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百八十章 定力不达标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前几天,举报的事平息了。近几日,盗墓嫌疑人的身份也没有了。虽然那个失联的事是个隐患,但楚天齐也没太当回事,因为和那晚有关的就一件事——墓碑丢失,现在案子已破,那晚的事也就没人提起了。

    心情放松了,效率也显得高了好多,楚天齐把全部身心都放到了工作上,放到了对招商引资以及开发区发展建设上。

    从近几日反馈的情况看,和企业谈判取得了重大进展。已经有大大小小十二家企业到开发区考察过,而且几乎都在考察后,就和开发区谈了好几轮,好多家谈判代表还与楚天齐见了面。有几家开始商讨着签订意向协议事宜了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到了五月底,还有一件事也到了提上议事日程的时间,那就是支付第二批征地补偿款的事。现在离支付时间看着还有一个月,但能不能按时足额发放,完全是个未知数。这不只是取决于县里有没有钱,而是县里能不能再按比例出钱。

    楚天齐可知道,老百姓的征地补偿款,一共领取了两次。两次合计相当于总额的百分之四十,还有大约百分之六十没有支付。但县里已经实际支出了百分之七十多,除了支付老百姓外,另有百分之三十多都被一些人挥霍或变成坏帐了。

    按照当时总补偿款计算,县里还能出百分之三十左右,据说已经做进了今年的财政预算,但另外亏空的百分之三十却还没有任何预算。而且据徐副县长说,今年的这部分预算,是上半年一半,下半年一半。在二月底的时候,已经付了一部分,那在六月底前还能拨多少,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在去年处理上访的时候,楚天齐不知道好多内情。等到弄清帐目后,他就多少有些犯愁,但当时刚到开发区,处理人员关系、鼓励士气等工作占用了好多精力,也就没有过多思考这个事。在二月底的时候,尽管费了一点周转,但在二月最后一天终于兑现了第一阶段的支付,他暂时放了心,把精力投入到了其它工作上。

    看着离六月底还有四个月,可转眼已经过去了三个月,楚天齐不能不考虑第二阶段的付款了。便决定去找领导问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坐车到了县政府,徐敏霞不在办公室。一打电话才知道,她出差了,她建议楚天齐去找一下县长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认识郑义平比较早,郑义平对楚天齐也比较照顾,但人家毕竟是县长,工作很忙,而且也比较严肃。所以,他一般情况下,不去麻烦郑义平,而找徐敏霞多一些,徐敏霞似乎也比郑义平随和的多。可徐敏霞说她至少得一周才能回来,而且她也得去催县长,楚天齐只好去找郑义平了。

    到邹英涛那里一打听,说县长一会儿要出去,现在可能有一会儿时间。邹英涛进去汇报后,出来告诉楚天齐,让他进去,但县长只有五分钟时间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容不得细想,楚天齐来到县长办公室门口,轻轻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里面传出郑义平的声音。

    轻轻推开屋门,楚天齐进了屋子。当他关上屋门,到了办公桌前面的时候,郑义平仍在低头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县长没有故意晾着楚天齐,一边写着,一边说了句:“稍等一会儿,你先坐。”

    领导还在忙着,楚天齐自然不会坐,就一直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没多大一会儿,郑义平就抬起头,问了一句:“小楚,开发区工作进展怎么样啊?听说有了一些起色?”

    刚才等候时间虽然不长,也许仅两分多钟,但对于楚天齐却显得太漫长了,他一直在惦记着五分钟之限呢。本想着一上来就说要钱的事,可县长已经问话了,自然不能不答。便说道:“有一些进展,但实质性的成果还没有,不过开发区整个精神面貌不错,大家干劲很足。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说明你领导有方啊。”不等对方说完,郑义平已经接过了话,“当时起用你,还是有不少的争议,阻力也不小,从目前你的表现来看,还是不错的。不过正如你所说,有精神头儿固然好,但还是要拿数据说话。以引进投资额的多少说话,才最有说服力,也是客观形势所逼。否则,光是看着热闹,达不到文件要求的话,开发区还得撤消,整个工作还会被全盘否定。当然,有压力是正常的,也不要让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,可以把压力分解,多调动副职和部门负责人的积极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头应承:“是,县长说的是。我对各位副职和股长很放权,他们也很尽职,全体人员也都很努力,人的因素现在不是问题。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郑义平接过话头:“放权是应该的,但也必须要做到收放有度,要能控制全局,千万不要大撒手。你很有能力、素质也很高,但从政经验不可能一蹴而就,必须要经过时间的沉淀。因此,要时刻关注情势变化,必须做到心中有数。”

    县长能亲自传授从政心得,这是多好的学习机会。要放在平时的话,楚天齐早乐坏了,早就洗耳恭听,并在本上记录了,可现在他却没这个心情。他甚至都怀疑县长是不是故意和自己做对,故意不让自己说出要钱的事。

    估计时间马上就到,见县长停止说话,楚天齐顾不得顺着县长的话去说,而准备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刚要张嘴的时候,“笃笃”两声响动,楚天齐只好闭了嘴。

    屋门半开着,邹英涛走进门来,低声道:“县长,时间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郑义平点点头。

    邹英涛退出屋子,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郑义平合上面前的笔记本、文件,看样子马上就准备要出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不说,更待何时。楚天齐走前一步,急忙说道:“县长,我有事要汇报。”

    郑义平停下手中动作,看着楚天齐,脸上带着一抹笑意:“小楚,着什么急,我这不还没出去吗?”然后又补充道,“刚才你的定力测试不达标,只能得五十分。”

    领导故意打断话头,把自己急个够呛,却原来是在逗自己玩,还说什么“定力测试”。楚天齐不禁暗道:官大嘴也大。

    “是,是,县长说的对,我还得多多修炼。”楚天齐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修炼?我怎么听着像是道家的话呢?”郑义平不紧不慢的说,“别着急,再给你三分钟时间,把事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天齐高兴的答了一声,开始说道,“县长,现在已经是五月底了。答应老百姓的第二批补偿款,是六月底支付,还有一个月。比例是百分之三十五,我想打听一下,什么时候能支付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啊,不是还有一个月呢吗?找过徐副县长没有?”郑义平严肃的说道,“办事要讲程序,可不能隔着锅台上炕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回答:“找过了,以前找过几次,今天徐副县长没在单位,我给她打了电话,她让我找您。”

    “哦,补偿款……”郑义平想了一下,说道,“我记得这个预算总共也不过还剩这个数了,如果这次都付了,下次怎么办?再说了,这是全年预算,上半年也不可能全部拨出去呀。”

    “可,可都答应老百姓了,白纸黑字写的呢。而且以前多拨的百分之三十多,根本就没有给老百姓,都……都成了废铁或是坏帐了。”楚天齐语气很急。

    郑义平一笑:“哈哈,你不说我还忘了,对了,你可以去要那些欠帐呀,那些设备也可以变卖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忙道:“县长,要是能要的话,恐怕早就要了,有的连人都找不到。就那些铁疙瘩,即使有人买,恐怕连原值的两成都卖不了,这帐根本算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小楚,你是开发区主任,这帐自然应该你去算的,不应该是让我这个县长算吧。”郑义平话题一转,“办法都是逼出来的,你不是把两层楼都租了五十万吗?也可以再想想这办法呀。实在不行,那五十万也可以应对一小部分的。”

    啊?这叫什么世道,不但不足额拨款,反而把球又踢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,我马上要出差,以后可以慢慢说。关于征地补偿款的问题,能拨多少,县里会尽量考虑,我这里也帮你想想办法。不过,你还要多想办法。把固定资产盘活,也是考验行政一把手的有效方法。”说完,郑义平站起身,开始收拾着,往文件包里放手机等物品。

    虽然一无所获,可县长已经这么说了,而且还要马上出差,自己不能再捣乱了。楚天齐只得说道:“好的,县长,我尽力想办法,您这也多帮着考虑点。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郑义平说完,继续收拾着东西。

    暗叹一声,楚天齐向外走去,就在他的手触碰到门把手的时候,身后传来郑义平的声音:“你去找武进忠吧,一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,把你那天说的事办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随即反应过来,说了句“好的,谢谢县长”,向外走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边走边想:我的事没办成,却让杨大庆那小子拣了便宜。这算不算东方不亮西方亮?算,只不过“不亮”的是我,“亮”的是那小子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