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六十九章 左右为难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长假过后的第三天,雷鹏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是雷鹏进来,楚天齐预感到,肯定那事麻烦了。他既期盼对方快点说出答案,又担心对方说出来。

    雷鹏也一改往日的大嗓门,而是坐到沙发上不停的低着头抽烟。

    “说吧,什么结果?”楚天齐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雷鹏继续低着头:“鞋码对上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五个字,意思再明白不过:你楚天齐不但没有被排除怀疑,反而嫌疑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哦”了一声,楚天齐没有说话,也点着一支香烟吸了起来。一时间,屋内烟雾升腾,味道呛人。

    雷鹏说:“只有靠你自己了,别人谁也帮不了你,应该想起来了吧,没有什么难以启齿的。只要你现在告诉我,我马上去核实,争取第一时间洗脱你的嫌疑,顶多不超过这周,就还你清白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了摇头:“想不起来,永远想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回事?我就不相信你想不起来,除非那天你被外星人掳走了,除非从那天开始,你就失忆了。”雷鹏说了两句气话,又语气一缓,道,“哥们,别赌气了,有什么难言之隐,你都可以说出来。不会又有什么需要保密的事吧?即使有的话,你也必须讲出来。换句话说,我现在就好比你的医生,对医生是不需隐瞒,也不能隐瞒的。”

    停了一会儿,楚天齐摇摇头:“就当我被外星人掳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倒真会顺杆爬。”雷鹏气不打一处来,“我告诉你,就你现在的态度,对你一点没有好处。”雷鹏站起身来,径直推开套间屋门,说道,“进来,到这儿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虽然不准备说什么,但他也担心两人的对话被有心人听到。他没有说什么,乖乖的跟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关上套间屋门,雷鹏语重心长的说:“哥们,现在你的鞋印比对结果,领导那里已经有了,这还是我左压右压拖到的现在。领导已经多次督促我,要我抓紧时间,省厅那里催的很紧,省文物局也一直在催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大声道:“我就奇了怪了,你们警察不去找真正的犯罪分子,反倒成天盯着我不放。你们也不想想,我要那东西有什么用,我能往那弄。我好歹也是堂堂的国家干部,是全县唯一的双料正科主任,我有什么理由做那傻事,我疯了不成?不该我说,你们警察就是一群酒囊饭袋,就知道拿老实人开刀。”

    雷鹏“噌”的一下,站了起来:“你少胡搅蛮缠,还把整个警察队伍扯进来了,还否定了我们的工作?现在找你就是正找,换做谁都得这么做,谁让你是知情人,谁让你说不清那天的去处呢?你少拿无稽之谈搪塞我。我告诉你,你这样的态度,对你不但没有好处,还会越来越为利。如果换一个人,不会有我这样好态度的,你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这一套,不是我就不是我。现在光是开发区的事,就让我焦头烂额,结果你们又来添乱。要早知道这样,我疯了,非得下*贱的把这消息告诉省文物局?我真是自找麻烦,自找无趣,那时真他娘的不如把那个破洞填了。”楚天齐不停的发着牢骚,“他娘的,也赖我,没事弄那个破拓片干什么?真是闲得蛋疼。”

    雷鹏手指着对方:“亏你还是正科干部,说的这叫什么话?简直就是滑稽,就是混帐话。我告诉你,如果你还什么都不说的话,局里就会换人,就会按照正常程序推进,到时你就更被动了。你现在跟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我不会对别人讲,即使担点责,我也认了。要是换成别人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对方:“换吧,早换人早省心,省得你成天叨叨个没完,烦死了。你走吧,让别人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识好歹,等别人来了有你好受的。”雷鹏站起身,向外走去,“到时不但满城风雨,恐怕暂时工作都得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说话,任由对方说着,听着对方的脚步声到了外面屋子。

    脚步声停下来,过了一会儿再次响起,雷鹏又走了进来。站在那里,雷鹏又叹了口气:“哎,真不知道你是咋想的。要不这样,你回忆回忆,还向谁说过发现那个地方的事,包括无意中说到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说话,低下头沉思起来。这件事最先知道的是宁俊琦、夏雪,刚前几天柯兴旺也知道了,郑义平知道的更多一些。可这些人他能说吗?不能说。而且他们肯定和盗墓的事没有一点关系。自己现在成天纠缠在里面就够麻烦的,不能再把他们牵扯进来,而且要是说出领导的名字。一旦他们被问到此事,那他们还不把自己恨死?尤其柯兴旺能给自己好果子吃?

    也罢,也罢,就我一个人扛着算了,扛到几时算几时,大不了这一堆这一块。楚天齐赌气的想着,说出的话也是气性十足:“没和别人说过,就现在和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无赖,混蛋。”雷鹏被气的爆了粗口,“你楚天齐也是识文断字,也是明事理的人,本来很简单的事,你非要他娘的弄的难以收场。我告诉你,一旦换了别人,有你好果子吃,你马上就得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无所谓的呛话道:“好啊,换人吧,我早就说了,早就嫌你烦了。你最好现在就换,马上就换。我也没拉着你的胳膊腿,是你非要死乞白赖不走,非要充大尾巴狼。”

    “混帐,不可理喻。”雷鹏气的呼呼直喘粗气,“谁愿意管你,厕所石头又臭又硬,爱咋咋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爱咋咋的。”楚天齐也继续呛着火。

    雷鹏大步向外走去,猛的拉开外间屋门,迈了出去。就在他已经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时候,再次返回屋里,轻轻把门关上,说了一句:“哥们,好自为之,我还会再来的。”

    本来想再呛一句,楚天齐喉咙动了动,还是没有说出来。自己刚才的话已经够重,不能再说伤人话了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响动,雷鹏的脚步声远去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留下满屋的烟雾升腾,还有就是带着满脑门官司、内心既无奈又内疚的楚天齐。

    当然知道好哥们是为自己好,当然知道雷鹏夹在中间有多么难受。楚天齐明白,雷鹏现在肯定顶着很大压力,肯定是左右为难、难以做人。做为刑警队长,雷鹏上有局长、省厅领导压着,还有省文物局那边不停的追着。这倒不是让他最为难的,最为难的是,有自己这个多年的好哥们。雷鹏想帮自己洗脱嫌疑,可自己执拗的做法,既让他替自己着急,也让他无奈、甚至愤怒。

    正因为知道雷鹏夹在中间难受,正因为知道局领导不会一直纵容雷鹏毫无进展,所以楚天齐才拿混帐话激对方,希望雷鹏能迎难而退,也省的左右为难。可现在雷鹏的态度很坚决,他不会主动退出的。这让楚天齐既深深感动,也很替哥们着急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雷鹏现在的做法,会让他在领导那里失分,会在下属面前丢份,甚至会对现在的工作都有一定影响。如果就这样耗下去,等待雷鹏的,将会以“办事不力”这个理由,被领导把这事交给别人的。到那时,如果自己不说,肯定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既替好哥们着急,也替自己未来的境遇担忧,但他却又不能说出那个人。而且即使说出来“龙哥”,对方应该也不会替自己做这个证明,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呢?可就这样耗下去,一盘活棋也会变成死棋。其实现在自己已经系上了一个死扣,而且死扣已经越来越紧,这让他左右为难,却又无奈至极。

    楚天齐甚至痛恨,痛恨自己那天为什么要开车出去了,如果不到乡下,就不会遇到“龙哥”,也就没有这一系列的麻烦了。可是事情已经发生,不可能重新来过,哪有那么多如果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左右为难的时候,有一个人也是如此,这个人不是别人,就是开发区副主任王文祥。

    王文祥这些天一直在做一件事,就是向领导负荆请罪,有时是一天一去,有时是隔一、两天再去。可是领导每次不是阴阳怪气,就是冷言冷语,反正是没给王文祥好脸色。

    在去领导那里的时候,王文祥总会说自己错了,可究竟错在哪,又说不太清楚。于是他就把能想到的错误,一条条的向领导坦白着。面对着王文祥的自我解剖,领导不批评对错,也不认可是否说到点上,顶多就是讥讽几句。

    放长假的当天,领导就出门了。王文祥想去忏悔也没机会,只好把这烦恼继续装在心里,只好继续自我剖析,想找出自己究竟错在哪。

    听说领导回来了,王文祥计划今晚上再去领导家认错。

    刚办了一会儿公,王文祥接到了一个电话,电话是一个朋友打来的,朋友告诉了他一个秘密:石重生原来并不叫石重生,而是叫石磊。朋友还告诉他,这个石磊以前和领导有过节,朋友在说这个过节的时候,也是说的有声有色,兴趣盎然。

    带着疑问,王文祥又找人核实了石磊的事。果然,尽管说法差异很大,但石磊和领导有过节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现在王文祥终于明白,明白领导为什么对自己怒不可遏。他第一时间想到,可以明白的向领导道歉了,但转念一想,又否定了这个想法。他意识到,如果领导想让自己知道这件事,早就说了,显然领导不想让自己知道这件丑事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不说到点上,又如何让领导原谅自己呢?王文祥一时左右为难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