不再坐着喝,而是手拿酒杯来回走动的喝了。

    做为优秀学员,做为大家心目中真正的班长,楚天齐自然也成了众人敬酒的对象。面对三个月的同窗,面对大家友好的表示,楚天齐一反平时的低调,来者不拒,敬酒必干。

    本已喝的红头胀脸,但三位美女款款来到面前,又是“天齐哥”、又是“楚兄弟”的叫着,楚天齐当然更不能拒绝,和三位美女又连干了三杯,这三人正是肖婉婷、岳佳妮、周仝。

    仗着功夫护身,仗着身体素质过硬,楚天齐尽管喝得超量很多,但他没有喝倒。在酒宴结束的时候,同周仝、肖婉婷、陆勇一起打车返回了党校。

    只是当和陆勇互相搀扶着回到宿舍后,身上紧绷着的弦一松,楚天齐直接趴到床上,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阵又一阵的铃声,将楚天齐惊醒,他迷迷糊糊中拿过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楚大乡长,看看几点了,该动身了。”手机里传来云翔宇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这才想起,是云翔宇来接自己去车站了,忙答了一声:“好的,我马上出去。”然后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此时,他才注意到,刚才放手机的地方有一张白纸,上面写着几个大字:我先走了,后会有期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这是陆勇留下的,大概是对方走时,看自己睡的香甜,没有叫醒自己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出毛巾,到水房用晾水浸湿,擦拭了脸颊后,才觉得清醒了一些。回到宿舍拿上自己的物品,关上屋门,来到楼下,把房卡给了值班人员。

    走出学员楼,这才注意到,细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,到处湿漉漉的,空气中充斥着泥土的味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手中提着自己的物品,回头望了望这座住了三个月的楼房,心中充满了不舍。然后大踏步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刚刚走出党校大门,楚天齐就看到,一辆白色轿车停在党校门口,驾驶位上的云翔宇正向自己招手呢。

    楚天齐快步走向汽车,把东西放到后备箱里。然后返回身,驻足良久,看向这个生活了三个月的所在。大门上方的八个金色大字,经过雨水冲刷,更加光彩夺目。透过伸缩自动门的上方,可以看到位于院内的党政楼,整座大楼尽管默默无声,却透出无限的庄重和神圣。

    楚天齐恋恋不舍的上了汽车,坐到副驾驶位上。

    “楚乡长,别那么多愁善感,该回家了。”于涛坐在后排座位上,边说边把一张车票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扭回头,接过车票,冲着于涛“嘿嘿”一笑,对着云翔宇道:“师傅,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谱够大的。”云翔宇说着,发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汽车启动的一刹那,响起了熟悉的旋律,女歌手那如泣如诉的声音传了出来:“今宵离别后,何日君再来……”

    此君非彼君,此别非彼别,但一句“何日君再来”,何尝不是自己现在内心的写照。楚天齐探头望着渐渐远去的省委党校,心中如是想到:什么时候能再来啊!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