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百二十章 准是个好媳妇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不经意的又过去了好几天,楚天齐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。因此,他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抓紧学习,如果说废寝忘食的话有些过了,但他的学习确实要比其他学员抓的紧的多。

    这天,楚天齐吃完晚饭,想想好几天没和宁俊琦联系了,便准备给她打电话。可是用手一摸,才发现手机不在身上,这才想起来,中午的时候把手机放在宿舍充电了。他急忙从院子里回到宿舍,从插座下取下了手机,按下了开机键。

    手机刚打开,铃声响起,一个电话号码跳了出来。楚天齐发现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看区号是沃原市的,再一看号段好像是青牛峪乡的。尽管不清楚是什么人打的电话,但他还是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狗儿,你的电话怎么总是打不通?你又有什么事啦?”

    一听是母亲的声音,楚天齐忙回答:“我能有什么事?上课呗。上课时我的手机总是关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中午也打不通?也在上课?不是你真有什么事吧?”尤春梅不依不饶的追问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苦笑一声:“妈,你怎么老是盼儿子有事呢?中午的时候我手机没电了,一直关着,在充电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话呢?你没事就好,妈就怕你……”尤春梅申斥着。

    一听母亲又要唠叨,楚天齐赶忙转移了话题:“妈,你这是在哪打电话呢?”

    “在哪?你猜?”尤春梅的声音变得很是神秘。

    楚天齐想了想,说道:“在……乡邮局?你去乡里干什么去啦,是礼瑞跟你去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对,你听听还有谁的声音。”尤春梅说到这里,手机里传出了她叫楚玉良的声音,“老楚,老楚,跟儿子说句话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楚玉良的声音也传了过来:“天齐,我是你爸,我在咱们家里。”

    家里?家里有电话啦?我怎么不知道?楚天齐还在疑惑的时候,母亲的声音又传了过来:“狗儿,都怨你爸,我还想让你再猜猜呢。我们现在就是在家里,你没想到吧?”

    “家里?咱家有电话啦?什么时候的事,我怎么不知道?”楚天齐不解的说。

    尤春梅的声音里满是欣喜:“你在外面学习,怎么能知道家里安电话?是你媳妇让人跟安的。对了,她还说是你给留的钱,我当时就怀疑是她出的钱。不过以后是一家人了,这也是她的一片孝心,我和你爸心领了。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的一头雾水,而母亲又要唠叨个没完,楚天齐再次打断了母亲的话:“妈,你说的什么呀?还出来个媳妇?”

    电话里停了一下,传出了尤春梅的笑声:“哈哈哈……狗儿,怪妈没说清楚,就是小宁姑娘派人给安的。他今天早上直接带人来了咱们家,进门就说,你让她用你的工资给咱们家安电话。我当时就觉得可疑,你可没和我们说呀,就又向她确认。她一口咬定是你的钱,还说不用我们操心钱的事,等着用电话就行了。安好电话,她就带人走了,留她吃饭也没在。我就张罗着给你打电话,想问问你知不知道这事,你的手机就是打不通,我还以为你又有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了话头:“妈,既然家里有电话了,以后联系就方便了。这样,我马上打电话,向她感谢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狗儿。”尤春梅忙说道,“看看,你就是不知道吧,肯定是宁姑娘自己掏的钱。真是一个懂事的姑娘,打灯笼都难找,以后准是个好媳妇,你可要好好对人家呀。狗儿,妈看了,宁姑娘人长的不胖,那屁*股可是溜圆溜圆的,肯定能生小子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有些话以后再说,节省点话费吧。”楚天齐知道母亲过日子仔细,忙抛出了这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一说这事你就打岔,行了,妈不说了。”话音更落,手机里传来“咔嗒”的声音,是尤春梅挂断电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着手机,心中暖意滚滚:真是个好姑娘,我刚想过的事,她就帮着做了。再想到母亲说的“能生小子”的话,他决定马上给宁俊琦打电话,顺便再逗逗她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楚天齐拨出了宁俊琦的号码,打了两遍没打通。再打固定电话,响了好几遍,没人接。看来又是下乡了,楚天齐只好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九点多的时候,楚天齐正在教室学习,他的手机响了,拿出一看,正是自己一直渴盼的号码。他急忙从教室出来,边下楼边按下了接听键,亲切的叫了一声“俊琦”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三番五次的打电话,有什么事呀?是不是又有女孩纠缠你,需要我去解围呀?”宁俊琦的声音懒懒的,但却充满了调侃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哪有那么多女孩呀?”楚天齐自嘲了一句,然后温柔道,“俊琦,谢谢你!谢谢你给我们家安上了电话,我刚想到的事,你就帮着做了,咱俩真是心有灵犀呀!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你真逗,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。阿姨没和你说吗?这是用你工资安的,感谢我*干什么?你是不是同意我支配你的工资了?”宁俊琦笑着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对方在逗弄自己,便也回道:“可以啊,咱俩以后都是一家人了,你当然可以支配我的工资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哎,你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吧?我记得曾和你说过,咱俩要保持适当距离,再回到从前,你忘了吗?”宁俊琦的声音一本正经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嘻笑道:“你说过吗?我只记得前几天你来省里的时候,亲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流*氓,你再说,我挂电话了。”宁俊琦的声音满是撒娇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别别,我还没说完呢?你等等。”说着,楚天齐的声音也变得一本正经的,“俊琦,我妈又说了,说你真是个好姑娘,让我一定要好好对你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停顿了一下,传出宁俊琦幽幽的声音:“大娘真好,你真幸福,有妈的感觉真好。”

    趁着对方耐心听着,楚天齐又说:“我妈说你以后一准是个好媳妇。她还说‘宁姑娘人长的苗条,那屁*股可是溜圆溜圆的,肯定能生小子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听,不听,肯定是你瞎编的,我挂电话了。”宁俊琦的声音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知道对方已经挂了电话,楚天齐得意的笑了。现在也无心再学习,他直接回宿舍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躺在床*上,楚天齐又不由得想到了宁俊琦刚才说的话。她刚才再一次说了“有妈的感觉真好”,这已不是她第一次说了,难道她真的没有妈妈?

    如果宁俊琦没有妈妈的话,确实也挺可怜的,爸爸对她再好,但毕竟是男人,“母爱”的缺失是无法完全弥补的。但看她平时的为人处事、一言一行,除了在工作上比较自强、自立以外,很难找出那种单亲家庭孩子的性格缺陷。再说了,自强、自立并不是缺点,也不是性格缺陷,而是人的优点,更和单亲孩子划不上任何等号。单亲也只是自己通过一些点滴,臆测出的一个结论而已,根本没有任何直接依据,想到这里,楚天齐暗笑自己胡乱猜疑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自己要好好对待她。通过这两年的接触,他发现宁俊琦是一个比较完美的人,既没有一些省里人那种高人一等的跋扈劲儿,又拥有一份典雅高贵的气质。宁俊琦每逢大场合更能压住场 ,越是紧要关头反而越是能沉住气,很有城府,但在日常工作中又不缺乏亲合力。她在出入高档场所时不会露怯,但到了自己这种农家时,脱鞋上炕、帮着干活也能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觉得,“出得厅堂,入得厨房”这样的词,就是用来形容宁俊琦的。如果有这样的女人做生活的另一半,该是多么幸福啊!同时,他也因此感到了压力,对方太优秀了。不过压力就是动力,为了能配得上对方,为了能让对方父母放心把女儿交给自己,为了让她幸福,楚天齐再次暗暗下定决心:一定要混出样来,为了自己爱的人,也为自己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心目中,宁俊琦就是自己理想的妻子。想到“妻子”这个词汇,他又想到了母亲的话“屁*股溜圆溜圆,肯定能生小子”,不觉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做梦娶媳妇呢?看把你乐的,鼻涕泡都快出来了。”陆勇发话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一眼这个室友,不害躁的说道:“还真被你说对了,我就是做梦娶媳妇呢,还梦见我俩亲嘴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没想到你小子脸皮这么厚,怪不得老是有小姑娘围着你转。我还以为是她们主动的呢,看来你小子也不是个本分的主。”陆勇笑着道,“注意节制,小心哪天犯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自有分寸。”楚天齐这么说着,心里也是美滋滋的:有人想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正得意洋洋的时候,他的右眼皮快速跳了几下,不禁迷信的想:左眼跳财,右眼跳灾,难道要有什么事?

    管他呢,有事再说。现在还是想俊琦要紧,这样想着,他的大脑中又出现了宁俊琦的形象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